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02章听歌的女孩(5)

第202章听歌的女孩(5)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含恩静竟然又重新躺下了,而且疼的直哼哼,也不知道这丫头是真的反应了过来后疼的受不了还是为了掩饰尴尬装疼。  ww-w--1

    “你不饿吗?”金钟铭递过来了一块撕开了口子的巧克力。

    “气饱了,不饿!”含恩静扭过脸去答道,看样子落枕本身真的好了七七八八了,最起码脖子能转了。

    “喝点水吗?”金钟铭拧开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

    “气饱了,不渴!”含恩静再次干脆利索的答道。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趁着白天人不在的时候偷偷起来该吃吃该喝喝了,不然一整天肯定撑不住。”说着金钟铭把水瓶放了回去。“我早该想到的。”

    “要你管吗?”含恩静没好气的答道,同时她挣扎的重新坐了起来,看得出,她虽然勉强恢复行动了但是肩膀和脖子应该确实还是很疼的。

    “既然出来住宿舍了,那就跟家里不一样了。”金钟铭语气平缓自然,但是说的内容却像是长辈教导晚辈那样。“在家里一切都有父母帮忙料理,你现在在这里自然也需要依靠自己队友,只是落枕而已,老老实实的跟外面那群人说又有什么?难道怕笑话吗?你以后就会现自己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会跟这些人生活在一起,跟她们交交心是有好处的。”

    “说的好像我跟她们闹起来了一样,我只是不想让她们担心而已,是为了她们好!”含恩静面色尴尬的解释道。

    “但也有怕丢脸的因素是不是?”金钟铭丝毫没给对方留脸。

    “你给我留点面子吧。”含恩静一下子气弱了,然后捂着脸就侧卧到床上去了,不过她明显又忘了脖子的事情了,刚一挨床她就被逼着重新捂着脖子坐了起来,因为这样会让她的肩膀和脖子好受一些。

    “放心吧。”金钟铭微笑着答道。“刚才你跳起来对我嚷嚷的时候门口的人就都跑了。”

    “哦!”恩静明显松了一口气,不过,仅仅是数秒后她就再次低下了头,因为她才想到此刻两人是在那次事件后第一次单独相处,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卧室。如果这样的话自己之前的那份决绝还有什么意义?又或者说一开始自己就钻了牛角尖?

    金钟铭坐在电脑桌前也同样沉默了一会,一股略微奇怪的气氛立即就在屋子里蔓延起来,他此刻敏锐的感觉到,在对方一堆舍友的助攻下自己已经成功的获得了推翻之前那个可笑约定的最佳机会。

    良久。金钟铭开口了:“静静。”

    “什么?”含恩静明显是因为对方主动打破沉默而松了一口气,不过她马上就再次心虚了起来,心虚到声音都打颤了。“为、为什么这么叫我?”

    “不行吗?”金钟铭扭过头来盯着对方问道。

    含恩静咽了口口水,然后弱弱的答道:“不是说不行.”

    “那不就得了!”金钟铭霸道的打断了对方的话。

    “你到底想干吗?”含恩静低下头颓丧的问道。

    “问你件事情。”金钟铭没有理会对方,而是顺着自己的节奏来了。他伸手拔掉电脑上的耳机改成了公放,然后有重新点开了音乐播放器。“抛开你因为风寒犯了落枕的老毛病,我听很多人说你昨天听着我的歌听到了大半夜,我怎么觉得你是因为这个才受了风寒的?”

    “我没听!”含恩静低下头来做着无谓的反抗,似乎一家忘记了刚才耳机里的声音了。

    于是金钟铭毫不犹豫的点了下空格键,电脑里播放的初恋这歌立即传遍了整个房间,然后两人就风格迥异的一个低头坐在床上、一个抬头坐在电脑前任由这歌循环了了几遍。

    “这个跟我们之前说的那些没关系,也不冲突。”含恩静背靠着墙,低头用双手抓着床单说道,此时她的声音低的像蚊子一样。“我之前不也说了吗?我就是因为觉得自己要陷进去才要你不要来找我的。我所担心的其实就是不合时宜的感情会影响到我的.”

    “但是你依旧陷进来了不是吗?”金钟铭轻声问道。

    “没错,但是这个不。。”

    “而且我们现在不是已经打破约定了吗?”金钟铭没给对方说服她自己的机会。“我现在就在你面前。”

    含恩静泄气似的松开了床单,而且这次也没有再次开口反驳。

    “我现在就是来找你了!”

