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010章 悲秋

第010章 悲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全宝蓝和朴智妍到底还是结了账走人了的,因为她们打电话搬来了救星,朴孝敏无语的从明洞跑过来为她们俩结了账。不过这些事情金钟铭是根本一无所知的,对他而言,这个万圣节他只是遇见了老同学,然后愉快的聊了会天、愉快的吃了顿饭,最后拎着一袋让二毛欣喜如狂的南瓜饼回到家中罢了。

    过了万圣节,第二天就是十一月了,而自打这个月份一开始,秋老虎这种东西就已经彻底没影了,大自然的规律慢慢的显示出了自己不可阻挡的力量,随着一场场秋雨,所谓的一层秋雨一层凉也在尔被表现的淋漓尽致。而到了十一月的中旬,立冬也如期而来,一股股寒流从日本海上吹来,对于尔的人而言,这就好像是短短两周内就从夏季来到了冬季一样!

    而感受着气温的剧烈下降,金钟铭也不得不套上了毛衣,外套也从夏日的单件变成了厚厚的夹层外套。不过,如果说年轻体壮的金钟铭可以通过穿外套抵御秋季的萧瑟的话,有的人就不行了。就在十一月的第二个周末,金钟铭从孝渊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朴仁静的叔叔在这个月的一开始就去世了,这样的话,算上上个月她去世的奶奶,朴仁静在短短的几十天里连续失去了两位有着至亲血脉关系的人,这对于一个以典型的韩式大家族式生活的小姑娘而言实在是太残酷了。当然了,平心而论,患上癌症这个东西,朴仁静的叔叔和奶奶能撑到这个地步其实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这话说起来却总是让人不寒而栗。

    而就在金钟铭尝试着忘掉这件事情的时候,金孝渊当晚却意外的约他去吃饭,他没有理由不去。

    “西卡也在?”金钟铭一赶到地方就很奇怪的问道。“我还以为孝渊你是出道后赚了钱准备把这么多年练习生期间吃我的都给还回来呢,带着西卡是怎么回事?”

    “哎?”金十岁瞬间就卡壳了,这跟她想的剧本完全不同。

    “我明白了!”金钟铭马上换上了一副恍然大悟的口吻。“是你们出道的时候吵架的事情吧?需要我来调解吗?”

    “你不说这事情我们都快忘了。”西卡托着腮答道。“ondergir1s不是开始尝试接触东南亚那边了吗?所以公司这些天给我们加了各种各样的通告,搞得我们累得跟一条狗似的。”

    “可别这么说!”金钟铭冷笑道。“第一。人家ondergir1s比你们更累,宣美打电话告诉我,她们在泰国开了个见面会,结果到场了一万多人。最后签名签的手腕都肿了。”

    “切!”西卡不忿的双手抱住了怀。“我们迟早也会到那个地步的。”

    “第二!”金钟铭根本就把西卡的大话给放到了一边去,而是自顾自的继续反驳着她之前的比喻。“这年头狗是一种生活非常滋润的生物,我很少见到有狗会累的不成样子的,咱家的贝克现在挣得比你多的多!现在人家吃饭都是荤素搭配,也比你好的没了影。”

    “回去我就把它宰了!”西卡不甘示弱的答道。冷面的热潮随着夏季的流逝也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现在出去做节目必谈的话题居然是贝克,什么时候自己这个主人居然要靠着自己家的狗的人气来生存了?

    “其实西卡你也不要生气。”孝渊兴致勃勃的插嘴道。“不仅是你,就连两天一夜里面很多前辈的人气都不如贝克呢。”

    说话间,饭菜端了上来,很普通的泡菜猪肉锅,不过天气这么冷,吃点这个还是很合适,而金钟铭此刻就像是没吃过泡菜一样吃的津津有味。

    “oppa!”吃到中间,孝渊突然轻声的叫住了金钟铭。

    “哦。什么事?”金钟铭心里苦笑一声,他上来又是说笑话又是硬塞泡菜的,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让孝渊闭上嘴不提那件事,但是现在看来这丫头是早就想好了并且下定了决心的。

    “我想拜托你去看一下仁静姐,我这边脱不开身。”金孝渊的提议没有出乎金钟铭的任何意料,昨天才说到了朴仁静的情况今天就要他来吃饭,那还能有什么事情。

    “是啊,我们这边忙得要死,你不是很闲吗?去替我们探望一下仁静姐。”西卡也跟着帮腔道。

    “我虽然一点都不闲,但是去一趟安阳探望一下熟人的功夫总是有的。”金钟铭点了下头。淡淡的接受了这个托付。“所以,放心吧,我回去的。”

