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32章屋檐下(上)

第332章屋檐下(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年初三,年假尚未结束,cube公司大楼的某层就开始变得热闹了起来。 x更新最快

    “这地方真大。”宽敞的走廊里,智妍抱着一包什么东西边走边四处张望。“一层楼的面积感觉就比我们整栋楼大的多。”

    “这栋楼改成办公用品之前的酒店就是地标性建筑。”走在前面,搬着一个超大整理箱的tara主经纪人朴宗贤忍不住回头哼了一声。“我们那个楼算什么,能放一块比吗?”

    “可是我之前也来过这里啊,为什么没感觉这么大呢?”智妍还是有些新奇的感觉。

    “那是因为你以前没这么细致的看过,更没有像今天这样抱着要使用它的想法来感受它……”居丽随意的应了一句,然后马上被走廊外侧的一处地方给吸引住了。“怎么这边走廊的墙是玻璃的,而且外面有这么大的阳台?”

    “居丽欧尼,宗贤oppa刚才不是了吗?”跟在最后面的孝敏哭笑不得。“这以前是地标性的大酒店,没这么大的阳台才怪呢……”

    “啧啧,看起来金钟铭还挺地道的,也不知道我们是沾了谁的光……”

    “不过好像被锁起来了,是因为这层楼之前是空着的吗?”眼尖的孝敏马上又发现了一个令人失望的东西。

    “也是啊,以前是弃置不用的楼层。”居丽随意的头,然后直接了当的朝朴宗贤阐明了心意。“那个宗贤oppa,这个阳台我们能用吗?你看它正好对着我们这一层,以前没人用这层倒也罢了,现在我们搬过来了,不利用起来不就是浪费吗?开个烧烤派或许有些过分,但是敞开了吹个风晒个太阳的也行啊……”

    “你别跟我。”朴宗贤直接打断了对方的服工作,倒也显得干脆。“这个要问社长,或者问下负责我们搬迁工作的苏娅部长,我一个经纪人怎么可能做得了主?”

    居丽耸耸肩不再多言,不过她的眼睛却还是时不时的盯着走廊外侧那片面积宽广的阳台,看的出来她很是有些想法的……当然,智妍、孝敏、宝蓝,乃至于一直没怎么吭声的昭妍也全都被她带着注意到了外面这片地方,动心的绝对不止居丽一个。

    “都来了吗?”话间,不远处的一个房门口,金光洙突然探出了头。“就数你们这组人最慢,其他人年前就都搬好了,敏京她们也是年轻就过来了,就只有你们拖到现在……”

    “社长!”或者是懒得听对方的絮叨,又或者是旁边的大阳台吸引力太强,居丽不等金光洙抱怨完就迫不及待的开了口。“阳台可以用吗?智妍刚才跟我要是能在外面放张椅子吹风就好了,夏天晚上甚至能放烤肉架!”

    手里拎着一大串钥匙的金光洙皱起眉头,然后背着手沿着走廊迎了过来,不用多,他也马上注意到了透明玻璃门上的锁链。

    “我没烤肉……”智妍声的辩解了一句。“不过阳台确实挺漂亮的。”

    “怎么样,社长?”孝敏明显也有些兴趣。

    “等一阵子再吧!”金光洙摸了摸锁链,然后摇了摇头。“先搬东西……”

    “不是,开个锁而已,一整层都利用起来了,多个阳台也不会给打扫卫生带来多大麻烦吧?”居丽立即有些不满了起来。

    孝敏和智妍虽然没多嘴,但她们的表情也能明问题,就连宝蓝和昭妍面色上都有些一丝失望。

    “不是这个问题。”金光洙一边回头对上几人一边苦笑着摇摇头。“有些话我也不瞒你们……咱们毕竟是刚搬过来,所谓住在人家的屋檐下面,还是尽量不要给人添麻烦的好,而且那个苏娅明显比较强势,所以有些能免就免的事情咱们还是尽量免了吧?省的不知不觉就把一些人给弄烦了。你,人家这么大公司,到时候不知道谁给咱们扔个鞋子过来,我们是穿还是不穿?”

    听到这话,智妍和孝敏微微紧张了起来,居丽和昭妍则略有深意的对视了一眼,而宝蓝则是干脆叹了口气。

    其实,这么长时间了,对于向来看的很通透的居丽,以及被金光洙区别对待以至于产生怨言的宝蓝和昭妍而言,她们早就对这位社长的另一面有所了解……对方这话,只能是半假半真,或者是射影含沙。

    金光洙怕不怕惹麻烦得罪人?当然怕,换了谁在他现在这个处境都会有类似的想法,来到新地方先夹起尾巴做人是普遍性的常识,这不需要人教。

    可是另一方面,这几个看透了金光洙的tara成员却也明白,对方这么,明显还有一种拉拢甚至挑拨的含义在里面。毕竟,来到这里以后,他金光洙之前所依仗的资本优势,或者上位者优势,将会在cube公司更庞大的体格和更充足的资源面前荡然无存。那么如果他还想继续保持一定独立态势并在工作中掌握一定话语权的话,那最有效,甚至可以是唯一有效的方式就是靠着感情牌把旗下优质艺人资源和自己捆绑在一切。

    不然呢,还能靠什么呢?

