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42章元宵节的电话

第242章元宵节的电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现在才想起来拉拢人,晚了点吧?”好不容易打走了刘德华,金钟铭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声后就把这事给放下了,只要自己事情做得正对方难道还能怨到自己身上,就是万一真的得罪了人自己也不在乎,鬼知道下半辈子还能跟你合作不?

    第二天元宵节白天的放假,金钟铭并没有外出也没有回韩国,只是抱着一本官场现形记在剧组租的四合院里摆上一把椅子,然后一看就是一整天,把来回的工作人员都看傻了。而到了晚上,他很平常的参加了元宵聚餐,吃吃喝喝也是一种很有效的联络感情的方式,事实上这顿饭以后已经有几个年轻演员叫他钟铭哥了。

    晚饭吃完,为了第二天的拍摄,金钟铭早早的回到了房间,给家人打了个电话,给朋友条祝福短信,然后收拾了一下,就准备休息了。但是,深夜十一点多,当金钟铭已经睡熟了的时候,手机铃声却响了。

    朦胧中金钟铭也没有看上面的字,直接按开了手机放到耳边,而且为了省事他还侧着身躺了下去,把手机直接架在了脸上。

    “优博噻优。”

    “优博噻优”

    这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有点熟,金钟铭一时间想不大清楚,但是却也知道应该是某个确实认识的熟人,而且声音中的负面情绪是很明显的,恐怕是真的有什么事情要说。所以他立即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同时困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瞅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是郑恩地。

    “恩地啊。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跟你说会话。你已经睡了吗?我要说的话很多。你要是不想听就挂了吧!”郑恩地的声音里明星带着委屈和赌气。

    “哦!”金钟铭应了一声,随即把电话给挂了。

    太过分了!电话那边的郑恩地当时就哭了出来。今天她满腹的委屈和不满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但是连续有两个人挂了她的电话,这让她情何以堪?

    “什么亲故,什么有事情就可以找我,都是骗人的!”郑恩地握着手机直接跑到家里院子的外面对着夜空大喊起来,在屋子里和院子里她还不敢喊,这是怕惊动了自己熟睡的妈妈和弟弟。毕竟妈妈明天还要辛苦工作,而弟弟就要开学了,当然了,至于自己明天是不是要去上课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过,正当小看板娘眼泪涟涟的自家门口吹冷风的时候,她手里的手机忽然间就响了起了,把她给吓了一大跳。

    “肯定是金钟铭打来的!”郑恩地如此想着努力让自己不去看手机。

    “万一他是真的悔过了怎么办?”五秒钟之后小看板娘就动摇了。

    “要不还是接下吧,怎么说大半夜的打电话的自己也有过错。”十秒钟之后恩地就直接决定接电话了,但是定睛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是无知的小毛头。

    没错。是krysta1。

    郑恩地只是奇怪了五秒钟就认为自己明白事情的原委了,那就是金钟铭的电话没电了。但是应该还没睡,所以才找了自己妹妹的手机打了过来。嗯,看来自己果然是误会了。

    “优博噻优。”

    “优博噻优,亲故啊,有什么要说的现在跟我说吧。”金钟铭的声音有些模糊,还有些噪音夹在在通话中。

    “嗯,为什么你那边的声音这么杂啊?”恩地并没有急着聊起来,而好奇的问起了其他的问题。“而且krysta1在你旁边吗?她会偷听吗?”

    “呃,恐怕会。”金钟铭略微思考了一下,给出了一个无奈的答案。

    “那你把这个小丫头片子赶走。”恩地毫不犹豫地的下了命令。

    “哎,这个恐怕是赶不走的。”金钟铭无语的回答道。

    “为什么?”郑恩地没好气的追问道。

    “因为我在中国的河北,她在尔。”金钟铭无奈的解释了起来。

    “我越听越糊涂了。”郑恩地完全想不明白。

    “是这样的,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杂音吗?现在也有对吧?”

