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120章爆发

第120章爆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老师!”金钟铭一进来就发现这个所谓的死守电影配额制度电影人对策委员会里热闹非凡,大批的见过或没见过的明星气势汹汹的正在声讨朝鲜日报。,

    “相龙哥,这又怎么了?”金钟铭拉住了一个安圣基的助理悄声问道。

    “朝鲜日报又出幺蛾子了!报纸上今天早上一个文章嘲笑所有死守配额制度的人都是猴子,连吃香蕉都觉得牙塞。”这名助理无奈的把消息给金钟铭解释一遍,

    “那现在呢?”金钟铭皱着眉头看向这群气势汹汹的明星们。

    “正要组建反对青龙奖的那什么新的委员会。”

    “有没有这个委员会的邀请函给我拿一张过来。”

    “好的,钟铭你等一下。”

    金钟铭一个人一身西装面无表情的坐在角落里,手里拿着一张明显是按照之前死守委员会的邀请函改编的抵制青龙奖的新邀请函,但嘴角的嘲讽意味怎么都拦不住。

    邀请函的内容很简单,大概就是我们这几个人要怎么怎么样,希望你看在什么的份上也怎么怎么样,最后说了大概的意向之类之类的。

    全篇都是废话,这样的邀请函谁会真心来?前两天的死守委员会的邀请不就被裴勇俊给扔垃圾桶里了吗?这边在示威,裴瞎子却在拍广告,最后被记者堵住才不三不四的说了几句支持示威的话。

    金钟铭板起面孔,闭上眼睛,听着面前的数十位大牌明星吵吵嚷嚷的说着各种青龙奖的问题。邀请这个。邀请那个。哪个跟我熟,哪个跟你熟,就像朝鲜日报说的那样,真像是一群猴子!

    又过了十来分钟,争吵还在继续,金钟铭有些无奈,看来今天上午想要找到人群中心的安圣基好还的谈一谈恐怕很困难了。

    要走人吗?金钟铭睁开眼睛看向门口,不料一个大眼睛女孩占据了他离开的通道。还正在忽闪忽闪的看着他。是文根英,他当然认出来了,不过这个场合不是跟人结识的好地方。转过头来,金钟铭又看向了人群中央的位置,车太贤正好从那里走开,露出了安圣基疲惫的面孔,对方也看到了金钟铭,于是挤出来了一丝苦笑。

    金钟铭被这声苦笑给击倒了!对方终究是跟自己利益相关的老师,是给了自己很大帮助的人,他必须要把安圣基给拉出来!

    有些时候。有些看起来很伟大的事情都只是因为一些偶然因素跟一点冲动造成的。如果不是他来的早了,那恐怕早就跟安圣基谈好了;如果不是文根英正好挡住了他出去的路。那他早就出去喝咖啡了;如果不是车太贤恰好走开,而金钟铭又恰好扭头,那他也不会正好对上安圣基的苦笑,就跟不用说以后的种种了。

    金钟铭看着无奈的安圣基还有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股不知道从哪来的怒气冲到了他的脑门上,随后,化作一股冲动使他刷的一声站了起来。

    一身西装西裤,白衬衫,黑色皮带,叉起腰来,金钟铭直接发声了!

    “老师,我有话说!”

    声音很大,一下子盖过了整个屋子的声音,所有人都回过头来看着安圣基的这个嫡传弟子!没错,这一刻所有人都还把他钉在安圣基的学生这个身份上。

    但是不得不说,这个身高跟嗓门还有这身装扮,外加那一双竖起来的剑眉,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钟铭有话就说!”回应金钟铭的是整个屋子里的最有威严的崔岷植。

    “我看了一下这个邀请函,我觉得这个邀请函写的很烂!”金钟铭挥了挥手里的那张帖子。

    “那是你老师写的。”张东健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挖苦道。

    “我知道!上面不是有安圣基这三个字的签名吗?不然张东健前辈以为我是因为什么才站起来的?现在的形势这么差,从普通国民到政府再到媒体所有人都对我们嗤之以鼻,我金钟铭是一个刚成年的电影明星,才主演了两部电影,如果不是因为这上面有安圣基这三个字我会站在这里吗?我会趟这滩浑水吗?”金钟铭毫不示弱,往前数步直接站到了张东健的面前,居高临下的质问起来。

    这话刚讲完,周围就已经有窃窃私语的声音传了出来,无外乎是不尊重前辈之类的废话。

    “我刚才说了,现在形势这么差,想要扳回一局,那就得拿出当初光头运动时期的魄力来!只有被逼入绝境我们才有一线获胜的可能!而之前的那份邀请函,除了显示出电影人的虚弱外还有什么作用?朝鲜日报说的一点都没错,示威的都是孬种!”

