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37章依然还是屋檐下(下)

第337章依然还是屋檐下(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青瓦台配楼,总统秘书室的常务会议室里……刚上任几个时的内廷大员们都还没用过一次呢,结果就让一群酒后斗殴的当事人给先用了。 x更新最快

    不过这也是没辙,不放这里放哪儿呢?难道要把当时还不省人事的kbs新任台长金时君给抬到青瓦台主楼?

    没错,在青瓦台秘书室这里看来一切都要怪金时君,要是这厮能抗打一些,一拳挨过去还能清醒一的话,估计禹柄宇……呃,也就是青瓦台秘书室里检察官出身,而且位阶极高的一位首席秘书,可以称得上是内廷的刑部了,这位肯定会逼着金时君没有酒后,没有斗殴,无穷花花园里一片和谐!然后强行捏着鼻子先把这件破事给了了。

    没办法,新总统刚上任第一天,和谐大于天啊!金时君估计也能理解的,有什么事情咱们以后慢慢来嘛……

    然而,可是,但是!谁让这厮被一发ko了呢?

    按照那个前棒球选手郑云浩的私下描述,金钟铭一拳正中金台长面部三角区不(估计当时就应该失去意识了),还在他倒地后连着往脸上踹了足足三脚……还是甭管过程如何了,反正这厮是当场昏了过去,逼得急救人员穿越了半个无穷花花园去把他抬了回来,然后半个首尔的权势人物路上看的真真切切,所以青瓦台无穷花花园酒后斗殴这件事情本身肯定是瞒都瞒不住的!

    于是乎,现在的情况是,会议室里,一群当事人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而受害人金时君台长也没了之前的卖相极佳的知识分子风范,只是躺在几把拼起来的椅子上哼哼唧唧个不停,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而几位青瓦台秘书的工作人员则或坐或立的守着这几位,防止他们再起冲突。

    你青瓦台警务室的驻派检察官们和不得不捏着鼻子赶过来的孝子洞派出所的警员们?对不起,那就只好请这几位公务员们暂时干站在会议室外面的走廊里,然后和里面的这几位当事人一样老老实实等消息了。

    等谁的消息?自然是总统的!不然还能是谁的?这尼玛可是总统时隔几十年第一次搬回到青瓦台,涉世者又都是这个级别,然后估计kakao之类东西上谣言已经满天飞了,她老人家不先给个定论怎么好查案?

    “都是等消息,我们查案的只能站在外面,那些涉案却都坐在会议室里……”有年轻的警员不知轻重的嘟囔了一句什么,然后引来了自家所长和青瓦台这边一众检察官的集体冷眼,逼得他把话又咽了下去。

    “行了!”就在这时,‘内廷刑部’禹柄宇突然满头大汗的出现在了走廊里。“总统那边还在忙,不好电话打扰,所以我亲自跑过去问了下……”

    几名青瓦台检察官登时无语,这尼玛两栋楼相隔一里路,怪不得会满头大汗。

    “总统了,不管怎么样,让我们先问下情况,然后她会听取我们的汇报……”

    众人纷纷头,这是应有之意,无论是走形式还是真的要尊重事实尊重司法,都得有这么一出,这就好像他们必须要等到总统开这个口才好接触当事人一样……看起来是在互相浪费时间,也毫无实际意义,但这就是政治。

    而不懂政治的人,是怎么被安排到青瓦台这个风水宝地当检察官的?

    不管如何了,就这样,随着一众人数足足是当事人数倍的检察官、警察涌入到会议室里,这件案子总算是有了一往前推进的感觉。

    禹柄宇之前的位阶再高,如今也不是现役检察官了,所以一进去就坐到了边上,可是,接下来却又有了新麻烦,一群检察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一时间竟然没人敢再坐下。

    为什么?很简单,看看这些等着被问询的当事人就知道了,他们不知道坐下后找谁问话。

    照理,第一个该找到受害者,可是受害者一直哼哼唧唧的面朝墙躺在那里,明显是不想露脸丢面子,考虑到人家是受害者,还是kbs电视台的台长,这时候也就没必要死盯着人家不放吧?

    那犯罪者……呃,那最大嫌疑人金钟铭呢?

    这这时候就不要什么国民级别的电影演员这种话了,这可是韩国个人财富前五的超级富豪,对上他难道就轻松了?

    那问一下理论上的这群证人们?

