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31章客厅里(下)(三合一)

第331章客厅里(下)(三合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坦诚的讲,韩孝珠这么话是很不礼貌的。 x更新最快

    借用某种体制论的法,虽然罗英石一年的工资收入还可能没有韩孝珠一个广告的收入多,但是双方的相对立场才是决定了两人交流方式的基础……白了,你一个这么年轻的演员,哪怕再当红,也是真的没资格在罗英石这种随时可以转行当制片人的资深pd面前如此强硬的。

    呃,再讲句不好听的,圈内之前两个强势的人分别叫金钟铭和姜虎东,一个上天了,一个掉坑里了……你觉得你是哪个?

    不过话又回来,金钟铭也很清楚,军人家庭长大的韩孝珠不可能会是那种如此不知进退的人。实际上和她认识了那么长时间,金钟铭早就感觉到,对方的性格为人在活泼背后有着一条严格到堪称自私的底线,这个女孩属于绝不会轻易授人以柄的那种人。

    所以……她或许应该确实是被逼到了墙角。

    “实在是冒昧,但是罗pd,请允许我多几句。”果然,还系着围裙的韩孝珠在完那句话以后立即恭恭敬敬的朝罗英石鞠了一躬,算是道歉算是恳求,也算是拿出了一种礼貌而郑重的姿态。“其实,我这趟过来是专门为了请钟铭跟我合作电影,倒也未必确切,因为这个想法早在四个月前就已经存在了,这四个月来我一直在找机会想跟钟铭一这件事情,只是一次次的看到他被各自其他重要的事情所耽搁,所以一直无法开口罢了!”

    金钟铭拿起纸巾仔仔细细的擦着沾满了油料的手,不置可否。

    不过,罗英石倒是若有所思了起来,因为他稍微想了一下,然后突然发现对方这个法好像确实是能讲得通的。毕竟,细细想来,从四个月前到现在,金钟铭确实一直被各种突发半突发的事情所占据着时间……别的不,那部《恐怖直播》,不就是从四五个月前开始,然后一直到去年年底的青龙奖才理清楚吗?接着过了元旦到现在,这厮又是突然去国外,又是突然跑回来,然后还帮着apink拍了半部不知所云的恐怖片,到了这两天正式过年才算是歇下来。

    所以……

    “一直等了钟铭四个月吗?”罗英石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那语气,与其是诘问,倒不如是一种自我辩解的感觉……实际上,大多数男人面对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性都很难在语气上硬起来,不然谈判场上为什么会有专用女性花瓶?

    “确实如此。”韩孝珠低下头略显无奈的解释道。“而且不瞒您讲,虽然我一直没找到机会开口,可这部电影早在四个月前就已经确实立项了,投资方、剧本、导演全都已经就位……就等我这边给他们一个答复就可以随时成立剧组!所以,听到您要让他去拍新综艺,我这边实在是没忍住……非常抱歉。”

    虽然是对方在道歉,可罗英石却突然觉得自己后槽牙疼了起来。

    讲实话,他这边只是一个突然而然的灵感而已,具体采用什么方式来进行拍摄这种问题他自己都还没想法呢!可是,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这个了,现在的问题是一边是一个没由头的突发灵感,另一边则是人家全剧组主创人员苦等四个月愣是没开工的辛苦和执着。将心比心,罗英石略显无奈的发现,如果自己这时候不主动放弃,并去劝劝身旁金钟铭来拍对方那部电影的话,那怎么想的都是自己太过霸道了……

    可是自己干什么了,就这么霸道了?上来就强势的一方不正是眼前这个年轻女演员吗?这世道真真是毫无道理可言!

    罗英石戏弄起那些综艺mc们是花样百出,但此刻面对着这位有节有度的美女演员却是完全进退不能。然而另一边,作为主人的金钟铭却丝毫没有出言调和的意思……因为,他准备下饺子了。

    “等等我,我要看看是怎么下饺子的。”文根英见状也赶紧跟着起了身。

    “别急,去卫生间洗手再来……你现在一身狗毛,进厨房会出事的。”金钟铭不以为意的叮嘱了一句,然后端起包好的饺子直接越过韩孝珠走进了厨房。

    韩孝珠没有去看先后越过自己的金钟铭和文根英,而是忍不住低头抿了抿嘴唇,而罗英石也突然觉得无趣了起来……俨然,自己这二人的对峙引起了主人还有另一位客人的不满。

    这个客厅里,可是有着四个人的,自己这二人为了另外一个人的工作计划对峙起来有个毛意思啊?

