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一零六章老千

第一零六章老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过年是一件很快的事情,尤其是只有3-5天假的韩国人。,

    这三五天的时间,对韩国人而言其实只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拜访长辈,阖家团圆。拜访长辈必须要在年三十之前完成,哪怕是一家只能停留十分钟,那也得去!等到年三十就是阖家团圆的时刻了,这个时候是以传统父系家族的方式聚在一起。有父母的那自然去父母那儿,父母去世的,自然就得去长兄那里。这个规矩极为严苛,一般到这年末一天,全韩国的店铺都会关门,没有一家会开张的,从老板到店员全都会回家团圆。从上午开始就会出现有韩国特色的春运大军,从首尔等大城市像潮水一样回到老家。

    金钟铭的家里自然也不能不按规矩来,他们全家都回到了自己的爷爷奶奶家中,然后无聊的打一天牌,吃上权珍淑女士的那不怎么地的五谷饭,然后摆上烤肉、泡菜等吃上一顿更不怎么地的年夜饭。你以为这就完了?不对,等年初一的时候还要祭祖,再吃一顿不怎么地的米糕片汤。说真的,金钟铭都为自己妈妈默哀,平时这么强力的女强人,一到过年就得躲到厨房里一整天,但是没办法,这就是传统。只要嫁人了,哪怕是外国姑娘,过年的时候也得哭哭啼啼的在厨房里整出三顿传统的韩国饭来。

    不过也就是两天的功夫罢了,大年初二,各地从公务员开始慢慢的就正常上班了,权珍淑女士也很兴奋的逃离了苦海。不过,金钟铭这个时候是很忐忑的,他马上也要上班了,电影老千立即就要开机,三月份大钟奖跟百想艺术大奖也将正式公布提名,他的事业终于又要往前跨出一步了,只是这一步的落点是泥窝还是星光大道就不好说了。

    “钟铭来了啊!”白允植一身风衣站在片场的摄影棚里,还是冻的直哆嗦,没办法外面积雪刚刚化掉,是正冷的时候。

    “前辈,这是?”金钟铭低头行礼,然后奇怪的询问道,明明还没开机仪式呢,大年初七的,刚刚立春,这算什么事?

    “这就是东勋的习惯,你按照他的吩咐不要管太多,认真拍戏就是了。”白允植讲了一下缘由。原来,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拍摄习惯,崔东勋就是特别善于调节时间。他总能非常细致的划分镜头,抓住时机拍摄相应的部分,尽量的能够适应天气等外在因素的影响吗,所以才成为了业内著名的快枪手。

    “今天是学牌技的那一幕?”看着全是冬季绿色植物的老式院子,金钟铭脑子里闪过了漫画中的一个画面。电影肯定不能按照剧情时间顺序来拍,挑出相应的场景然后剪辑才是王道。

    “没错。”崔东勋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就是那学牌技的那些场景,这个只需要你们俩人就成,在这个租来的庭院里能演多少是多少,这样能省下大量的时间。”

    “好!”

    “好!”

    金钟铭跟白允植一起点头,同意了导演的想法,正如他所说这样的拍摄方式会大量的节省时间跟财力。

    “各就各位!”崔东勋抬头环视了一圈各个部门,没有人提出异议,他点点头,示意打牌。

    “action!”

    “....”

    “....”

    “金钟铭!你干什么?已经开始了,怎么不做动作?”崔东勋愣了一下,随即指着金钟铭训斥了起来。

    周围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这第一天主演跟导演就要掰腕子了?

    “导演,我觉得是不是妆有点问题?”金钟铭直接了当的问道。

    “还真是,面容不够软。”说话的是许英万,这个漫画的原作者,他一直坐在崔东勋的身后。

    “那你说,到底是什么?”崔东勋皱着眉头,哪怕是妆容出了问题,也应该先喊停,你小子今天要是不给我说出点什子丑寅卯来,我管你是安圣基的学生还是老师呢,马上就叫你难看!

    “我是想,能不能把我的眉毛能软点?”金钟铭指着自己的一双剑眉,对崔东勋提出了意见,高尼这个角色不是什么阳刚之气的男人,而是有点狡猾、虚伪,但隐隐约约的透着好强的男人,一直到最后几场戏才变成真正的正面角色。对这样的角色而言,这个眉毛实在是太阳刚正气了。

    “那什么,化妆师,把眉毛弄软点,对,眉毛的形状不要这么硬。”崔东勋点头认可了金钟铭的提议,真要是为了电影好,不是存心扫他的面子,他还是有这个度量的。

    “唔,这样就很合适了,咱们赶紧继续。”白允植看了看金钟铭的新形象,略微偏瘦,胡子拉碴,半长发到耳边,眉毛柔软,更重要的是那双眼睛很是灵活,完全符合他自己心目中的高尼的形象。而这些东西都是金钟铭花了大力气才搞出来的。

    “action!”

