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56章路遇

第156章路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得益于金钟铭的玩笑,生日party终于摆脱了之前的尴尬,大家开始进入正常的生日party的节奏,说说笑笑、送礼物、切蛋糕、吃蛋糕,一切看起来都很不赖。w-ww1xi-ao-sh-u-o--co-m

    不过,很快就有新的问题出现了,怎么回事呢?很简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话题的主导权渐渐被女生们抢走了,一个女生单独坐在那里那叫淑女,两个女生那就叫十只鸭子了,可是16、7个女生呢?而且还大部分年纪统一分布在2o岁左右,再加上几个小的,那就不是几百只鸭子的问题,量变已经引起了质变!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时候,金钟铭开始觉得有点头晕目眩耳鸣恶心了!

    而利特和金在中对视了一眼后,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在场的男ido1们开始按批次的偷偷的起身离开,到了最后只剩下金希澈这个伪娘叽叽喳喳的留在那里和女生们聊得开心了,呃反正金钟铭瞅准时机跟着韩庚和崔始源跑出去的时候他正在和金泰妍讨论化妆品这个话题!

    “平时也这样吗?”楼下依旧华灯初上了,金钟铭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奇怪的向等在楼下的利特质问道。“你们公司不是动不动就有各种什么元旦、万圣节之类的聚餐吗?那时候也这样?”

    “那倒不至于。”利特尴尬的耸了耸肩膀。“这种情形我也只见过两三次,可能是因为她们最近憋得厉害吧!至于平时的聚餐和年会之类的,有李秀满老师在那里谁敢大声闹起来?”

    “也是啊!”金钟铭冷笑道。“李秀满那个独裁作风,说打就打说骂就骂,好不容易一年花几天功夫装慈父谁敢坏他的好事?”

    利特等人立即不说话了。

    “行吧,我也不难为你们了,干嘛干嘛去。”金钟铭瞅着一大批围上来的s.m公司的助理、经纪人没好气的挥了下手。“该去花天酒地的去花天酒地,该去赶通告的赶通告,该去回宿舍抱被子哭的就回去抱被子哭,总之离我远点,我看见你们那群经纪人就来气!”

    眼瞅着sj和东方神起两拨人一哄而散。金钟铭也无奈的也转身离开了,头顶上那个长舌地狱他可不想再去尝试。他先是本能的往东南方向自己的公司那边走了过去,但是到了公司金钟铭才反应过来今天其实没什么事情可在公司忙活的,于是百无聊赖之下他只好准备回家。但是。由于脑子里一直盘旋着接下去几个月自己需要忙活的那些事情,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才现自己竟然笔直的往北过了汉江来到了汉阳大学这边!

    这个地方对他而言绝对不算陌生,就是在这附近他上了初中和高中,并且一直到大学都还经常接送krysta1来这里上课。这里的每一栋建筑他都有印象,每一个小巷子他也了如指掌。

    只是。愣了一下子后金钟铭却苦笑一声,同时心中升起了一丝感慨,所谓青葱年华不再,自己两世为人却依然活得不够潇洒啊!

    转过身来,金钟铭就要沿着汉江边的人行道往家走去,但是迎面他却遇到了一个面善的阿姨跟同伴说说笑笑的往自己的身后的方向走来,而对方看到自己之后也明显愣神了一下。

    “阿姨!”金钟铭率先大大方方的迎了上了。“我没认错吧?”

    “没有!”那人笑着答道。“我倒是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你,说起来已经很多年没见了,你这个大明星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前几天还遇到恩静呢,怎么可能忘记您呢?”金钟铭低头笑了一下。“怎么?阿姨这么晚了还出来逛街?”

    没错。这人正是含恩静的母亲,她跟金钟铭其实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但是那个时候对方是一个来送自己女儿上学的大人,而自己还只是一个初中生罢了。大概是因为洞悉自己女儿的一些情况,当时对方对自己留意了一下。不过如今嘛,两人再见面的时候就随和了很多。

    “你和恩静居然见过了?”含恩静的妈妈诧异的反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啊?”

    “很长一段时间了,在她们公司。”金钟铭茫然的答道。“她们公司跟我们公司都在清潭洞,离得蛮近的,我当时是去找她们社长金光洙。”

    “是吗?如今钟铭你也是事业有成了。”含妈妈笑着赞叹了两声。

    当然了,两人终究只是面善那个程度。而且年龄辈分都不一样,所以略微寒暄了几句之后金钟铭就告辞离开了,而含妈妈也继续跟自己地同伴说说笑笑的回去了。

    回到家后,含妈妈看着自己躺在沙上抱着一瓶冰水看电视的女儿几乎是本能的提起了这件事情:“你猜我今天在路上遇到谁了?”