    讲实话,打眼一扫,这群人精一般的青瓦台检察官们心里也照样发怵。

    几个人里,地位最高的自然是韩联社社长朴鲁晃,这位的级别可是部长级的,实际权力也是部长级的,内廷的这些个什么首席秘书跟他比也要差名分的,从官面上来讲,理论和实际上这屋子里就是他最大……你确定找他?

    然后就是新任文化体育观光部副部长李炳淳和电影振兴委员会的委员长郑进周,前者是标准副部级的,后者虽然只是半官方,但实际上也跟分管影视的副部长差不离了。还有那位李副总编,虽然不是官方人物,但他任职的报纸可是《朝鲜日报》,他是《朝鲜日报》经济版的副总编,笔杆子分量不是一般二般的重……好像都不好惹!

    可是,不是官面人物的那三个人呢?

    女孩不用了,这是金钟铭的妹妹,能问出个花来算你能耐,真要是问急了,人家大不了哭给你看。

    殷志源……检察官们倒是没去想对方和金钟铭的私交,因为他们第一反应是这位是新总统的外甥。

    那么就只有那个郑允浩可以问问了,可是这位刚才一来,就已经在外面跟禹柄宇首席嘀嘀咕咕半天了,俨然是禹柄宇首席的人。

    所以蛋疼不?

    眼看着这群人不落坐,禹柄宇自然明白他们的心思,可明白归明白,他可没那个恻隐之心去照顾这群人的想法,于是乎,这位前检察官大佬直接一眼瞪了过去。

    这下子,这群检察官们彻底扛不住了,又是一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最后,倒是一名资历最低也最年轻,明显是想出风头的青年检察官第一个坐了下来,

    有愣头青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按流程来吧!”这名检察官话的时候明显有些中气过旺的感觉,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没底气。“麻烦几位前辈帮忙记录……金时君台长,作为受害者你能描述下当时的情形吗?”

    “我……哎呦……你问别人吧?”金时君明显是不想丢脸,当然也有可能确实是挺惨,所以头都不回就拒绝了。“这么多证人呢,还是在青瓦台,我不他也不跑掉!”

    “那好。”年轻检察官等自己的前辈记录完毕,马上就干脆的对准了下一位……他竟然是按照顺时针顺序的挨个问的,也算得上是一直对待有礼有节了。“郑进周委员长,你当时应该就在金时君台长的身边,而且是紧挨着……你们在聊什么?”

    “一群搞文艺的聚在一起能聊什么?当然是在聊韩国
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文化的发展路线……”郑进周恬不知耻的应道。

    “那回到伤害案件本身上面来,当时你看到什么情况了吗?”

    “我只知道金时君台长是回过头时被打的,谁打的我没看到,因为我当时没回头……”郑进周回答的非常干脆。

    金时君冷哼了一声,明显是对这个回复不够满意,但却也多没什么,甚至满屋子秘书室的政治精英们和检察官们都没什么反应……郑进周既然是个搞电影的,那维护一下韩国电影皇帝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以后几年还要继续在这个岗位上混下去呢好不好?

    “郑秀晶姐呢?”检察官又问了一些形式上的话题,什么时间地之类的,然后很干脆的转移到了下一个人身上。“郑秀晶姐对刚才郑进周委员长关于环境的描述有什么异议吗?”

    “没有。”低头搓手的krystal立即摇头。

    “那你当时看到什么了吗?”

    “我走的比较慢,而且志源oppa在我前面挡住了视线,所以我到那里就看到有人倒地上了,然后韩联社的朴社长就打电话通知了秘书室去抬人……具体情况还真不清楚。”

    这下子,金时君连哼哼两声的意思都没有了,这个女孩没她亲眼看见自己凭空栽了一跤就已经很让他满意了……枉论其他人?

    “那下一个……殷志源先生对郑秀晶的姐的描述……”

    “没有异议!”殷志源赶紧摇头。“我跟krystal走在最后面,我挡住了krystal,郑云浩先生也挡住了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哼!”金时君心里冷哼了一声,却依旧没发出声音,殷志源的表现无疑让这位台长觉得自己前两天的一片好心都喂了狗,只不过在今天这个新总统上任的环境和气氛下,他潜意识里依旧不愿意得罪对方罢了。

    “那好,殷志源先生……嗯,朴社长,朴鲁晃社长,您……”检察官俨然也是受到了新总统‘登基’这种氛围的影响,所以尤其不想在殷志源身上多花时间。“您怎么看这件事情呢?”

