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一零九章流言、吻戏和绯闻(3)

第一零九章流言、吻戏和绯闻(3)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金钟铭并没有能直接回家休息,他刚来到楼下大堂就被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给拦住了。,

    “海镇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今天不是没有戏份吗?”金钟铭惊诧的看着面前的丑男。

    “我是专程来等你的,没想到你拍个吻戏从7点拍到了11点。”刘海镇很难得的笑了笑。

    刘海镇这个人是首尔艺术大学出身演员,但是就跟其他丑男演员一样他前十年基本上在蹉跎跟勉强糊口,一直到前两年他才凭着绝对的演技获得了观众跟市场的认可。总而言之他的经历是一个绝对励志的故事,什么连续三次都没考上电影专业最后只能去学服装设计了;什么泡面掉在地板上,直接伸手去抓了吃了;什么因为长得丑连续出演了几十次黑帮龙套了。这些经历让他很是有些周星驰电影喜剧之王的味道。

    在老千里他扮演金钟铭的好搭档平民老千高光烈,照理说他跟金钟铭应该很熟,但是他这个人是一个极度的内向的人,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电影里是话唠,电影外就是一个一坐三个小时一言不发的人。可是今天这个既不熟悉又不是多么善于交际的人突然来找自己,让金钟铭很是有些不安。

    “听说海镇哥在追惠秀姐?不会是要跟我谈谈吧?”金钟铭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些信息,腿肚子都软了,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张开说出来了。

    “你想哪儿去了?我是一名专业的演员。”刘海镇尴尬的挥了挥手。“算了,你马上就知道了。”

    “那?”金钟铭是真想不出来了。

    “信得过我的话跟我去车上说,我带你见一个人。”刘海镇还是没有直说。

    金钟铭当然不会觉得对方是准备把自己给绑架或者怎么地了,而是让跟来的王忠秉直接回去,他自己跟着刘海镇走了。

    “来见惠秀姐?哦,你们果然是交往了啊!”金钟铭跟着刘海镇到了他的车子里,很意外的看到了金惠秀,对方还盖着刘海镇的衣服,这关系不问自知了。

    “说什么呢?我还在追她呢。”刘海镇意外的再次露出了笑容。“我是要带你去见一个人,然后我就直接去送惠秀回家。”

    “你一只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金钟铭不在去管刘海镇跟金惠秀两人的事情,而是回到了正题。

    “我有个首尔艺术大的前辈,他今天告诉我,我会以王的男人里面的六甲这个角色参与大钟奖的最佳男配的竞争。”刘海镇启动车子时说的这话显得没头没脑。

    “那祝贺哥了!”金钟铭还能说什么。

    “你也知道了吧?我是说你自己的提名。这些东西虽然还没公布,但是瞒不过当事人的。”刘海镇反问道。

    “没错,百想跟大钟的男新人提名,老师告诉我的。”

    “是啊,准基他也知道了,他的提名跟你一模一样。”

    “所以,我是要去见李准基先生了?”金钟铭皱了皱眉头,他对刘海镇的这种做法很不满,我信任你,你却把我带到李准基那儿,我跟他明明是陌生人加竞争对手好不好。上车前提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难道会浪费时间吗?非得把我带上车再说!

    “我害怕你不愿意去,所以现在才说,钟铭你不要生气。”刘海镇似乎是看穿了金钟铭的心思,开始解释这场会面的缘由。“你们两个我都有合作,甚至连电影中角色的关系都是一样的,我觉得你们俩都是很好的弟弟,不应该被那些媒体教唆的反目,趁着现在见一面,聊一聊,不然等到在其他场合再见面想和平相处都难。所以,这次准基首先提出这个想法后,我立即就同意了。”

    “我知道了。”金钟铭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是睡着了的金惠秀,不疼不痒的回应了刘海镇的话,算是勉强答应了。

    “那就好。”刘海镇点点头,又恢复了自己往常的闷葫芦形象,他刚才这一会说的话抵得上他之前一个月私底下跟金钟铭说的了。

    半个小时后,车子来到金钟铭非常熟悉的一个地方——狎鸥亭。虽然,车子停在了一个巷口,金钟铭从车内走了下来。

    “就在那个咖啡厅。”刘海镇指了一下位置,就自己开车走了。

    金钟铭愣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对方把自己直接给扔下去泡妞了。一瞬间,他对刘海镇的印象变得恶劣极了。不过,此时的心情再不好,他也努力的挤出来了一张笑脸,毕竟他是对刘海镇不满又不是对李准基不满,人家李准基在这件事情上面可没什么失礼的事情,甚至主动邀请他来是一种很了不起的低姿态,对方又比他大陆岁,他没有任何理由给人家甩脸色
修神邪尊小说5200


