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79章人生八苦(5)

第179章人生八苦(5)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九月份马上就到了,由于全球日渐奇葩的气候,今年的九月一上来就似乎要进入秋季,温度立马下降,还刮了两天的风,很多人都换上了厚点的衣服,但是很快又来了一阵秋老虎,热的大家好像回到了七月份,于是大家纷纷换回了t恤,可是没等两天这个秋老虎竟然又像个纸老虎一样没影了!而且随着一场场秋雨温度再次直线下降,很多人都被这鬼天气整的要死要活的。  ww-w-1xi-ao-s-h-uoc-o-m而金钟铭这两天也被这种温度的强烈变化给搞的中招了,不得不天天戴着口罩出门。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金钟铭算是以这个理由躲掉了张根硕,这个逗比在电视上看到sbs的预告片里金钟铭给文根英写了一ost后怎么也坐不住,要知道他即将主演的新电视剧贝多芬病毒竟然是跟文根英对着干的mbnetbsp;  文根英vs张根硕,金钟铭毫不避讳的帮着文根英写ost,而张根硕这个大嘴巴把金钟铭拒绝给他写ost的事情又抖了出去,于是8788俱乐部内讧的传闻也随之爆,这个新闻大概是最近最火的一条了。

    不过当事人金钟铭似乎没有任何关心这个新闻的意思,他这几天一直都有点,呃,都有点对含恩静念念不忘,隐约中他似乎现自己也中招了!当然了,并没有多么严重,最起码什么茶不思饭不想的说法是不存在的,也就是一闲下来不由自主的往那边想罢了,但凡有点正常的话题和事情他都还是很正常的。这不,刚刚感冒痊愈的金钟铭这天晚上正在饭桌上兴致勃勃的和krysta1争论着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

    “所谓时尚这种东西是没有定论的,就好像美这种东西因人而异一样,所以我坚持认为时尚这种东西是虚幻的,是没有什么权威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初安德烈金请我去走秀我都没同意!”金钟铭一边拿勺子搅着面前的粥一边跟krysta1振振有词。

    “也不能这么说啊,那个人可是时尚杂志的编辑,无论如何也比姐姐她们几个更有水准吧?最起码经验很丰富。而且她那个年龄用那种语气评价姐姐她们几个人也没什么吧?”krysta1还是对时尚这两个字有些着迷,她和自己哥哥争论的是最近少女时代开启的一个新团综,factorygir1。在这个节目里面少女时代和一个时尚杂志合作,做起了时尚杂志编辑然后教人如何穿衣打扮。krysta1倒是对所谓的时尚权威有些信服,金钟铭则干脆根本不信时尚这两个字!于是两人就对第一集里面的一些事情争论了起来。

    “不是说语气的问题!”金钟铭干脆挑明了。“是没意义!第一是时尚本身没意义,第二是她们这么努力没意义!这个节目注定会惨淡收场!”

    krysta1翻了个白眼,越来越大的她已经不像以前那么信服自己哥哥了,更何况打小她就认为伍德是个时尚白痴。在这个话题上她才是专家!

    “你还给我翻白眼?”金钟铭一下子就笑了,不过就在他准备来一集伍德和krysta1的日常的时候,他的口袋里却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

    “这次算你走运。”金钟铭笑着掏出手机往阳台去了。

    不过一分钟不到,金钟铭就面色严峻的回到了客厅,而且直接抓起了外套。

    “怎么了?这大晚上的你要去干吗?外面还下着大雨呢!”专门过来给感冒后的金钟铭加餐的郑妈妈略显诧异的问道。

    “李顺载前辈的母亲去世了。”金钟铭语气急促的回答道。

    “什么时候?”郑妈妈也有点蒙,李顺载在韩国电视机上的地位毋庸置疑。

    “就在刚刚。”金钟铭缓下语气来解释道。“他的儿子女儿恰好全都在国外,所以情急之下就打电话找到了我,我估计今天一夜都回不来了,妈妈你多看着她们俩一点。”

    “哦!”郑妈妈点了下头,但是还是有些慌乱。这是被金钟铭的严肃表情跟动作给影响的。

    “老人家已经95岁了,喜丧!”金钟铭也意识到了自己太过于紧张的行为有些不妥,于是停下脚步又多解释了一句。“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老人家到了这个年龄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只是因为第一次处理这种事情感到紧张罢了。”

    郑妈妈这才松了一口气。

    实际上,金钟铭的话是半真半假。

    一方面,老人家到了这个年龄去世固然是有些让人无可奈何,但是李顺载清楚的在电话里告诉他,自己的母亲是这几天温度变化无常得了感冒,然后今天下午一觉不醒的。如果是安安稳稳的在冬天的床上去世李顺载当然无话可说。可是得了病再离开就让向来事母极孝的他有些情绪上的崩溃。

    另一方面,也是最让金钟铭心里暗自无奈的是,让裴勇俊牵头跟kbs合作的那个重头戏,也就是日日剧穿透屋顶的highkick已经早早的定了下来。并准备在今年年底实行。可是如今这部电视剧的灵魂人物李顺载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很多东西恐怕就要重头来过了。

