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四章 迅速的杀青

第四章 迅速的杀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1999年6月7日,庆尚北道,新晋女导演李廷香的新作品:外婆的家,中文译名爱,回家在没有经过任何的新闻发布和炒作的情况下,正式开机。而11岁的金钟铭的戏份此时几十里外的一列火车上已经开始了。

    看完剧本的金钟铭,已经打消了这部电影是个烂片的念头。现在正在认真进行第一幕的拍摄。

    第一幕很简单,活泼的孩子在火车上表现出一个城里熊孩子的正常行为,玩玩具,吹口哨,漫不经心的询问坐在自己边上的妈妈:那个外婆是不是听不见?能不能说话?会不会打扰我?凶不凶?有多大?

    而孩子的母亲怎一脸愁云,无可奈何的断断续续的回应着孩子。

    金钟铭表现的很好,童星的演技真的不需要太多,正常听话就好。实际上金钟铭也没有太多演技,所以,摄像的副导演让他在火车上笑着低头玩玩具,他就低头玩玩具。让他在汽车上低头玩玩具,他就低头玩玩具。让他本着脸回头看聊天大妈他也能顺顺当当的完成。火车汽车里的戏份很快就顺利结束。

    当天下午金钟铭就来到电影拍摄地,见到了这部电影的另一位主演,金艺芬老人,老人今年74岁,背已经驼的不像样子了,她就住在这个庆尚北道的一个山窝子里也就是电影的拍摄地,一辈都子没有去过山下镇子以外的地方,靠院子里的100多棵胡桃抚育了1男2女。

    所有人都以为这部电影的拍摄将会是一个漫长和艰难的拍摄历程。但在随后的一个月里,惊奇的事情发生了。而且无论是李廷香还是金钟铭,亦或是摄制组的人员都没有想到,电影的拍摄如此顺利。但是事实上,当7月份到来后的第4天,仅仅历时25天的拍摄,这部电影就正式杀青了。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是金钟铭小朋友跟扮演哑外婆的金艺芬老人的配合默契了,这两个人在之前连一分钟的摄影经历都没有,但是从摄制第二十天开始,几乎就没有出现过ng。在短短五天的时间内拍摄完成了原本认为可能二十天甚至更多时间的感情戏。

    当然这也跟这部戏的特殊性有关,整部戏有一分钟以上戏份的人物就七个,核心人物就是祖孙两人。其余大多是山民赶着牛车走过,或者说山民拉着大车路过之类的画面。事实上,整部电影的台词的70集中在相宇身上,20集中在另外两个小演员身上。所以,两个人配合默契之后,整个电影进度几乎是嗖嗖的往下走。

    从没跟老人见面开始,金钟铭就被剧本中的形象给吸引注了,一切场景都是这么的真实跟熟悉,他还在汉城爷爷的家里的时候,躺在床上,有时候就朦朦胧胧的想起上辈子自己的外婆的样子,典型的皖北鲁西地区的老妇人,梳着好像民国时期就开始的盘髻头发,一副细布斜对襟的大褂子。披满皱纹的脸上总是笑着,一天到晚不是在照顾自己外孙就是在不停的干活。手上面肢节处的老茧厚厚的能顶的住针,而掌心的温暖却让人能欣然入睡。

    冬天的时候总是给你不停的掖被子,让你在冬天能热的发汗;春天的时候总是不停的给你摘野菜,爆上鸡蛋给你加餐;夏天的时候总是在不停的给你扇扇子,让你顶着酷暑入睡;秋天的时候总是拿着数不清的的物件来做腌制品,让你以后的餐桌永不乏味。

    等他来到这个小山窝子里后,见到了金艺芬奶奶,记忆中的形象跟面前的人几乎重合在了一起。面前的人虽然驼背,体型看起来跟记忆中的人完全不同,朝鲜老式衣服跟中国的老式衣服也截然不同,发髻仔细看来也不一样。

