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九十七章决赛(4)

第九十七章决赛(4)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那个叫哈哈的,你不能认真点?怎么跟姜虎东一样无能?”金钟铭的心情不太好,解说起来都带火药味的。

    “哎,之前被认为是实力第一的济州岛哈哈队被淘汰了,并不是王长斌老师不够强力,他根本就没有获得出场的机会,哈哈的表现实在是让人失望。迄今为止,无限挑战的7名mc淘汰了3个,让我们看看郑俊河能不能给mc们保留足够的尊严。”刘在石不去理会暴脾气的金钟铭自顾自的进入到了单人解说状态。

    “郑俊河先生为什么哭了?”金钟铭好奇的问道。“这只是第一轮比赛,以后你的路还很长,以你们这组的实力说不定会走到最后呢?”

    赢得比赛后,郑俊河却抱头痛哭。金钟铭当然知道里面的缘故,昨天就是他陪着郑俊河去的医院,不过他这时候却是扮演捧哏的,自然不会捅破。

    郑俊河从比赛区走了出来,来到主持区拿起话筒,对现场的观众解释道:“对不起大家,我的腰伤了,之前以为只是普通的扭伤,但是昨天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说我很可能不会再给自己的队伍提供帮助了,我本来还不大信,但是刚才比赛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自己确实力不从心了,彗星跟我是老熟人了,他的实力我一清二楚,可是跟他打我都有些惊险,以后进入八强、四强又怎么办?我们这一队的实力本来很强,一开始就是准备拿冠军的,一起来的老师跟建新师兄这两个月一直跟我一起训练,就是为了给江原道的道场争光,我答应过江原道的孩子要带他们进决赛的,可是现在因为我的缘故却很可能输掉比赛,我实在是...”

    郑俊河是真的动了感情,说到这里几乎是泣不成声,这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个并不仅仅是什么心灵鸡汤的加成,而是江原道这个地方的特殊性。

    韩国这个时期的人均收入是中国的10倍左右,但是贫富差距极大。就连首尔这个不夜城里,在汉江北岸沿着金钟铭家往东走个几十里就能发现大片的棚户区,跟江对岸的蚕室以及不远的清潭洞地区形成了鲜明对比。为什么刘在石动不动就往煤炭银行里扔钱?因为他就是在棉木洞地区经历过被煤炭银行资助的日子。至于江原道更不用说了,这是韩国最穷的地方,韩国早在数十年前就完全完成了小学跟初中的就近入学原则,所有的师资力量跟教学资源都会平均的分配,可是江原道的孩子依然有相当的部分上不了学。

    郑俊河所在的这个道馆金钟铭也在电视里看过,是一个公益性的道馆,里面的设施完全破旧的样子,道馆里孩子们的衣服都是靠捐过来的,他对孩子们承诺说带他们去首尔看决赛的画面也已经通过之前的节目播出去了,在场的人都是相关方,早就知道这件事。所以他这一哭,立即引起了全场的震动。

    在场的其他人赶紧劝好了郑俊河,让他情绪稳定下来,好继续比赛。

    正如郑俊河所说的那样,他们这一队的实力很突出,道馆弟子一战立即以6:0击败了申彗星的队伍。

    比赛来到了最后一场,池尚烈池胖子的搞笑功力很出色,马上就活跃了气氛,而金钟铭这时候去来到了观众席的后面。

    “金pd,俊河哥说的那些孩子们好像不仅是指今天来的道馆里的孩子们吧?”

    金泰浩先是拍了拍自己边上的地板,示意金钟铭坐下不要挡了摄像机,然后才开口说道:“没错,他承诺的是周边一个小学的学生。”

    “有多少?”

    “2-300!”

    “有法子吗?”

    “当然,这个场馆足够大,改造一下就成。”

    “那?”

    “俊河本来是想如果明天打进决赛,再趁机公开的跟节目组说这件事,我们就不好意思不答应了。”金泰浩面无表情的叙述着,好像说着一些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似的。

    “我们?”金钟铭皱了皱眉头。

    “就是那边那个!”金泰浩努了努嘴,金钟铭顺着他示意的方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胖子。

    “放松振兴会的董事,不是歌谣祭的那位吗?”金钟铭认出了那个人。

    “没错。我们是有准备的,但是如果不能说服他的话,我们也没有人力财力来改造场馆。”金泰浩说出了问题的关键。

    “他的背景除了卢武铉还有什么吗?”

    “没有了,他是卢武铉从釜山带过来的穷小子。”

    “那我去跟他聊聊?”金钟铭心里微微一动。

    金泰浩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金钟铭,点点头说道:“好!”

