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一零七章流言、吻戏与绯闻(1)

第一零七章流言、吻戏与绯闻(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金钟铭被媒体好好地照顾了一顿。,

    这个场景他以前见过,当时是东莫村的开机发布会,不过当时大多数的刁难集中在广告导演出身的导演朴光贤身上。他还真没想过,原本以为是来走过场的老千开机发布会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并不是因为电影本身的缘故,而来自于他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的关系。

    “诸位,我真的不认识李准基先生,我都没见过他,你们为什么要问这些跟电影无关的话题呢?”金钟铭有些无奈。

    没错,话题来自于靠着王的男人火的不能再火的超级新人李准基。而导火索则是大钟奖跟百想艺术大赏在昨天同时启动了委员会的运作,尽管提名还没开始,李准基跟金钟铭都将入选最佳男新人的消息就已经满天飞了。

    可是这样正常的提名为什么会引起波澜呢?这就得说到之前两个月,金钟铭参与的的无限挑战全国合气道大会的热播了,平均18的收视率不算高,小胖痛哭流涕时的36的收视高峰也只不过跟歌谣祭持平而已,但这绝对已经算是过年档的王牌节目了。

    半年间不拍电影,而是跑去做了三个王牌综艺特辑,这时候就已经有不务正业这种说法的出现了。不过刚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些演员在年末的时候私底下的指责,这是因为由于三大电影奖项的缘故,每年的一月到三月是电影演员的最清闲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面对着因为做综艺而接广告跟代言接的手软甚至还挑剔的金钟铭自然有些妒忌。

    并且,随着三四月这个属于电影人的时间段的来临,这种妒忌的心理立即就转化成了激烈的批评。

    刚开始的时候立即就有一些没戏演的那种大前辈站出来说什么:“没有电影人的操守了!”但是随后,安圣基在他的电影韩半岛里的某个场合对媒体提了几句,这些大前辈就蔫了。

    可是在两个电影奖的开始拉开序幕的时候,借着风头上更高一层的李准基来打压金钟铭几乎就成了一些人心照不宣的想法。于是乎,这些天到处都是赞扬李准基顺便贬低金钟铭的演技的说法。而发布会里的这些记者虽然不是狗仔,但是这种闻到腥气的苍蝇的本性是不会变的,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那关于大钟奖呢?金钟铭先生认为自己有能力战胜李准基先生吗?”

    “我入围大钟奖的什么奖项了吗?大钟奖不是还没宣布提名吗?”说着,金钟铭求助式的看向自己身边的崔东勋跟白允植两人。

    “那金钟铭先生,请问你跟尹恩惠小姐是在交往吗?我们有拍到你们在咖啡馆约会,还有接吻!你是在x-man里面对尹恩惠小姐产生好感的吗?”一个首尔体育报的记者突然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惊得准备出言阻止记者们的崔东勋都呆住了。

    “我也有绯闻了吗?”金钟铭苦笑一声。

    “金钟铭先生怎么看?”那个记者立即追问了一句。

    “是咖啡厅的员工给你们的照片?”金钟铭有点反应过来了。

    “金钟铭先生是承认了吗?”那个记者兴奋的不得了,周围的记者也都嫉妒的看向了他。

    “没有啊,我们怎么可能会接吻?元旦前一天的事情了,当时我去探班恩惠姐,她提出来想要认识一下我的老师,好磨练一下演技,我就帮她引荐了一下,而恩惠姐顺势就亲了一下我的额头。这个过程不存在什么接吻这样的场景,更不要说什么交往了!记者先生,你有接吻的照片吗?拿出来给大家看看!”金钟铭有点怒了。

    “呃,接吻的说法是来自于咖啡厅的服务员,可能是他表达的不清楚,把亲额头当做亲吻来说了。”这个记者看没有套上金钟铭马上就改口了,毕竟韩国的媒体都是要脸的。

    金钟铭也松了一口气,这种东西不要说美国,就是放在日本跟香港都能编出一个小说来,还好这里是韩国。

    “这件事到此为止吧,记者先生希望你能敬业一点,我跟恩惠姐有没有交往,连金钟国前辈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台下记者一片哄笑。

    “那金钟铭先生,你跟李准基先生为什么会不认识呢?你们俩作为年轻一代的领头新人演员为什么会没有交集呢?”绯闻风波安静下来后,记者们继续开始拿李准基问金钟铭,这个记者的话里话外是嘲讽金钟铭没有好好拍电影,而是去浪费时间玩综艺。

