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16章心理辅导(中)

第116章心理辅导(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允儿,你是不是一直很羡慕那种游刃有余的人?”金钟铭想了一下后试探性的问道。“比如我,比如李胜基这一类的人?”

    林允儿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我理解你的一些想法。”金钟铭笑着看了面前的小姑娘一眼。“我懂你的意思,但是我告诉你,没谁有资格一种游刃有余。看新闻吗?堂堂李健熙不就像个孙子一样在法庭上一次次的重复着我赞同遗产税吗?他难道不应该是韩国那个最游刃有余的人吗?”

    “那怎么才可以尽量显得游刃有余呢?我是说尽量,就是像你们这些人那样在大部分时间里都可以轻松应对一切的样子。”林允儿鼓起嘴问道。“我不想以后在遭遇今天这种事情。”

    “恐怕还是要再遭遇几次的。”金钟铭再次笑了。“不过,如果你能懂得如何度过这次的事情之后,那以后再遭遇类似的事情的时候就可以变得游刃有余、轻轻松松了。”

    “哦!”林允儿不服气的应了一声。

    “咱们刚才说到哪儿了?”结束了这个话题之后,金钟铭略作回想了一下。“哦,如果你遇到的纯粹是写语言上的压力,那就得试着自己扛起来对不对?”

    林允儿点了下头。

    “但是如果你遇到了一些出这个范围的压力的话可以找我。”金钟铭笑着说道。“你说一个女孩子,没必要直面一些东西,我这个尔妇幼之友会帮你摆平的,一个电话我就会赶到片场或者之类的地方的。”

    林允儿再次点了下头,她是个聪明的小姑娘,事实上在金钟铭看来少女时代里面聪明的小姑娘有不少的,当然西卡绝对不是其中之一。

    “那你可以回去了。”金钟铭笑眯眯的指了一下林允儿后面的门。e小說  w-ww--e-“顺便帮我叫一下秀英。”

    不过,林允儿却站在客厅里面一动不动。

    “允儿?”金钟铭有些不解。

    “能摸下我的头吗?”林允儿仰着头提出了一个让金钟铭有些意想不到的要求。“就像刚才你摸小贤那样。”

    “帮我把秀英叫来。”金钟铭伸手摸了下林允儿的脑袋,并且善意的弄乱了对方的头,他知道这个失去了母亲同时总是渴求着父亲的关爱的孩子是怎么想的。

    “我知道了!”林允儿一下子就破涕为笑了。

    “尔妇幼之友是什么东西?”崔秀英一出来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我没听懂这是什么意思。”

    “外号。”金钟铭脸不红心不跳的答道。“我这人早在洛杉矶的时候就特别善于帮助女性和儿童为的弱势群体。而且身边的女性朋友特别多,所以就有了这个外号,不过当时是洛杉矶妇幼之友,这不是搬到尔了吗?”

    “是吗?”崔秀英怀疑的看了这厮一眼。

    “没错。”金钟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秀英。我不止一次跟你说过,你这人除了八卦之外堪称完美,或者说美中不足就是太八卦,这种事情有问的必要吗?”

    “能有心思八卦岂不是说我什么事情都没有?”秀英耸了耸肩膀。“我不需要你摸头。”

    “你们这群人一直都在看着吗?”金钟铭有些难以理解,之前林允儿是怎么知道他摸了下徐贤的脑袋的。你又是怎么知道妇幼之友的?

    “不要你管。”秀英再次耸了下肩膀。“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我回去了。”

    “有一件事情。”金钟铭立即收敛了一下,神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你要是想回家的话就多回家看看。不过我要多说一句,家里的事情不要想太多,想太多也没用。”

    “哦!”秀英点了下头,然后起身回去了。“我会帮你叫侑莉的。”

    金钟铭略微无奈的看了一眼对方,没有多说什么,正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这个女生某种意义上近乎完美,只是越是完美的东西越有些不可抗拒的压力存在,虽然经历过一次出道失败的她可以承受这次的事情。但是有些东西却是她不得不担心的。要知道,随着李明博向韩国精英阶层的输诚,先是郑家后是李家,全都被扔进了监狱,所有的韩国财阀都受到了牵连,秀英家中最近也是如此,据金钟铭所知,她的爷爷和其余的那些富人一样借着考察业务的名义躲到了国外。