    “为什么我们都是盘子,只有你是碗?”数分钟后饺子盛了上来,而第一个开口的竟然是文根英。“而且我们都有蘸料只有你是装了面汤?”

    “习惯问题而已。”金钟铭面无表情的摇摇头。“你们要不来,我就用盘子,然后给贝克用个碗,故意难为他……这有什么好问的?”

    “那现在贝克怎么办?”文根英继续茫然的问道。“要给它一吗?”

    “不用,人吃都不够,给它干吗?反正我们也没抢过的它狗粮,不欠它的……”

    话听了是挺有意思,可是结合着金钟铭的表情,场面反而愈发压抑了。

    不过,就在四人开吃饺子后不久,电视机里突然播出的一个场景却是让金钟铭可以营造的这种压抑感变得荡然无存了起来:

    午休时分,偶像运动会的后台,路过公共区域的金钟铭从自己公司新人btob那里顺了一个包子,然后被一群女idol发现了,她们纷纷试图去把自己的便当分给对方。再然后,tara的含恩静正好拎着一袋包子路过,见到如此情形也开始上去塞东西,而金钟铭对恩静有些没辙,只能任由对方强行给他喂包子,一个又一个的喂……

    “哈!”罗英石第一个笑了出来。“你也有被人逼到墙角的时候?”

    “摄像机……”金钟铭无可奈何。“摄像机在场,总得忍着吧?”

    “关键是人吧?”看着电视里那个和身旁好友依然还有几分相似的面孔,不知道怎么回事,文根英突然忍不住盯住了韩孝珠,然后再次做起了比较……但是很意外,这次怎么看怎么觉得两人不是很像了。“钟铭总是很迁就漂亮女孩子和认识很久的人,含恩静算是这里面的佼佼者。”

    金钟铭怔了怔,意外的没有反驳。

    “《偶像运动会》是个好企划。”罗英石继续自顾自的边吃边了起来,丝毫不注意情调和气氛。“视角新颖,主题积极向上,看多,粉丝买账,然后自然收视稳定口碑出色……不然也不会连着搞了六次了。我估摸着,mbc应该会把它当成一个优质品牌来继续经营,就这么一年两次的继续办下去……”

    金钟铭无语至极,这厮法怎么就不看气氛,不过话又回来,要是心思放到工作相关以外的地方也成就不了今天的罗英石了。

    “那就吧!”眼看着电视机里的闹剧结束,另一边似乎也是觉得这么拖着毫无意义,金钟铭终于也提及了刚才的事情。“先来后到,罗pd先讲,你刚才的新综艺是个什么想法?”

    “就是做饭。”罗英石坦然答道,能毫无负担的阐述自己的想法是最好不过了。“我刚才就觉得你认真做饭的样子很有张力,从择菜开始,到剁馅擀饺子皮,再到包饺子,都非常有意思……”

    文根英明显有些不解:“可是综艺不是需要笑吗?刚才钟铭一个人认认真真做饭,明显没什么笑吧?”

    “综艺要的从来不是笑。”罗英石赶紧咽了个饺子,然后摇头解释道。“最起码对我来不是这样,我所追求的综艺是要有一种力量在里面,一种让观众持续关注节目的力量……”

    “电影也是。”金钟铭头,突兀的插了句嘴。“所有的影像作品都是如此,不需要什么特定的概念化的东西,让观众愿意看下去才是一切。”

    包括韩孝珠在内,所有人都了。

    “咱们接着。”罗英石继续道。“不讲电影和电视剧,那玩意我不是很懂,那么钟铭这个人做综艺时的魅力在哪里?在我看来是认真和贯彻的执行力!他这人很讲究一个对观众的承诺,你限定了条件,指明了目标,那他一定会尽全力而又真实的做成这一。别的节目我不好评价,但是《两天**》里面他基本上都能做到这一步。做游戏,成功了就有一碗面吃,那就只吃一碗面;失败了要跳冰窟窿,那也会毫不犹豫!”

    “《青春不败》里也是这样。”文根英睁大眼睛补充道。“第一天让他去割完一片麦子,他就低头割麦子,本来觉得什么意思都没有,不如金申英讲笑话有意思,但是等到后来他和narsha前辈一起努力割完所有的麦子坐到路边吃东西的时候,确实让人有一种挪不开眼睛的感觉……”

    “就是这种感觉!”罗英石明显来劲了。“这就是我喜欢的那种综艺,我的综艺从来都不是专门搞笑的……当然我不排斥搞笑,但是我更喜欢用有趣这个词汇来形容!综艺里面,明星句笑话当然很有趣,但是你想想,下雨时寂静的农家庭院难道不有趣吗?傍晚的时候,坐在乡村屋檐下的人和蹲在屋檐下的一只大白狗一起看着夕阳难道不有趣吗?一个身价韩国前五的年轻男人坐在自己的客厅里包饺子,结果因为来的客人太多,不得已擀了很多饺子皮,然后逼得他每个饺子却只能放一馅料来糊弄客人……这个难道不有趣吗?”

