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46章新世界斗殴事件(上)第九更

第146章新世界斗殴事件(上)第九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真没想到这两个月变化这么大。,”时间来到了两个小时后,新世界夜总会里,李秉宪已经有七分醉了,此刻他一个小时前的风度已经一点全无,正迷迷糊糊地把一杯红酒当成烧酒一样灌了下去,引得对面的李英爱一阵厌恶。

    “什么东西的变化不大呢?这年头的变化速度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大的地方到国家的政治、经济、科技,小的地方到娱乐圈的不景气跟愈发松快的气氛。哦,对了,上个月的示威还记的吧?安圣基崔岷植这都这么老的人了,居然还能掌握这个圈子里的实权。这该变化的地方却没什么变化。”裴勇俊倒是跟李秉宪看起来关系匪浅,不但为他悉心解读,甚至今天来的人有几个还是他请来的,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不过示威前两天我才回到韩国,前一天才接到通知,第一轮接力的时候我跟本就没接到通知,等到准备示威的时候才让我过去,结果到那儿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李秉宪摇了摇头,很是郁闷的又灌了一大口红酒,仔细想想之前一年的事情,也就是这个显得不太顺了,这么好的机会居然没捞到什么威望跟名声。

    “第一轮没接到通知?当初没人找你吗?”车太贤好奇的问道,甚至还瞥了一眼喝闷酒的张东健,所有人都知道,张东健在这件事情上非但没有像其他两个领导人一眼更上一层楼反而丢人现眼到了极致,但是无论如何李秉宪的地位摆在那里,他的好友张东健也是发起人之一。怎么想都不应该缺席第一轮示威吧?

    “太贤你怎么回事啊?这都来了一个多小时了你总算说句话了。”李秉宪赶紧打哈哈。一来这个聚会的名头是给自己还有李英爱庆祝封帝后的。作为主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家张东健难堪;二来,当初张东健还真的找过他,但是他觉得这事不一定能成,不愿意出头,就拒绝了,现在当事人就在面前,还喝了这么多酒,只要是说了出来那就糗大了。

    “我刚才一直在听歌呢。刚才你们注意到唱歌的是谁吗?是复活乐队的金泰元,跟他一起唱的那个声音也蛮熟的,只是一时没想起来。”车太贤不疑有他,而且他本身来这里是因为宋慧乔从百想会场上直接拉他的缘故,否则是不会跟这些人走在一起的,所以他说起话来也是尽量拒人千里之外。

    “金泰元,就是那个吸毒的家伙吧,居然还能站起来,看来我张东健想复兴也没问题,这几天正在忙活着粉丝见面会的事情。有十五万人报名呢,可是经济公司太小气。只给了几百人的场地,真是的!”张东健很明显是喝多了,一抬头周围的人才发现这位大明星已经满脸通红,一身酒气,而且头发还乱糟糟的,当然了,最近他确实不顺,也是可以理解的。

    “娱乐圈就是这样,人根本不用走的,身子一歪茶就凉,有什么好抱怨的。”裴勇俊看着一桌子人就只有李秉宪帮衬着安慰张东健,于是决定看在新晋影帝的面子上出言缓和几句。

    “话说勇俊哥上个月是怎么回事啊?我一开始就在委员会那边,怎么没听到你的消息?当时还担心来着,不成想第二天你居然直接去了。”听到裴勇俊开口,宋慧乔终于松了一口气,并且接上了话。毕竟她是不好意思跟李秉宪这个才分手不久的人聊起来的,而这次聚会也未尝不是跟李秉宪转成正常朋友的机会,所以才眼巴巴的带上最近一起合作的车太贤赶了过来。

    “我啊,我也不瞒着你们,之前以为这事情成不了的时候不是去拍广告了么?惹恼了崔岷植,他直到前一天晚上都没给我发邀请函。”裴勇俊说到这事情也窝心,直接学着宋李秉宪一样一整杯红酒灌了下去,引得李英爱再次皱起了眉头。

    “那最后怎么去的啊,最后发布的名单上可是有你的?”宋慧乔好奇的询问道。

    裴勇俊听到这话后并没有像一般喝酒的人那样直接口吐真言,而是先环视了一圈酒桌上的人,看着桌面上的张东健、李秉宪、李英爱、宋慧乔,还有被宋慧乔拉过来却既不说话也不喝酒的车太贤,还有几个其他的大大小小捧哏的明星,以及坐在周围两个桌子上的各人的助理,裴瞎子之前想发泄出来的想法一下子就没了。

