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33章屋檐下(中)

第333章屋檐下(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月第一周,少女时代的回归演变为加冕仪式;第二周,金在中宣布今年计划,令人期待;第三周,文根英演技再出发,挑战心机女;第四周,女王boa的成功不可复制;二月第一周……”

    “你等等。 x更新最快”正在伏案写着什么的金钟铭突然喊了停。“你刚才念得那个是怎么一回事,再念一遍。”

    “女王boa成功不可复制。”苏娅重新扫了一眼手里的三星平板,然后再度念了一遍刚才的讯息。“韩联社一周韩娱播报里面一月第四周的总结标题,s.m公司著名女歌手boa……”

    “不是这个。”金钟铭放下笔摆了下手。“是再前面一周。”

    “文根英再出发,挑战心机女……”

    “根英竟然要拍新电视剧吗?”金钟铭忍不住叹了口气。

    “哎,新电视剧刚刚立项,mbc电视台的,不过时间还未确定,这时候就宣布出来应该是想借着《清潭洞爱丽丝》的热播炒作一下。”苏娅稍一思索马上就得出了结论。

    “换句话档期还早?”金钟铭突然有些兴味索然了起来,连手里的工作都放了下去。“可她竟然没有学着别人邀请我一下……”

    “你想演电视剧?”苏娅不以为意的追问了一句,然后继续摆弄了一下手里的平板。“电视剧的话,自己立项自然要去tvn,除此之外我这里有接下来四个月三大电视台的电视剧……”

    “我不想演,你继续念。”金钟铭立即打断了对方。

    苏娅有些蒙圈,但依然继续回到韩联社的页面继续念了下去:“嗯……二月第一周,exo出道大火,轻熟男shinee正当时。”

    “然后呢?”等了一会却发现毫无动静的金钟铭略显诧异的抬起头。“怎么没了?”

    “二月第一周了。”苏娅无奈的重复了一遍。

    “哦。”有些出神的金钟铭这才恍然大悟。“现在也才刚过二月第一周,到头了。”

    “是。”

    “金社长。”金钟铭突然扭头看向了坐在一边沙发上的金光洙。“你怎么看韩联社新搞出来的这个韩流播报?”

    “感觉听起来像是s.m公司的每周讯息……”一直干等在一旁的金光洙赶紧起身回应。“好像整个韩流全都是这一家公司撑起来的一样。”

    这是大年初四,作为年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刚刚搬过来的他自然是要过来‘聆听教诲’。

    “哦。”金钟铭不以为意的头。“s.m公司的讯息确实挺多的,不过咱们也得理解,一方面这是s.m公司的艺人确实是韩流的支柱,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理解李秀满会长不得不争分夺秒的难处……算了,不这个了,我是问你对韩联社拿出三分之一篇幅专门搞韩流资讯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不是问你对内容有什么看法。”

    “这件事情挺好啊!”金光洙心里一突,赶紧回复道。“明国家在战略层面还是很看重韩流的,甚至已经把韩流当做了文化输出的主体部分,想来以后不管政坛如何变化,整体的政策还是会向我们倾斜的……”

    “你看。”金钟铭满意的头。“金社长认真起来还是很有水平的嘛,道理就是这个道理,再远了不好,但往后几年韩流市场肯定会在总体上进入一个繁盛期,只要能出头,那想混口饭吃还是很简单的。”

    “是。”金光洙心里又是一动,他隐约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叫他安分守己。

    “不过,你的也对,这里面s.m公司的信息太多了。”然而就在这时,金钟铭却突然话锋一转。“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这是s.m公司娱乐播报呢……”

    金光洙这次很聪明的没话,因为对方刚才明明为s.m公司解释过,所以他哪怕是恨不能金钟铭现在就去怼李秀满一波,那也不能话。

    “娅姐。”金钟铭突然叫了一声苏娅。“《雪国列车》的票房如何?《新世界》的宣传工作又进行的如何?”

    “都没问题的。”苏娅不明所以的着她的平板。“《雪国列车》虽然因为之前讨论过度,所以有些高开低走,但是制作水平和阵容在那里摆着,稍微拖一时间来个千万观影人次还算没问题的……”

    “没必要。”

    “明白了。”苏娅头继续介绍道。“《新世界》的宣传工作刚刚启动,效果还是很好的,几名主演也都是正当红的主力男演员,他们也都同意去参加《runningman》的消息还引起了轰动……”

    “《花样爷爷》新一季启动的消息反响如何?”金钟铭又一次转移了话题,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

    “很好啊……”苏娅忍不住抽了口气。“这可是破收视纪录的综艺,不可能不引起关注。”

    “那为什么韩联社的韩流播报里这些消息统统没有报道?”金钟铭突然开口问道。

    办公室里的其他二人恍然大悟,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那是因为韩联社只计入了音乐和电视剧方面的讯息。”苏娅一边应着一边试探性的提出了一个建议。“需要我去约一下韩联社的这个新任韩流总编吗?你们俩见一面?”