    金钟铭一声冷笑:“听到没有,这就叫吃着我的饭砸着我的锅!”

    “当然,我作为pd,最喜欢钟铭的就是这一。”罗英石听到对方的嘲讽后赶紧改了口风。“他的认真和执行力天然就是一种美感,一种有趣的存在。这和姜虎东的大嗓门、刘在石的控场、金济东的妙语连珠一样,都是一种力量的外放形式……所以,刚才我看着他包饺子的时候就想,要不要搞一个这样的节目?我是把他放到一个像《青春不败》那样的农舍里,每天节目给他一些限定到可怜的材料,甚至限定给他几个碗,几口锅,然后制定一个今天特有的三餐目标,最好是他自己动手搭建一个简陋的农家灶,自己去压水井那里手动压水,自己去把高粱米给脱粒,然后他做饭的时候肯定会因为我们的刁难骂我们节目组,肯定会在规则内钻空子,也肯定会在这个过程中出各种意外……最后,无论做出来是焦的还是糊的又或者是夹生的,他都要吃下去。当然了,也可以像眼前这顿香喷喷的饺子一样,是大获成功的一顿饭……这个过程想想就很有趣!”

    文根英听得两眼放光连连头,俨然是被对方的描述挑动了兴趣。

    金钟铭看着文根英的反应连连摇头,他现在总算觉得郑二毛此去欧洲的好处了……真要是那丫头也在这里,不定这时候都已经帮自己签卖身契了。

    “如何?”罗英石完之后等了一会,这才突然想起来自己是跟金钟铭听得,而不是文根英。

    “容我考虑一下。”金钟铭不咸不淡的给出了一个标准答案。

    “我就知道。”罗英石无奈的摇摇头。“你看着办吧,这事不急……”话到这里,这位pd试图端起盘子继续吃他的饺子,但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瞄到了低头不语的韩孝珠,然后又无奈的把盘子放了回去。“那什么……其实钟铭,如果我们采用《青春不败》的拍摄方式来的话,也就是每一周去那里过一天做三顿饭,那它就不会耽误你任何其他工作,你就当是去那里过周末好了……”

    金钟铭挑了下眉毛,不置可否的头,然后果然顺势扭头看向了韩孝珠:“那孝珠你呢,你的那部电影是怎么回事?”

    任务完成,罗英石赶紧低头吃起了所谓皮厚馅少的饺子。

    “我吗?”韩孝珠抿着嘴稍微笑了一下。“其实这部电影能拖四个月跟它的特殊情况是有关系的……不瞒钟铭你,这是一部翻拍片,香港电影的翻拍片。”

    金钟铭嘴角微微翘了下。

    “你知道的。”韩孝珠继续笑道。“四个月前的时候,《盗贼联盟》一出来就直接把整个韩国电影市场给掀了过来,然后任达华前辈也成为大家的议论对象,所以当时就有不少电影人开始重新关注他……”

    “韩国人,尤其是80后那批人,也就是现在的消费市场主力军,对香江影星有一种特殊的情怀。”一直听多少,再加上吃饭速度很快,这个时候的金钟铭已经吃完了自己那碗饺子,然后起身去给众人准备饮料去了。“那个时代的孩子最喜欢的就是周润发和张国荣,而任达华这个名字对他们而言也是既熟悉又陌生,舆论关注任达华固然是因为《盗贼联盟》,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这个名字能勾起读者和观众的情绪,实际上《盗贼联盟》的成功里面也有这种因素,不是任达华那个年纪的老牌香江影星,韩国人不一定这么买账……然后呢?”

    “然后?”听得直愣神的韩孝珠怔了一下,赶紧继续笑着了下去。“然后就有专门做电影的几个八零后,窝在电影工作室里开始补任达华前辈的电影……”

    “看上哪部了?别告诉我是《岁月神偷》,那种电影你还差力道,而且那种电影全世界各地都有……咖啡……中国内地的《活着》,美国的《阿甘正传》,所谓以人物的视角,仰视整个时代的变迁,那种片子你真想拍,肯定称不上是翻拍片的。”

    “当然没想过那个。”韩孝珠接过咖啡低头抿了一口,然后继续道。“是一部叫《跟踪》的电影,06年的作品,任达华前辈凭次入围过金像奖……”

    韩孝珠话的时候,金钟铭正在给桌上的罗英石泡茶,正好站在韩孝珠的身后,而当他听到对方到这部电影时当即忍不住眯了眯眼睛,然后还饶有兴致的扭头盯着韩孝珠后背看了几秒钟,这引得正对着他的文根英万分不解。

    “然后看电影的这几个人里面,有两个钟铭你可能认识。”

    “哦?”

