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48章这已经不是纷争的程度了(上)

第048章这已经不是纷争的程度了(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的父亲真的是很了不起的一个父亲。”车窗外开始飘雪花了,正下午的,金钟铭就不得不打开雨刷和雾灯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初珑抱着一个奇怪造型的布娃娃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并且在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怀里的这个娃娃。“我真没想到他会这么细心,居然专门给我买了笔记本电脑和布娃娃。不过其实笔记本倒也罢了,可是布娃娃嘛,你看我都十八了,他怎么会想到给我买这么幼稚的娃娃?”

    “这算什么?”金钟铭微微笑道。“我去年送给西卡一个娃娃她到现在都还当宝贝,专门让我给她扛到了宿舍里,还有人明明都二十多了却同样很喜欢娃娃。女生嘛,布娃娃永远不过时的,我估计等你二十多了,你爸爸给你买娃娃你也同样会像现在这样不舍得松手的。”

    “oppa说话越来越不着边际了。”初珑嘟着嘴答道。“二十多了怎么还会有人抱着布娃娃不松手?而且我爸爸怎么会等我二十多还送我布娃娃?更何况我现在也没不舍得松手啊!”

    “初珑啊!”金钟铭憋着笑答道。“你现在这个状态真的很好,性格既活泼又稳重,脸蛋也不胖不瘦的,真的很不错。”

    “是吗?”初珑诧异的摸着自己的脸问道。

    “是啊!”金钟铭笑道。“看来人长大了确实会很自然的生变化,不过你的变化真的很好。”

    “那我还有什么你觉得需要变得更好的吗?”初珑红着脸追问道。

    “当然!”金钟铭头都没扭只是微微朝边上瞥了一眼。“你的腿太粗了,这是从小练武的结果吧?可惜了,这个已经定型了,没法变得更好。”

    初珑:“.....”

    “我们去哪儿?”经过了一路上轻松的闲聊之后,下了高来到尔,金钟铭的表情终于严肃了起来。“是先去jyp那里还是先去东湖那里?”

    “先去办正事吧!”初珑歪着头想了一下。“我们先去jyp,我想看看培养出ondergir1s的公司到底是怎么样的。”

    “好!”金钟铭一打方向盘就直奔江南狎鸥亭去了。

    “振英哥在哪里?”二十分钟后,金钟铭带着初珑出现在了jyp公司的大门口,并且直接在警卫的注视下走进了大门并拦下了一名工作人员。

    “老板在四楼。”这名工作人员略显慌张的答道。“只是他现在不太方便见金钟铭先生您....”

    “哦!”金钟铭点了下头。“在开会吗?那你们社长呢?洪胜成方便吗?”

    “他也在四楼。”这名工作人员慌张的答道。“而且也不太方便。”

    “在一起开会吗?”金钟铭无语的推论道。“看来我只好等等了。不过ondergir1s在不在呢?我带我妹妹去找她们要个签名.....”

    “恐怕也不太方便!”这名工作人员的脸色像是吃了什么不洁的东西一样。“她们确实在。但是也在四楼。”

    “一起开会?”金钟铭有些不耐烦了,同时他也注意到了这人的一些不正常。“你为什么不直接一开始就告诉我你们老板和社长在讨论ondergir1s的问题,而且ondergir1s也在现场呢?”

    “金钟铭先生不是一开始只问了我们老板吗?”这名工作人员尴尬的答道。

    “那你就上去告诉他们!”金钟铭被这人弄得心烦意乱的。“我来找他们了,让他们赶紧出来一个。我按照约定把自己妹妹带来了,外面下着雪呢,我没时间在这里耗着!”

    “哦!”这名工作人员尴尬的点头致意道。“我这就去。”

    足足五分钟后,这名工作人员居然领着一个金钟铭不认识的中年人走过来了。

    “怎么回事?”金钟铭皱着眉头问道。“我不是让洪胜成社长或者振英哥下来一个吗?多简单的事?打声招呼说一下我就走了,这位又是谁?”

    “金钟铭先生。非常抱歉,洪胜成社长和朴振英先生正在开会,我是jyp新来的理事,我叫黄正秀,真是幸会啊,早就听说过您是少年英才,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能跟你认识。”来人很亲热的拉住了金钟铭的手自我介绍道。

    “哈,幸会!”金钟铭无语的跟对方握了下手,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态度没的说而且怎么说也是个理事。自己没理由冲人家火,不过他马上从对方的话里听出点额外的意思来了。“您是新来的理事?jyp融资了?”

    “没错!”黄正秀笑道。“不过这家公司的控制者还是朴振英先生,我只是过来打下手的。”

    “理解,理解。”金钟铭微微
一指成仙sodu
笑道。“不知道您是哪家?你懂我的意思吧?”

