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80章人生八苦(6)

第180章人生八苦(6)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事情解决的当然很顺利,李顺载本人就是一尊级大神,金钟铭根本没提双簧管的事情mbc就立马点头如捣蒜了,只不过日期临近的他们不得不临时的去修改剧本或者再去找人罢了。w-ww1xi-ao-sh-u-o--co-m至于kbs和裴勇俊那边,金钟铭则干脆利索的提出了推后半年的想法,让kbs自己先上马一个日日剧,kbs自然也只是耸耸肩,你跟李顺载都商量好了,那我们也不会乱得罪人。

    第二天就是正式的追悼会仪式了,而随着一拨又一拨的参拜人群前来和离去,这件事情也就随之在公众和其他人的视野中消逝了,毕竟再过两天,也就是9月14日这天就是韩国最重要的节日——中秋节了,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欢声笑语也注定要充斥着所有的家庭。而这其中唯一一个还会因为这件事情沉浸在悲痛之中的人大概就是李顺载了,这是因为老去的这个人是一手将他养大的亲生母亲而不是别人的什么。

    随着中秋节临近,金钟铭也不得不放下一些事情开始忙活了起来。9月12日当天,中秋三天假正式开始,金钟铭一大早就开车把初珑送回了清原郡,然后拜访了已经老态毕露的梁正模,再然后他又在中午赶回到了外公家一起吃了顿团圆饭。到了9月13日这天,作为家里的男丁金钟铭自然要换上在他眼里难看到了极点的韩服去跟随着爷爷上山祭祖扫墓,这个活动某种意义上才是韩国人中秋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你可以不吃团圆饭甚至可以不在中秋当天早上祭祖,但是之前一定要去扫墓。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顺载母亲的事情,哪怕自己爷爷上山的时候吭哧吭哧的跑的最快,金钟铭此刻再去看这位老人家的时候总觉的对方也是有些老态了。

    到了9月14日当天,又是一连串繁琐的清晨祭祖仪式,然后就是女人们受折磨的时间了,呃。准确的说是权珍淑女士受折磨的时间了,最起码金家的女眷们也就她搞不掂小小的松饼。

    吃着松饼自然要赏月了,只是今年的中秋实在是不给力,到下午的时候就开始阴沉沉的。到了晚上更是月光、星光、太阳光一点都没有,于是金家全家都只好坐在爷爷家的客厅里看金钟铭和金泰妍的那期家族诞生了。

    这一期家族诞生确实不错,最起码金钟铭从头懒到尾的模样惹得平时不敢在他面前笑的几个堂弟堂妹纷纷借机开怀大笑,但是金钟铭本人却从头到尾都在跟自己爷爷敷衍着聊天吹牛,半点看电视或者其他的心思都没有。而导致他这样的原因其实是一通电话。就在这个中秋节的傍晚,从沪上回来的西卡用很冷静的语调在电话里向他描述了少女时代遭遇第二次黑海的情形。

    不过,此时的金钟铭心情虽然不是很好,但还称不上糟糕,毕竟这个事情他早早的就给自己打了几十个预防针,而且事件本身也只是以讹传讹的结果罢了,跟第一次黑海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但是,到了晚上七点多中,一个电话突兀在这个中秋节的晚上响了起来,并完全打破了他的冷静。

    “优博噻优!”金钟铭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有些不耐烦。“师兄。中秋节不跟自己家里人一起吃松饼看电视跟我打什么电话啊?”

    “优博噻优。”电话那头是金钟铭的一个熟的不能再熟的人,他的师兄金泰元。“钟铭啊,我父母、老婆、儿子都在美国,我女儿、岳父岳母都在菲律宾,你说中秋节我跟谁一起吃松饼啊?我都快吃了好几年的泡面了!”

    “吃不死你!”金钟铭有些没好气。“你怎么不得胃癌啊?怎么,中秋节晚上打电话找我干吗?”

    “我得胃癌了!”

    金钟铭愣了一下,然后冷笑一声就把手机挂掉放进了衣兜里。

    “什么事?”金钟铭的爷爷似乎是抓住了教育孙子的好机会。“不管怎么样,不管是什么事情对什么人,说话都要客气点,对别人客气别人才会对你客气。”

    “是!”金钟铭心不在焉的点了下头。随后立即起身来到了阳台上,在那里他重新掏出手机回拨了过去。

    “师兄,你刚才说的那个胃癌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金泰元的语气很平和,似乎早就料到金钟铭还会打过来。“我老婆孩子父母全都在国外。我吃了五年的泡面,吃出胃癌来了。”

    金钟铭再次收起电话,然后面无表情的拎着电话来到了自己那个只有六七岁大小的小堂妹面前,这小毛孩子正趴在一个桌子上,然后围着一碗热腾腾的肉粥等着热气散去呢。

    “噗!”

    “哇啊啊!”

    一声轻响,随后就是一阵哭闹。

    “伍德你干什么?!”金钟铭的父亲金英熙脸上一下子就挂不住了。自己的儿子居然去欺负一个这么小的孩子,还是他的堂妹,还是在中秋全家团聚的时候!是可忍,金钟铭他叔叔婶婶也就是自己的弟弟弟妹也不能忍啊!