    “还有一件事情。”金孝渊看到金钟铭答应,立即跟上。不过从旁边西卡诧异的表情来看她的这个一件事情应该是自作主张。

  
清闲道人最新章节
  “你说!”金钟铭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既然已经决定捏着鼻子去一趟安阳了,再多一件事也无所谓。

    “是这样的。”金孝渊略显忐忑的答道。“仁静姐昨天跟我聊天的时候说过这么一件事,她的叔叔和奶奶去世前都叮嘱她一定要继续自己的梦想,所以我想”

    当天晚上,在学校认真看书的金钟铭毫不意外的接到了西卡的电话。

    “你是怎么想的?”西卡在电话中非常不解的问道。“孝渊说的根本就不可能好不好?”

    “你能知道这事情不可能。说明你还是成长了,很了不起,我要夸夸你。”金钟铭来到自习室外面的楼道中接通了电话。

    “是,是吗?”西卡诧异的问道。“我感觉你都大半年没表扬过我了。”

    “你表现的好自然会夸你,表现的不好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表扬你?”金钟铭淡然的答道。“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我不是傻子,我当然知道孝渊说的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也没向孝渊许诺了什么啊?”

    “你的意思是你在糊弄孝渊?”西卡有些不安的追问道。

    “no,我会去找朴仁静把孝渊的意思原原本本的告诉她的,所以我不是在糊弄那丫头。”金钟铭盯着头顶的日光灯淡然的答道,此刻,几只依靠着教学楼里的温度苟延残喘的小蚊虫正围着这个日光灯打转。

    “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有什么意义吗?”西卡不解的问道。“明知道没有可能的事情还要去做?”

    “所以啊毛毛,这就是我为什么担心你的缘故了。”金钟铭扶着额头答道。“什么时候你能懂的去做这些注定没有结果的事情的意义的所在,什么时候你就真的长大了。”

    “这,我。”西卡再次完全茫然了起来。

    “当然了,也不要多想,这些东西会随着阅历的增长慢慢明白的。”金钟铭说着把手机从左脸颊换到了右脸颊。“对了,sunny最近通告多吗?”

    “孝渊提出来的想法,但是因为没时间拜托给了你,是这样吗?”第二天上午,少女时代的宿舍下,sunny在用看傻瓜的眼神看着金钟铭。

    “是!”金钟铭点了一下头,然后启动了他的现代车。

    “那我就有时间了吗?”sunny瞬间就气急了,你还别说,配上她这一身绿色的小棉袄很有气鼓鼓的青蛙的样子。“我还以为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呢?你知不知道我跟韩室长请假废了多少口舌?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直接让孝渊请假陪你去?”

    “我开车呢,别乱捣鼓!”金钟铭理都没理她,只是自顾自的开着车。

    “我知道你开车呢。”sunny冷笑道。“我会等你停车的那一刻的。”

    “事情是这样的”金钟铭咽了一口唾沫,开始解释了起来。

    “所以你觉得这事情我和你去一趟会更有意义?”听完金钟铭的叙述,sunny彻底的平静了下来。“怎么说呢?这种事情与其说是在帮助孝渊和朴仁静,倒不如说是你跟我在寻求属于自己的心理安慰。”

    “所以谢谢我吧。”金钟铭点头应道。“我昨天晚上突然间就想到你了,你应该也跟我一样,依旧对当初那件事耿耿于怀吧?”

    “谢倒是没那个心情。”sunny伸手贴着车顶部的内饰答道。“但是不得不承认你很细心,也很温柔,或许真的是个好男人。但是还有一个问题,这件事对于朴仁静又能有什么帮助呢?”

    “理论上除了让她明白还有人在关心着她之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不过,我最近很巧合的遇到了一个适合她的组合。”金钟铭如此说着,本来心里想的是提莫蓝,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前似乎浮现出了含恩静的容貌,自己这算怎么回事?秋天都已近要过去了,自己还在春?

    转上高,来到安阳,两人重新找到了那个小区,然后在那个熟悉的楼下,金钟铭打通了朴仁静的手机。

    “家里没人,我给你们开门,你们上来吧!”朴仁静的语气听起来很平淡,不过这么说的前提是她的腔调没有颤抖。

    “我直说吧!”来到那个依然显得冷清的大房子里,金钟铭开门见山。“孝渊很担心你,所以拜托我来看看你,同时她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回sm公司?或者直接是少女时代?”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

    再ps:好奇怪好奇怪,是因为感冒的缘故吗?码字的时候总是昏昏沉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