    于是乎,也就难怪金光洙话里话外显得如此‘同舟共济’,又难怪他会不尴不尬的往负责交接的苏娅身上扣个‘强势’的帽子……他所求者,就是要tara和他有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

    只不过,这厮借题发挥的感觉太着急也太明显了,别居丽和昭妍了,就连宝蓝都能察觉得到。甚至表达了紧张感的弱势二人组中,连孝敏的那一丝紧张里面也有几分装模作样的感觉……唯独一个智妍,是个标准的蠢货。

    可智妍又有什么用?

    “这件事就这样好了。”看着这些人的反应,金光洙也明显有些意兴阑珊了起来,毕竟了解是相互的,这么多年了,这几个人知道他,他自然也知道这几个人,所以这厮敏感的察觉到,这群人里面大部分人都对自己的法不是很感冒。“找机会我一定替你们下,现在先跟着宗贤去看看你们的新练习室吧,最大最好的还是留给了你们……”

    看到对方暂时放过了自己这行人,自以为躲过了一劫的一行人赶紧又往里走。

    然而,还没到新练习室门口呢,身后却又传来了金光洙一连串急促的声音:

    “那个……恩静呢?我让宗贤你去接人怎么少了一个?为什么没把恩静接来?”

    朴宗贤当即叹了口气,只能无奈的回转身来,果然……他还是没躲掉这件破事。

    “社长,这事不怪宗贤oppa。”孝敏忍不住插了句嘴。“他是真的尽力了,可恩静还是不愿意来,我也打电话催她,她在电话里干脆跟我的,让我们搬好了,她不想搬……”

    “胡闹!”金光洙心情立即变得奇差起来,这几个人是反应冷淡,恩静却是反应过度,就算是‘同仇敌忾’也要讲个度吧?真要是能不搬他肯定不来啊,既然来了还是因为没辙嘛?

    “要不您亲自跟她聊聊,再好好劝劝她?”朴宗贤现在只想把这件破事推出去,恩静那个态度真不是可以交流的态度。

    “我去跟她。”金光洙立即了下头,然后干脆的把手里的那一大串钥匙串挂在了旁边的门锁上,并扬长而去。

    很显然,他这是要去面谈,而不是简单的电话联系。

    “希望一切顺利吧!”眼看着金光洙急匆匆的消失在走廊尽头,怔在那里的一行人中就算是朴昭妍也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

    “安心吧!”居丽倒是一如既往的轻松,一边抬头示意孝敏去拿钥匙一边安慰起了昭妍。“恩静根本翻不出金钟铭这个五指山,闹腾也是瞎闹腾……孝敏你在干吗?”

    “我试试这个锁
借天命最新章节
啊!”孝敏不以为意的应道。“谁看到一串钥匙挂在一个锁链上都想试一试的吧?”

    “欧尼。”智妍不满的催促了一声。“社长不是了吗,要找那个苏娅部长才行,快把钥匙给宗贤oppa拿来,那里面不止是我们的……开了?”

    “开了!”居丽也无语了下来。

    “我就是随便试一下,这个钥匙最大号……”打开阳台门锁的孝敏也不知道该什么好了。

    “锁上!”昭妍突然黑了脸。

    “是啊,锁上吧。”宝蓝也有些无话可的感觉。

    “锁上吧!”居丽也立即没了兴致。

    “锁上吧孝敏,然后钥匙给我。”依旧抱着大整理箱的朴宗贤也无奈了起来。“先去练习室把你们这破烂放下,然后我带你们参观一下整层楼的各项功能区,再然后我们还要去其他楼层的食堂、健身室,顺便还要去拜访一些公司里相关方面的负责人,拜托他们以后多多照顾……真的没时间折腾这个阳台。”

    孝敏黑着脸按上了门锁,然后像做贼一样迅速的离开。

    全程,只有智妍一个人没搞明白为什么要锁上……刚才不是这些人嚷嚷着要吹风、要晒太阳、要放烤肉架的吗?怎么现在像是避瘟疫一样避开了这个门锁?

    暂且不提趁着年假搬家的tara其余五人要如何适应新环境,大约半个多时后,金光洙直接驱车来到了恩静的家门口,而恩静的妈妈老早的等在了这里。两人汇合在一起,转眼来到了恩静的家中,可是却在那里迎面吃了个闭门羹……恩静明明就在房间里,却一声不吭,也不开门。

    “你觉得她是真生气还是闹别扭?”金光洙也没客气,直接扭头问了。

    “都有吧。”恩静妈妈的解释倒也新鲜。“闹别扭闹成了真生气……不过我觉得还是没大问题的。”

    “怎么讲?”

    “你们整个公司都搬过去了,tara其他五个人也都去了,她心里再不痛快又能怎么样呢?你想想,她现在除了tara还有什么?”恩静妈妈的话音调明显有些高的不太正常,很明显这话有趁势给女儿听的意思。“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早就今非昔比了……”

    金光洙沉默了下来,情绪俨然也变得有些低落和无奈,正如金钟铭所吐槽的那样,对于恩静他还是有一种类似于师生父女般的朴素情怀的,而当初眼看着金钟铭还没有显露出如今这种泰山压之势时,正是他在背后参与鼓动了一波……但怎么讲呢?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局面只能从现在的情势着手,恩静能依靠的是tara,而他唯一能依靠的难道不也只是tara?