    “约一下可以。”金钟铭了桌子。“不过我就不去见了,让导演协会的人和电视台方面去见一下对方就行,得告诉对方,韩流是一个综合体,不能这么偏颇。”

    “明白了。”

    金钟铭头,然后摆了一下手,就继续伏案噼里啪啦的对着电脑打起了什么东西,苏娅会意的头离开,而金光洙见状虽然还想继续些话,但此时也只好一步一回头的捏着鼻子离开……讲实话,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绝不是什么装可怜的话。而且,对于已经独立出来很多年金光洙而言,这种昔日在m那边感受过的东西咋一回来,还真有些让人难以适应。

    “金社长。”就在金光洙都要走到门口时,身后却突然又响起了金钟铭的声音。“搬过来还适应吗?”

    “都挺好的。”本来还有些失落的金光洙立即打起精神回过了头来。“这边无论是设施还是空间都比原来那栋楼强太多了……”

    “没人难为你吧?”金钟铭头都不抬的继续问道。

    “没有的,大家都很和气,昨天还在放假,崔振浩副社长就专门回到这边照应我……”

    “那你们公司里的人呢?有没有人对这次搬迁有什么情绪?”金钟铭依然头都不抬。

    “啊……”金光洙怔了一下,但马上干脆的摇了头。“没有的事情,大家都很配合,实际上,如果davichi不是听我们公司要过来都不一定跟我们签约,所以搬迁的时候从我开始到普通工作人员都很兴奋……”

    “但是tara一直拖到昨天才来。”金钟铭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恩静更是傍晚才跟你一起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金光洙不话了,这时候再辩解就显得毫无意义了。

    “你替我转告恩静。”金钟铭终于再一次停下了手里工作。“我不是金光洙,我不会惯着她!”

    金光洙半是尴尬半是无奈。

    “算了,你让她自己过来吧!”本来气势很足的金钟铭突然无奈的摆了下手。“有些话还是尽早为好,不然不定tara又要闹一次分裂……”

    金光洙无言以对,只好转身去叫人。不过,等他带着恩静回到金钟铭的办公室前时,却被苏娅给拦住了。

    “金社长稍等一下。”苏娅放低声音解释道。“韩孝珠姐和薛景求先生突然一起来了,而且气氛不算太好……”

    金光洙当然无话可,恩静也无可奈何的等在了门口……当然,后者明显更难熬一些,因为前者已经把那半句话复述给了她,这让她在愤懑中有了一丝莫名的恐慌感。

    然而,想象中的漫长等待并未到来,几乎是马上,韩孝珠和薛景求就一起走了出来,这让刚刚坐下的两人立即又站了起来。

    不过,最先迎上去的当然是苏娅:“两位这么快就谈完了吗?”

    “没有!”韩孝珠微笑着抢先开了口。“还没开始谈事情呢,钟铭在里面就看到恩静来了,是要跟恩静的话比较短,让恩静先进去……只让恩静一个人进去就好了。”

    恩静松了半口气,微微道过谢,又朝薛景求行了一礼,这才推门进去。

    “我叫你来是要告诉你两件事情。”金钟铭对待恩静明显还算是有一定的尊重,最起码没再继续噼里啪啦的打字,但是人一进来就直接开口却也显得咄咄逼人。“第一,日本分队的事情会重新调整,你和智妍退出,昭妍姐和宝蓝补上……这一,待会我会直接通知金光洙的。”

    恩静觉得呼吸为之一滞,就好像这个办公室里的空气成分跟外面不一样似的。

    “第二,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郑重提醒或者干脆警告你一次。”金钟铭的话越越重。“不要再自以为是,也不要再当一个被惯坏了的熊孩子了,实际上我认识的几个熊孩子都比你要懂事……我直吧,我让ccm搬过来确实是因为你的缘故,不过却并不是刻意的想让你不高兴,而是不想看到因为你的原因让tara里面分歧越来越大……”

    恩静睁大了眼睛,却依旧开不了口,俨然是被对方的话给冲击到了。

    
群雄逐鹿之南方王帖吧
“静静,tara已经没资格再折腾下去了,再这么下去,这个组合很可能会再次遭遇到去年那种事情!我甚至想过,当初这么早出手解决这件事情是不是个错误……”