    但是有些其他的东西却完全一样。苍老的堆满皱纹的脸,温暖的手心,磨得厚厚的茧子,总是对你笑着,还有这种勤劳,坚强,以及满头的白发。

    但是,真正让金钟铭彻底沦陷的是一个细节:电影里,老人需要穿上一件比较脏的旧衣服,每次开始的时候,老人总是拿着衣服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这样的衣服穿上去,会让人以为我儿子不孝顺,给他丢脸。”就是这句话,让金钟铭的鼻子当时就酸到了。

    拍片的地方原本是个孤独的村落,只有八户人家,居民多为鳏夫寡妇,还有年迈的老人。整个村落因为一群年青人的涌进而突然朝气蓬勃了起来,据当地协助拍摄的里长说,这可是该地自“日据时代”以来最有“人气”的时候。山区里的村民极度热情好客,看到剧组人员不是水果就是食物,让村落的每个角落都洋溢着喜悦的气氛。

    可是就是在这种气氛里,前二十天的拍摄进程却是不太顺利,问题出在金钟铭的身上。在前期的戏份主要是讲述两人的隔阂跟对立,金钟铭不是演员,他还无法能确切的理解戏剧的整体性,如果是专业演员,早就明白现在的张力越大后期的感情发泄就越充沛。可是金钟铭总是很难做出这令他感到厌恶跟后悔的情形,好在理性告诉他演戏这个东西表达恶劣的一面是为了唤醒善的一面。

    而在这二十天里,最苦的是剧组人员,虽然村民极度好客,但是乡村的条件太差。剧组人员最大的挑战就是:因为地图上没有一条称得上“路”的地方,工作人员必须从早到晚把沉重的机器扛在肩上,跋涉蜿蜒颠簸的乡间小径。其次,最困扰剧组的,莫过于在山沟里的原始大自然中放肆“漫游”的小虫子,这些虫平常吸惯了村落老人,这个夏天有这么多“新血”加入,自然是更加“活跃”。

  
幽明道帖吧
但是好在这个过程中,电影的另一位主演,金艺芬老人,就让剧组的人放心多了。要知道在这个过程中,相比较于艰难的金钟铭,金亦芬老人以她“独特的演技”和“超强记忆力”,随时惊艳剧组人员。金亦芬老人在拍摄停顿的时候,她会把所有的东西精准归位,甚至当她都已化好了妆,在等待打灯的时候,她也会突然说“这鞋子不对..”、“拐杖怎么不见了”、“挂在墙上的竹篮之前又没在那里。。。。。。”。过目不忘的本领让正牌的场记冷汗直流,深怕饭碗不保。而且在场下,她对只有11岁的金钟铭跟其他两位15岁的小演员都特别疼爱,会认真的做南瓜饭给三个人吃。甚至有时候金钟铭下午发困,睡着后,她也会像真的外婆一样拿着蒲扇给金钟铭扇风。而且,老人面对着金钟铭对剧组人员的恶作剧时,总是假装看不到,这个受到了金钟铭极大的欢迎。其实金钟铭开始的时候对恶作剧不感冒,但是有一次无聊的把一只可爱的四脚蛇放进女化妆师的盒子里以后,逐渐的把这种事情当做拍摄不顺利的发泄途径。

    虽然金钟铭演员生涯的开始并不顺利,但是好在导演李廷香的把握不错。在她几乎是手把手的的教导下,金钟铭还是加紧的拍摄出了前半部分的戏份:

    在经过火车,汽车,山路的辛苦之后,妈妈领着8岁的相宇去外婆家。作为单身母亲的她为了方便找工作暂时在暑假把相宇留在那里。

    相宇的外婆不能说话,也不识字,而一直生活在可乐、电子游戏和溜冰鞋世界里的相宇,刚开始无法适应连游戏机、电池都没有得卖的农村生活,他开始表现自己的不满,为了买电池,相宇偷走外婆的银头簪拿去卖;相宇还不顾在一旁缝袜子的外婆,在地板上玩起了溜冰。就这样相宇对自己外婆跟乡村的厌恶在一天天的累积,终于来到了最跟转折点。

