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18章其实我在下很大一盘棋

第118章其实我在下很大一盘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过,s.m公司终究是经验丰富,几乎是第二天他们就立即熟练的采取了措施,除了队长金泰妍和还在日日剧担任主演的门面林允儿以外,少女时代其它七人全都被保护性的隔离了起来。e小說  oc-om

    而就在这股风潮中,有一个被认为本该拍案而起的男人却整日窝在工作室里,似乎根本没看到没听到外界的风风雨雨一样。

    “听说你昨天晚上又是一整夜在剪辑调整影片?”安圣基一推开工作室的大门就看到了自己那个头乱成鸡窝、两眼布满血丝的学生。“两周了,西卡的那个组合的事情你不管吗?有些话我看了都生气,要不要我去帮你说句话?”

    “不用!”金钟铭打了个哈欠后答道。“老师,这事您不用管,我有些自己的想法。”

    “什么想法?”安圣基按开了工作室的灯。

    金钟铭本能挡了一下的灯光,缓了一会劲后他笑眯眯的才对着安圣基吐露了一些东西:“不瞒您说,我其实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安圣基没有被金钟铭的虎躯一震给怎么着,反而像是看傻叉一样盯住了自己的得意门生。

    “哎,那个昨天晚上我把影片已经给剪好了,所以我觉得是时候应该跟您聊聊了。”金钟铭讪讪的笑了一下。“一方面我确实需要您的帮忙,同时我也觉得有些问题您也会感兴趣的。”

    “你的想法可真够....”两个小时后,当张恩赫走进工作室里的时候安圣基正在感叹着什么。“但是怎么说呢?你的想法跟我这个老头子现在人生目标还挺契合的,我当然会支持你。那么你具体想怎么开始呢?”

    “您之前的那个委员会还在运作吗?”金钟铭开门见山的问道。“我想借那个壳子。”

    “哪个委员会?”安圣基有些茫然。  ww-wexia-osh-u-o-“反违法下载还是死守配额委员会?这两个其实都已经功德圆满了,我向来是只专心运作一个公益类的委员会。”

    “不是。”金钟铭摇了下头。“我是说那个让你丢掉了百想影帝的反职业压迫的委员会,我记得我还是那个委员会的一个委员呢,对吧?”

    “那个啊?那个大概是我最丢脸的一个委员会了。”听到金钟铭的这句话后安圣基苦笑着叹了口气。“从第一个死守配额委员会开始,我这几年建立的委员会其实绝大多数都取得了相当的呼应和成果,唯独这个组织算是铩羽而归,明明....”

    “我直说吧老师。”金钟铭叹了口气,有些不礼貌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这个结果在我的预料之中。因为这个委员会需要处理具体的案例才能产生威慑力,而处理具体的案例是需要执行力的,但是这个你们却没有。”

    “你说的没错。”安圣基尴尬的点了下头。“无论是电视台里的剧组还是电影剧组,统统都具有封闭性和排他性。而且内部有很严肃的利益关系。由于我们没有执行力,知道了一些事情也没法管,只能在报纸呼吁一下而已。结果到头来事情一件没办成,反而得罪了很多没必要得罪的人。”

    “所以我希望您能重启这个委员会。”金钟铭毫不避讳的说道。“您继续当委员长,我和崔岷植前辈当副委员长。您继续在报纸上批评和呼吁,具体的事情我去做,或者说需要执行力来干涉具体案例的时候我出来负责。”

    “你就有执行力了?”安圣基诧异的问道。

    “当然。”金钟铭嗤笑了一声。“年轻人嘛,总是有些法子的,只是需要在您老人家在明面上替我担待一些东西。”

    “也好,就这么办。”安圣基点了下头,他想到了当初自己这个学生在忠武路的死守配额委员中的那次表现,没由来的他就选择相信了自己的学生,更何况他对自己当初的失利也是有些耿耿于怀的。  e小說  ww-wexiaos-hu-

    “那麻烦你重新搭建一下这个委员会的骨架,我则利用我的公司来组织一个相应的团队。”

    “那好!”安圣基很痛快的站了起来。“我这就去把这个委员会给重新拉起来。不过我现在还在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韩国分会做事情,恐怕一时半会不能分出太大精力来。”

    言罢,安圣基扬长而去,只留下金钟铭目瞪口呆,自己这个老师真的是各种委员会做上瘾了,这又成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韩国分会的什么什么了。

    “钟铭。”张恩赫给安圣基点了下头,然后直接过来坐下了。“姜草先生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给通知到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了,大叔。”金钟铭摇了下头,他和安圣基早就看到张恩赫站在门口了。只是这位大叔算得上是他们师生二人少有的可以共同信任的人,所以也就没在意,要是换了别人,哪怕是张敏雅刚才站在门口他们都不会那么继续聊下去的。

    “没了
超凡兵王最新章节
?”张恩赫追问了一句。这些天他领着后期制作团队跟着金钟铭没日没夜的忙活电影的事情,突然间就什么活都没了他还是真是不适应。

    “呃,确实没了。”金钟铭想了一下后答道。“待会给姜草先生看一下我们的剪辑版,问他认不认可。”

    “然后呢?”张恩赫有些不解。“他认可怎么了,不认可又怎么了?”