    李顺载出道数十年,担任过两届
最牛古董商txt下载
韩国放送演技者协会会长,做过一任国会议员,真的是韩国电视剧圈子里的泰山北斗,但是当金钟铭冒雨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整个李家却近乎冷清到了萧瑟的程度。一方面是事突然外加秋雨绵绵,再加上李顺载这些年为了照顾母亲深居简出,很多人如果不去专门留意的话都不知道他的家庭住址。另一方面则是李顺载的情绪失控,根本没有来得及通知他的故旧、朋友、子弟,只是同一栋楼的一些邻居围了过来在他家中安慰他罢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金钟铭刚一到来就成了这里的主心骨——他在得到李顺载的一句拜托的话之后就开始在征求李顺载夫妇的意见的同时开始主持一切。

    先请李顺载母亲平时就医的医院派人来确定去世的事实,然后联系殡仪馆派专车将遗体送往冰库。紧接着,得知了去世老人家的宗教信仰的金钟铭力劝已经七八十岁的李顺载夫妇暂时在家休息一夜,自己则叫来了在自己公司值夜班的几个人员作为辅助,并开始跟殡仪馆商量葬礼或者说是追悼会的事情。到了凌晨两点,灵堂就已经开始按照老人家信仰的佛教进行布置了。

    不过。由于李顺载特殊的身份,金钟铭又在凌晨五点钟返回了李顺载的家中,这是因为马上就会有相关的报纸和网站布新闻,所以他应该尽快的向媒体布讣告之类的东西。那么向对方询问讣告的内容也是必须的了:什么时候开始吊丧,什么形式的吊丧,邀请哪些人?对媒体透露到什么程度?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都需要金钟铭来问李顺载,比如还有老人家以95岁高龄外加儿孙满堂的状态下去世,那么算不算喜丧?甚至该不该使用红色蜡烛?等等细节。不一而足。

    就这样,金钟铭几乎是彻夜未休。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李顺载一个在日本度假的儿子领着家人赶回尔,他才得以移交这些事物再回家休息。而等他下午五点钟起床之后再赶去殡仪馆的时候,事情已经回到了正轨上,李顺载多年的人脉和威望摆在那里,不知道多少亲旧至交纷纷赶来,光是年富力强在那里指挥若定的国会议员就有三五个,金钟铭自然也就变得可有可无了。

    不过情绪已经稳定下来的李顺载却没忘了金钟铭昨天夜里的辛苦,他真的是万万没想到。一部电影的合作竟然会让他在昨天得到了这样的帮助。于是,看到金钟铭再次出现后他马上主动的迎了上去。

    “钟铭啊,昨天晚上的事情真的辛苦你了。”李顺载的表情很是真挚。

    “确实很辛苦。”金钟铭毫不客气的点了下头。“但是前辈却没必要道谢,生老病死,人之大事,哪怕是路人遇到了这些事情都要过来帮忙的,您昨天既然把电话打给了我,那昨天的那些事情就是我的义务了,所以前辈真的没必要道谢。”

    “你这么一说我就更惶恐了!”李顺载仰头苦笑道,然后估计是想到了一些事情。眼泪竟然又不自主的顺着原本就红的眼眶再次流了下来。“这些事情本来应该是我的义务,甚至母亲的健康也应该是我的义务,可是我却先疏于照顾母亲又临场失控,最后竟然把事情一股脑的砸到了你这个恰逢其会的外人身上!总而言之。我是不孝啊!”

    金钟铭低头不语,有些事情他没资格评价。况且,如果像对方这种自己七八十岁还把九十五的母亲亲手侍奉在家里的人都算不孝的话,那天底下还有孝顺的人吗?

    “昨天今天已经让钟铭你辛苦很多了。”李顺载顿了一下,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又拉住了金钟铭的手。“但是有件事情还是想拜托一下你。”

    “您请说!”金钟铭恭恭敬敬的低下了头。

    “我手上现在又两部电视剧。一部是今年年底的那个日日剧,另外一个是马上要开拍的贝多芬病毒。我这个人向来讲究敬业,但是这次却不成了,一来,情绪确实提不起来。二来,我昨天之所以会没太留意母亲的状态,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在为了贝多芬病毒这个电视剧拼命的练习双簧管。”

    金钟铭面色恍然。

    “虽然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也不是不敬业,但是你要让我下周就去剧组继续演奏双簧管的话,我是无论如何接受不了的,就连今年年底那个气氛欢快的日日剧我能不能撑下去恐怕也是个未知数.....”

    “我明白了!”金钟铭立即点头答应道。“请您放心,我会跟mbc电视台、kbs电视台以及裴勇俊先生他们说清楚的,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请您今年就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会记住的!”李顺载拿住了金钟铭的手稍微的晃了一下,他知道那部日日剧是谁在主导,所以心里更是感激。

    ps:话说当时众好汉踏住金钟铭道:“若要我饶你性命,只依我一件事便罢!”

    金钟铭便道:“好汉但说,伍德.金都依就是。”

    只见众好汉松了脚道:“便将群号道来即可,方便我等日日调戏与你!”

    金钟铭哪敢废话,抬手遍打出一串字来,正是:45716o898。

    话说水浒韩娱的说法到底是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