    “好了,老千这个电影之外的话题就不要再问了。
最牛败家子最新章节
”白允植突然本着脸插口说道。

    全场随即安静下来了,这就是韩国,这就是所谓的前后辈的关系。这群记者入行的时候都会通过踹警察局长的办公室大门这种方式来获得前辈的认可,可以说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是面对着快70岁的白允植的一句话,他们马上就服从了。不是因为白允植这三个字,而是因为对方快70岁的年龄。

    “谢谢前辈的关照。”发布会一结束,金钟铭立即就对白允植道谢。

    “这有什么?你就是年轻,第一次经历这些,过几年有经验了就好了。”说到这里,白允植拍拍金钟铭肩膀。“我要是你,就赶紧跟尹恩惠打电话,不过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她那边都还不知道情况。”

    “谢谢前辈。”金钟铭这次是发自肺腑的感谢。

    抛开这个恼人的绯闻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anti粉们,金钟铭的日子过的还是蛮轻松的。原本他以为正式开机后会忙得累得不成样子,可是开机后金钟铭立即发现,虽然自己是主角,但他却意外的很轻松。这是因为崔东勋这个导演给他展示出了什么叫做名导的风范。每天临走的时候,崔东勋都会告诉他,明天要拍哪一场戏,你应该是什么心态,应该注意什么,拍完哪一幕你就可以回家等等等等。搞得金钟铭比上班族上班打卡都要轻松。这些天,他的功课、音乐、合气道一样都没拉下。

    汉江北岸,棉木洞附近一个别墅附近,金钟铭、白允植、金惠秀还有跑龙套的演员四个人正站在夕阳下的湖边。

    “我们这类人,应该远离这玩意。高尼,把东西给我!”

    说着,扮演平京长的白允植伸出手来,金钟铭扮演的高尼无奈的把手里的手枪盒子递了过去。对方接过来后立即随手一扔,盒子落在初春的湖面上后自然地摊开,湖水慢慢的浸透了盒子里的段绒,里面的那只白色的手枪也随之沉了下去。

    镜头停在了高尼的脸上,他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过了!”崔东勋探出脑袋喊了一句。

    在场的四个演员随即都瘫坐在地上,哪怕是穿着性感的金惠秀也顾不了形象了,实在是又冷又累啊,要知道这场戏已经ng了几十回了。用崔东勋的话来说,之前上百个场景加一块也没有这个ng的次数多。造成这个原因的是白允植,他扔枪盒子这个动作跟结果完全要看运气才能达到要求。

    但是没有任何人怪白允植,天气还是很冷,这把年纪了的人的力气跟精力都在那儿摆着,人家这个只能叫敬业,不能叫无能。

    实际上今天已经是三月一号了,但是今年的冬天特别长,天气依然刺骨的冷,尤其是这场戏从下午到傍晚,一直都刮着不大不小的风。当金钟铭跟几个工作人员搀着白允植跟金惠秀走进旁边摄影棚里一个避风的角落的时候,他就发现白允植的双臂一直在不停的抖,旁边的金惠秀因为衣服少的缘故,小腿都青了。

    “前辈,我来吧。”半个小时后,蹲在摄影棚里的一个角落里准备缓口气的金钟铭突然站了起来,对身后的白允植说道。这里是临时充当男演员换衣间的角落,现在就他跟白允植两人在。

    “这怎么好意思。”白允植尴尬的不得了。

    “哎,帮您换双袜子而已。蹲在一起吃盒饭都不知道多少次了,你还在意这个干吗。”金钟铭对白允植的尴尬很无语,你丫冻的手都开始抖了,脱个袜子都弄不下来,别人帮你你怎么还不好意思?

    这么做是因为晚上还有一场戏要拍,白允植也得换衣服再出发转场地。但是帮这老头换好衣服后金钟铭就觉得有问题了。

    “前辈,还能撑得住吗?”

    “总要试试的,几百号人,租下来的场地,怎么能因为我耽误拍摄呢。”白允植努力站起来,准备坚持下去。

    “我去跟崔导演说一下,换别的场景拍,你还是休息一下吧!”金钟铭看着对方连站起来后都还是发抖,实在看不下去了。

    “有合适的场景代替吗?”白允植也不是傻子,他也感觉到自己身体出问题了,只是担心事情传出去风评不好,如果能改拍别的场景的话,那他还玩什么带病上阵?

    “有,在那地方还真有他跟惠秀两人就能拍的戏份。”崔东勋突然从门口探出了头,大概是也担心白允植的情况才过来看的。

    “哪场戏?”白允植关心的问道。

    “就是那场舌吻的戏。”崔东勋的扫了金钟铭一眼,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