    “你是……我会把自己唯一可以依仗的组合给毁了吗?”终于,恩静勉强压着情绪开了口,而且声音很弱气,不过只有她本人才知道,她的太阳穴都在砰砰直跳,那是血气上涌的征兆。

    “我是你很有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中帮着金光洙毁掉这个组合!”从头到尾,金钟铭都一直在看着对方,丝毫没有闪避的意思,而这一似乎更让对方有些羞愤。“我直吧,金光洙是我见到的这么多娱乐公司掌舵人中水平最烂的那个,背靠着cj这样的大树,却把握不住里面的分寸,然后一次次的用他特有的愚蠢不停的推着tara这个组合往绝路上走,还始终无法让他的公司进入可持续轨道……当然,后面那个跟你没关系,只前面那句话,去年那件事情就是最好的一个明,金光洙在不停的作出导致tara崩坏的决定,你否认这一吗?”

    “可这个难道就跟我有关系?”

    “有很大的关系。”金钟铭毫不客气的盯住了一下对方。“逻辑很简单,金光洙会毁了这个组合,而你在组合里的中坚地位以及你和他的特殊关系,使得这个组合依旧牢牢的控制在他手里……”

    恩静觉得满是郁气的嗓子里突然被什么封住了似的……昨天,就是昨天,金光洙在自己家里做出了同样的剖析,只有通过自己,他才能牢牢握住tara,而眼前的金钟铭只是换了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阐述这个事实罢了。

    “看来你也明白这个道理。”金钟铭忍不住叹了口气。

    “可是……社长未必就……而且我们这个组合终究是社长培育出来的。”恩静思来想去,竟然只能为金光洙辩解。

    “你看到了吗?”金钟铭更加无奈了。“你已经跟金光洙割舍不开了……这就是问题所在,从我的角度,还有受到金光洙区别对待的昭妍姐和宝蓝看来,金光洙就是一个混蛋,而你因为和他的关系更密切,所以打心底不认为他是个混蛋……那么问题来,他不是混蛋,你们去年是怎么落到那个地步的?我之所以当初这么早解决问题可能是错误,就是觉得你根本没意识到当初局面的危险性,你们差一就被他送上绝路了!”

    “但是……”恩静的语气依然很弱气,不过这次是真弱气,因为去年那个局面的所谓‘危险性’她其实心知肚明。“我们这个组合是他缔造的,总不能因为……”

    “静静你知道你的这些话在你的队友那里,尤其昭妍姐和宝蓝看来像是什么吗?”金钟铭再度打断了对方。“像是被金光洙用丰富的资源收买的辩护词,也像是一个曾经同甘共苦,后来却因为利益背叛了队友的背叛者的自我辩护……你的话或许有道理,给粉丝听和路人听当然没问题,但是却服不了被区别的对待的队友们……你在享受着金光洙的各种资源补偿和各种超规格对待的时候,你的两个队友却什么都没拿到,但她们却承受了金光洙给这个组合带来的恶果……昭妍姐在那次风波里差被撞死,宝蓝那边连她的妹妹都被记者恶意的嘲讽,可事情一过去,她们俩得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凭什么不能有气?我你在帮金光洙毁掉这个组合,固然有些情绪在里面,但是整体的逻辑上哪里有问题吗?”

    对方的话再度将恩静的嗓子封住,她有心辩解,对方的语速也很慢,甚至多次停顿等着她会有,可她却始终不出口……不仅仅是因为无法否认对方的观,更重要的是,正如对方所言,从她的角度来,她也始终无法出否定金光洙的话来……知遇之恩并非是一个词能描述的。

    于是乎,渐渐的,恩静只能用流眼泪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困境了。而金钟铭着着,突然一看,却发现对方早已哭的稀里哗啦。

    金钟铭无可奈何,只好从桌上拿起一盒纸巾,然后起身来到对方身前并递了过去:“拿着……自己擦,给女孩子擦眼泪这种东西实在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我不想再感受一次。”

    恩静扭过头去,没有理会对方,而且眼泪还是扑簌簌的往下掉。

    金钟铭是真不知道该如何了,他将纸盒往旁边的会客沙发上一扔,直接捅开了最后一层窗户纸:“一个个的这是干什么?!现在就是这样,金光洙是万恶之源,我就是要简单粗暴的把他跟你们切开!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换掉他?”恩静突然忍不住抹着眼泪开了口。“你不是这么讨厌他吗?”