    “我不怎么看……也没看!”朴鲁晃黑着脸答道。“我当时在听李副总编讲解他对文化经济发展的看法,听得很认真,全程都在看李副总编的脸,没看到打人的过程……”

    金时君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而剩下三个没话的证人则一起面色微变……朴鲁晃这厮不知道是不是还在记恨金时君动用他的韩联社不打招呼,又或者是单纯的因为爱惜羽毛而不想多事,反正是要装路人了!

    “反正我一回头人就看到金时君台长躺在地上了!”朴鲁晃等金时君咳嗽完,不慌不忙的继续了下去。“事情就是这样,多余的我不知道。”

    “那下一位……金钟铭先生,您也在现场,注意到当时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青年检察官自然不敢跟一个不想话正部级官员多嘴,更何况这明摆着没他的事情,但是,他下一个询问的对象却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

    金钟铭饶有兴致的盯着眼前这个检察官看了两眼,忍不住笑了一下,却没有直接回复对方的话,而是提出了一个蛮有意思的请求:“李检察官,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问询……能像电视里那样给我们这些人每人来杯咖啡吗?”

    强作镇定!面朝着墙的金时君心里暗自冷笑了一声。

    “谁去到隔壁孝子洞买杯咖啡过来?”不待年轻检察官开口,一名年长的检察官立即回头朝身后问了出来,这态度有些殷切的过了头,当然,他眼睛是盯着孝子洞派出所那几位警察的……给检察官跑腿,本来就是警察的惯例。

    “不用。”禹柄宇当即摆了下手。“秘书室里就有咖啡机,我让工作人员给金钟铭先生送来……”

    “我去吧!”又一人站了起来,赫然是秘书室的新星,青瓦台秘书室发言人金淇春秘书。

    众人自然没有意见,金淇春是秘书室最年轻的人,他去显得格外理所当然。而仅仅两分钟后,这位秘书室的新星果然就一口气端来了足足十来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然后挨个的分发了下去:

    “总统还在等消息,所以时间仓促,只有简单的苦咖啡,诸位不要见外……金时君台长要来一杯吗?”

    金时君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翻过了身勉强坐了起来。

    之所以如此,一来担心金钟铭会乱一气,所以决定以受害人的身份站出来震慑对方;二来嘛,刚才朴鲁晃的态度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妙,所以他觉得要主动一些。

    怎么呢?前一条的效果应该还是很好的,因为他虽然用一只手尽量遮住了面部的伤口处,可是从指缝以及手掌外的一些区域来看,刚才挨得确实不轻,甚至引起了会议室内的骚动……最起码坐在他正对面的禹柄宇是立即就相信了之前郑云浩的那个法,金钟铭绝对是一拳ko后还上去朝脸连踹了三脚,不然绝对不至于此。

    “金台长不要紧吧?”金淇春秘书一边递过来一杯咖啡一边关心的问道。“还是去做下处理和检查吧,青瓦台这里还是有很高等的医务室的……”

    “不用!”金时君一边接过咖啡一边毫不客气的答道。“待会我就带这张脸去见总统……咳!咳咳!”

    “您心一些。”金淇春继续安慰道。“咖啡确实有些苦……但是这里也没什么准备。”

    “多谢。”金时君费了好大力气才止住苦咖啡带来的咳嗽和以及进一步扯动伤口带来的痛苦,然后勉力道了声谢。“金秘书去忙吧!”

    “咱们继续。”眼看着金淇春挨个的发完咖啡,年轻检察官马上继续了调查。“金钟铭先生怎么?”

    “我不知道。”金钟铭毫不犹豫的摇了下头。“我和志源哥还有krystal一样,走过去才发现有人倒地上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讲。”金时君气喘吁吁的打断了对方。“但是我警告你,这里是青瓦台,总统就在那边的主楼上,她才是决定一切的人物,不要觉得一拳把我蒙圈了就可以假装没事……”

    金钟铭理都没理对方。

    “那么”

    “咱们继续。”眼看着金淇春挨个的发完咖啡,年轻检察官马上继续了调查。“金钟铭先生怎么?”

    “我不知道。”金钟铭毫不犹豫的摇了下头。“我和志源哥还有krystal一样,走过去才发现有人倒地上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讲。”金时君气喘吁吁的打断了对方。“但是我警告你,这里是青瓦台,总统就在那边的主楼上,她才是决定一切的人物,不要觉得一拳把我蒙圈了就可以假装没事……”

    金钟铭理都没理对方。

    “那么”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