    而且,估计这个大眼睛的女孩此刻还不知道她的父亲到底为什么这么热心于视网膜病变人士协会的公益活动。

    “侑莉。”金钟铭开门见山。“我最
苍穹之主全文阅读
担心的其实是你,你从一开始就有一种做什么事情都摇摆不定的感觉。看到什么想去争取,但却总是在遇到难题后变得畏缩和茫然,所以我对你的要求很简单。”

    “什么?”权侑莉的茫然已经显露无疑。

    “在这段时间遭遇困难的时候一定要安安静静的等下去,你们有九个人。永远不要做最先崩溃的那个。”金钟铭对权侑莉交代道。“这就足够了。”

    “这就行了?”权侑莉愣了一下。

    “这就行了!”金钟铭点了下头。“去吧,帮我把孝渊叫来。”

    “孝渊。”金钟铭侧着头问道。“有跟朴昭妍联系过吗?”

    “当然。”孝渊不安的挪动了一下座位。“我们联系过了,她说她在那边过的很不错,交了很多新朋友。那个,oppa,这件事情之后我们真的只能被冷藏吗?”

    “我想不到还有别的处理方式。”金钟铭继续用他那副学着horatio的pose答道。“不过孝渊你要信得过你的队友和你自己。迟早会走出来的。”

    “那就行了,我去帮你叫帕尼。”孝渊笑了一下,直接告辞,有时候保持这十岁的心情是一个了不得的优点。

    “伍德。”帕尼的问候有些让金钟铭失神,因为她用的全英文。“谢谢你能过来。”

    “不用谢。”金钟铭摇了下头,也用英文跟对方聊了起来。“我有来这里的义务的。”

    “是对西卡和她的队友吗?”帕尼一点都不傻。

    “或许更多一点。”金钟铭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你的父亲在你去年生日的时候曾经拜托过我照料你。”

    “你见过我父亲?”帕尼诧异了片刻,然后眼圈以肉眼可见的度红了起来,不过她最终还是没有再次落泪。

    “没错。”金钟铭点了下头。“他当时躲在对面那个已经被拆了的废弃楼顶上,拿着望远镜往这里看的时候被我当成私生饭给现了。”

    帕尼居然是目前为止所有人中和金钟铭说的最少的一个,因为她是唯一一个当着金钟铭的面再次哭出来的人,事实上两人九成的时间都是金钟铭站着她坐着,金钟铭看着她哭着。

    不过,金钟铭也并没有太多的担心,这个女生能抛下一切跑到韩国来本身就能说明她的坚强。

    而可能是年纪越大越成熟,下一个sunny出来跟金钟铭对视了一眼后连话都没说,而且她还反过来拍了拍金钟铭的肩膀,而这个动作让金钟铭好受了很多,sunny才是这个群体中自己最信任的人。

    “叫泰妍出来下。”sunny走时金钟铭如此叮嘱道,他是准备暂时错开西卡,放到最后再和这丫头谈谈。同时,他估计此刻西卡也应该有很多话想要跟他好好谈谈吧。

    “辛苦了。”金钟铭的第一句话就让金泰妍哭出了声,也让谈话中止了足足五分钟。

    “对不起。”金泰妍低头擦着眼泪说道。

    “没什么可对不起的。”金钟铭摇了下头。“你想太多了。听我一句劝,往后几个月你的日子更难过,所以不要因为自己是队长就把什么压力都放在自己身上。帕尼和sunny都是不错的分担者,要跟她们多聊聊。你们少女时代的队员也都不是什么一戳就破的气球,她们比你想象的要坚强,有些事情要懂得和大家一起分担,没必要把自己摆在一个受气包的位置。”

    “谢谢,我知道了。”金泰妍点了下头,不过她马上就问出了一个比较较真的问题。“可是,可是这次的事情到底是为什么呢?是因为我们和师兄们走的太近吗?”

    “跟你们没关系!”金钟铭马上就变得严肃了起来。“这件事情本身具有很大的偶然性,而仙后和妖精的组织架构又比较严密,所以几个anti一动了心思之后才能马上造成这样的效果。至于你们跟师兄之间的炒作,那些全都是你们公司的问题,你们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什么责任。”

    “可是,网上好多人都说....”金泰妍头一低,眼泪又再次滴了出来。

    金钟铭终于现今天晚上自己是来对了,因为来到这里他才现,问题最严重的不是他之前所想的权侑莉,而是马上就要担负起最大压力的金泰妍。

    “泰妍,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这种莫名其妙的自卑到底是从何而来?”沉默了片刻之后,金钟铭有些不解的朝对方问道。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