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67章乌云密布

第067章乌云密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不知道?”李秀满面色古怪的问道。网“你不知道你来找我干吗?有你这样交涉问题的吗?”

    “我不是来找您交涉问题的。”金钟铭坦诚的答道。“我是来请您解惑的。”

    “你说。”李秀满略显犹疑的答道,同时他主动撕开了装有花生米的袋子。

    “您一直到四五十岁才有了第一个孩子吧?”金钟铭的第一个问题就让对方黑了脸,不过好在他下面的话还是很中听的。“听说贤奎被你教育的不错?”

    “哎,当然了,那孩子是我最大的骄傲,怎么了?”李秀满得意的答道。

    “说真的,我是想向您讨教一下教育孩子的手段问题。”金钟铭拧开了酒瓶盖子,并从旁边的饮水机上取下来两个纸杯。“具体来说是这样的,当孩子走路拌到门槛的时候,或者说眼瞅着他会绊到门槛的时候,当父母的应该怎么做呢?”

    “当然是站在一边,看他摔得重不重了,要是眼看着他一脑袋撞到门槛上,无论如何也要拉住,但是如果只是绊倒了的话那就假装没看见。”李秀满略带感慨的答道。“这时候要进一步观察他的表现,要是哭的失了态那就教育他,要是能自己爬起来就再好不过了。”

    “是啊,这个道理我非常懂。”金钟铭点了下头。“但是您当时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难道不心疼吗?”

    “当然会心疼!”李秀满自嘲的笑道,。“但是心疼也要忍住啊,这是为了他好。小时候我爹妈这么对我的时候我还什么都不懂,甚至在那段咖啡厅卖唱的生涯里还怨恨过自己的父母。但是等自己有了孩子才明白过来他们当时是个什么心情了。可是你也知道,我四五十岁才有了孩子,等我前几年悟出这个道理的时候,爹妈早就没了。”

    言罢,他直接接过了金钟铭递来的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节哀。网其实我倒是很早就明白这个道理。”88年出生的金钟铭语出惊人。“我家里情况特殊,我又特别早熟,西卡和krysta1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被我带大的。西卡小时候我还有些懵懵懂懂的。但是等到了带krysta1的时候就已经很熟练了,所以krysta1被我教的特别好。”

    “那你还问个什么劲?”李秀满冷笑道。

    “我刚才也说了,那是krysta1,不是西卡。”金钟铭略显尴尬的答道。“身边人都觉得我宠着krysta1。但实际上西卡才是被我宠坏的,她小时候不知道被我宠成什么样子,所以才会有些不着调。我......”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李秀满突然开口道。“你隐隐约约觉得绯闻炒作什么的,其实放着就放着了,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让她多经历点坏事其实反而是好事。更何况ondergir1s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尽快把人气提升上去也是必须的。可是一方面从心里面你有特别宠她,甚至有些溺爱,所以你又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伤害。这才犹犹豫豫、不知所措的溜达到我这里,想反对又不想开口,想放掉这事又有点郁闷。是不是?”

    “差不多吧!”金钟铭尴尬的干笑了一声。“当然,也不是全像你说的那样。”

    “哦?”李秀满好奇了。

    “当然会有这么一点纠结。”金钟铭继续笑道。“但是我这个人在比较大的事情上还是看的很清楚的。”

    “比如呢?”李秀满戏谑的问道。

    “比如我知道哪怕是我看不惯你们公司这种炒作方式,但实际上却无能为力,而且如今你这个脱了枷的老虎也不会允许我触碰你们公司的事情的。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哪怕是我心里对这件事情很讨厌,很想伸手管一管,但实际上也显得有些无可奈何。”说着,金钟铭有些自嘲的笑了。“人不到一定份上的话,是没资格说一些话做一些事情的,有些东西我得耐下心来等一等。,”

    李秀满脸上戏谑的笑容更盛了。

    “而反过来,有些话我既然有资格说了那我就得说。”金钟铭嘴角微微上扬,毫不客气的抬头盯住了对方。“学长你要听听吗?”

    “当然可以。你也说了,人得一定份上才能说话,听说你现在在忠武路那边很是风生水起啊。在电影振兴会里面也是很有前途的样子,你既然到这个份上了,那就有资格说自己的份内的话了。”李秀满不以为意的答道。“就好像过年前你对我说s.m公司的演员只值5o韩元一样,我就没反驳嘛。因为演员的事情你有资格说我没资格说嘛。所以,安心的说吧!”

    “那好。”金钟铭点了下头,没有理会李秀满那语气中满满的嘲讽。“我今天其实是以一个家长的身份过来讲道理的。”

    李秀满一下子就变了脸色,因为金钟铭的话击中了他的要害。

    “学长,咱们不止一次聊过的,我记得你上次告诉过我。说你是李秀满,s.m公司是你的,少女时代则是s.m公司的,这些东西我没资格指手画脚,这一点我认。”金钟铭伸出左手摊在桌子上讲道。“那
巫师纪元吧
我今天就不指手画脚了,而是以西卡哥哥的身份来和李总监聊一聊这个社会基本的道德伦理和一名员工应当享有的.....”

