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97章香味

第097章香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没有人愿意让剧组干耗着,尤其是整个剧组几百号人还得照样拿工资的情况下,当初陈可辛就是因为领着几百号人拍不下去才差点被人给换将的,而韩国的工资嘛,不问自知,可比中国的群演贵多了,再加上设备的维护,场地的租赁费用,这三天不拍戏实在是太浪费了。网而且这种突事件跟金钟铭去拍摄两天一夜不一样,那时候他可以趁机让张恩赫主持着拍一些不怎么重要的镜头和场景,自己回来把关就可以了。而现在电影已经拍摄进入,每一个场景都是非常重要的戏份,很难趁机拍一些别的东西,要知道两天一夜那边他都专门拜托了罗英石和姜虎东提前留足了播放的份额,就是为了不耽误接下去的拍摄的。在他的预想中也就是24号的百想艺术大赏值得空出来一晚上,现在倒好,辛苦了大半天到处省时间结果却栽在了道具上面!

    当然了,如果金钟铭愿意将就的话还是可以忍下去的,可是他真的是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在明明可以更好的情况下向较差的层次妥协,他需要这部电影一炮打响。所以,他空出了这四天的时间。不过话说回来,正所谓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金钟铭也因为这个事故获取了四天的假期,他也因此没有错过一些有趣的人或事。

    “伍德,我以为你会一直待在高阳过暑假呢,前天姐姐生日你都不知道回来。”4月2o号的这天晚上,正在东湖小区的家里看电视的krysta1一回头看到进门是金钟铭的时候,就很是不满的吐槽了一句。要知道金钟铭这一个月可是一直废寝忘食的呆在了拍摄场地,哪怕只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他都不带回家的,甚至这中间去拍摄了一次两天一夜他都没顺路回趟家,所以二毛对自己的哥哥有意见也是可以理解的。

    “oppa这次要待几天?”初珑的问话倒是中规中矩。

    “四天,话说就你们俩吗?”金钟铭有气无力的答道,同时他对着玄关那里的镜子看了一眼自己,得益于片场的环境和两天一夜的特殊性。胡子拉碴倒也罢了,他的面色居然也不是很好,看来这四天得好好休息一下了。

    “当然不是。网”krysta1摇了下头。“爸爸妈妈都在对门,他们最近迷上了麻将。妈妈说这样可以让两位爸爸们少出去喝酒。”

    “真是用心良苦啊!”金钟铭叹了口气,然后踢掉了脚上的鞋子换上了拖鞋。“幸亏我没进那边的门。”

    “四天的话oppa是因为咱们公司的练习生选拔才回来的吗?”初珑乖巧的跑过去帮金钟铭把他随脚踢开的鞋子给摆正了。

    “啊!”金钟铭回忆了一下自己这两天接到的电话,恍然大悟的答应了一声。“这件事啊!不过不是因为这个,你不说我其实都忘了,不过既然回来了肯定要顺便去看一眼的。我记得是后天开始吧?”

    “嗯!”初珑兴奋的点了点头,她跟金泫雅说实在的不是很熟,而且明显不是一路人,所以在空无一人的公司真的是寂寞到极点,能有朋友来那简直太棒了。

    “你也别太兴奋。”金钟铭笑着解释道。“金泫雅训练很多年了,还出道成功过,这次肯定会紧着她先组成一个组合,估计明年就能出道。而你呢,这才训练几天?估计得凑几个像krysta1这个年纪的孩子等再晚几年出道。”

    “我知道!”初珑毫不在意的歪着头答道,她当然知道自己训练时间有多短。

    “知道就好。我先去洗个澡。”金钟铭看着兴奋的小丫头点了下头,然后他一脚踢开了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贝克,转身先去打理一下形象了。

    “钟铭啊,明天跟我去下西卡她们的宿舍。”洗完澡出来,金钟铭懒洋洋的拿着个电动剃须刀躺在了沙了,不过刚一坐下他就接到了一个活。

    “去少女时代的宿舍?”金钟铭停下了剃须刀诧异的看了一眼郑妈妈。“有什么事情吗?西卡又怎么了?”

    “不是西卡怎么了。”李静淑女士平静的答道。网“是让你去当苦力的,我们家和崔秀英家是离她们宿舍最近的,最近每周我和崔秀英的妈妈去帮她们打扫卫生,不过九个人的大房间确实很吃力,你去帮我们倒个垃圾也能帮我们省很多力气。”

    “说起来的话我还没去过她们宿舍呢。”金钟铭点了下头。随即想起来了什么。“崔秀英的妈妈也去吗?我还以为她妈妈像个贵妇人一样生活呢。还有,她们的宿舍很乱吗?”

    “人家崔女士其实很了不起,要不是你告诉过我人家家里那么有钱,其实我也不信。可是她确实是个很出色的人,我们一起收拾房子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来人家是个清潭洞大富豪家的媳妇。”郑妈妈无奈的答道。“至于西卡她们的宿舍嘛,我刚开始去是因为西卡在家里邋遢成那样,所以担心她会给一个屋子的孝渊添麻烦.....”

