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77章人生八苦(3)

第177章人生八苦(3)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电影院里人数极少,夏天的大下午永远是商业活动最冷清的时候,离金钟铭最近的两个人是在两排以外的一对情侣,于是他就这么一个人占据了一整排座位,然后抱着一桶爆米花有一口没一口面色呆滞的看着电影!

    平心而论,这部电影拍得还不赖。w-ww1xi-ao-sh-u-o--co-m当然,这是废话,要是赖了能上映不到一个月就达到一百四、五十万的观影人次?总体来说,做为一部恐怖片,本片很让人意外的在某种程度上做到了故事完整、情节刺激、结构清晰,同时还外加了一个比较新颖的故事载体——期中考试。除此之外,在演员方面本片也还不错,最起码除了李凡秀和尹晶喜这两位正当年的演员扛起了电影大梁外,那个叫做南奎丽的ido1表现也是让人眼前一亮!她在某种意义上也扛起了本部电影相当的分量。看来这个o6年出道,但是一直不温不火的ido1要在演员路上一飞冲天了。

    不过,也就是如此了。

    至于为什么金钟铭看这部恐怖片的时候会面容呆滞呢?答案也很简单,那就是金钟铭如今看电影已经不仅是从演员而且还会从导演的角度来看了。别人看到主角狰狞的表情被吓的不行,他却在想这个镜头是怎么拉近的;别人看到血腥的东西心里毛,他却在想红墨水和番茄酱的区别;别人听到惊悚的配音感到一惊一乍的,他却在思考这个声音的配音究竟是用东西来做的。而这么一搞的话,除非这部电影本身具有强烈的感染力,不然任谁都会面容呆滞的。可是问题在于一部恐怖片哪来的什么感染力?于是金钟铭一直看到电影进行到快五十分钟的时候才第一次露出表情——长的恩静小哥实在是不咋地好看,这个学霸演的也不咋地,当初纯情的自己怎么就会陷进去呢?

    电影继续,金钟铭也再次恢复了面无表情的那种样子,这是因为含恩静的这个角色确实是制片方特意加进去用来锻炼人的那种:她扮演的一切的引子,也就是几年前死掉的那位,一直到结尾才会有她的集中戏份。与之相对应的是杨智媛的那个角色。这个是第一个死者,角色的戏份都在开头。

    就这样,电影终于来到最后揭开谜底的时刻,金钟铭期待已久的含恩静的戏份也全面出现。只是怎么说呢?一来长头的恩静小哥实在不是金钟铭的路子。二来她的表演实在是太生疏太夸张,所以看到她被李凡秀扮演的黄老师掐死在台阶上的时候金钟铭居然笑了出来。

    “哈哈哈!”笑出来不止是金钟铭,那对坐在金钟铭前面两排距离远的情侣也放声笑了出来,听声音还挺熟悉。

    “怪不得不让我们来看!”这是全宝蓝的声音,金钟铭之前以为她是情侣中的女性。

    “智媛姐的就好很多嘛。恩静姐的这个动作太污染我的眼睛了!”这是朴智妍的声音,之前金钟铭把她当成了情侣中的男性。

    此时此刻,金钟铭只想抓住这俩人问一句:“你们俩这么牛,含恩静知道吗?”

    于是金钟铭确确实实在电影结束后的电影院门口这么干了。

    “你跟踪我们?”全宝蓝用审慎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比她高一头的男人。

    “胡扯!”金钟铭都被气笑了。“你从哪儿看出来我跟踪你们的?”

    “我们好不容易趁着恩静今天请假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看这部电影的,怎么可能被你迎头撞上啊?”全宝蓝还是难以置信。

    “不要紧的宝蓝姐。”朴智妍拉了一下全宝蓝的t恤衫。“他又不能告诉恩静姐。”

    全宝蓝愣了一下,随即狠狠的点了几下头。

    “我为什么不能告诉她?”金钟铭又被逗笑了。“我刚进来之前才把恩静送走。”

    朴智妍和全宝蓝对视一眼,面色都有些古怪,不过还是朴恐龙反应更快一点:“恩静姐请假是跟你一起?”

    “不是!”金钟铭摆了下手。“今天就在楼上我们有初中同学举行婚礼,恰好遇到恩静罢了。”

    “吓死我了,我们差点跟恩静撞上!”全宝蓝立即有点小脸白。

    “原来如此。”朴智妍倒是很冷静的点了下头。“这还真是巧了。”

    “你们刚才说我不能告诉恩静是什么意思?我还没搞懂呢。”在金钟铭看来朴智妍这是在全力转移话题。难得遇到她们俩,逗一下、吓唬一下,出口恶气总行吧?

    “你不知道?”朴智妍的兴致倒是一下子上来了。

    “智妍,这样不好。”全宝蓝伸手揽住了朴智妍,似乎想阻止朴智妍说什么。

    “知道什么?”金钟铭有些疑惑,你要是说朴智妍装起来挺在行的,但全宝蓝绝对没这水准,这么一说恩静那边还真有什么事情呢。“是恩静最近心情不好的事情吗?”

