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66章Krystal的解读

第166章Krystal的解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好,朴初珑小姐,上次的事情还没当面道谢呢。w-ww1xi-ao-sh-u-o--co-m”含恩静一眼认出了那个跟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女生,她还以为刚才是初珑插的话呢,所以她也因此对金钟铭和这个女生的关系产生了疑惑,两人真的关系好到可以像刚才那样突兀的插嘴吗?而且还明显是带着一丝嘲弄的语气。要知道,在韩国关系不是好到一定程度,年龄只差一岁也是没资格乱插嘴的。

    “哎!”初珑面色奇怪的看了一眼含恩静,轻声地应了一声。“没关系的。”

    含恩静瞬间方寸大乱,对方这一口奶音怎么听不像是刚才说话那人,这是闹鬼了吗?

    “二毛呢?”看不下去的金钟铭皱着眉头问道。

    “这儿呢!”说着,鞋柜后面探出来一个小脑袋,赫然是我们的郑二毛同学,呃,她正在低头换鞋呢,所以聊得入巷的两人才没看到。“伍德,你旁边的那位是我认识的那位吗?看起来蛮像的,但是头好像短了点,人也漂亮了不少。”

    “你好,krysta1。”含恩静尴尬的跟krysta1打了声招呼,算是默认了对方的那个问题。

    “哦!”krysta1立即兴奋了起来。“你们这是旧情复燃了吗?”

    五分钟后,金钟铭面色如常的从krysta1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而且还拍了拍手:“那个什么,我让她去写作业去了,我们可以不用管她了。”

    “要不....我们出去聊吧,顺便吃个晚饭,你饿了大半天了,这碟香肠也.....”含恩静有些羞赧的点了一下桌子上被他们俩给忘掉的那碟香肠。

    “也好!”金钟铭想了一下后直接点了点头,并且作势要拿起沙上的外套。

    “那个,钟铭oppa。”正在这个时候一直在隐身的奶音小姑娘却举起了手。“我来的时候已经打电话叫了三人份的外卖了,算算时间应该到了,恐怕是退不了了。”

    “是吗?”金钟铭略显踌躇的答道。“三人份的话....”

    “我再打电话让他们再加一份。退单难加单应该很容易。”初珑有条不紊不慌不忙的给出了解决方案。

    “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吧。”金钟铭无奈的点了下头。

    就这样,无论是谈心也好还是外出的计划统统被这份外卖给打断了,眼瞅着初珑到阳台打完电话又毫不客气的回到客厅打开了电视机,金钟铭也好含恩静也罢统统装起了鸵鸟。然后老老实实的陪着初珑看起了无限挑战的重播。

    又过了二十分钟,外卖姗姗来迟。

    “东西有点凉了。”初珑熟练的接过了饭菜,然后如此对身后的金钟铭解释道。“我去厨房热一下,oppa你们看电视吧!”

    “哦!”金钟铭有些茫然的答道,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却不知道哪里不对。

    “我来帮忙!”含恩静立即起身跟着初珑进了厨房,不过她马上又走了出来并端起了那半碟子香肠,然后有些为难的四处张望起来。

    “给我。”金钟铭伸手接了过来,他想起来贝克那只懒狗还在阳台上装死呢。

    呃,但是这份香肠估计是太酸了,贝克只是闻了一下,就立即不屑的扭过头去继续享受夏日傍晚的太阳了。

    金钟铭差点就被气疯了,无奈之下他回去重新打了一份温开水,老老实实的替贝克洗干净香肠上面的醋,这位狗大爷这才赏脸转回头来美滋滋的享受起了香肠。

    “伍德!”就在这时。金钟铭身后再次突兀的响起了一个声音。

    “什么?!”金钟铭没好气的答道。“不去写你的作业跑出来干吗?刚才那话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人家一下子脱口而出了嘛!”krysta1用双臂撑在了自己哥哥的背上撒起娇来。“伍德你就大度一点好了。”

    “二毛啊。”金钟铭略显头疼的回应道。“你说你在家里人面前这么跳脱,在外面又那么冷,以后精神上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别乱说话,我那叫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这成语什么时候学的?”金钟铭略显诧异的回头问道。

    “暑假前啊!”krysta1不以为意的答道。“用的怎么样?”

    “还不赖。”金钟铭能说什么?

    “伍德。”krysta1再次腻了过来。“厨房里的那两个不会打起来吧?”

