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66章木已成舟如之奈何?

第266章木已成舟如之奈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大家看啊!”说着金钟铭从兜里拿出那张他刚才给洪胜成过目的声明。“大家看这个声明啊,这我的笔迹啊,我写的。”

    记者们赶紧拿起相机来,把这张声明拍了下来,其中要数朝鲜日报的记者技术、最好灵感最佳,他们把这张皱巴巴的声明和金钟铭的手以及声明后面严肃坚定的洪胜成完美的纳入到了同一个画面里,成为第二天娱乐版的头条新闻:“公司勇敢承担责任,实为歌谣界经济公司楷模”的主配照!而且日后还得了韩国新闻十佳新闻摄影奖,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两只手继续撑着这张纸,金钟铭继续面无表情的介绍道:“原本我按照洪社长的口述写的是7月份复出,同时布,也就是一个月的暂停活动时间。但是我提出来啊,这样会撞上我参加的歌谣祭,希望看在我的私心上再推迟一个月,洪社长也点头了,于是我自己动手改成了八月。但是振英哥却走过来,对我说,还是九月!九月就好,好对公众有所交代和反省,至于八月的话如果孩子们有心情就可以复出,但是新歌再等等,毕竟新歌还是复古风,跟车祸很不应景。”

    记者们再次纷纷点头,确实如此,无论是还是都是典型的复古性感风,第三歌想来差不多,这种风格确实和撞死了人的车祸不对头。

    “而我呢,想着酒香不怕巷子深,我为写的那歌是我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作品,哪怕是多等两个月,这歌也一定会让重回巅峰的!所以,我就再次划掉了八月,改成了九月。而洪社长虽然很勉强,但是看在我和振英哥的意见上还是点头了。来,大家看看这张草稿啊”

    随着金钟铭的话。离得近的记者们本能的探出头,看向了那个皱巴巴的声明草稿,果然上面的暂停活动的声明的7月两个字被划掉了,而下面补上的八月也被划掉了,最后保留了上方九月这两个字。

    而远处的记者们则看向了洪胜成,果然这位在业内以平时很慈祥很和善的形象著称的人物此刻不仅是严肃,也确实有点难看。不过记者们也都是人。是可以理解的嘛!自己这个社长的想法被否决了,而且以一个社长的经营角度来说。从七月变更成八月躲开歌谣祭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又变成九月的话,那就会有一个月的经济损失。所以,以这位洪社长的立场来说,他那再努力掩饰也显得很难看的脸色其实也很是正常的了。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洪胜成此刻心里是一万头神兽呼啸而过,自己这个老道到极点的弥勒佛居然被金钟铭这只孙猴子耍成这个样子?他很想大声对着这群记者们喊一声,这小子给自己看的时候就是一个七月!那个什么八月、九月就是这小子自己一个人转身偷偷的写的,根本没有这么多感人却又充满了激烈矛盾的正能量故事!

    但是他心里同时也很清楚。自己不能捅破,捅破了之后唯一的好处是让提前一个月活动,而因为歌曲的版权在对方手里,能不能提前两个月歌都很困难。但是坏处却是天一般大的,的名声就要坏掉了,所有的公关会彻底失效;更可怕的是公司是个歌谣经纪公司,名誉一旦崩溃。那么任何东西都会蒙上一层阴影,更别说已经在计划中的和了!

    正想着呢,金钟铭却主动找过来了。

    “洪社长,你还好?需要我陪你去找负责案件的检察官吗?”

    “不,不用!”洪胜成死死的盯着对方的眼睛答道。“你以什么立场去?你又不是车祸关系者,你去医院陪振英!你们俩感情好!”

    金钟铭还没回答。旁边就有相熟的记者不满的嚷嚷了起来:“好了洪社长,不就是否决了你的意见吗?还为这事记恨什么?赶紧去,我们也要跟过去,再晚明天的报纸就登不出来了!”

    当然也有记者趁机问道:“金钟铭先生,为什么朴振英先生没出来呢?”

    “哦,那哥的脾气大家也是知道的,很是在意外界的评论。所以临来的时候怯场了,我今晚上不走了,就在医院走廊里陪陪他好了。”金钟铭很坦诚的答道。

    “两位关系真好。”

    “所谓知音难求啊!”金钟铭继续搭着手答道。“能在音乐路上遇到这么一位知音确实是一件幸事!”