    “我猜崔秀英的妈妈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去的。”金钟铭无语的吐
超位面打脸系统sodu
槽道。

    “哎!”郑妈妈有点头疼的捂住了脑袋。“后来到了宿舍才现,她们那九个人除了最小的徐贤以外,其余的人都有点。都有点.....”

    “不用说下去,我懂,我懂!”金钟铭连声不迭的答道。“所以你和崔秀英的妈妈就把这件事情渐渐地当成了常规工作?”

    “是啊!”李静淑女士略显愁的答道。“刚开始还好,也不知道那个时候她们是不是因为刚住到一起比较拘谨还是因为通告少可以自己打扫卫生,那个时候我基本上会和崔秀英的妈妈说好一个月去一次就行了,现在一周去一次都有点吃紧。上周我们两个打扫卫生的时候居然从上午9点干到了下午4点,回到家没办法只好叫了外卖。话说西卡宿舍那里最多的垃圾就是外卖的塑料饭盒!”

    金钟铭默然不语,只是淡定的重新打开了剃须刀的开关。

    “伍德,我来帮你。”krysta1伸手从旁边抢过了剃须刀,直接帮着金钟铭在下巴和嘴唇上乱动了起来。

    “随便你!”金钟铭不置可否的往后面一躺,任由krysta1在他脸上胡乱折腾。

    “嘛,你们玩吧。我再去你们家打两圈麻将。”郑妈妈见状停止了抱怨,直接起身离开了,她好像是输了钱回来拿零钱的时候正好遇到洗澡出来的金钟铭的。

    又过了一小会,可能是感觉到有些无聊。krysta1放下了剃须刀,直接靠在金钟铭的怀里开始看起了电视。而此时闭上眼睛听着电视的的金钟铭突然觉得耳朵有点痒,本能的他伸出手指掏了一下,然后又迷迷糊糊的转过了脸继续挺起了电视。

    “oppa耳朵很痒吗?”一个声音从耳边传来。

    “嗯。”金钟铭根本不想睁开眼睛,只是遵循着本能回答道。

    “我帮你掏下吧。这儿有棉签。”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好!”金钟铭也没在意,只是顺从的答应了。

    于是初珑搬起金钟铭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腿上,开始帮金钟铭掏起了耳朵。krysta1奇怪的看了这两人一眼,然后打了个哈欠,跳下沙叫起了脚下的贝克,一溜烟的跑去了对门。

    这下子,初珑一下子就脸红了,有krysta1在和没krysta1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尤其是krysta1刚刚帮金钟铭刮过了胡子,那她这么做其实也没什么。但是现在吗。就有点尴尬了。

    不过好在金钟铭半天都没反应,甚至有点睡着了的意思,初珑定了定神,就继续抱着金钟铭的脑袋开始调理了起来。

    金钟铭迷迷糊糊的,他似乎闻到了一股好闻的香味,嗯,所谓香味就是香香的问道。然后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又好像感觉有人在摆弄着自己的耳朵,过了一会,虽然耳朵没人再碰了,可是电视机里姜虎东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笑声却突然传了过来。为了躲避这难听的声音,金钟铭再次翻了个身,并伸手抱住了自己枕着的,呃。抱枕,嗯,似乎是这样的。

    不过慢慢的,还没睡着的金钟铭就开始自动的遵循着逻辑思考了起来,自己抱着的似乎不是靠枕,而是一个有着体温的东西。是贝克吗?看来不是。作为枕着贝克睡了这么多年的人,最起码贝克的手感他是不可能搞错的,看来他应该是在枕在krysta1的身上。

    不过,金钟铭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自己闭上眼睛之前难道不是krysta1枕着自己吗,为什么会变成自己枕着krysta1?而且这股香味是怎么回事?二毛身上有这种味道?这丫头撒香水了吗?

    不对,自己似乎是枕到不该枕的人了,金钟铭的大脑皮层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于是,他刷的一下坐了起来。

    “对不起啊,初珑,我有点迷迷糊糊的,别在意。”金钟铭盯着被自己突兀的动作给弄得懵的初珑致歉道。

    “我没在意。”初珑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脸色已经红的要滴出水来了。“我本来是要帮你掏耳朵的,结果看到你睡着了,也不好动你的脑袋。”

    “那就好。”金钟铭点点头并放下了心来,最起码双方都知道是个误会就好办了,处理这种事情很简单,双方搭上一句话,然后各自不再提及这件事情,慢慢的就会忘掉了,当初西卡揍他那一顿就是这么解决的,而金钟铭从心底是把这个小丫头当做西卡和krysta1那样的妹妹来看待的。

    “oppa刚才洗澡的时候还喷香水了吗?”又看了一会电视,初珑突然问了金钟铭一个奇怪的问题。

    “没有啊。”金钟铭略显奇怪的答道。“我从来不用那个。”

    “哦!”初珑点了下头。

    于是,两人无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电视,等到krysta1一家从金钟铭家里回来后他们就各自回屋休息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