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76章人生八苦(2)

第176章人生八苦(2)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这就是金钟铭对这次家族诞生之行的看法,节目中的那些愉快和兴致在他回到尔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w-ww1xi-ao-sh-u-o--co-m如果说李孝利等人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产生感慨在金钟铭看来还处于所谓的情理之中的话,那刘在石透露出来的信息就让他有些愤怒了!不过,最让金钟铭无奈的还是刘在石的态度,要知道无论是拖欠他工资的kbs电视台还是目前对他有些有失偏颇的经纪公司自己都可以说得上话的,可是这位却不愿意自己用非常规的方式来参与进来。

    但是,说一千道一万,金钟铭也是可以理解刘在石的,归根到底这个男人是有自己的处事方式和生存理念的,有些看起来很虚的东西他一辈子都不会松手的。

    虽然心情很差,不过金钟铭第二天去广津区参加自己初中前辈奉子成婚的婚礼的时候还是换上了一副笑脸的,人家又是结婚又是展示孩子的,自己一副黑脸给谁看?

    说真的,对方也没想到一个电话金钟铭这个大明星就真的来了,所以态度也是极度热情,客人们也没想到能遇到金钟铭,所以也纷纷上前合影握手之类的,最后搞得他反而不好意思起来,自己这算是喧宾夺主吗?

    所以,当这位结婚的前辈邀请他到前排去坐的时候金钟铭赶紧态度坚决的推辞掉了,用他的话说我是来参加初中前辈婚礼的,该坐哪儿就去哪儿。

    呃,于是,于是金钟铭就和两三周没见的含恩静坐到了一起去了。

    但是即便是坐在这里金钟铭也感觉到了不便,因为满桌子的话题竟然都还是在他身上,周围的一些认识不认识的同学都在问他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什么哪个明星的绯闻是不是炒作的啊?什么哪部电影里他是不是跟谁起了冲突啊?什么张根硕去夜店的照片怎么没拍到他啊?什么韩孝珠是不是要跟他一起合作一部电视剧啊?总之搞得金钟铭是一个头两个大。

    不过,这一切在宝宝出场后就烟消云散了,对于金钟铭身边的这群同学而言,他们大部分都是处在恋爱中和婚姻前。并开始筹划宝宝的事情,所以宝宝出场后所有人都转移了注意力,甚至连含恩静都好奇的跑过去看了几眼。

    “怎么样?”坐在原地不动的金钟铭朝含恩静问道。

    “挺精神的,胖乎乎的。但就是感觉...”含恩静扶着下巴坐了下来,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的好。

    “感觉有点丑?”金钟铭淡定的问道。

    “哎!”含恩静尴尬的扫视了周围一眼,现附近没人才点了一下头。

    “这很正常。”金钟铭撇了撇嘴。“勉强不到两个月的婴儿的头正在最难看的时候,所以脸型一般很难跟头搭上,再加上现在的婴儿都是胖胖的。所以丑点也难怪.....”

    “说的你很懂一样!”含恩静奇怪的看向了金钟铭。

    “带过小孩的都知道。”金钟铭耸耸了肩。

    “krysta1?”含恩静略微一想就明白了过来。

    “嗯。”金钟铭应了一声,但是马上两人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金钟铭再次开口了:“刚才闲聊的时候听人家说你演电影了?而且正在上映?”

    出乎金钟铭的意料,含恩静似乎对这个话题有些避讳,她竟然径直低下了头,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哪部电影?票房怎么样?”金钟铭更加好奇了。

    “一部恐怖片,之前五六月份就拍摄完成了。”含恩静抿了下嘴唇。“我们cj出品的,叫做考死。,然后这个月初上映的。”

    “我记得票房不错啊!”金钟铭略微回忆了一下后就更奇怪了,虽然这部电影刚上映他就带着krysta1去京城看奥运会了。但是回来之后也是对这部电影有所耳闻的。“这部电影应该是今年八月暑期档表现最好的一部恐怖片了,你怎么这个反应,是角色不好吗?”

    “我又不是你,这次的角色我已经很满意了。”含恩静继续用那种阴郁的语气答道。“事实上这是我小时候参加表演以来最好的一个角色了。”

    “那是怎么回事?”金钟铭皱起了眉头,然后转身摆出了一副问询到底的架势。

    “我....”含恩静欲言又止,她看到了看完宝宝往回走的同学们。“下午再给你说。”

    “我也去看看宝宝。”金钟铭点了下头就起身了,他也不想在这里说,人多眼杂,这样只会给恩静添麻烦。

    宝宝很可爱,最起码金钟铭这个见过两个月大宝宝样子的人是这么认为的。别的不说,这个宝宝头上还有一捋整齐的头呢,更重要的是生他养他的父母也是这么认为的。一家三口,两个穿礼服的。一个穿婚纱的,就那么满脸笑容的站在那里本身就是就是一种幸福。最后连带着金钟铭都被他们给感染
最强系统之狂暴升级sodu
到了,等到婚礼后结束他的情绪也莫名的高涨了起来。当然了,这种情绪持续的时间不长,因为婚礼结束后不久,他就在自己的车子里被含恩静的一个问题给问住了。

    “钟铭。你是不是早就猜到智媛是要离开的?”

