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38章更高级的屋檐下(上)

第338章更高级的屋檐下(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时君死死的盯住了郑云浩,但对方毫无反应,只是低头口的啜着咖啡,好像那杯苦咖啡多么难得一样。 x更新最快于是乎,这位台长马上就明智的改变了目标,转而盯住了剩下那两个人……一个是李炳淳,一个是李副总编。

    李炳淳和李副总编神色复杂的对视了一眼……其实,这两个敏感的人早就察觉到了咖啡里的猫腻,而且相对于粗枝大叶只懂品自己咖啡的郑云浩,他们不仅在金淇春道咖啡苦时察觉到了自己咖啡里的咸味,还老早的就注意到了另外一个事实那就是金钟铭的咖啡杯子里绝不是一般的苦咖啡,而更像是中间一些牛奶的拿铁!

    那种和其他人咖啡截然不同的颜色早在端来的时候他们就注意到了,而那个时候金时君还在扭扭捏捏的面朝着墙呢!

    这又能明什么呢?最起码明总统秘书室里的大佬们,也就是接下来几年实际为总统制定方略的这些实权人物们明显是支持金钟铭的,而且非常干脆,非常利索,没有任何犹豫。虽然不懂为什么,但作为在社会上厮混了这么久的人,他们也没有无聊到去想问这么一句的。

    “我当时正在跟朴鲁晃社长话,他听得很认真,我的也很认真……总之,确实没注意……”李副总编率先开口屈服,但的过程显得格外艰难,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金钟铭似笑非笑的瞥了对方一眼,也开始低头品起了自己的咖啡……拿铁少加奶,金淇春给大妈当了这么多年生活秘书,别的不好,真有一天没饭吃了去开个咖啡厅肯定能活得挺滋润……名字他都替对方想好了,就叫女总统咖啡厅,将来做大了还能请狗日子来代言。

    “我没看到。”就在金钟铭胡思乱想之际,李炳淳长叹一声,倒也算干脆的开了口。“天太黑,我什么都没看到!”

    会议室里登时沉默了下来,所有人都意识到事情要大条了……但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愣是被颠倒黑白成这样,谁也不想多掺和。

    甚至,几名年长的检察官们还向那个愣头青的李检察官投以了同情的目光。

    “我明白了。”年轻检察官也无奈了起来,但他似乎依然没有放弃就在这里把事情给解决掉的努力。“诸位,你们都是大人物,我也没法逼迫你们什么,但是我必须要给你们讲清楚……那就是,金时君台长被人在青瓦台给直接打昏过去的事情是遮掩不住的!这么多贵宾早就看到了他被抬过来,甚至kakao上都已经有了荒唐的流言!就在刚刚站在门口的那个时间段里,我亲眼看见kakao的流言是怎么发展的……先是有人爆料金时君台长被人在青瓦台打,然后有人开玩笑是mbc金钟国台长打得,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了歌手金钟国先生不忿被kbs封杀在青瓦台怒揍金时君台长……郑秀晶姐请不要笑,我不是在讲什么笑话……我的意思是这件事必须要有个交代,总得有个打人的人!而且相对于民众在网络上的玩笑,从总统到我们再到诸位都很清楚,打人的那个人就在几位中间!所以甭管诸位地位多高,今天都必须要找出来一个承担责任的人!否则连总统都无法向民众明情况!”

    年轻检察官声色俱厉,惹得正在遐思的金钟铭笑了笑,但他依旧没有开口话。

    不过这个时候,之前气得面色铁青甚至到了不出话来的金时君台长,终于也趁着年轻检察官义正言辞的时候重新缓过了气来:

    “检察官先生,作为受害人,我补充几句行不行?”

    “您请!”