    “一个是赵义硕编剧,一个是金丙书摄影……这两位看完这部老电影之后就去一起喝酒,然后就有了这个反派想法。”

    “这倒是不可能不认识,双王牌啊,不过我还以为是你起的头呢……然后呢,导演是谁?制作公司是哪边?”

    “制作公司是new,导演……就是这两位,我刚才这部电影的特殊情况不单单是指翻拍,也指这个。”韩孝珠有些心翼翼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罗英石自然不懂这里面的道道,文根英也有些茫然,但金钟铭却面露恍然……原来,这不仅是一部翻拍片,也是一部没有导演的电影。

    话,赵义硕是王牌编剧不假,金丙书是王牌摄影也不假,这俩人的作品列表加一块估计能压的住安圣基的作品列表……但是,一部大制作电影可能会有七八个组别一起在拍摄,对应的摄影和编剧也都少则五六个多则十几个,可导演却只有一个!

    这种情况下,两个所谓的业内王牌编剧和摄影就算是再有名气,那也抵不过一个有一部成功作品的导演来的底气足。再了,这俩人的年纪也就是比金钟铭和韩孝珠大个七八岁而已,在业内也属于典型的年轻人。

    而认可了这个项目的new公司当然也不是什么传统的电影制作公司,顾名思义,这几乎是和cube同时崛起的一个新电影制作公司,它的主要构成人物全是一些看不惯业内陈腐规矩的人,是一群想打破固有电影制作格局而聚集起来的一群韩国电影青壮派。

    那么换言之,这部电影根本就没有导演,也没有什么原创,根本就是几个有野心想出头的年轻电影人进行的一次大胆尝试。

    当然了,话又得回来,无论是new公司还是赵义硕又或者是金丙书,乃至于眼前的韩孝珠,那都是有出色履历打底的,也都是有着真材实料才有信心作出这种大胆尝试的……扪心自问,金钟铭也觉得这部电影的成功概率很高。

    “你们是想让我演……梁家辉那个角色?”给两个女孩准备了咖啡,给自己和罗英石泡好茶,金钟铭又重新坐回到了饭桌前。

    “没错。”韩孝珠赶紧头。
进击的魔法师txt下载
“钟铭是在顾忌这个角色是反派?”

    “先不这个。”金钟铭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谁演原来任达华前辈的那个角色?”

    “这个要看你的意思……”韩孝珠心的答复道。“我们之前商量的是,如果可以的话,想请你进一步拜托一下安圣基前辈,如果不行的话new公司愿意去联络薛景求前辈……”

    “薛!景!求!”金钟铭一字一顿,当即失笑,引得桌子上其他三个人面面相觑。

    这话听了怎么感觉有些不善呢?!连个前辈都不加。

    “薛景求演技是有的。”笑完之后金钟铭撇撇嘴继续道。“只要不用力过度,他依然是韩国最好的那几个演员之一,找他没毛病……”

    韩孝珠微微叹了口气,却是不敢再多言了。

    “让我考虑考虑吧,年假之后再给你答复。”金钟铭收起笑意和嘲讽的意味,转而正色答道。

    “也好。”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那边罗英石已经保证新综艺不会和电影相冲突,可韩孝珠总觉的心里却中有些阴沉沉的,因为金钟铭的态度实在是太古怪了。

    “都吃完了吗?”金钟铭不去理会对方到底在想什么,他四下打量了一下,竟然就要送客了。

    “哎!”韩孝珠赶紧答应了一声,心里却进一步沉了下去。

    “吃完了我就不送了,走之前把各自的盘子洗了就好。”金钟铭搓了搓手,众人这才发现他面前的碗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送进厨房,估计是早就洗好了。