    金钟铭扮演的高尼,笨手笨脚的拿住一副花图牌,对白
盛世锦予笔趣阁
允植扮演的老千高手平京长讲述着自己拙劣的老千技艺,这是电影中高尼向平京长学老千技术的第一天。

    “我洗牌。”高尼笨拙的表演着。“然后这样分牌。”

    “你自己洗牌自己分牌,全都自己做完了?”平京长抱着肩膀,似乎是在嘲笑他。

    “比如说我要赢过你,就从下面抽一张牌给你。”高尼看到平京长的表情,立即想急于展示自己的水平,赶紧加快了速度。“这样我上面一张,老师你下面一张,我再上面一张。”

    这小子真的有两把刷子!崔东勋看着摄像机里金钟铭在进行自己的老千表演时的那种对自己老师都警惕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点点了头。要知道他当时答应这个角色,一来是金钟铭当时的确打动了他,而来终究是要看安圣基的面子的。

    “这样我是一对8。”高尼揭开了自己的牌,然后指着平京长膝盖下的两张牌说道。“老师则是一个10一个9,这样我就赢了。”

    “你说这个是一个9?”先掀开一张十,平京长停顿了一下,平静的问道,然后伸手掀开了第二章。“对十!我赢了!”

    “等等,老师你的手..”高尼震惊的问道。

    “什么手?”平京长摊开了空无一物的双手。

    “你是怎么做到的?”高尼茫然的转动了一下眼球。

    “手的动作比眼睛快就能做到了。”平京长微微一抖,一个花图9的牌出现在指尖。把牌摔倒地毯上。“现在,你想要什么牌?”

    “一对一!”高尼紧张起来了。

    “你想赚钱吗?”平京长花好牌,并没有急着发牌,而是瞪大眼睛看向高尼。

    “是!”

    “你想变得有钱吗?”

    “是!”

    “来了!”平京长把一对一扔在了地毯上。

    “过!”坐在两个演员不到两米的地方崔东勋兴奋的拿着话筒喊了出来。

    “前辈!”金钟铭赶紧把一个毛毯递给了白允植。

    虽然立春了,但是天气可不是春天,外面冷得在零下7-8度,两人穿着春衣,在大门敞开的房间里玩牌,刚一结束,金钟铭就看到快70的白允植手抖了起来。

    “辛苦了。”崔东勋赶紧也上前道辛苦。“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已经可以了吗?”白允植裹着毛毯,急切的看向崔东勋。

    “没问题了,绝对过了,两位的表演都超出了我的预料。”

    “那就好,那就好。”白允植一屁股坐在电热风边上不动了。

    “你老先歇着,中午最暖和的时候咱们拍喷水的那场戏。”崔东勋问候了一下白允植,然后才回头看向金钟铭。“钟铭你表现的不错,这双眼睛配上这个眉毛给我很大的惊喜。中午的喷水戏份,你要被浇水,要多多劳累了。”

    “导演过誉了,喷水戏又算什么?演员的本分吗。”金钟铭很不以为然,入行这么多年了,他当然知道演员这个职业是怎么回事。外面再光鲜,哪怕是两千万美元影酬的奥斯卡影帝,到了片场,冬天跳水坑,夏天穿棉袄都是少不了的。

    “那就好,你状态这么好,那咱们就马上进行你一个人练牌技的那场戏。”崔东勋提出了一个想法。

    “可以。”金钟铭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

    对方说的那场戏简单到极致,一个放了棉被的床,金钟铭扮演的高尼在上面点烟,抽烟,然后学牌技,只不过手段比刚才那场要更熟练一点就是了。

    十五分钟后,崔东勋已经在镜头前看呆了。他真没想到,金钟铭的牌技这么好,还有这烟圈吐得。

    “导演,该叫停了。”身后一个工作人员拉了一下崔东勋。

    “过!”崔东勋赶忙叫了停。

    “导演,怎么样?”金钟铭从床上跳下来,把烟往场记准备好的垃圾桶里一捻,然后接过漱口水就吐了几口,这才有机会问崔东旭情况。

    “过了!”崔东勋点点头,然后悄悄的问道。“钟铭啊,你给我说实话,你不会是以前混过吧?这烟跟牌这是这几个月才学的?”

    “导演不会问问其他几位前辈,我学的时候他们也在好不好。”金钟铭吓得把漱口水都咽了一口进去。

    “这样啊!”崔东勋点点头,半信半疑的离开了。

    “导演。”一个副导演走了过来。“要不要再拍一场?离中午还早呢。”

    “可以啊。”崔东勋点点头,他本身就是效率主义作风。

    “这样的话,我们今天就能把这个场景的戏给结束了,早掉把场地还给人家,还能省下一笔钱呢。”旁边一个工作人员拿着财务报表说道。

    “一天就拍完了吗?”崔东勋愣住了。“看来我们这部电影真的要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