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24章妇幼之友

第124章妇幼之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就是金哲修?”金钟铭当天下午就见到了这位高学历高武力值的人才,先对方这副卖相确实不错,三十来岁的年龄,西装笔挺外加面无表情,一副标准的世界级保镖的形象,呃,除了那张娃娃脸有些让人出戏以外。e小說x-i-a-o-s-hu-“那个英文名扎西?”

    “没错。”来人言简意赅,似乎一个字都不想多说。

    “那个恕我冒昧啊。”金钟铭好奇的问道。“这个扎西怎么拼?我没太想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zhaxi!扎西。”金哲修还是惜字如金的样子。

    “听起来像是汉语拼音?”金钟铭有些头疼了,他本能的觉得崔岷植介绍的这个人有些难缠。

    “就是汉语拼音。”金哲修微微束手点了下头,他这次的话总算是多了几个词。“英文没有相关单词,不过我的正式英文名字就是这个。”

    “那个什么来着?”金钟铭是真头疼了,他示意旁边看的津津有味的李静怡去给他倒杯咖啡,没办法,他这人一头疼就想喝咖啡。“崔岷植前辈说你是高学历高武力值,你这两个特色都是怎么来的?”

    “所谓高武力值应该是指我有过少林寺的修行经历。”金哲修依旧是面无表情外加不紧不慢。“但是高学历应该是误会,我虽然正在东国大学佛学院进行学习,但是我这次来之前已经决定肄业了,所以这辈子恐怕都拿不到高学历了。”

    金钟铭一言不,也没做什么过激的反应,他只是接过了李静怡递过来的咖啡一口气灌了下去,然后又抓住桌子上一整瓶的凉白开给再次灌了下去而已。呃,他需要缓缓劲,也需要时间来消化对方话里的信息。

    “汉语拼音扎西、少林寺、东国大学佛学院,呃,还有崔大炮!你是个佛教徒?”金钟铭打了个饱嗝之后摊手问道。  e小說

    “我觉得这个应该不需要专门进行解释吧?”金哲修也摊了一下手。

    “确实!”金钟铭揉了揉脑袋。“这个确实不需要解释,是我问的太多余了。但是那个你有没有成文的简历之类的?说真的我对你的人生经历很好奇。”

    “这个中午才得到崔岷植修士的通知。所以没有相关的准备,不过我可以简述一遍。”

    “还是不要简述了,细致的给我讲讲吧。”金钟铭无奈的敲了敲桌子。

    “事情是这样的。”金哲修点了一下头,随即把自己近乎传奇的人生经历给讲了出来。

    原来。金哲修原本就生于韩国的一个佛教色彩浓厚的家庭,不过他家里可不是信传统的韩国禅宗也就是曹溪宗的,他家里是信藏传佛教的,扎西这个音节不明的名字就是来自于经常往来尼泊尔、中国高原省的父亲嘴里。不过,在一次ngo非政府公益组织组织负责的登山营救活动中。小扎西的父母双双消失在了喜马拉雅山脉里,他本人则被父母所在的那个ngo里的美国同事给收养了,于是乎扎西变成了zhaxi。有了这样的幼年经历,又有着热心于非政府公益组织的生父母和养父母,金哲修也很自然的接触到了宗教和类似的思想,于是他在美国高中毕业之后正式前往了少林寺修行禅宗,并在那里接受了武术训练,那个时候还是2o世纪末的事情。

    “也正是在那里我接触到了正式的禅宗思想,也正式的成为了一名禅宗修士。”金哲修平静的讲述道。

    “所以你后来又回到韩国尝试了进一步进行禅宗的修行?不过为什么要肄业呢?”金钟铭有些奇怪的问道。“为什么要选择放弃佛学院的修行来我这里呢?”

    “因为在离开少林寺来到东国大学这个时间段之间我又回到美国,跟着养父母从事了一个新的ngo事业。 那个ngo组织叫做妇幼之友。”金哲修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稍微波动了一下。“我们以纽约为总部尝试着解救全世界被拐卖的儿童和妇女。但是很可惜,过多的挫折让我心绪产生了不好的影响,一次因为去的太晚而导致行动失败以后,有些情绪崩溃的我用钢棍敲碎了其中一个嫌疑人的膝盖......,然后我就开始习惯性的尝试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了。至于选择你这里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了,我听崔岷植修士说你是一个心黑手辣同时却很有手段能罩得住事情的人,我想我在你这里应该能过的比较顺心。”

    金钟铭诧异的抬起头盯住了对方,屋内的其他人诸如李静怡等人也都目瞪口呆的盯住了这个娃娃脸的男人,不过对方却不愿意再多说了。

    “那个之后呢?为什么来尔了?是不是哪天敲人家膝盖被现了?然后你人也被被赶了出来,再然后你尝试着进入佛学院进行修行。”金钟铭想了一下后推测道。他决定把对方那句心黑手辣的评语给忽略掉。“不过,当你从崔岷植前辈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再加上你对韩国娱乐圈里面的不公平尤其是针对女性这一弱势群体的不公
护花强少在都市帖吧
平感到怒火中烧,所以才.....”