    不过可能是被这一幕给搞糊涂了,金钟铭的叔叔和婶婶竟然一时间没说什么话。

    金钟
无限动漫旅续全文阅读
铭一言不,似乎根本没听到自己父亲的指责,他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来把粥里的手机又重新捞了起来,然后就拿桌子上的温开水冲洗了一下。

    事实证明,三星手机的质量远不如诺基亚,这个被他扔到粥碗里又被他不顾烫手又捞起来的三星手机几乎是立即报废了。

    一个电话不通后,金钟铭狠狠的把手机砸在了地上,零件稀碎,手机电池甚至崩到了电视机上面。

    “爷爷,附近有在中秋营业的sk电讯营业部吗?”金钟铭面沉如水的把手机主体废渣捡了起来,然后言语平静的朝自己爷爷问询道。

    “怎么回事?”金钟铭的爷爷也有些生气了,要不是知道自己这个孙子的成熟他早就拎起一个什么东西砸过去了。

    “我有个....朋友说他得了胃癌。”金钟铭似乎是被自己爷爷给问醒了,他有些慌乱的回答道。“所以,我有些情绪失控了。”

    “sk电讯的话在汉阳大学那边一个规模很大的区总部,你可以去那里试试。”金钟铭的爷爷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有些蒙,他知道自己孙子刚刚协助李顺载处理了人家母亲的丧事。现在却又遇到一个身边人换上了癌症!癌症、死亡,这些东西哪怕是对于他这个老年人而言也似乎是很遥远的,自己的孙子有些情绪上的波动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走了!”金钟铭尴尬的点了下头。“今天肯定是不会回来了,爷爷你们要过的开心。”路过那个被摔手机的动作吓得不敢大声哭的小堂妹面前的时候他还摸了一下人家小姑娘的脑袋。“对不起。过年的时候给你封个大红包。”

    于是小毛孩子哭的更伤心了。

    sk电讯营业厅那里,由于韩国实行的是一机一号制度,保留号码和通讯记录是很麻烦很费钱的事情,所以等换好手机,转移好了号码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秋雨再次飘洒了起来。而金钟铭也再次拨通了金泰元的号码。

    “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尔三星医院。”金泰元似乎对金钟铭隔了这么长时间再打过来也没有什么意见。

    “病况如何?我是说那个....你懂得。”金钟铭就站在越来越大的雨幕里也没挪窝。

    “很好,早期,良性。”金泰元的话里虽然显得很豪气,但是那种跟他平时细碎快的语调还是很不同的,听得出来,其实他也有些胆怯。

    “我去找你!”金钟铭回答的干脆利索,然后他今天第三次挂掉了对方的电话。事实上,他心里非常明白金泰元为什么给他打电话,就如同对方之前说的那样,现在他全家都在国外。而癌症这东西实在是拖不得,此时此刻,自己这位大师兄能依靠的人实在是不多,而很显然,自己是处于一个较高顺位的。

    “昨天查出来的,别人过节我正好闲下来,路过医院就做了个体检,没想到查出来是胃癌。”病床上,刚一见面金泰元就直入主题。“医生建议我切除掉病灶所在的那部分胃。我当时就同意了。”

    “理所当然。”金钟铭揉了揉自己满是雨水的头,然后坐到了金泰元的对面。“chris他们知道了吗?”

    “知道了。正在往这边赶。”金泰元点了下头。“但是医生说这东西拖不得,手术越快越好,晚一天都会有扩散的可能。”

    金钟铭用手捏住了下巴,静静的等着金泰元接下来的话。

    “我准备明天就手术。”金泰元的语气变得平静并缓和了起来。“这样手术成功的概率才会最高。虽然我之前一直以为人命是不应该用概率来核算的。但是自己真的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还是不敢有半点的犹疑。”

    金钟铭依旧一言不。

    “至于为什么把你叫来呢?那是因为我现在在尔能叫来的人实在是不多了。”金泰元继续不紧不慢的讲述着。“当然了,我心里很清楚,你不来其实也没什么,手术是医生跟我之间的问题,手术成功了,事后的康复也是靠医院。手术失败了有些东西也没意义了。但是我实在是害怕,所以还是把你叫了过来。”

    金钟铭的目光瞥到了自己这位师兄的手上,他说这话的时候手一直在抖。

    “明天进手术室的时候,务必让我看到你一眼!”金泰元说出了最终的要求。“这样我才能安心,才能确保自己真要是死的话不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最起码有人是站在外面等我的!你别笑,我知道除非是出了手术事故否则我基本上都能活下来,可是我还是害怕。你知道吗?我今天知道最近的chris需要明天下午我进手术室之后才能到的消息的时候,当时一下子就吓哭了。”

    “放心吧!”金钟铭平静的往身后的椅子上一靠,用尽量镇定的语气回应了对方的恳求。“从现在开始,到你的家人出现之前,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ps:金泰元胃癌的事情提前了一点,李顺载母亲去世则后置了一个多月,大家别在意。

    再ps:这几章我自己写了都致郁,你们还非要元宵节加更,说好了不许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