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35章依旧是屋檐下(上)

第335章依旧是屋檐下(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元宵节前大概还有十来天的光景,而十来天的功夫足以发生很多事情。 x更新最快

    比如西卡不敬业的新闻就很是热闹了一下子,不过当她站出来解释自己当时有些头疼然后很抱歉云云后,又慢慢的跟其他娱乐新闻一样,自然而然的消失掉了;

    还有电影市场上的风云变幻,《雪国列车》搞了百万观影人次的票房,算是对得起天地良心了,于是顺利下画,然后《新世界》还未上映就成为了新的焦;

    还有搬过到cube里的tara以及整个ccm公司,刚来的时候各种幺蛾子,但是不过一星期的模样,这群人基本上就彻底适应了;

    最后,还有在欧洲玩疯了的krystal和四位家长,他们终于也想起来要回家了,所以在元宵节前正式结束了旅行,一行人回到家中该干嘛干嘛去了……

    总而言之,生活就是如此,咋一看起起伏伏你来我往,还挺热闹的。可实际上,正如那首古词里写的一样,‘如今但欲关门睡,一任梅花作雪飞’……有些事情,真要去挨个看了,会觉得挺有意思,又或者会觉得挺麻烦的,但真闭上眼睛不去理会,也就那个样了,碍不着你吃饭睡觉打豆豆的。

    而这些天的金钟铭,大概就是这个状态了。

    不过,随着元宵节的到来,金钟铭却不得不转换出了一个崭新的精神面貌,毕竟,总统就职典礼这样的场面可不能打着哈欠就熬过去的。

    话,所谓的总统就职典礼,其实是类似于花车游行外加仪式化表演一般的存在。地则位于汝矣岛国会议事厅前的广场上,场面搞得很大,交通限行自不用,整个广场上密密麻麻十几万张椅子排得整整齐齐倒是让人有了一丝震撼感,就这还是网上抽签决定的……

    不过怎么呢?这种场面就算是再大,也不关金钟铭的事情,因为这场仪式的主角只可能是朴大妈和这些伟大的韩国人民群众,不可能有别人的。一堆超重量级的外宾都只能笑眯眯干站在那里,何况是几乎坐到了国会正门边缘处的‘青年企业家代表’金钟铭呢?

    然而,更有意思的事情是,哪怕你明知道这些都跟你无关,哪怕你明知道自己是在角落里,但在四个时的典礼直播中你却依然要一直面带微笑……无他,此刻极度热爱总统的韩国人民是管不了外宾的,可要是这些韩国国内的谁谁谁被哪个摄像机拍到打哈欠那可就真有意思了。

    当然,据金钟铭观察朴大妈本人也够无奈的,现在是正月十六,天气挺冷的,可四个时内大妈前前后后换了七八套衣服,从最开始的普通羽绒服到大红色女式韩服再到黄褐色的正式冬季女装外套,光凭这个就绝不比开演唱会的idol要容易。而且,她全程还需要面对各方各面的人物……一出场就有两位大妈给她送上了两条韩国某地特产的白狗,幸亏大妈早就知道这个环节,所以专门带了两个负责抱狗的助理。接着还有各式各样的民众代表,有按照地域来的,有按照信仰来的,有按照工作分类来的,反正从农会到教会再到工会,绝对没一个是能让人省心的。

    当然了,这么可能有些亏心,因为金钟铭本人恐怕也是‘难缠’的代表人物之一,人家大妈从他身边走时可没忘了跟他握手话的……

    不过,可能是因为那些站在国会议事厅前的嘉宾们实在太多,这一波亲民互动花的时间实在是太长,前前后后得有两个时,要知道这可还是正月里,天气还是很冷的……索性,接下来就是花车巡游和文艺表演可,这让折腾了许久的嘉宾们彻底松了一口气。不过,这个松了一口气倒不是jyj、鸟叔,还有踩高跷的以及跳大神的有多么让人心情放松,而是趁着这个看表演的气氛,主席台上的人终于能够舒舒服服的坐下来了,或是闲谈论事,或是闭目养神,终于没有媒体的摄像机穷追不舍了。

    总之,这段时间确实是整个典礼最热闹的部分,典型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广场上的音乐声,下面的合唱声,时不时跳出来的典礼负责人的讲话,还有嘉宾席上的嘈杂声……交杂在一起,确实是让金钟铭涨了见识了。

    不过等到中午前后,也就是最核心的交接仪式时,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过于热闹衬托的,这个时候反倒真有些平淡是真的意思了:

    先是上一任政府的高官们列队站在国会前的台阶上,李牛肉夫妇走过来,挨个握手,然后平静的坐到边上预留的两张椅子上;然后朴大妈再过来挨个握手问好,并坐到中间的那个主席台位置发表一番讲话,感谢了上一届政府的贡献,重申了一遍自己的选举承诺;最后,就是奏国歌,以及军乐队、民族仪仗队入场了。

    列队完毕,民众全都安静的入座,接着朴大妈花了开始举手宣誓……

    两分钟后,典礼到此结束!

    散场!

    等等,是不是有晕头转向的,怎么就结束了?