    “不怎么。”金钟铭盯着张恩赫的眼睛答道。“就是看在面子上让他来一趟,然后我们再礼貌的问他这个原作者一句罢了。不然还能怎么样?难道我们拍的会比那边的纯情漫画要差劲?等他看完。你们几个从画面的角度再完善一下,下周大钟奖之前送去过审,我跟振兴委员会已经打好招呼了。”

    “果然是真没事了,咱们这种电影要是过不了审那就没电影能过审了。”张恩赫叹了口气。“忙活了半个月算是有了回报。”

    “那是你没事了。”金钟铭无奈的站起来搓了搓脸。“电影的宣传工作,还有和院线的博弈,这些东西我都还得去做呢。还得招新人,还得去大钟奖敷衍一圈,真正成了当家人我才知道这些事情有多累。”

    “是啊。”张恩赫笑着点了下头。“但是新电影嘛,肯定是这样,我们忙完这一段时间就好了。”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试探性的问道。“不过招新人是要干吗?咱们公司现在就要扩张吗?”

    “no!”金钟铭看了张恩赫一眼。“是给安圣基老师的那个反职业压迫委员会招人。我去洗把脸,你安排一下姜草的事情,然后叫人来开会。”

    其实,金钟铭之前的那些叫苦叫累的话是有些卖乖的嫌疑的。他毕竟是这家公司的代表,那些具体的事情在会议室里面一张口就立即有人去办了,他真正需要做的事情真心不多,所以他晃悠了一圈竟然现自己这次真的无事可做了。无可奈何之下,他重新回到了工作室里。然后陪着姜草看完了一遍自己已经看了几十遍的这部电影。

    “怎么样?”电影一结束金钟铭就有些不耐烦的朝姜草问道。

    “不错。”姜草点了下头,然后准备表一番长篇评论。

    “那就好。”金钟铭没给对方啰嗦的机会。“我们约定达成了,我就不送了。”

    姜草一下子就笑了出来:“我知道你对我有气,是嫌我跑过去给纯情漫画站台,但是你要明白,你们是竞争对手没错,可是对于我而言两个作品可都是我的孩子。”

    金钟铭撇了下嘴,对对方这种心灵鸡汤一样的说法是半点没听进去,这厮作为原作者和编剧,在他这些天辛辛苦苦窝在这间房子里工作的时候一点中肯的意见都没提。那他人呢?很简单。被李允熹过去一拉手就五迷三道的跑到了纯情漫画的片场去了。而且又是帮着宣传又是帮忙修改剧本,最后居然还客串了一把!我爱你的时候可没见他这么用心。

    “那个,确实不错。”姜草笑着点了下头。“虽然我不是专业人士,但是审美能力还是有的,你这边做的确实很出色。”

    “这些好话不要跟我说。”金钟铭没好气的再次打断了对方这些好话。“去跟那些记者们说,去跟那些观众们说。从明天开始我们将会公布海报、预告片,不过四位主演都是那个年纪的人了,总不能让他们去赶通告玩宣传吧?你这个作者该在网上吹就在网上吹,韩国五千万人口有好几百万天天都盯着你的网络账号呢!”

    “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姜草尴尬的附和道。他现在完全能感觉到金钟铭肚子里有一股邪火,但是偏偏他又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所以他决定见好就收,赶紧滚蛋。“那我先走了。宣传的事情我一定尽力而为。”

    “不送。”金钟铭淡然的点了下头,然后坐在沙上开始闭目养神。

    其实,姜草都知道的事情作为本人金钟铭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当然也能感觉到自己这些天有些不对头,而且作为本人他比姜草知道的多得多。你比如,他知道自己这股子邪火从何而来,归根到底还是为了黑海的事情。是为了西卡遭遇这些东西而不忿,所以才会邪火上身;你再比如说,他其实已经在压抑着冲动和怒火了,之前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就是一个最有效的减压方式;不过,他同样明白,自己在电影的后期工作做完以后恐怕要找机会好好调整一下心境,不然肯定出事!

    ps:这里多说一句,安圣基的死守电影配额委员会、反违法下载委员会、反职业压迫委员会、抵制青龙奖委员会,包括书里这个时间点上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事情全都是真的。只是不知道是翻译的问题还是安圣基本身起名就有问题,我总觉得他的这些委员会名字太1o了。而且再多说一句相较于由于主句参与书里面o6年那场运动的成功,他实际上当初是因为和张东健的内耗导致运动失败了的,不过几十个影帝在手的他似乎也没别的追求了,各种委员会是一个接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