    “我哪知道?”含恩静懒
战极通天笔趣阁
洋洋的答道。“是你几十年没见的老朋友吗?”

    “几十年没见那是胡扯。”含妈妈换好鞋走进了厨房。“不过确实是五六年了吧。你也认识的。”

    “喔!”一声敷衍的不明声音从沙传来。

    “是金钟铭!”含妈妈隔着门笑道。“当初你给人写情书的那个,我记得你爸爸当时是在你书包里翻出来的吧?”

    “哦?!”一声惊异的声音立即响了起来,看得出含恩静的注意力完全上来了。“他认出你来了?”

    “当然!”含妈妈得意的答道。“五六年了我还是显得那么年轻,他认出来不是正常的吗?”

    “哎!”含恩静对自己妈妈这话明显感觉到无语,不过她马上就紧张的继续追问了起来。“你们聊什么了?”

    “能聊什么?”含妈妈把买来的东西放好后又从厨房走出来了。“打声招呼问候一下而已,我总不能说今天我们家恩静在家。一起来吃顿饭吧!”

    “哦!”含恩静立即松了一口气,最好只是打招呼,不过她马上想到了自己之前醉酒的事情,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对方道声歉呢?但是一想到自己说的那些醉话她就有些脸红。

    “说起来,你现在还跟他有联络吗?我是说你有他电话吗?他现在是大明星,又是个不错的导演,有这么一个同学帮衬着你能省很多麻烦的。”含妈妈去洗了手,然后准备做晚饭了,自己这个女儿真的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呃,跟大毛二毛没啥两样。

    “没有!”恩静眼皮一耷拉,直接了当的撒了谎。“你也知道人家现在是大明星了,我初中毕业后就没见过他!”

    “是,是吗?”含妈妈停下手里的活诧异的问道。

    “是的!”含恩静斩钉截铁的答道。“我下楼跑两圈散散心,十分钟上来吃饭。”

    言罢,含恩静直接放下冰水推门出去了,只留下含妈妈异常疑惑的继续做饭,自己女儿是不是有些不对头?还是说刚才金钟铭只是在敷衍自己?不过,很快这位女士就把注意力放到晚饭上去了,想要让自己女儿既吃得饱还要保持身材那自己就得多费心了。

    “优博噻优?”

    “恩静啊!我正想着你什么时候会打电话呢。”坐在东湖小区家中的金钟铭此刻正在和朴初珑下棋呢,呃,韩式象棋,规则和中国象棋大同小异,当然了也有一些奇葩的设定。

    而看到金钟铭接了电话,初珑立即放下了棋子安安静静的等着对方打完电话,不过那个叫做恩静的名字让她一下子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那天真的是不好意思啊。”含恩静尴尬的答道,左思右想之后她还是决定给金钟铭打个电话致一下意。

    “还好吧。”金钟铭隔着电话撇了撇嘴。“你大部分时间就是赖在我的办公室里睡觉而已,既没把我的的办公室拆了也没那我当沙包练拳击,相比较于其他那些我见识过的醉酒的人真的已经很不错了。”

    “是,是吗?”夜幕下含恩静觉得自己脸一定是红的。

    “这样吧,我这边正好有一个你该道谢的人,上次你睡在我办公室里在朴智妍过来之前都是她帮忙照顾的你,给冉家道声谢。”金钟铭说着就把电话递给了对面的初珑。

    “优博噻优,含恩静前辈你好,我是那天帮着钟铭oppa照顾你的练习生朴初珑,您后来好点了吗?”一声好听的奶音隔着电话传到了含恩静的耳朵里,这让她目瞪口呆同时又产生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怪怪的感觉,这个朴初珑是谁?这个时候为什么和金钟铭在一起?种种疑惑和情绪刺激着含恩静以至于她竟然愣神了半天也没回答人家的问好。

    “怎么了?”金钟铭诧异的问道。

    “不知道。”初珑指着电话答道。“明明通着呢但是那边就是没人说话。”

    “我看看。”金钟铭顺势接过了电话。“恩静?恩静?确实啊,算了,挂了吧,就当是断线了好了。”

    “oppa。”初珑平平的推了一下的自己小卒子,然后试探性的问道。“上次我就想问了,你跟这个ccm公司的含恩静前辈很熟吗?当时你不是说自己被自行车撞了脚心受了伤,然后是这位前辈送你回来的吗?可是她为什么又会喝醉?还有后来去接她的那个朴智妍又是怎么回事啊?你跟她们很熟吗?”

    “没什么可瞒着你的。”金钟铭扶着下巴笑道。“我跟ccm的练习生们之所以熟悉就是因为这个含恩静,我们是初中同学,我当初初中的时候可是学校里的天字第一号小帅哥,还接到过她送的情书呢!”

    “那你当初答应了吗?”初珑立即歪着脑袋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