    确实没有任何问题,典礼确实到此结束了……宣誓完毕大妈就是新一任韩国大统领了,你一个就职典礼还想如何?

    但是,为什么总觉的缺了什么呢?

    没错,确实少了什么,因为戏肉还在后面。

    对新总统满怀憧憬的民众们散去了,大量不受控的非官方媒体离开了,上一任政府的高官们也都黯然退场。接着,作为青瓦台新一任主人的朴大妈给嘉宾席上的人发出了一张的青瓦台晚宴的邀请,而到时候,重量级外宾、青瓦台秘书室的新一届班底、政府的新一届内阁、各个政府直属事业单位新任负责人、各大院校报刊名流、各大企业负责人、各大行业协会负责人……总之,除了实在不好在这个场合露脸的和尚和神父们,到时候所有有资格的人都将会云集青瓦台。

    抛开唯一的主角朴大妈,所谓上午的典礼,其实还属于民众、退场者和浮华的空气。不过,下午时分就要早早开场的这个宴会,那就要属于这个国家永恒的当权者、此次选举的胜利者、出色的投机商们和躁动不安的气氛了。

    而这个,才是所谓群鸦的真正盛宴!

    “女伴你准备找谁?”汝矣岛的一家咖啡厅里,作为一只乌鸦的金钟铭一边拿叉子摆弄着一块心,一边朝眼前的另一只乌鸦问道。

    “你这不是当着和尚骂秃子吗?”殷志源无语至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刚离婚不久……哪来的女伴?没女伴的,一根毛都没有……”

    “来也是,新总统外甥的话,就算是光着屁股剃了毛进去也没人管吧?”

    “你这话就……就未免歹毒了一吧?”

    “其实我在发愁带谁去呢!”金钟铭微微叹了口气,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我可跟你不一样……”

    “讲实话。”殷志源挑着眉毛露出了他标志性的门牙。“真要是为难你不带就是了,反正只是可带女伴或男伴,又不一定非要带……实在不行我们俩个光棍一起搭档进去。”

    “关键问题在于你确实是个彻头彻尾的光棍,而我不是。”金钟铭蹙眉道。“我现在犹豫的就是,带初珑去见见世面挺理所当然的,可带krystal去适应下气氛也挺好的,甚至带西卡去也是有一定的理由的……”

    “抽签就是了。”殷初丁当即从朝咖啡厅服务员招了下手。“麻烦拿三个空杯子过来。”

    “差不多就行了。”金钟铭赶紧制止了对方的胡闹。“既然如此一个都不带就是了。”

    “还是太刻意了。”殷志源摇摇头劝道。“五年才一次,难得机会。其实……”

    “其实什么?”

    “其实你非要让我帮你选一个的话,我还是krystal为好。”

    “为什么,因
异界顾问生存指南笔趣阁
为她是三个人中最擅长玩游戏的那个?”

    “因为如果是krystal的话,你去谈正事的时候我还能帮你照看下她,那两个就不方便了。”殷志源没有理会对方的胡咧咧,而是正色回应了起来。“初珑我其实并不熟悉,而西卡的话,我和她站一块媒体肯定会乱。”话到这里,殷初丁忍不住顿了一下。“你看,你不像我是去打酱油的,肯定是要和一些人交流一下的吧?你一事,肯定离场的,到时候就不好带着谁去听那些东西了……”

    “有道理。”金钟铭煞有介事的头。“那就krystal好了,我这就让她过来,然后在这等一会,三钟左右的时候我们再一起去,如何?”

    殷志源突然不话了。

    “怎么了?”金钟铭不以为意的问道。

    “你应该早就有想法了吧?”殷志源黑着脸开了口。“就是想带krystal去,然后就等我出来替你照看她这句话吧?”

    “你把我想的太世故了。”金钟铭放下手机后连连摆手。“没有的事情!我是那种人吗?”

    殷志源面无表情。

    就这样,许久未见的二人随意的胡咧咧了几句,可眼瞅着郑二毛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而距离下午三的预定出发时间还早,两人终于发现还是不能就这么干坐着……总得找话来。

    “外面还真够热闹的。”殷初丁瞅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言道。“都结束了还不愿意散场……”

    “应该是热情。”金钟铭眯着眼睛朝身后的玻璃窗看了一眼。“我刚才在台上,身后那个人竟然是澳大利亚韩侨代表,都在澳洲落户几十年了,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使命感,眼巴巴的就跑过来了!而且还不停的跟我,你姑妈是韩国的大救星之类之类的……你,现在他对你姑妈这么充满期待,等到有一天你姑妈和李明博一样弄个什么牛肉羊肉的,他会不会专程再带着人从澳洲飞回来围攻青瓦台?”

    “你他会不会?”殷志源微微蹙眉应道。“你以为当初围攻青瓦台的百万大军里就没有澳洲来的韩侨?可这没办法啊,这就是这个国家的文化传统,情绪就是这么来的……倒是钟铭你……”

    “我怎么了?”