    “开什么玩笑?”金钟铭立即就反应了过来,他不是个笨蛋,只是没往那边想而已,现在回头想想,好像初珑还真的对含恩静有些说不出来的那种敌意。

    “不开玩笑哦!”krysta1站起身来蹲到了一边,然后帮着自己哥哥喂起了狗。“我跟初珑姐一起回来的,从大桥南边汇合的。我可没听见她打电话订餐。”

    金钟铭的眼皮
篮坛拳击手sodu
子猛地跳了一下。

    “而且啊伍德,我也很好奇啊,你跟那个含恩静到底聊了些什么?我感觉已经很久没看到你这样跟一个人放开了说话了。”krysta1的好奇心确实很旺盛。“我和初珑姐推门进来的时候全都有些傻眼,你跟她当时聊得好像特别投入。连我们俩进来你们都没注意到,这可不像是平时的你,尤其是这两年很少见过你这样了。”

    “我两年前有这样过吗?”金钟铭盯着贝克在那里舔krysta1的手掌心,头都不抬的问道。

    “当然。”krysta1仰起头自得的答道。“那时候你会跟姐姐这么一起聊,再往前的话就是棒球队里的那几位大叔,我说的对不对?”

    金钟铭怅然若失。正如krysta1说的那样,之前在从小到大在他的生活中扮演自己朋友这个角色的人确实是刘在石等人和西卡,哪怕是他和这些人的想法观念都完全不一样,但是交流起来却没有任何问题,刘在石、池石镇等人可能是把语言交流当做生活方式,而西卡纯粹是因为两人一块长大,知根知底。什么都能说。但是,如今随着刘在石那批搞笑艺人进入中年,家庭、职业问题变得越来越突出,他也就很少像以前那样和这些人拎个闹钟在咖啡厅里面一聊聊半宿了。而随着西卡出道。一来是时间问题,二来是这丫头也渐渐的改变了对金钟铭的态度,所以两人坐一起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是金钟铭单方面的教育对方而不是平等的交流。

    而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对含恩静的到来感到莫名的期待和兴奋。

    “所以这个含恩静应该是来扮演这个角色的对不对?”krysta1继续追问道。“你从小就拉开同龄人一大截,很少能有相熟的人能够这么聊得开。现在那群大叔个个不是结婚就是有孩子,而且工作也特别忙,姐姐又是那样,所以你才跟她这么快的又重新亲近了起来。”

    “那又如何?”金钟铭平静的答道。“总不能让我跟你聊吧?你听得懂吗?贝克都听不懂。”

    krysta1立即眯起了眼睛,不过她最后居然没生气,只是化身了囧秀晶而已:“你可以跟初珑姐聊聊吗?她平时就住在咱们家里,找她多方便!为什么要找这位呢?”

    “找这位怎么了?”金钟铭略显不解。

    “伍德。”krysta1直起身来比划了一下手势。“所谓知己是很容易生感情性质上的蜕变的。”

    金钟铭立即憋不住笑了:“说的好像你是个心理咨询专家一样。”

    “不要笑,伍德!”krysta1不顾手上的醋汁伸手推了一下自己的哥哥。“我是认真的。你想想,红颜知己这个词条的解释里写的清清楚楚,这种关系是危险的。稍不留神就会变成男女关系.....”

    这次轮到金钟铭眯眼了,而且他还搓了搓手指,看来是准备拎一下某个人的耳朵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krysta1拉上背后阳台的门后继续自顾自的讲道,她用这个动作灵巧的躲过了金钟铭对她耳朵的关注。“伍德你是不是想说你之前根本就没有因此遇到过什么类似的遭遇?原因很简单,先你跟棒球队的那群大叔们是不可能生什么危险关系的.....”

    金钟铭的脸已经有点黑了,不过他却重新背起了双手,这是因为他已经决定送走含恩静之后好好教育一下郑二毛了,既然如此那就并不急于一时了。

    “其次,姐姐就向你告过白嘛,虽然被你一刀斩断了。但是你也挨了一顿打嘛,这从侧面证明了我的想法是正确的.....”

    金钟铭的脸更黑了。

    “不过伍德你肯定心里不服气,因为你心里隐隐约约的告诉过自己,不要紧。你跟人家含恩静男未婚女未嫁的,就算蜕变成了男女关系也没有任何坏处。我说的对不对?”krysta1背着手仰着头盯住了自己的哥哥,脚下的贝克似乎也被两个主人的奇怪的交流方式给吓到了,它叼着一块香肠也仰着头好奇的瞅着头顶的两人。

    “没错,就是这样。”金钟铭看了一眼往客厅里端菜的含恩静和朴初珑,那俩人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里。阳台里面的门的隔音效果又向来不错,所以他也就干脆利索的承认了。“我乐见其成不行吗?”

    “当然可以。不过,伍德。”krysta1立即换成了一丝腻的声音,然后还动手再次抓住了金钟铭的袖子。“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要跟这个含恩静乐见其成呢?为什么不跟初珑姐乐见其成呢?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呢?”

    金钟铭刷的一下扶着贝克的脑袋蹲了下去,用手掩着嘴咽了口口水,然后又在三秒钟之内刷的一下重新站了起来,这次他终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最起码他终于明白初珑为什么会隐约的对含恩静抱有敌意或者说是警惕的情绪了。

    ps:还有个很热闹的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