    “嗯。”

    “因为我不是直接打给你的,我是在中国打给尔的西卡,然后krysta1再打给釜山的你,再然后把同在尔家里的西卡和krysta1的手机倒着连起来的。”金钟铭尴尬的解释道。“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杂音的缘故,也是我没法子赶走可能在偷听的krysta1的缘故。”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随即才再次响起了小看板娘的声音。


奇侠系统吧
    “亲故啊,谢谢你。”

    “我不是那什么。”对方的感谢让金钟铭更加尴尬了。“实在是你从韩国打过来的国际长途太贵了,我不是”

    “我不是小孩子了,不用照顾我的自尊心,真的很谢谢你这么替我着想。”恩地的平静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咋一听确实蛮伤自尊的,但是一通国际长途真的会花掉我很多零花钱的,我打过”

    “哈!”金钟铭当然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你偷偷的打给你父亲?”

    “嗯。”对面轻声的应了一声。

    “是不是今天也打了?”金钟铭想起小姑娘第一通电话里的那种委屈的声音,再考虑到能让向来坚强的小看板娘如此伤心的事情恐怕没有几件,基本上就猜到了恩地今天打电话的缘由。

    “打了!你还是像去年夏天那样聪明,我什么都不说你就能猜得到。”此刻在釜山的恩地可能觉得屋外有些冷,于是走回到了自己家院子里,把门关上,然后就靠在门板上说了起来。“傍晚的时候也就是爸爸在沙特那边中午的时候,他打来电话祝福我们元宵节快乐。妈妈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却说今年一年都不准备回来了”

    “然后你就生气了?又自己打给了他?”金钟铭笑着问道。

    “我不是气他不会来!”恩地的声音明显高亢了。“我是气他不遵守约定!不回来就不回来,可是他之前明明说过年会回来一趟的,我跟民基还一起做了好多的准备”

    “然后他没来?”

    “嗯,临过年了,打电话过来说过年期间人手少,愿意加班的这个月领双份工资。我也不是不能理解,虽然很生气但还是答应了。但是他当时安慰我,说元宵节如果有机会会尽量回来一趟。”

    “然后没来?”金钟铭其实是想说,你爸爸这话经过半个月的时间和你的嘴巴的转述,我依然听起来像是敷衍,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不懂吗?只是,他突然想到恩地跟人家爸爸之间是父女,感情摆在那里,哪怕是敷衍的话也是有分量的,所以转口就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嗯,又没来!”恩地的声音一下子就带了哭腔,再坚强的人也是有弱点的,更何况恩地其实还只是一个小女孩。“他明明说过尽量会来的,但是现在却告诉我今年一年都不会回来的,我就气不过自己给他打了电话。但是他告诉工作忙就直接挂了!”

    “”金钟铭沉默以待,他能说什么?指责人家当爸爸努力赚钱还债的辛苦行径?还是指责恩地这个才十几岁就要上学、看店、照顾弟弟的小女孩想要见一眼父亲的想法?两种行为都是理所当然的,只是角色不同,关注的焦点不同而已。现在的恩地根本不是生气而是在伤心,他能做的也就是隔着几千里路的距离安静的听一听小姑娘的哭声而已。

    恩地在一边啜泣一边说些不成逻辑的话,断断续续的从民基出生的事情一直讲到她跟krysta1打架的事情,总之完全是在泄,而金钟铭则在安安静静的听着,时不时的安慰上一句。

    于此同时,尔东湖小区的西卡家里的沙上,西卡正按住krysta1的脑袋努力想获得一个好位置让自己听得更清楚,但是如今身高跟体力上已经不比自己姐姐差的krysta1则以一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势坚决不让,两人就以这么奇怪的一种姿势偷听着别人的电话。呃,其实就是她俩自己的电话。

    恩地的讲述从十一点多点一直延续到了十二点半,她才慢慢的止住哭声,向金钟铭道了谢。

    “谢谢你听我啰嗦了这么长时间。”

    “不要在意,我们是亲故嘛!有烦心的事情就给我打过来好了,这是我之前给你说的。”

    “那我挂了啊!”

    “好!”金钟铭答应道。“你先挂。”

    随即,电话那边沉默了下来,但是杂音还在,金钟铭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其实已经挂掉了,只是他跟西卡的通话还在而已。

    “你们俩早点睡,明天你们也要开学吧?记得要好好表现!”金钟铭对着电弧那头的两个偷听的人说道。

    “伍德,我要是像民基那样被人欺负了,你会想郑恩地那个釜山大妈一样过来替我出头吗?”krysta1问了一个她刚才听到恩地的叙述后一直想问的一个问题。

    “我会去的!”答话的是西卡。“你就不要问伍德这么无聊的问题了。”

    金钟铭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一声就把电话按掉了。

    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