    “不是因为你吗?”金钟铭无语至极。“要不是因为有你和他的这层关系,我至于当时这么简单放过他?当然,我也大意了,所以我现在在弥补自己的过失……绝不让他再继续祸害你们。”

    “那现在呢?现在也可以直接换掉他吧,为什么要用这种古怪的方式?”恩静有些不依不饶的样子。

    “当然也是因为你!”金钟铭觉得莫名其妙。“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给他留最后一面子!让他在这个煎锅里慢慢的退出,然后还可以在cube里面有一个结果,不然我闲的,直接吃下ccm,或者干脆把tara买过来,他敢拒绝?”

    恩静止住了眼泪,转而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盯住了金钟铭。

    “什么意思?”金钟铭被对方看的有些发毛。“看我干吗?”

    “什么叫为了我?”恩静压住嗓音问道。

    “你什么叫为了你?”金钟铭更加无语了起来。“ccm要不要玩完关我什么事?tara要不要出事关我什么事?金光洙自己这么有干劲又关我什么事?包括我去年不惜得罪罗卿媛这样的实权议员求到朴女士那里……为的什么?”

    恩静瞪大了眼睛。

    “当然是因为昭妍姐受了伤。”金钟铭突然眯了下眼睛,然后打量了一下对方。“然后不想看到你一分手就没了个结果!”

    恩静面色再度僵硬了起来。

    “这个世界之所以有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就是因为同一样东西在不同人眼里的价值不同。”金钟铭继续道。“金光洙用来在前期给组合撑舞台的朴昭妍,对我而言是难得可以托付心情的姐姐,看到她被金光洙弄的不开心我当然也不开心,我不开心我就要金光洙玩完!而对金光洙而言堪称掌上明珠一般的含恩静,对我而言也是曾经一起在汉江大桥上吃过南瓜饼的人,所以我才用了这么一个和气的方式让他玩完……听懂了吗?”

    恩静抿着嘴了下头。

    “那我最后再最后一句。”金钟铭板着脸重新从沙发上拿起了那盒纸巾递了过去,这次对方没有拒绝。“静静,作为曾经跟我一起吃过南瓜饼的那个人,不要因为一个对我毫无价值的金光洙,就和我认识的那个姐姐发生冲突……那样我就真为难了!你也为我考虑一次……如何?算我求你了。”

    恩静身体晃了一下,然后她赶紧拿着纸巾抹脸,用了很多纸巾,抹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把眼泪止住。

    再然后,她了头。

    “我送你出去!”金钟铭突然觉得自己一度紧绷起来身体又重新松了下来。

    拉开门,迎面是苏娅怪异的眼神。

    “金社长。”金钟铭朝正在和薛景求、韩孝珠笑谈着什么的金光洙招了招手,面色很是和气,这跟旁边满眼通红,满脸泪痕的恩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是,代表,好了吗?”金光洙起身过来的同时赶紧堆出了一份笑意更浓的表情。

    “好了。”金钟铭同样笑眯眯的答道。“跟你几个事情……”

    “是!”

    “davichi刚刚续约,有必要给她们在春夏之交的时候来一个正规专辑鼓励一下……你去找崔振浩副社长谈一下。”

    “没问题。”

    “搬来之前,tara有日本分队的计划?”

    “没错。”

    “让恩静专心演戏,智妍也是……换上昭妍姐和宝蓝吧?”

    “没问题!”金光洙回答非常迅速,因为他知道,虽然对方是商量的口吻,虽然理论上自己还是独立的一个公司,但是这却是不折不扣的命令……当然,回答完毕后他还是忍不住看了眼满是泪痕的恩静,心里似乎明白了这丫头为什么要哭了,大概在里面金钟铭很强势和强硬。

    “那就好。”金钟铭继续笑眯眯的头,然后把恩静推了过去。“你们下去吧,顺便好好安慰一下她,多大个人了,一事就哭个不停……”

    金光洙自然无话可,恩静也是如此。

    目送着这二人上了电梯,心情很好的金钟铭回过头来饶有兴致的盯住了等在一旁很久的薛景求:“前辈,你刚才有部电影?”

    “是!”薛景求心里猛地一突……他可不知道金钟铭现在心情很好,恰恰相反,他还以为对方此刻是窝了一团火呢。

    “进来谈!”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孝珠你就不用进来了,等消息好了……”

    韩孝珠为之哑然,而薛景求则更加紧张不安了起来。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多一句,入群答案就在简介里……加群的时候看一眼,别老是搜什么《红楼春上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