    已经要上车的洪胜成听到这话脚下一滑,差点每从车上摔下里,好在今天医院来了很多的工作人员,两个属下一前一后的把他给扶住并拉进了里面。

    “社长,不就是被老板否决了意见吗?至于这么小气吗?
我的邻家空姐无弹窗
”车里有个人明显地位蛮高的,所以说话很随意,但是就连他都被金钟铭的鬼话给糊弄住了。

    “你懂个屁!”洪胜成没好气的应道,然后挥了下手。“开车!”

    深夜中,医院门口,金钟铭又趁机谈了一下自己合约的问题,诸如明年很可能考虑到之类的烟雾弹也放了两颗,然后就扭头进医院了。

    一夜无话,估计朴振英是睡在病床前了,看来某些方面他还真的让人没话说。

    凌晨四点,金钟铭在手机上看到了各大网站关于这件事的积极评价,而等到四点半,王忠秉带着早餐和一大摞报纸走了进来。

    “钟铭,你要的报纸和早餐。”王忠秉打了个哈欠说道。

    “赶紧做地铁回去休息!睡一觉再回来开车,千万不要学其他人疲劳驾驶。”金钟铭接过了东西叮嘱道。

    “那你呢?你虽然看上去很兴奋,但是也肯定很累了?你又怎么走,总不能做地铁?”

    “不用,再过一个半小时就会有一个已经睡了十二个小时的男人过来接我。”金钟铭翻着报纸头都不抬的答道。

    “那就好。”王忠秉点了下头,转身走人了。

    金钟铭认真的翻看着报纸,无一例外,所有的媒体都对公司的态度打了高分,用朝鲜日报的话说,这年头能有这个觉悟的公司实在是太少了。连带着,金钟铭居然也刷了不少声望,什么当天赶来的唯一一个探视者了;什么去探望人身上还带着论文,看来高三的学生们要努力了;什么和朴振英是知音啊,之类之类的。

    皱了下眉头,大概的觉得这个分量应该足够了,金钟铭站起身来,把身上一直穿着的棒球服整理好,戴上帽子并跨上装有论文的背包,端着厚厚的报纸到病房门前就准备敲门,但是刚提起的拳头又放了下来,他怕吵到屋子里的女孩。算了,直接推门,反正朴振英也在里面,应该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

    推开门,他惊讶的现真的有不方便的。五个女生全都直勾勾的看着他,安昭熙在吃东西、宣美在穿外套、誉恩在换袜子,这些都没什么,只是金泫雅在哭,闵先艺的腿虽然被打了绷带,但却在劝着金泫雅什么,事实上整个屋子里就朴振英一个人在角落里睡觉。

    “早上好。”金钟铭平静的问候道。“我来找振英哥,因为怕吵到你们,所以没敲门。泫雅怎么了?”

    “好像是父母今天上午不能来。”宣美尴尬的套上外套后答道。“昨晚上,呃,我们正准备安慰她。前辈你呢?一夜都在吗?老师他昨晚上趴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直接睡着了。”

    “也不是,中间出去送了一下洪社长。”金钟铭冷静的答道。“你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找振英哥聊聊。”

    “不会又吵架?”闵先艺紧张的问道。

    “说实话,我不知道。”金钟铭很坦诚。“但是你们放心,我们出去聊,而且还可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车祸的事情已经得到媒体的谅解了,你们安心休养两个月再复出,该怎么唱歌就怎么唱就行了。”

    “前辈。”闵先艺披着衣服摇动了手边的摇杆把床给升了起来,这样方便她说话。“我有个要求。”

    “你讲。”

    “如果真的有可能吵起来的话,能不能请你和老师就在这屋子里吵?”

    “好!”金钟铭看了一眼唯一称得上是严重伤势但却如此干脆利索的闵先艺,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那就好,我们把老师叫起来!”闵先艺说着向行动自如的宣美和昭熙做了一下手势,两人立即过来把朴振英给摇醒了。

    “天已经亮了吗?真是不好意思我居然睡在了你们病房里,要是被媒体知道了什么话都能写出来。”朴振英一醒过来就紧张的嚷嚷了起来。“还有先艺你怎么起来了?你的伤口太深,今天还要有正式的手术,应该多钟铭你怎么在这里?”

    “事情是这样的。”金钟铭平静的答道,然后把手里的报纸一一摊开,并将包括自己耍了洪胜成在内的事情,从头到尾,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我想揍你!”弄清楚一切后,朴振英瞥了一眼面前的闵先艺,又咽了一口唾沫。

    “你揍不过我!”金钟铭想了一下,给了对方一个真是可信的回答。“要不换种方式?”

    “木已成舟,如之奈何?”朴振英捂着脸应道。“你放心滚蛋,我知道该怎么跟记者们说。”欢迎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