    恩静小哥沉默以待。

    “我犯规了,我违约了,你又准备怎么办呢?”

    恩静抬起头睁大眼睛看向了金钟铭,她很难想象对方竟然如此不讲理,如此的。。霸道。
贫道法号唐三葬小说5200


    “你以为这种违背约定双方共同心意的东西能够有什么约束力吗?”金钟铭扭过头来跟对方面对面的对视了起来。“你陷进来了,我又何尝不是呢?”

    含恩静心里的坚持和硬气被这句近乎于告白一样的话给抽的干干净净。

    “静静。”金钟铭整理了一下心境,决定把自己的心思向对方坦诚的呈现出来。

    “你知道吗?我大概在上大学那一刻开始就把你给渐渐的淡忘了。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你不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被冠以了很多定语的抽象形象,偶尔可以回忆的起你的容貌,但是也肯定是我在脑子里进行过私人修饰的结果,换句话说。那段时间里哪怕是你的容貌都被我私自进行过整容和化妆。”

    含恩静今天难得笑了一声,不过那声音有点像是在掩饰什么,要知道她自己对待金钟铭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在她来到mnet之后,出道、理想、明星,种种概念几乎充斥了她所有的生活,那个时候哪怕她可以在电影屏幕和电视机上看到对方。但是记忆和印象中的金钟铭也是经过她自己修饰和推演出来的,是自己理想化的一个抽象概念。

    “后来我们又再次见到了对方。”金钟铭拧开矿泉水灌了两口,那语气平静的就好像是在说着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那个时候我们相互刷新了各自的印象,不过也就是有着美好过去的朋友罢了。事实上,那次你在吃巧克力吃醉了之后我依然对你没有太过于强烈的印象。”

    “但是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有了感觉了。”含恩静抱着被子说道,这样会让她有安全感。“非常强烈的感觉,而且如果没有那次醉酒的经历我恐怕不会变的那么坦诚。”

    “现在我当然也感觉到了!”金钟铭继续说道。“我再次对你产生莫名的感觉的时候是那天你去我家的时候,那时候你给我做了一份只能拿水涮了吃的凉拌香肠。”

    “关掉音乐,我求你了。”恩静抱紧了怀里的被子。

    “后来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金钟铭继续讲道,并且按照对方的要求关掉了音乐。“因为从那以后你跟我就都已经把各自放在心上了,两人之间的事情也就都了然于心了。”

    “那你还想说什么?”

    “当然是想说说现在了!”金钟铭坦然的答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坦诚以待,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千万不要学电视剧里那样,搞得自己在多少年后为此事后悔,那样就实在是太失败了!”

    “那我先说!”含恩静松开了被子,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缺乏勇气的人。“我喜欢你,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不能这么陷进去,你今天能过来我其实很高兴,但是我的态度并没有生过什么改变!”

    “你是在自欺欺人。”金钟铭低声反驳道。

    “那是因为我害怕!”话题到了这个地步恩静已经抛开了羞怯和其他不安的情感,她愿意把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跟对方全盘托出,或者说是宣泄出来。“如果我还没出道就有男友的话我该怎么面对队里其他的人?我该怎么向粉丝掩饰?又该怎么跟社长.”

    “这些都不是问题。”金钟铭止住了对方宣泄式的提问。“问题在于你是怎么想的?”

    “我怎么去想这件事是需要参考这些因素的!”含恩静不忿的答道。“难道你在做决定的时候不需要考虑周围人的感受和其他事情的擎肘吗?”

    金钟铭无言以对:“我只是觉得不甘心罢了。”

    “我也不甘心!”含恩静赌气式的躺了下去。“但是那又能怎么办呢?我们现在不是小孩子了,可以想交往就跑过去递情书。现在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工作,还有自己的朋友和同事,更何况我们这个职业的特性摆在那里呢!”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不应该因此就冒冒失失的拿刀子割掉联系!”

    “你说的没错。”含恩静反手按在自己的额头上说道。“这是违心的。可是我还是不能就这么,就这么陷进去,因为这肯定会毁掉我的理想的,几乎是一定的。”

    金钟铭极度无奈了起来,两人的对话看起来是自己强硬对方软弱,但实际上对方是一个外强内刚的性格,而自己现在却被对方反过来给动摇了。而且正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如今的他面对着东方神起和他们背后的事情注定要倾尽全力放手一搏,所以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跟恩静陷入纠缠。

    可是话说回来,金钟铭也真的不想就此放弃,因为经历了一次心理洗礼的他不愿意在将来为了这次的退缩而后悔。

    ps: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