    金时君头,放下遮掩住面部的手,然后颤巍巍的扶着椅子站了起来,当然,没有忘记向整个会议室投以正义而悲愤的目光并展示自己的伤口:“检察官先生刚才的很有道理,但是繁琐了一些,不如我来总结一下好了!现在情况很简单,那就是事情已经闹开了,这张脸……这张在青瓦台被打成这个样子的脸,已经不仅仅是我金时君的脸了,还是朴总统的脸!所以今天必须要有一个交代!而且我要多几句,诸位因为某些人的权势不愿意话我可以理解,但是希望你们能够明白,在总统的脸面和意志面前,某些人的权势毫无意义!甚至根本就是个笑话!”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李检察官是吧?”金时君再度扭头看向了那个负责处理案件的检察官。“辛苦你了,但是你也不用担心,因为这个案子肯定会有结果的,但是决定结果的不是什么这些乱七八糟的证词,而是总统的意志,你只要再等等就……”

    “这话记下来了吗?”金钟铭突然出声问了一下那个负责记录的检察官,把金时君当即呛在了那里。

    “金台长慎言!”禹柄宇不得不尴尬的开了口。“总统是尊重法治尊严的人!”

    “算了,我不话了。”金时君强忍着疼痛冷笑了一下。“禹首席,从现在开始我一句话都不会了,我会一直沉默到见到总统的那一刻……什么时候她会客完毕什么时候我去,请务必替我通传一声,就我一定要请她看一看我这张脸。”

    禹柄宇无奈的头,然后起身离开了。

    这下子,满满腾腾的会议室里一下子变得安静异常,两个很明显的当事人,一个挨了打的一个打了人的竟然全都一副自信心满满的样子坐在那里,而其余本来该跟这事情没什么直接关系的人,却一个个跟遭了秧的茄子的似的个个低眉顺眼外加心情忐忑。

    十几分钟后,禹柄宇再度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很显然这位又是亲自跑了一个来回一公里整去见总统了。不过这次他可没白流汗,因为他带来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好消息刚刚成为总统还不到12个时的朴女士,终于决定要见见两个当事人,然后亲自过问这场闹剧了。

    而这,则意味着其他人可以不用担责任了。

    就这样,目送着两个灾星离开会议室,几乎所有人都长呼了一口气。但马上,这群人又开始担心了起来……原因很简单,某种意义上而言,金时君之前的话还是对的,真正有能力‘分辨凶手’的,其实还是这里的主人,可这位主人到底是个什么态度,所有人都还不清楚。他们唯一清楚的就是,自己这些人,可是刚刚放任着一堆人做了一圈伪证的!

    这要是有个万一……板子不会打到自己头上吧?

    “不会出问题吧?”随着检察官们的退出,郑云浩第一个沉不住气了。

    “想太多!”地位最高的朴鲁晃不屑的瞥了对方一眼。

    “郑先生安静等着就是了。”旁边的郑进周也勉力安慰了对方一句。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另外两个当事人,李炳淳和那位李副总编却都显得有些情绪不稳,可一来两人碍于情势不敢随便开口讨论,二来也不好擅自离开这里,所以已经互相打眼色好多遍了!

    就这样,大半个时过去了。

    率先进去和大妈面谈的金时君呆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然后就趾高气昂的走出了青瓦台主楼的主办公室,看来似乎是从大妈那里得到了一些安抚。

    不过,面对着此人近乎挑衅一般的表情,金钟铭却显得面色古怪了起来。

    “金钟铭先生……该你了。”送金时君出来的禹柄宇赶紧招呼了一声。“总统累了一天了,别让她久等。”

    金钟铭头,这才起身上前。

    “讲实话。”刚刚转过弯来步入主楼办公室前那长长的通道,禹柄宇就显出了一丝疲态。“金钟铭先生您要是觉得金台长哪里有些过分,直接跟我们打声招呼,我们这些人有一万种方法让他认清现实的……可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总统就职第一天晚上就闹出这样的事情吧?听是因为他想在综艺版权分成上多吃?这事至于吗?”