    戴上手里的棒球帽,压低了帽檐,金钟铭就走进了这家咖啡厅。还好,人虽然有几个但店面极为宽阔,他马上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远处的角落里,一个跟他一样带着棒球帽的人正在环视张望。

    “准基哥,你好,我是金钟铭。”金钟铭走过去先给对方握了下手。

    “你好钟铭,这么晚了希望没有打扰你。”对方也很和善。

    “该道歉的是我,我今天有场戏ng十八次了,肯定让你在这里等了很久吧?”金钟铭率先道歉,他可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是在故意轻慢人家。

    “这不就是演员的难处吗?我都有过ng30次的经历。”李准基笑了笑,很轻松的化解了初次见面的尴尬。

    “先生,您需要什么吗?”不过这个时候服务员不合时宜的插了进来。

    “一杯拿铁。”金钟铭随意的点了单。

    一直到服务员把咖啡送过来,金钟铭跟李准基都没有说话。李准基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金钟铭则是在等对方开口。不管今天晚上能不能成为朋友,首先提这件事的必须是对方,因为是对方主动邀请他来的,你既然摆出了这个低姿态,那就得做到底,自己是没有理由放弃主动权的。

    “钟铭,你知道吗?我从釜山来首尔已经快6年了。”李准基没有让金钟铭失望,主动的开启了谈话。

    “我也是6年。”金钟铭善意的回应道。“我是99从洛杉矶搬过来的。”

    说完,两人对视一笑,彻底的抛开了那些媒体造成的恩怨。

    没错,谈话到了这里,哪怕只是两句话,两人实际上都已经解决了问题。本来两人就没什么真正的矛盾,只是因为大钟奖跟百想艺术大赏即将开幕,有些人拿着李准基打压金钟铭,然后一些有心无意的媒体拿这俩人炒作罢了。

    “我知道,外婆的家嘛!真羡慕你啊,11岁就能当电影主演。我大概是高二的时候,有一次去看哈姆雷特的话剧,然后就迷住了,做演员的梦想一发不可收拾。直到高三我就决定来首尔报考艺术学校好实现自己的演员梦想,但是遭到父亲的反对。”李准基仰起头,开始回忆起了自己的演员路。

    “然后呢?”金钟铭饶有兴趣的听着,他还真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讲自己的故事。

    “然后我带着在学校食堂打工半年多筹到的30万韩元,来到首尔。因为父亲没有资助过一分钱,只好一边学习一边工作。在酒吧做过服务生,做过洗车员,台球室服务员,厨房打杂。那时候每天要打工10个小时,有一次被炒了鱿鱼,我在街上彷徨了10天,一年多都不敢给家里打电话。”

    “真了不起!三十万韩元啊,你是怎么过来的?”金钟铭对李准基这么诚恳的态度搞糊涂了,第一次见面你就对我敞开心扉吗?

    “什么了不起?一年多不敢给家里打电话,最后不还是打了?爸爸跟妈妈跑到首尔来,妈妈一见面就抱着我哭,爸爸揍了我一顿,然后就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有能力安心学习,然后02年就进了首尔艺术大学的电影系。”说到这里,李准基突然好像回过了神。“是不是说的太多了,有点交浅言深?”

    “哪里的话,成长道路上的事情,你可以跟任何一个人分享。”金钟铭不以为意。

    “那就好!”李准基点了点头。

    “准基哥,你在得到这个角色之前面试失败过多少回?”这是金钟铭在这场谈话里问的第一个问题,至于他所说的那个角色,自然是指王的男人里的孔吉。

    “不知道,两百次肯定是有的。”

    “我只有一次面试失败的经历。”金钟铭晃了晃手里的咖啡。“所以,准基哥你说实话,是不是因为我有一个叫安圣基的老师这才想到要我聊一聊,和解一下?”

    “没错。”李准基用手扶住了自己的下巴,没有避讳的认可了金钟铭的猜测。

    “你还真是坦诚。”金钟铭笑了,他很喜欢坦诚的人。

    “那我们还要谈一谈媒体的事情吗?”李准基也觉得金钟铭这人很有趣。

    “还谈什么?我们难道能管得住他们的嘴?在这里声讨他们也没什么用。”

    “也是啊。”

    “那我们就出去到东湖大桥上走走吧,聊聊电影,说些废话,也比在这里喝咖啡强。”金钟铭提出了一个建议。好吧,其实他是困了,准备顺路走回东湖大桥那边的家而已。不过金钟铭绝对没想到,仅仅是第二天早上他就为这个决定后悔莫及了!

    “好主意。”坐在对面的李准基完全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