    就是在第十三天,金钟铭跟金艺芬奶奶拍摄了这个转折和的炸鸡戏份。

    有一天,想吃炸鸡的相宇通过各种手势,终于成功向外婆表达了自己的意愿,而外婆只理解到鸡肉,做出来的是“泡在水里的鸡”———炖鸡,相宇很生气,推翻了饭碗。面对这一切外婆唯一的表示就是不停用手势表示对不起,因为连买电子游戏机电池的钱都给不起,因为不能满足相宇想吃炸鸡的要求而对不起……

    被相宇给冷落,伤心的哑外婆躺在席子上睡觉,相宇意外的,却又很自然给外婆盖上了被子。

    炸鸡戏份之后,相宇心态转变的戏份还没结束。而这个过程极为漫长,从第十三天一直到第二十天,中间还转换了三次场地,数场戏份,相宇这个人物的转折也随之完成。而在这个过程中,金钟铭的表现就已经变得十分出色了。

    等到相宇到村口接外婆的那场戏开始,整个电影的色调变的明亮,随后,气氛也变得活泼跟融洽,相宇跟外婆的戏份更变得真挚和亲和。在紧接着的五天,在满场的工作人员,跟导演摄像的目瞪口呆中,金钟铭跟金艺芬老人以每天两个场景的速度,无ng过戏。

    无论是数场外婆拿剪刀给相宇理发变成锅盖头的戏,还是相宇教外婆写信的戏。哪怕是中间有一段相宇被牛追着跑的戏ng了两次,但在紧接着的外婆来寻找相宇的戏份也是一次就过。要知道这场戏里面,金钟铭要做出一个童星最难的戏份--哭戏啊。总而言之,这个过程中,只要是两个人一起的戏份,就会毫无阻滞的进行。

    就这样,戏份来到最后,妈妈从汉城赶来,要接回相宇。在一个只有半人高的破旧站牌前,相宇、妈妈、外婆三人的戏一气呵成,当车子启动,原本不理会自己外婆的相宇突然站起来,跑到车的后窗前,对着自己的外婆拼命的招手。这部电影也随之杀青。

    结束后,金钟铭找到金艺芬老人,索要了村里仅有的一部电话跟老人儿子的电话号码。两世为人,他已然明白怎么做对老人才最好。老人有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女儿跟外孙,他远远的看着其实就是最好的关心方式了。

    在和老人告别后,金钟铭正式结束了这部电影的拍摄,就跟其他的两个小演员:闵京勋跟林恩京,一起上剧组的车回汉城了。

    闵京勋跟林恩京都是练习生,跟这两个人接触让他多少了解了一些练习生这个行当,但也不确切。因为这俩人,一个准备乐队出道,一个干脆是模特出身。期中闵京勋家庭条件不错,他开始的时候只是在街头玩乐器,变声期后,发现自己唱歌其实也不错,写歌也有一刷子,就和一起玩乐器的其他几个人决定正式出道,就在两个月前才通过家里的关系正式跟现在的公司签了约,现在正在一边练习正式的乐队组合东西,一边学习作曲,还要时不时的参加一些三大电视台之外的东西,来增加根基,比如这部电影。而林恩京则是走在大街上被模特公司的星探发现,然后进了模特公司。没想到刚刚十五岁的她被ttl电信公司相中,成为代言人,然后自然而然的成为公司的力捧对象。于是被公司捡漏式的给运作到了这个角色。

    这俩人今年都是十五岁,一个已经高中,一个初三。对于还是十一岁的金钟铭的询问,自然多是敷衍。但是即便如此金钟铭也通过跟他们的交流大概的知道了一个道理:练习生也好,娱乐圈也罢,全都是人堆砌成的,有人就有江湖,有等级就有竞争,但是遇到好人就是良性竞争,遇到坏人就是恶性竞争。总而言之因人而异,看饭下菜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