    金钟铭依旧一言不发,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开口了,只是用一种让人捉摸不定的目光轻瞥了对方一眼而已。

    而就是这种琢磨不定,果然又让禹柄宇无奈了起来:“行吧,我也不问了,反正待会总统还得问这个问题,我倒要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把金淇春搞得灰
火影之炼金术师帖吧
头土脸的金钟铭先生这么失态……请吧,总统就在里面。”

    “吧,为什么打人?”果然,刚一进入办公室,身后的禹柄宇还没帮忙把门带上呢,朴大妈劈头就问了这个问题。“刚才金时君台长在我这里差就哭出来了!是因为什么综艺版权就挨了你的打……”

    “那金台长有没有给总统这么,他可是为了想替总统您出气,所以才在版权分成上故意难为我的?”金钟铭先是微微躬身问好,然后才不慌不忙的应了一句,顺便还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位刚刚变身总统的女士。

    看的出来,大妈从早忙到晚,已然是满脸疲态,眼角皱纹都成快挤成沟了,但是,那双眼睛却依旧亮的吓人……不用多问,看来时隔几十年重新回到青瓦台对这位而言不谛于打了兴奋剂一般。

    “他是这么了。”听到这话以后,大妈也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随意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椅子,示意对方坐下。“但是我怎么想都觉的……就他那手段还不至于能够替我出气,想来你也应该不会在意那什么综艺版权还分成之类的东西,应该是有别的什么地方惹怒你了吧?”

    金钟铭了头,然后就势坐下。

    “所以呢?”心情异常不错的大妈继续笑着问道。“咱们别绕弯弯了,现在直接告诉我,为什么打金台长?”

    “因为他离我最近。”金钟铭摇头笑道。“而且又正好回头,所以挨打的就是他了。”

    “你还想打别人?”大妈微微一怔,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是临时起了冲突?”

    “只能您圣明了。”金钟铭干笑着了头。“其实要不是一下子把他打晕了,李炳淳副部长和李副总编也免不了一顿揍的……”

    “他们怎么惹怒你的?”大妈微微表露出了一兴趣。

    “他们欺负我妹妹。”金钟铭从容答道。

    朴大妈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而站在身后门边上的禹柄宇也有蒙圈。

    “其实今天晚上我去找他们,本来就是想问下,为什么之前kbs和韩联社那里会有我妹妹不合时宜的新闻出现?没想到被我听了个正着,原来那个新闻并不是偶然,而是这位新台长为了让我清醒一而搞的一个手段,当时李副总编还有李副部长还在继续撺掇着他继续搞下去呢……所以我想都没想,直接就一拳揍过去了。”

    “到底是什么新闻?”大妈有些无语的追问道。

    “我妹妹舞台上跳舞不认真……”

    办公室里突然安静的可怕。

    “就因为这个吗?”大妈好久才回过神来。“就因为你发现这个新闻是他们搞出来的,所以就要在我就职第一天的青瓦台动手打人?”

    “总统女士!”金钟铭正色答道。“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因为不同的事跟不同人重复同一句话……这个世界之所以有这么多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就是因为同一样东西在不同人眼里的价值不同……其实,在我看来,金时君先生作为kbs台长,他索要再多的综艺版权分成,那都是理所当然是事情,甚至是一个合格台长的职责,生意嘛,有的赚就谈,没得赚就不谈嘛!可是有些他顺手而为的东西,在我这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我只能,我讲的都是实话,希望您能够相信。”

    “我相信。”大妈眼神飘忽的四处看了下自己的新办公室。“当初你能为了一个女孩子除了车祸而去把cj给撕扯下来一半,那今天换成自己妹妹,也……也是能够想象的。”

    “你能理解最好。”金钟铭坐在那里微微躬身致意。

    “那就不这个了!”大妈无奈的摆了下手。“年轻人一时冲动我是可以理解的,但现在怎么解决呢?金时君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还觉的你接二连三的扫了我的面子,外面流言满天还需要一个处理结果……你怎么看?”