    “董事贵姓啊?”金钟铭一屁股坐在了那个胖
绝对选项吧
董事的身边。

    “免贵姓常。金钟铭先生找我什么事啊?”胖董事看到金钟铭过来,立即挤出一团笑来。

    “董事我就直说吧,我觉得要不要把江原道的孩子们接过来看看?这样对mbc对收视都会有很大帮助的。”金钟铭开门见山。

    “确实,而且我也很想这么做,但是成本也会大大增多啊。”常董事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形象来。

    “是啊,那就算了吧!”金钟铭点点头,好像真的只是过来随口一提的而已。

    “董事在任期间,mbc很是红火啊,看来明年年底就要开始的总统选举之后您大概还能继续在放松振兴委员会里为国民奉献下去啊。”又聊了几句其他的,等胖子放松下来,金钟铭把话题扯到了总统选举跟mbc的关系上。

    “我?我只能回釜山当一个市议员过日子了。”常董事很是沮丧。“形势很不利啊,来年国会选举,我们连在野党都保不住,怎么可能会在委员会里保住名额?”

    “哦?”金钟铭惊奇的看向常董事。“以常董事的水平真是可惜了。不过,因为家祖在财政部爬了大半辈子的缘故,对这一类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是吗?我真没想到你....”

    一番交谈后,金钟铭回到了金泰浩身边。

    “你爸妈都是朴槿惠代表在西江大学的后辈?”金泰浩看着手里的批条目送了微笑着转身离开的常董事,然后立即回头用有些怀疑的语气问道。

    “对啊,你可以去查嘛!”金钟铭不屑一顾。

    “你跟朴槿惠代表很熟?”金泰浩继续怀疑的问道。

    “一点都不熟!”金钟铭很坦诚。

    “那你还敢?”金泰浩懵了。

    “有什么关系吗?我许诺什么了吗?”金钟铭对金泰浩的大惊小怪很不满。“我马上拍完这个特辑就走人了,得连续拍半年的电影,最多明年的歌谣祭的时候他就得准备老鼠搬家了,我还怕他能影响到我?”

    “确实啊,但是...”金泰浩还是有些不安。

    “其次,你看着吧,这一届选举,我爸妈的这个前辈肯定选不上!”金钟铭努努嘴。“所以,就算是以后见了常董事他也没什么可对我说的。”

    “你就这么确定?”金泰浩把批条放到怀里,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个节目组的忙内。

    “我还确定今年世界杯齐达内会用屁股顶人呢!你赌不赌?”

    “你个疯子!”

    金钟铭笑了一下,立即转移了话题:“池胖子有一手啊,自己被人揍成那样还能晋级。”

    金泰浩瞅了他一眼,并没有吭声,你丫都说了他被人揍成那样了,怎么还有一手?这厮晋级明明靠的是老师给力好不?

    池胖子作为最后一组,他的晋级意味着下午的录制结束,金钟铭不再跟金泰浩胡咧咧,而是去尝试邀请了一下朴景意父女自己家中做客。

    “非常抱歉啊钟铭,难得的机会,又快过年了,我准备带初珑逛一逛,给她买点礼物。”朴景意笑的很开心,不管是晋级还是过年亦或者是女儿在身边都让他感染了愉快的气氛。

    “那我就不打扰了,有什么需要随时联系我,咱们明天见!”金钟铭点点头跟这对父女道了别。虽然金泰浩当初喊的是1月20号开始比赛,28号进行总决赛,但是实际录制起来花掉紧挨着的三天就会结束了,因此明天直接就是8进4跟4进2了。这也是他说明天见的缘故了。

    “再见!”初珑也跟金钟铭摇了摇手。

    金钟铭见状转身又跟梁正模聊了两句,对方也准备去他的大弟子金泰元那里,事到如今他就也只好点点头,无奈的一个人回去了。

    今年首尔的雪下得特别频繁,走出道馆后才发现,原来早上晴朗的天气早就没有了,地上也出现了相当的积雪。为了安全着想,金钟铭没有让王忠秉送自己,甚至也没有让王忠秉自己开车回去,而是让对方乘地铁回家。

    “那钟铭你呢?”王忠秉好奇的问道。

    “这么点路,天还亮着,我溜达回去就行。明天也是,看天气,如果没继续下雪就去我家接我,不然我坐地铁过来就行。”

    “那好,我就回去了,钟铭你路上也要小心。”王忠秉点点头同意了自己雇主的方案。

    辞别众人,金钟铭决定沿着汉江南岸到狎鸥亭再转到东湖大桥回家,对于他而言一路上能够感到小雪扑面而来,听到脚下咯吱咯吱的响声,简直是一种享受。

    没错,金钟铭最喜欢小雨天跟雪天了,这也是他为什么想要一个人走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