    “我再去敲敲门……”听到房间里还是没动静,而金光洙也是一言不发,恩静妈妈忍不住要再度上前敲门。

    “不用了,我也不进去了。”金光洙突然无力的摆了摆手。“隔着门几句话好了……恩静!”

    房间里依旧静静无声。

    “如果你确实有些接受不了的话,那就在家休息几天……都快一年没动静,也不差这一时间。”出乎意料,金光洙开口就放任了对方的胡闹。“但是从我的立场还是要劝劝你的,不然哪里我都交代不过去……几个事情,你听着就好。”

    房间里有了一丝动静,但马上就归于平静,俨然明对方还在听的。

    “第一个,这件事怪不到你头上。我知道这几天公司里有很多传闻,跟我们相同立场的fnc公司这几天被吓的都去找日本人投资了,可金钟铭却一声不吭,反而直接接了钱撒了手,这明他这番举动是针对我们公司来的。而为什么针对我们公司呢?就是因为你那天堵着他,给他塞了那么多包子……这纯属扯淡!那天我就在看台上,金钟铭明显有备而来,青瓦台的高级幕僚们都去给他撑腰了,怎么可能因为中场临时吃了几个包子就要报复过来?你不要给自己太多无谓的想法和压力……”

    “哎!”叹气的是恩静妈妈,恩静依旧毫无动静。

    “再一件事情吧。”金光洙继续讲道。“davichi的敏京她们,合约是去年十月份到期的,可是到期后她们根本就没续约,当时她们的意思是想和经纪人一起出走独立。想着好合好散和敏京家里的关系,我也就没对方公布,只是由着她们先行组建自己的公司。结果,折腾来折腾去,折腾了两三个月了,突然听我们要搬到cube这里来,她们和经纪人就一起直接回头签了约……换句话,davichi已经是cube的人了,不是我能左右的了。可要是这样的话,我现在能依靠的还有谁呢?也就是tara了吧?可tara就能成为我在cube里面的依仗吗?别人不清楚你不清楚?居丽谁也不在乎,而宝蓝、昭妍对我向来都很不满,尤其是昭妍,她和金钟铭的关系如今又那么不清不楚的……恩静,我直吧,你要去,智妍和孝敏肯定以你为主心骨,tara还是我金光洙的组合,可你要不去,恐怕连tara我都依靠不了了!你妈妈刚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要低头的难道只有你一个人吗?就当是帮帮我,行不行?”

    金光洙本来已经的上了情绪,但是在恳求完以后却陡然没了兴致,因为房间里依旧毫无动静,他甩甩手,俨然是准备离开了。

    “我送送你。”恩静妈妈也无可奈何。

    听着客厅里的脚步声渐远,就趴在房间椅背上的恩静忍不住叹了口气,看她的模样其实未必有多么伤心之类的,毕竟哭哭啼啼的早就不是如今她的性格了。实际上,正如恩静妈妈所言,她只是闹别扭闹到了真的动了气的程度而已……在她看来,金钟铭表现的实在是太家子气了,而想到之前朴昭妍和对方相会的新闻,她又忍不住有了一丝对队友的不爽……总之,两个人都太家子气了!

    不过话又回来,刚才金光洙的那番动情劝却也让她极度为难……且不提木已成舟,如今需要往前看,需要既来之则安之的这种大道理。有些东西,虽然她本人并未察觉,却也是客观存在的。

    没错,其实金钟铭之前在跟朴昭妍讲个人缘分的时候只是单纯的从金光洙的角度来描述,却因为他本人的特殊视角的原因忘记了从恩静的角度来看待这两人的关系。

    实际上,对于自幼跟着母亲在首尔娱乐圈里厮混的恩静而言,她对毛病多多的金光洙早就有了一种莫名的信任感……为什么?因为从到大每一年恩静都难得见亲生父亲几次,搬到首尔后家庭又迅速的破裂,所以不管她有没有察觉,又有没有认可,其实所谓父亲这个有了缺损的形象有相当一部分是都由金光洙弥补和填充的……不然呢?难道是金钟铭吗?可金钟铭也早已不属于她了。

    所以,无论如何,如果是因为别人或者客观原因导致的倒也罢了,但要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使得金光洙在cube落得个没有下场,那恩静是绝对难以容忍的。

    毛病再多,问题再多,可是这么长时间了,这种关系和羁绊也真的很难割舍了。怎么呢?非要找个具体的理由,就冲对方在去年那个事件中毫无亏对自己的表现,恩静也不能放任不管。

    一念至此,恩静再度长呼了一口气,她开始补妆,然后换好可衣服,并带着一种愤愤然的心情拧开了门……但下一秒,她当即面色铁青的又把门给摔了回去。

    无他,金光洙和她妈妈正坐在沙发上等她呢……俨然,两人早就猜到了她的反应,所以去而复归。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