    “恕我直言。”金钟铭回头瞥了一眼表情呆滞的禹柄宇,然后回身正色答道。“从总统您的角度来,金时君这个人无论如何都不能继续留在kbs这个位置上了!”

    大妈又一次觉得自己脑袋有些眩晕的趋势,果然是……太累了吗?

    “我并非是无的放矢。”虽然没有得到回应,但金钟铭依旧一脸坦然的继续了下去。“而且我这么并不是因为今天的私人矛盾,而是早就有所察觉……”

    再次回过神来的大妈明显有些眯眯眼的感觉。

    “您知道吗?”金钟铭浑不在意的讲道。“从选举结果出来以后到现在,不过两个多月的时间,而且理论上还是交接期间,可这位金时君台长就已经在kbs那里迫不及待了……”

    “迫不及待这种事情……”大妈轻笑了一下,俨然是不以为意。

    “他竟然直接在kbs里下令,所有的综艺节目都不许再邀请殷志源参加……”

    大妈突兀的皱了下眉头。

    “志源不乐意,就问他为什么,他……”

    “他什么?”朴大妈有些敏感了起来。

    “具体什么我不太清楚。”金钟铭嗤笑了一声。“不过大概的意思志源哥最近跟我讲了,好像就是有人觉得先有朴正熙总统,再有现任总统,将来等新的朴先生再长大不定还有朴总统,可是朴总统才上幼儿园,那对于一些还很有活力的人士而言未免可望而不可及一些。既然如此的话,那不如在中间推一个殷总统,总是自家人嘛,将来也好大政奉还……”

    而身后的禹柄宇不知道在做什么,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大政奉还吗?”大妈继续笑眯眯的样子,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志源自己怎么?”

    “志源被吓得不轻。”金钟铭继续无奈的讲道。“所以最近一直在求我,问我能不能在tvn给找个综艺之类的,最好是跟《两天**》那样能累死人的,反正他是死也不想趟这个浑水!”

    “我知道了!”朴大妈了头。

    金钟铭也了头,知道了这三个字足以明问题了……果然,下一秒身后的门就突兀的响了起来,禹柄宇应该是到走廊里打电话验证一些消息去了。

    办公室里安静了下来,而仅仅是两分钟不到,门又开了,这一次禹柄宇直接走到了办公桌前。

    “直接讲吧。”大妈不以为意的吩咐道。

    “最近确实是有类似的流言在网络上传播。”禹柄宇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而且我打电话问了下kbs那里的一个后辈,他金时君台长确实有这种指令,是公开的……”

    大妈陡然深呼了一口气。

    “怎么处理?”禹柄宇继续尴尬的问道。“真的要撤掉金时君台长吗?”

    “很难吧?”大妈深深的瞥了一眼稳稳坐在对面的金钟铭。“我刚上任才一天……就算是从选举出来那一刻算起也不过两三个月,难道两三个月就能撤掉自己新任命的主任高官吗?这个东西对政治威信是多大打击?再了,就算不讲政治,金台长也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了,今天又因为一些……一些价值起伏不定的事情挨了打,这种情况下,怎么想我都得安抚一下他才对吧?”

    “这两个问题其实只是一个问题,要合起来看。”金钟铭似是而非的答道。

    “怎么讲?”大妈稍微来了兴趣。

    “打今晚上这件事情本身……怎么呢?如何解决是要看您的态度,只要您能下定决心给出一个确切的态度,那我觉得禹柄宇首席有一万种手段从事情本身入手解决这个问题,给所有人一个完美的交代,让谁都不出话来。”

    大妈看了眼自己这个检察官出身的秘书,对方微微颔首。

    “可是我也了,这个态度不好表啊!”大妈又一次眯起了眼睛。

    屋子里沉默了片刻,过了一会,金钟铭突然若有所思的再度开了口:“关于这一……我其实一直想问总统女士一件事情。”

    “你。”

    “您还嫉恨我那天带你去看《恐怖直播》的事情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