    “恩静心情不好吗?”全宝蓝诧异的朝朴智妍问道。

    这下子金钟铭的眉头彻
行祸天下笔趣阁
底皱了起来,看来恩静那边确实有一些跟自己相关但是自己却不知道的事情,想了一下。他决定用最直接最简单的方法——威逼利诱。

    “朴智妍你多大了?”金钟铭先拉下了脸。“这电影不是十九禁的吗?”

    “那又怎么了?”朴智妍硬气的顶了回来。“你是准备告诉我爸爸还是我妈妈?”

    “我告诉金光洙!”

    朴智妍:“......”

    “智妍啊。”把朴智妍吓唬到不敢开口之后金钟铭马上又换了一副笑脸。“练习生很辛苦吧?尤其是眼瞅着就要出道了,那就更忙的不行了。现在你的辛苦是加倍的,但是零花钱应该没加倍吧?你看你,明显又瘦了。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力气骑自行车把我撞到了.....”

    全宝蓝欲言又止。

    朴智妍倒是干脆利索:“不用这样,你不就是想问我们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吗?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不知道这个月初的时候恩静姐去你家生了什么,但是8月6号智雅姐生日的时候我和宝蓝就现你的号码已经被恩静姐删掉了!”

    金钟铭愣了一下,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

    “我们做了很多推测,刚开始我们以为那天你在你家里对恩静做了什么很恶劣的事情.....”全宝蓝看到朴智妍开口了也就立马跟上了。

    “胡扯!”金钟铭立马黑了脸。

    “然后我们看恩静姐的样子确实也不像。”朴智妍对着全宝蓝翻了个白眼。“照我估计。你是始乱终弃或者脚踏两只船了!”

    “我连个船舵都没有,哪来的两只船?”金钟铭实在是无奈了,要不是电影院那边还有一个正在打盹的售票员他都想掐死这个朴智妍。

    “那恩静为什么删了你的号码?”全宝蓝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瞅着金钟铭质问道。“而且还希望我们几个以后也不要跟你联系。你得明白,我们连你的号码都没有。如果不是对你失望透顶又怎么会让我们不要跟你.....”

    金钟铭扭头就走,王忠秉应该在下面的车子里等着自己呢。

    “回家还是回公司?”王忠秉看到金钟铭面色不渝的快步走来的时候立即启动了车子。

    “去ccm!”金钟铭面沉如水。

    王忠秉奇怪的看了一眼车后座的金钟铭,但是并没有多问。

    汽车在下午四点多一点来到了ccm公司那座小楼的下面,含恩静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全宝蓝和朴智妍不打小报告那就太没心没肺了。

    “我下去!”王忠秉看到含恩静之后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就主动的拉开车门回避了,他记得这个拽着金钟铭胳膊睡到他办公室里的女生。

    “我删了你的号码!”含恩静一上来就低头承认了。“宝蓝和智妍没说慌。”

    “....”金钟铭抬起手想说什么,但是没说出口,因为他觉得没必要,毕竟恩静会给她解释清楚的。

    “我觉得我可能喜欢上你了,就好像是初中一样。”含恩静面色通红,但是却依旧鼓起勇气跟金钟铭对视着。“什么都一样,连那种不自觉的被吸引的感觉都一样,看到你身边有其他漂亮女生心里酸的感觉都一样,想到你脸就烧的感觉也一样。”

    “但是你觉得现在跟初中不一样了是不是?”金钟铭盯着对方的眼睛很是冷静的问道。“初中的时候你可以在有了这些感觉之后直接给我写情书。然后放学后跑到我们班门口直接交给我,还告诉我你的班级和名字,甚至笑着要我当面打开。但是现在你却不能这样,因为你觉得你是一个马上就要出道的ido1,是一个女团的队长,跟你一起的还有好几个队友。别人谈不谈恋爱是她们的自由,但是你却要求你自己承担起一些责任和义务。所以,这个时候回避才是最合适的。是这意思吗?”

    不待含恩静回答,金钟铭就再次问了一个问题:“恩静,我这么说.....你会不会觉得我太冷静太冷....你懂得。”

    “我觉得这是你的优点。”含恩静歪着头毫不迟疑答道。“你说话其实都已经打颤了。这说明你其实心里很紧张,但是这种情况下你还是能够想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说明你确实很聪明。这两条现在对我而言跟当初你的棒球技术和学习成绩对我而言是一样一样的,都是吸引我的地方。也都很宝贵。类似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你今天中午对我的关心,我同样也很高兴,那一瞬间就好像找到了依靠一样。”

    “所、所以呢?”金钟铭有些口干舌燥。

    “所以我才会那么坚定的删掉你的电话。”含恩静的回答依旧很快和利索,只是眼睛却看向了车外。“我害怕再跟你接触下去我会陷进去拔不出来的。”

    ps:大家有兴致的去找考死1血的期中考试看看,网上就有。最后恩静被掐死的镜头实在是她一辈子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