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63章倾诉

第163章倾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这话幼稚的跟小学生分手一样一样的。  ww-w-1xi-ao-s-h-uoc-o-m”金钟铭无奈的转过头来。“你怎么找到我的?”

    “这附近有我不知道的地方吗?而且你也就是来这里几次而已还每次都是我来当向导的,往这边一走就看到你坐在防波堤上了。”恩地不以为意的解释道。“而且你不要岔开话题,我确实觉得我们很难再做亲故了。”

    “为什么?”金钟铭面色如常的问道。

    “你看我.....”

    “看着呢!”

    “别打岔,听我说完,你看我一直是那么聪明可爱、干脆利索,但是最主要的是我这个釜山姑娘一直都很豪气。”小看板娘得意的仰着头自我介绍道。

    “哎,这点我得承认。”金钟铭实话实说。

    “而你呢,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还不错,但是总感觉随着时间变化你变得越来越闷骚了....”

    “那叫成熟!”金钟铭努力的更正道。

    “那叫闷骚!”郑恩地不甘示弱。

    “那行吧,那就叫闷骚吧!”金钟铭没好气的答道。

    “哎,总之也不是闷骚了。”郑恩地马上就放弃了战果。“成熟也不是不行,但是总觉得你越来越让我们这些单纯的人难以理解了。”

    “其实你也很成熟!”金钟铭看着恩地的眼睛说道。“不然就不会专程来找我了。”

    “可是,终究是觉得你变成了那种让我很害怕的人。”恩地低下头答道。“我有些不舍得。”

    金钟铭愣了一下,但是随即心里就升起了一股子暖意,这个小丫头根本就不是来跟自己布绝交书的,而是来重申两人之间的友谊的,只是她终究只有十五岁,再成熟的孩子也会受制于年龄,于是她心里虽然隐隐约约的理解自己但还是搞不清楚这里面的东西,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近乎于惶恐的跑过来跟自己说这些话。

    “恩地啊,相信我。我知道自己看起来是变了,但是我这种变化是有苦衷的,今天的所谓成熟是为了以后可以跟你们一起幼稚,今天的可怕是为了让以后可以让你们不害怕!”说着。金钟铭撩了一下面前这个女汉子的刘海。“一定要相信我。”

    说完这话以后金钟铭就转身离开了,他这次不是来玩的,自然也没什么理由再住在人家家里了,所以他回到片场随便找了个床位对付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乐呵呵的起床后他还在电影里客串了一个抗议的本地渔民,然后一个臭鸡蛋精准的砸在了扮演开商的宋在浩老人家的胸口。

    嗯。剧组的一切看起来都很不赖,于是金钟铭第二天中午就开车回尔去了。

    不过,一路上金钟铭却依旧高兴不起来,恩地能来找他让他很高兴很感动,但是碍于年龄和认知有些东西他却只能用空洞的相信我这样的话来解释,这非但没能让他舒缓昨天晚上那种的感觉,反而更加让他压抑了,他迫切的想找一个成年人、一个可以让他信任的人把心里的这些想法和感觉好好地讲一讲说一说,未必要全盘托出,但是这种方式肯定能让他好受一些。

    临近尔的一个高休息站里。金钟铭给安圣基打了电话,对方是自己的老师,而且有着足够的利益枷锁,是自己天然的倾听者,甚至可以说对方有着相当的义务来给自己这个学生排遣情绪。

    但是电话没有接通,金钟铭又给公司打电话,这才得知自己的老师去纽约参加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活动去了,此刻大概正在飞机上。

    于是金钟铭立即拨通了刘在石的电话。

    “钟铭啊,我在江原道拍摄家族诞生呢!有空来玩。但是现在真的没法子回去,最少要过一夜的。”

    “那个钟铭啊我那什么呢。和家里人讨论我那个终身大事的一些事情呢!有什么事情到周末我们再聊好了。”殷志源如此回答的金钟铭的电话。

    就这样金钟铭连续拨通了好几个电话,却都得到了一些近乎无奈的回答,而当他尝试着给姜虎东拨打电话的时候却又在拨号键点下去之后又挂掉了——如今的他跟姜虎东虽然没有什么大的芥蒂,但是双方明显都有些抵触情绪了。

    “孤家寡人啊!”金钟铭靠在车上感慨了一声。然后心情郁闷的启动车子准备回家了,说真的,哪怕是回家他不想和krysta1或者是自己父母谈这些东西,krysta1归根到底还是不懂,而自己的父母知道后也只会让他们徒增压力。至于西卡?金钟铭也只能呵呵了,这丫头估计还不如二毛呢!更何况她现在还是天天窝在宿舍里。s.m让她们试探性的几次露脸
最强战兵笔趣阁
也都没什么效果,真要聊起来的话反而是金钟铭要过去安慰她。

    于是,金钟铭回到家后直接试着和贝克聊了起来,但是两句话之后贝克就开始满屋子撒欢,一会功夫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孤家寡人!”孤零零的呆在屋子里,金钟铭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那句话,连他一手养大的狗都没心思听他说话,这不叫孤家寡人叫什么?