    “别说了!”李秀满略显尴尬的打断了金钟铭的话。“如果真的是哪个家长跟我谈这个的话,那我就会去跟他的孩子谈一谈她的前途的。”

    “所以说不要脸的人是你。”金钟铭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对方的脸讲道。“而不是我。之前你控制不了理事会而我正处于优势的时候,是你说的,要我跟你讲规矩。但是现在你重新控制了公司恢复了人脉而我处于劣势的时候,你却不愿意跟我讲规矩了。李秀满学长,你到底要不要脸?到底是要讲规矩还是要讲实力?”

    “哪种对我有利讲哪个!”李秀满脸不红心不跳,语气近乎冰冷的答道。“怎么样?”

    “很好!”金钟铭点了下头。“那你觉得现在到底哪个对你更有利?我听你的。咱们到底讲什么?总不能不让人说话吧?你有这个本事吗?李明博都没这个本事!”

    李秀满自己先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实际上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真要讲道理的话s.m公司所有的艺人明天就可以解约,公司马上就没了。但是反过来说,要是不讲理的话他却很对目前这个状态下的金钟铭犯怵。鬼知道对方能整出来什么花样。

    “我的要求很简单,炒作可以,甚至走性感风也可以,但是不能有类似于上次那种关乎名誉以及侮辱人格的东西出现。西卡被金在中告过白。他们关系也的确好,照片更是她自己拍的,所以登照片当然没问题!但是一个杂志专挑暗示性最强、角度最恶心的照片是什么意思?”金钟铭看着不说话的李秀满自顾自的提起了条件,他知道这次的交锋他已经凭着自己潜水的功夫大获全胜了,对方不会在不知道他的虚实的状态下贸然做出反应的。看来沉下心来果然还是有好处的。

    “我可以控制照片的挑选,但是我控制不了东方神起的粉丝,一百多万人我拿什么去管她们的嘴?真要是出现哪个极端的粉丝做出上次那样的事情我是管不了的。”李秀满有些愤怒,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人拿的死死的。

    “你当然可以不去管,反正再出一次那样的事情我照样能让律师逮到人!而且我说的这个意思也不止是什么仙后的幺蛾子了。”金钟铭根本没有理会对方这一点点的让步,他继续向前推进道。“再举个例子,我金钟铭的妹妹也不可能去陪酒之类的。你看,她们也出道一年多了,也算是成年了,到时候说不定会有些聚会之类的。但是这些聚会的性质你最好提前搞清楚,别到时候引起了误会。当然这个东西不止是这些具体的情况了,大家都是在娱乐圈里混的人,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这个我也可以保证。”李秀满叹了口气,金钟铭所说的这种事情s.m虽然有,但大多数是你情我愿的,更何况时代在进步,s.m公司想要混下去也不能多碰这些东西,所以他是可以保证这个的。

    “那就好。”金钟铭满意的点了下头。“这个我是按照道理来说的,如果你遵守不了。咱们换种说话方式。当然了,这不是威胁,这是你处理事情的方式嘛,什么对你有利就按照什么方式来。”

    李秀满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我要走了。”金钟铭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怎么样?学长您还有什么要交代我的吗?”

    “有件事情想问你。”李秀满皱着眉头答道。“我一直很在意。你最近是不是在捣鼓什么东西啊?我是说事业上的,比如说你的公司筹建的怎么样了?”

    “公司当然筹建之中了。”金钟铭心里一突,但是没有显露出来。“但是也急不来,我得再过几个月合同才到期呢。”

    “也是啊!”李秀满也觉得自己想的有些多了。

    “告辞!”金钟铭低头行了一个后辈该行的礼,然后转身离开了。

    来到s.m公司外,金钟铭才现头顶上是乌云密布。眼瞅着今年的第一场春雨就要到了。

    说真的,跟李秀满的这场谈话只是一种安慰性的东西,是金钟铭觉得终归只要谈一谈的产物,且不谈效果了就连该不该来这一出他都有些忐忑。照理说,他应该静静的看着事情展,等到黑海之后再出手,到那时他就可以借助着舆论的同情心把东方神起、sj和s.m放置到一个加害者的位置,然后施展自己的手段,从韩庚开始一步步推波助澜,让这两个组合彻底一蹶不振,让s.m公司焦头烂额,让李秀满夹起尾巴做人!

    但是,怎么说呢?

    “只是因为心软因为担心就跑过来和李秀满乱说话,看来我终究还是定力不够啊!”金钟铭伸手接住了今年的第一滴春雨,自嘲一般的笑了。

    ps:我知道这章废话连篇,可是问题在于不能不写,什么东西都要有逻辑性,少女时代黑海的必然性不是仙后和妖精那次和sone的冲突,而是之前s.m公司为了给少女时代快提升人气采用的那种策略,既为了商业利益不择手段的炒作。最起码这是我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