    金钟铭的话像一个大钟一样在现场的几十名大腕
白学时代sodu
耳朵里回响。

    “钟铭啊,这件事我会跟你的前辈们努力做好的,你只要.....”安圣基站起来,想要安抚一下自己的学生。

    其实这是好意,是为了让金钟铭不要得罪人,但是金钟铭却不领情。

    “安圣基先生请你闭嘴!”金钟铭平静的说出了这样的话,全场立即安静的好像掉根针都会听到一样,这也太大逆不道了,不过金钟铭却不在乎,他转身一圈从容的说道。“再重复一遍,这个什么配额老子根本不在乎,我来这里是因为我的老师在这里!”

    那你为什么还有侮辱你的老师?这是所有人心里的想法,不过没一个人敢说话的。

    “所以,安圣基先生,我准备帮一帮我的老师,这个过程中请委员长你不要插嘴!”金钟铭转了一圈又面朝了安圣基的方向,很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

    安圣基沉默了,他知道金钟铭想做什么,也知道他想帮自己,只是长久以来的上位者尊严让他感到有点丢面子而已。

    “真霸气!”最远端的文根英兴奋的差点跳起来。

    “我的姑奶奶,你小点声!”文根英的经纪人立即捂住了她的嘴。

    “那你要怎么帮你的老师?”最终还是崔岷植有这个脾气跟气势站出来跟金钟铭对话。

    “很简单,在邀请函上仿照当年的光头运动加上一句话。”金钟铭挺着胸膛跟崔岷植面对面的说了出来,他已经成功的把安圣基的那份权威拿了过来,只要崔岷植合作,这个委员会就是自己说了算!

    “什么话?”

    “凡接到此函而不主动签名同意并付诸行动者,最终参与活动的所有人员终生不与其合作!”金钟铭闭上眼睛就把这句话给背了出来。

    全场议论纷纷,有人继续站着,毕竟别人不说,这个函上肯定有安圣基的名字啊;也有人蠢蠢欲动,觉得万一真搭上了自己的前途就难办了,韩国的演员,如果敢违背公开承诺的话,恐怕就直接把自己演艺生涯给毁了

    “相龙哥,把门关上!”既然把这话说出来了,那就得付诸行动,金钟铭手一挥,示意安圣基的助理关上门,绝了这屋子里的明星们的后路。这个时候安圣基本人或许是真的赞同或许只是已经完全愣住了而已,根本就是一言不发,所以金钟铭作为安圣基的唯一嫡传弟子,这一句话立即得到了委员会原来的人员的坚决执行。

    “可是钟铭,之前死守委员会的邀请函已经全都发出去了。”崔岷植终于想起一句话来。

    “不要紧,我们还有这个抵制青龙奖委员会的邀请函没发呢!”金钟铭笑了笑,扬了扬手里的邀请函。“朝鲜日报骂电影人是猴子的话实在是太恶劣了,所以我们就专心致志的抵制青龙奖,利用这个把电影人都给拉进来!而由于这两个委员会都是同一组人建立的,那自然的抵制青龙奖的成员就会变成死守配额的成员!”

    金钟铭说完这段话又瞥了屋子里的大腕们,张开也不知道是对谁说道:“到时候,上了我们的船就不能走了!谁敢走,就打断谁的腿!”

    再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句话不是什么粗话,而是当初韩国电影教父林权泽站在忠武路上发传单的时候说出来的话。

    太阴险了!太歹毒了!太狠了!崔岷植仔细回味着这个想法。没错,只是对朝鲜日报太过分的话进行一次抵制青龙奖的活动,很多人都不会有顾虑,尤其是根本不大可能被提名的人都会来凑热闹,利用这个把人员聚集起来,再一拍桌子,上船容易下船难,谁走老子就不放过谁,然后就可以把这股力量用到死守配额的事情上去了。

    “我同意!我也签名!”崔岷植点点头,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向来是最激烈最狠的那个,他不但心里非常喜欢这个调调,而且当年的光头运动就有他一份,他可是亲眼看见林权泽扇某个想退出的大牌明星的耳光的,这种事情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那什么,明准哥,你赶紧把这句话加上,先打印出来一份。”金钟铭示意工作人员快速行动。

    “好的,不过后续要多少份?”张明准也是安圣基的一个助理。

    “有多少纸?”金钟铭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这里是电影公司,有一屋子纸呢!”

    “那就把打印机的油墨给用光!有多少东西就准备印多少!还有疑问吗?”

    “没有了,我这就干活。”

    金钟铭回过头来,继续跟崔岷植交谈:“崔岷植前辈,什么时候准备那场静坐示威?”

    “三天后,三月十八号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