    外面蝉声阵阵,惹得金钟铭更加心烦意乱,他本来准备拉上窗帘睡上一觉,但是一个出乎他意料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是含恩静。

    “恩静啊!”金钟铭也没打招呼,径直就叫了对方的名字。“什么事情?”

    “哎.....,听你声音好像情绪挺失落的?”电话那头的含恩静略显迟疑的问道。

    “这都能听出来吗?”金钟铭在床上翻了个身子。“心情却是蛮差劲的,不过不用管我,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瞧你说的,好像我打电话找你都是要请你帮忙一样,我找过你帮忙吗?”含恩静的语气似乎很不满。

    “对不起。”金钟铭语气低沉的答道。“那么有什么事情吗?”

    “我其实没什么事情,只是今天出道的计划出来了,心情很好,所以跟你说一下罢了。”电话那头的含恩静兴致勃勃的答道。

    “恭喜!”金钟铭趴在床上对着电话敷衍的答道。

    “你到底是怎么了?”含恩静略显奇怪的问道。“不像是平常的你啊。”

    “心情不好。”金钟铭坦诚的答道。

    “为什么心情不好?有什么事情吗?你最近不是春风得意事业有成吗?一百亿啊!我可是看新闻了。”

    “确实是春风得意,也没什么不好的事情,只是男人嘛,每个月总有几天突然间就情绪失落起来了。”

    含恩静:“.....”

    金钟铭:“.....”

    “到底为什么不高兴?”含恩静有些不耐烦。

    “有些寂寞吧!”金钟铭想了一下给出了一个比较贴切的答案。

    “听起来像是对我耍流氓。”含恩静的理解确实也蛮贴切的。

    “总之就是.....,反正不是在调戏你的意思。”金钟铭本来想解释一下的,但是最后居然放弃了。

    “心情真的已经低落到这个份上了吗?”含恩静降低音量关心的问道。“其实我也理解,我在这里当练习生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过得好好地突然间就心情郁闷的不得了,干什么都没意思,其实这是我平时太累了,然后一下子情绪爆了而已。你这也是这样,平时忙得太厉害了,而且积攒了很多负面的见闻和情绪,所以才会这样。”

    “是吗?”金钟铭再次翻了个身面朝上盯着天花板说道。“看来你很有经验啊。”

    “当然了!”含恩静自得的答道。“我们公司练习生虽然不多,但是我可是oss那个级别的,她们那些人哪怕是年纪比我大的遇到困难都会跟我说,所以你要是说经验这东西我还真有。”

    “佩服佩服!”金钟铭继续敷衍着答道。

    “你在哪儿?”沉默了一下,电话那头传来了这么一个问题。

    “在家!”金钟铭心里微微一动。

    “你现在还跟爸妈在一起住?”含恩静略显迟疑的问道。

    “no,我爸妈在我十八周岁那年就把我赶出来了,我现在在狎鸥亭自己的房子里住着呢。”金钟铭耷拉着眼皮答道。“一个人。”

    “是吗?你都有钱在狎鸥亭买房子了,看来真的走在人生巅峰了。”含恩静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善。“我妈一直到现在都让我晚上准点回家。”

    “到明年这个时候你就会知道能准点回家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了。”金钟铭不以为意的回应道。

    “不要那么老气横秋,你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情绪崩溃的!”含恩静隔着电话呵斥道。“反正我是很期待明年这个时候的,那时候一定已经开始像个艺人一样到处赶通告了,话说你觉得我们这个组合怎么样?会像ondergir1s那样一飞冲天吗?”

    “呵呵!”金钟铭的回答简单利索。

    “那能赶得上少女时代吗?西卡她们现在可是运气不佳啊。”含恩静很明显不太理解呵呵的意思。

    “呵呵!”金钟铭继续冷笑。

    “呀!”含恩静这下子全懂了。“把你的地址过来,我过去教你做人!”

    “哦。”金钟铭轻声答应道。“顺便买点吃的,我中午还没吃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