    “我不想说!”裴勇俊梗起脖子干脆利索的拒绝了。

    李秉宪等人对视一眼,都明智的不再提这件事了。

    “金钟铭先生,我居然是刚刚知道这个消息,真没想到你刚获得了新人奖就来了。”就在李秉宪等人不到十米的地方,新世界夜店的经理正在跟金钟铭还有金泰元两人聊天。

    “哎,这有什么嘛?拿了新
九炼归仙帖吧
人奖心情不太好,来郑经理这边发泄一下,我还没感谢您提供的场所跟乐器呢!”金钟铭笑嘻嘻的抬起头跟这个经理聊天,他跟金泰元刚刚已经演奏了半个小时了,现在正在被自己的大师兄拉着第一次享受夜店生活呢。

    “金钟铭先生真会开玩笑,你这年龄拿新人奖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心情不好?不过今天还是谢谢两位了,酒水一律7折!”郑经理稍微照看了一下金钟铭二人就转身离开了,一个夜店里各种事情纷繁杂乱,他可没时间留这里。

    “你跟他很熟吗?”金钟铭现在对金泰元说话已经不带敬语了,而对方也没什么表示。

    “那要看怎么说了。”两人喝的是白酒,金泰元一杯酒下肚就聊了起来。“我当初毒瘾就是被这人给带出来的,你说我们是熟呢还是不熟?”

    “.....”金钟铭沉默着不说话,除了心里面感慨一句自己的大师兄真剽悍,还能怎么样?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不应该质问我为什么把你带到这地方演唱?”金泰元已经有了三分酒意。

    “我觉得这个还是要看人看环境的,你当初那档子事情难道不是90年代的事情吗?那时候韩国夜店的环境跟现在其实不一样吧?况且毒品这个东西,我虽然深恶痛绝但是也明白有些东西独善其身就好了,没必要太认真的追究。”金钟铭说着就想起了西恩帕克这个瘾君子。

    “说的好,独善其身啊,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钟铭啊,听师兄一句话,真的不要碰那东西,你知道不?当初如果我粘上那玩意的时候恰好刚刚结婚,我这辈子就完了。我为了戒那东西,居然自己开了一个民用船去了独岛,可是我可笑的地方你知道在哪儿吗?我居然带着药瓶去的。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把药瓶帮上石头扔进海里,我居然又爬进海里去找,我这人又不会游泳,差点没死在那里!”金泰元越说越伤心,再加上酒入愁肠愁更愁,也可能是这大半年家人都不在,这位说道最后居然哭出来了。

    “人的命运啊,如果那一瞬间你没有把药瓶扔出去,恐怕我现在也见不到你了,更不会有说坐在这里喝酒了。”金钟铭没有笑话对方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他大概知道金泰元是寂寞了大半年,好不容易有自己这个投缘的人过来陪他今天是发泄出来了。

    “不过你放心,现在这个新世界是三星的了,不会有毒品的,也不会有记者,你安心的玩吧!”金泰元话锋一转,又回到了刚开始那个问题上。

    “三星也做这生意?”金钟铭愣住了。

    “当然,不仅三星做,你不是说你妈妈在韩进集团吗?那个搞物流的公司也有这种场子。这就是韩国,韩国的财团,没有什么地方是这些大财团的手伸不进去的。当初新千年扫黑的时候,很多这样的场子就跟着招安了。”

    金泰元敞开心扉,金钟铭好奇探寻,很快两人就一杯接一杯的有了五分醉意,七分放纵。

    “那个,金钟铭先生?”

    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金钟铭回头一看赫然是刚才那个姓郑的经理。

    “郑经理,有什么事情吗?”

    “太好了,金钟铭先生,你还没喝醉。”郑经理听到金钟铭清醒的话语又看了一眼已经昏昏沉沉的金泰元,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是这样的,我们今天晚上的十一点档本来是邀请了一个乐队来驻唱的。”

    “怪不得你刚才只让我们唱了一个多小时。”金钟铭微微点头,他从对方的语气中大概的猜到了事情的原委。“现在呢,那人来不来了了是吧?”

    “没错,所以能不能让您帮下忙呢?”

    “你这么照顾我们,帮忙当然没问题,可是你之前邀请的是哪个乐队啊?现在泰元哥这个样子,我一个人上去唱观众买不买我的账呢?”金钟铭虽然感觉到有些头重脚轻,但是很明显的基本的逻辑跟警惕心还在。

    “不要紧的,来的是nobrain乐队,他们也不是说不来了,而是中途保姆车出问题了,正在换车往这边赶呢,以您新晋百想最佳新人的噱头上去拖个十几分钟肯定没问题。”

    “只是拖个十几分钟啊,那行吧!准备一下复活乐队第九辑的歌吧,其余的我也不会唱。”金钟铭点了点头,他答应的主要原因其实是nobrain,这个乐队在去年的歌谣祭里面双方见过面,算是双方通过名的那种不深不浅的交情,现在人家来晚了,自己上去帮忙延迟一会应该没问题。

    这章是下午起床码的,好好地十一真不想熬夜,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