    “你你都回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在某些地方还是显得跟这个国家格格不入?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谁知道呢?”金钟铭无聊的拿指关节反手敲了下桌面。“或许是内心深处有些东西在告诉我,你所面对的另一些东西从逻辑上讲就是不对劲的……”

    “听起来跟掌握了真理的传教士一样……”

    “那种东西也是明显不对劲的。”金钟铭略显无奈的答道。“韩国的宗教热情太过夸张了,我甚至觉得这种现象的背后就有那种宗教式的热情在推动!”

    “讲实话,你跟那个总是批判社会现象的李沧东导演越来越像了……”

    “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是鲁迅先生的粉丝吧。”

    “鲁迅先生是谁?”

    “……”

    “跟你个正经事。”殷志源突然难得认真了起来,当然,他认真的样子看起来也挺搞笑。“金时君你认识吗?”

    “我还认识金钟国呢!”金钟铭忍不住嗤笑了一声。“你认识吗?”

    殷志源不以为意的头:“认识就好。”

    两人打哑谜一般的对话其实很简单。

    此金钟国非彼金钟国,乃是mbc新任电视台台长,而殷初丁嘴里的金时君,则是随着大妈上台新任的kbs电视台台长,这位刚刚替了就任新任文化体育观光部副部长的李炳淳。

    话,这两者的共同自然是一朝天一朝臣,都受大妈的提携。而不同则是,金钟国是半路上船的人,那个位子做的战战兢兢,指不定哪天mbc再出事就会成为替死鬼。可金时君就不同了,这位出身于忠清道……要知道,在韩国政坛上忠清道出身的人八成都是朴大妈的死忠,这是因为忠清两道当年很受朴正熙的政策恩惠,所以那边出来的政客们对大妈普遍性有一种特殊的忠诚感。因此,这位就算得上是所谓的铁杆朴派了,而他这次能拿到kbs这个大蛋糕也就显得理所当然了。

    “金时君怎么了?”金钟铭继续问道,同时招手续了一杯咖啡。“给你专门搞了个综艺拍马屁?”

    “恰恰相反!”殷志源叹了口气。“他刚一来就跟kbs电视台的人打了招呼,要求尽量少邀请我上节目……”

    “啧啧啧!”金钟铭满脸戏谑连连摇头。“人家一腔忠心,你还在这里叹气?!”

    “那群忠清道出身的人确实很奇怪。”殷志源没有理会对方的嘲讽,而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当初他们为了从李明博手里抢权,从当时还叫大国家党的执政党内部脱离,然后参加国会选举的时候,正式名字竟然就是亲朴联盟……”

    “这是把你当成半个太子了。”金钟铭继续一脸戏谑。“为什么还不开心?”

    “我这个人连老婆都留不住,还谈这种东西干吗?而且早在十六年前水晶男孩出道那一刻起,我就没想过来淌这趟混水!”话到这里,似乎是觉得这些东西还不够服力,殷志源忍不住把声音压低了下来。“钟铭,我也不瞒你,我姑妈那个人的为人实在是太孤僻了。你想想,她连我另外那个姑妈都能反目成仇,跟我那个堂叔现在也是爱理不理的,又怎么可能对我这个隔了一层的表外甥另眼相看?实际上,除了少数亲信之外其他人跟她都不上话的,这么多年了,我都没见过她参加过大型的家庭聚会……”

    “这个东西反而容易理解。”金钟铭不以为意的应道。“父亲被刺杀,母亲被刺杀,姐妹反目,弟弟涉毒(朴大妈之所以从政很大原因是亲弟弟很早就染上了毒瘾,光是被检察院带走上诉就不下六次),而且她还单身了一辈子,这种情况下她要是性格开朗那就怪了!”

    “谁不是呢?”

    “不过……”金钟铭继续笑了笑。“正是因为你姑妈跟她亲妹妹闹蹬,亲弟弟废掉,然后她亲侄子又那么,所以在金时君那些人看来,你将来就更了不得了,指不定就是朴家第三代的辅政亲王……别这么看我,这个词是前几天《runningman》聚餐的时候学来的,当时哈哈就给我看了这么一堆从kakao上收过来的那种煞有介事的信息。除了你这个辅政亲王的消息外,还有什么金淇春出局是被他手下庆熙大学帮给撵走的,还有什么李健熙发誓要把李在贤弄死在监狱里,还有……”

    “差不多就行了。”殷志源显得有生气了。“这些不关我的事,我现在的问题就是,金时君这么一搞,我该怎么办?”

    “凉拌就是了。”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他当他是谁?别他只是kbs的台长,就算是文化体育观光部部长也管不住你吧?讲实话,你不这个事情我还原本把他当根葱来看,你一我才发现自己之前高看他一眼了。”

    “所以呢,我到底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金钟铭有些不耐了起来。“kbs不邀请你做节目你就去sbs,就专门上《runningman》,让哈哈惊愕一下,他当时跟我你姑妈是总统了,所以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在综艺上看到你了。再不行,你还可以去tvn那里找罗英石pd,看看当个挑夫、车夫、伙夫什么的……反正总有金时君碰不着的地方。”

    “我也是这么想的。”殷志源认真的头。“所以今天专门找你来了!如何,借你的屋檐避阵风?”

    金钟铭怔了一下,然后哑然失笑。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