    “当然!”黄正秀继续笑眯眯的答道。“我是韩进集团那边派过来的,金钟铭先生不会对我们陌生吧?您的母亲权珍淑前辈不就是在海运那边的总部工作吗?她可是一位我很敬佩的前辈。而且最近听说您的一家电商公司跟我们合作的也很愉快啊,怎么样......”

    金钟铭立即笑了,而且笑的很开心,看来自s.m公司和dsp公司之后jyp这家公司也被大的财阀给渗入了,不过他高兴的可不是这个,毕竟这个不关他的事。他关心的另有其人其事。

    “这么说。”金钟铭自肺腑的高兴的问道。“楼上洪社长跟振英哥是不是在谈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也不瞒你,没错!”黄正秀点头承认了。“洪社长对我们的加入似乎很不满意,而且好像关于ondergir1s的问题也产生了一些分歧,现在朴振英先生正在努力说服他们呢。”

    太好了!干的漂亮!金钟铭在心里面恬不知耻的暗自感谢了对方一下。不过他嘴上倒也很淡定:“那什么,能不能拜托一下黄理事帮我把负责练习生的什么室长部长的给叫来一位?我跟那两位有约,现在他们既然脱不开身我也只好明天再跟他们说一说这件事了,先把人安排好了再说。”

    “那好,你稍等!”黄正秀立即进入到了理事的角色,扭头去找人了。

    黄正秀带来了一位不情不愿的室长。不过这位室长倒也清楚金钟铭和他们公司两位老大的关系,所以很迅的就帮着他安排好了初珑的宿舍以及一个宽松到了极点的练习生合约。

    “我先走了,明天再来!”这是金钟铭拿上合约后临走前对黄正秀说的话。

    “阿姨,初珑交给你了,让她先在家里陪着你随便看看电视玩玩电脑之类的,今晚上让她睡西卡房间。哦对了,行李我放这里了,你看着办下,我还有事情要再去趟jyp公司。”这是金钟铭把初珑送到家以后对李静淑女士说的话。

    “哦!”李静淑女士不明所以的答道。

    而金钟铭则再次驱车来到了jyp公司,但是这次他并没有进入公司,而是直接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厅,然后点了一杯热咖啡,优哉游哉的盯着对面的大门,静静的等着一个人的出现。

    “优博噻优?金钟铭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吗?”足足等到晚上七点二十多,气呼呼的洪胜成刚刚离开了自家公司,而就在自家公司这明亮清晰的大门口,他接到了一个自己以往有些不想理会,但是今天却有些心动的电话。

    “洪社长!”金钟铭盯着对方的身影说道。“下雪不冷化雪冷,现在雪虽然停了,但是天却冷了下来,菲迪尼咖啡馆狎鸥亭分店听过没?我找你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聊,顺便喝杯咖啡暖暖身子。怎么样,有兴趣吗?”

    “菲迪尼咖啡馆狎鸥亭分店?”洪胜成本能的就复述了一边,然后挂上了电话随手拉住了自己身边的一个警卫。“这个店你知道在哪儿吗?”

    “就在那儿!”常年在离这家咖啡厅不足二十米站着的警卫当然知道这家店的位置,他伸手一指,硕大的牌子就映入了洪胜成的眼帘。

    “有意思!”洪胜成无语的盯着马路对面的这个店名招牌,心里翻出了一丝古怪的想法。“怎么像是特务接头?”

    “听说洪社长跟朴振英先生聊得很不愉快?”金钟铭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洪胜成面无表情的质问道。

    “下午我带着之前说好的那个妹妹去你们公司了,还遇到了黄正秀理事。”金钟铭实话实说。“然后了解了一下情况后觉得到你们应该会很忙,所以就拜托了一位练习生部门的室长替我安排了小丫头的合同和宿舍。”

    “黄正秀!”洪胜成冷笑着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

    “怎么?”金钟铭继续自顾自的问道。“照这么说洪社长和振英哥真的闹得很不愉快?多年的老兄弟,一起打得江山,有什么纷争不能坐下来好好地谈?”

    “是啊!”洪胜成冷笑道。“多年一起打江山的老兄弟,有什么纷争不能坐下来好好谈?但是他愣是没理会我们这群老兄弟,强行用自己的股份通过了融资的协议,为什么就不能跟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呢?”

    “大概是知道你们会反对?”金钟铭侧着脑袋推测道。

    “金钟铭先生!”洪胜成突然平静了下来。“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了,没用的,我和朴振英这次已经不是什么纷争的程度了,他动摇了我们这群人的生存基础,这是逼着我们跟他摊牌,所以你挑拨或者不挑拨已经没有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