    含恩静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情绪很低落,她是ccm公司练习时间最长的那个,再加上由于性格豪气从小就有表演经验,所以几乎是这个公司公认的练习生老大。而由于这个新公司的练习生人数实在是太少,少到金钟铭这个外人都能大概的挨个念出名字来,所以可以想象含恩静跟她们的关系都很亲密。

    “怎么说呢?”金钟铭沉默了下来。“确实猜到一点,你们这个公司有些特殊,也有些简单,所以我大概可以猜得到一些金光洙的想法.....,金光洙跟你说了?”

    含恩静点了下头:“社长说我是队长,希望我心里要先有个底,他说智雅姐或许还会留下,但是智媛恐怕确定要离开,只是.....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你要明白。梦想这个东西迟早要被照进现实的,没有哪个女团是不需要淘汰人的。哪怕是我们公司最近打造的组合也是经过大规模初选的,你不能因为有人要离开就....”金钟铭赶紧出言安慰了起来。

    “问题不在于这里,我大概也猜得到是智媛跟孝敏之间的定位有重合。”含恩静的眼神很是奇怪,有些愤怒也有些不解更有些伤心。“但是如果是她表现不好被淘汰了那公司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智媛?社长明明当面告诉过智媛说让她准备出道的。而且还是在我和智媛还一起演了电影之后!”

    “那就是金光洙的个人品质问题了!”金钟铭摊了一下手,给含恩静提供了一个让她更无奈的答案。“他当然可以直接宣布杨智媛在和朴孝敏的竞争中失败了,但是他也可以像现在这样耍心眼、留余地,为组合的完备性多上一个闸门,万一孝敏因为某些不可逆的因素也离开了那杨智媛到时候不就可以顶上去了吗?你可以在心里因此讨厌你们社长。也可以因为这个感到难过,但是却不能因为这个产生抵触情绪,你是队长,出道在即你要做出榜样!”

    含恩静立即不说话了,她有些眼眶泛红。

    不过,导致这一结果的元凶金钟铭却有些不知所措了,虽然他对一些事情很是司空见惯,对于什么谁被淘汰谁要留下也没什么感觉,但是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身边这个有着男孩子性格的女生有苦哭出来的迹象。

    “恩静啊,你跟杨智媛的关系很好吗?”憋了半天。金钟铭也只能问了这么一句废话。

    “你说呢?”含恩静似乎有些要拿金钟铭出气的意思,语气也不是很善。

    “那跟朴孝敏呢?”金钟铭又问了一句废话。

    “她们,她们真的不能共存吗?”含恩静这次真的被金钟铭问的哭了出来,两滴眼泪确确实实的从她的眼角滑了出来。

    “不是说她们不能共存。”金钟铭看到对方快哭的时候还有些紧张,真哭出来反而也就那样了。“而是从资本和商业的角度来说会浪费资源。”

    含恩静再次沉默了下来,有些事情她不是不懂但是现实就是那么无奈,梦想这东西对于当事人而言永远是最贵重的,但是对于其他的某些人而言却是很廉价的。

    “谢谢你!”良久,恩静才在掏出纸巾擦了一下脸后说道。

    “这有什么值得谢的?”金钟铭有些茫然。“我说什么干什么了吗?我甚至都没怎么像样的安慰你。”

    “最起码你是少有的可以让我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的人。”含恩静的情绪还是不太高,但是最起码语气已经像平常那么利索了。“这几天我根本不知道该跟谁讲。父母也不好讲,智妍、宝蓝不想讲,孝敏和智媛更不敢讲,想跟你讲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

    “我当时应该是正带着krysta1在京城看奥运会。”金钟铭赶紧解释。

    “我不是这意思......”恩静再次低下了头。“不过算了。我家离这里很近,就先走了。你也喝了几杯酒,别自己开车,叫助理过来帮忙吧!”

    “好!”金钟铭自然从善如流。

    含恩静离开了,金钟铭给王忠秉打了电话之后就一个人无聊的等在了地下停车场。但是等是好等的吗?这时候正是八月底,又是在午后。而且又是在地下停车场,所以几分钟后他整个人就等的心烦意燥起来,想眯一会都难。不过,当他在这个地下停车场的电梯里现了一张考死的宣传海报后这一切都结束了。

    感情这个举行婚礼的酒店所在的商业大楼地下2层就有一个电影院,而且考死还没下画!

    呃,地下停车场就是地下3-4层,他人又在电梯门口......

    ps:大家来群里水啊45716o898,有很多帅气和逗比兄弟姐们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