    “我没有怒火中烧。”这是金哲修今天第一次主动开口。“经过佛学院里面的多年修行。最起码怒火这个东西我已经不会再轻易让它烧到我的脑子里了,我之所以再次停止修行是因为这个世界需要帮助的人太多了,仅此而已。”

    “但是,说真的,非洲那边需要的人更多。”金钟铭皱着眉头答道。“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把你安排到非洲去,在那里你怕是开一家慈善拉面馆估计帮助的人都会更多一点。”

    “虽然不至于让怒火烧坏理智。但是有些东西还是在我心里留下了阴影的。”金哲修平静的解释道。“所以,我先还是希望以一名妇幼之友的身份来尽全力来帮助那些受到和性暴力的女性。其次,我也不瞒你,我跟养父母有过约定,2o12年之前我是不能离开韩国的。”

    “哦!”金钟铭点了下头,这就说的通了,一个旨在维护世界和平的妇幼之友却碍于承诺被锁在了韩国,但是哪怕是在韩国他也有些压抑不住心底的那股妇幼之友的正义感,所以才会选择从佛学院肄业。来自己这里找找机会。“那么最后两个问题,你是怎么跟崔岷植前辈认识的?又对我们这个组织怎么看?呃,我是说作为一名有经验的人你觉得我们这个组织如何才能迅的形成威慑力?”

    “第一个问题很简单了,我跟崔岷植修士是在一个寺院组织的互助小组里面认识的。”金哲修继续束着手答道。“因为我们都认为对待一些丑恶现象佛教徒应该挺身而出。最好以暴制暴,所以我和她很快就熟悉起来了。”

    “可以理解。”金钟铭点了下头,就是崔大炮刷新了他对佛教徒的认知的。

    “至于第二个问题其实也很简单。”金哲修松开双手弹了弹衣服后答道。“那就是务必要在第一次处置事件的时候展现出强有力的形象,要懂得扩大打击面,懂得下手狠。懂得不留死角,只要第一次给他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那么他们以后光是听到你的名字就会两腿打颤,毕竟他们是坏人我们是好人,而好人要是比坏人还狠的话那他们就真的没辙了。所以,做这种有对抗性质的ngo其实跟做黑帮没什么两样,很多ngo还会在第一次尝试着钓鱼执法,黑帮第一次打名号的时候也会故意演戏来吓唬人。”

    金钟铭毫不犹豫的鼓了一下掌:“你被录取了。”

    “多谢!”金哲修马上又恢复到了惜字如金的那种状态。

    “去准备一下,待会我带你去见一下我的老师安圣基,他在楼下有个这个反职业压迫委员会的办公室。”金钟铭点了下头。打对方暂时离开了,所谓准备一下的意思是让对方办理一下入职手续,事实上他这些天为这个公益组织招收的人员都被他安插到了自己公司的保卫科里面去了,呃,公私两便。

    “钟铭你确定要让这个人留下来?”那边李静怡领着人一离开这边一直低头当网虫的柳贤恩就急急忙忙的站起来质问道。“我觉得这人迟早会变成连环杀手的!”

    “贤恩姐你少看一下那些断案美剧!”金钟铭无语的答道,金哲修这个人正是他所急需的那种冲锋陷阵的打手,再加上崔岷植的面子他才不舍得把这人推出去呢,更何况现在的反职业压迫委员会似乎有些运作不良的意思。

    “这个委员会运作的很差劲!”带着金哲修见了安圣基一面之后,安圣基就开始跟自己的学生倒苦水了。“之前有过一次失败的经历,所以我虽然邀请了很多人都没得到好的回复。那些明星倒也罢了。他们不敢不给我面子,但是只是挂个名而已,一点忙都不想帮。至于那些政界商界的人士根本就没兴趣,对他们而言没有名声回报的东西是不值得投入精力的。所以他们一个劲的问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还需不需要有人帮忙,可是一听到是之前那个垮了一次的什么职业压迫的委员会立即就想挂电话!现在也就是那些其他的公益组织愿意声援我们罢了!你知道吗?那些媒体居然还在泼冷水!”

    “那个热线求助电话公布出去了没有?”金钟铭不急不躁的问道。

    “公布出去了。”安圣基缓了口气后答道。“朝鲜日报上公布出去的,官网也建立了,上面也有。不过媒体笑话的就是这个,你知道吗?电话到现在为止一次都没被拨通过。”

    “这很正常。”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咱们什么有效地手段都没展示出来,公众和受害者自然不相信我们。慢慢来吧!”

    “慢慢来?”安圣基想起了之前和金钟铭的那次谈话。“你真的要用这个委员会来当杠杆?要不还是换...”

    “就是它了。”金钟铭毫不犹豫的摇了下头。“慢慢来,两年之内我迟早会用这个委员会撬动起整个韩国娱乐圈的。”说道这里他顿了一下。“你的学生说到做到!”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