    三人无言以对,只能无奈起身挨个去洗盘子……而且,韩孝珠本来还想帮罗英石顺手接过去的,但是却被金钟铭明令禁止,强行要求罗英石自己去洗。

    古怪的态度和气氛让人摸不着头脑,然而无论如何,三人还是云里雾里的洗完了各自的餐具,然后就要告辞离开。

    “根英留一下,我有事情跟你。”等在客厅沙发上的金钟铭没有跟其他二人客气,却选择叫住了文根英。

    “也好,我也想和钟铭你多聊一会。”文根英稍微一怔,但马上就和颜以对。

    这下子,气氛更加诡异了。

    其中,罗英石倒也罢了,他明显能感觉的到金钟铭这种古怪的态度其实跟自己没有太大关系。

    要知道,他此行就是替姜虎东致意的,而所谓致意,其实是一种不好是道歉也不好是感谢,却又不能表达的态度,来之前他确实有些忐忑,但是见面以后反而很顺利。至于后来趁机蹭了一盘饺子,以及突然又有了一个综艺灵感的事情,他自问也没有太多咄咄逼人的地方……这都是碰上的事情。

    清者自清,所以罗英石当然觉得无所谓。

    可另一边,韩孝珠就明显觉得有些不对头了,准确的是她现在觉得心里更加压抑了……两个人一块来的,现在让自己走,文根英留下,而且之前那种不清不楚的态度,也难免让她多想。

    可是,多想又如何呢?以韩孝珠的为人处世,怎么会因为这个就把压抑和不满挂在脸上呢?所以,稍微看了一眼文根英和金钟铭,她终于还是笑着离开了。

    “你刚才在生孝珠的气?”

    人一走,这个问题就毫不避讳的问了出来,但让人感到不安的是,问这个话的竟然是金钟铭,而被问的赫然是文根英。

    “就这么明显吗?”文根英将背包重新放下,还未落座就承认了。

    “差不多吧?”金钟铭微微蹙眉。“不过也不至于吧?她一自己过来是为了找我拍电影的,你那边脸都白了……”

    “孝珠……”文根英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给出了一个颇有服力的理由。“孝珠是没有ins的,一直都没有。今天下午我们在狎鸥亭喝咖啡,在ins上看到你信息的是我,提议过来拜年的也是我,她来之前没什么,来之后也没什么,可是最后却突然这次是来找你拍电影的……虽然知道当时有些情急,可她这么我还是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金钟铭沉默了片刻,突然又笑了出来:“挺有意思的。”

    “什么意思?”文根英敏感的抬起头来。“钟铭你是在嫌我幼稚吗?”

    “是觉得你幼稚,不过不是嫌。”金钟铭轻笑道。“你上一次来我这里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只来过这里两次。”文根英略显尴尬的答道。“上一次是来……来给你送礼物。”

    “很久的事情了。”金钟铭继续笑道。

    “没错。”文根英不明所以的头,对方的话和笑声显得很不礼貌,但是当面听起来就会明白,这里面没有任何恶意。“可你笑什么?”

    “我笑得是,这么长时间了。”金钟铭没有收起笑意,但却微微叹了口气。“有人变化那么大,可有人却一都没变,这个世界还真有意思……今天来的三个人,都属于那种总体上性格和为人基本没什么变化的人。”

    文根英扭过头,仔细思索了片刻,然后勉强反问道:“罗pd我只是之前在综艺现场见过两次,可孝珠以前也这样吗?”

    “如果你指的是上进心或者野心的话,孝珠身上确实很早就有这么一种特质。”金钟铭认真的答道。“她很漂亮,很聪明,但是跟圈内人交际绝大多数都是为了工作……你跟她认识这么长时间,去过她家吗?”

    文根英为之默然。

    “在我看来,孝珠是很有天赋很有条件的女孩子……这个不单指容貌,还指性格和教养,这跟圈子里绝大多数人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所以她身上很轻易就能产生一种莫名的吸引力,所谓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很少有人讨厌她。但是,她对谁都有所保留,或者跟谁都掺杂了一功利的目的……这里我必要和根英你清楚,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是一个异常出色的优,能在这个糜烂的娱乐圈里起到非常好的保护作用,最起码从我个人的角度来是持欣赏态度的。”

    “钟铭留下我就是为了劝我不要对她多心吗?”文根英语气低沉的问道。“可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挑拨我和她关系似的?”

    “我可不是这意思……不过,从你的性格来讲,有这种感觉倒也正常。”金钟铭晒笑了一声。

    “幼稚吗?”文根英有些无力。

    “从我的角度来,这依然是优。”金钟铭继续笑道。“我刚才就已经过了。”

    “什么样的为人处世态度从你的角度来都是优,那到底什么又能算是缺?”文根英有情绪了。“你能一个绝对厌恶的人吗?得是演电影的演员!”

    “当然能出来……比如有这么一个人靠老婆家族的人脉上位,可等他出名了,都几十岁的人了还能把黄脸婆给踢了。虽然他演了很多出色的电影,外界基本上对他的评价还算是积极的,可从我的角度来,这就是一个人渣……不要这么看我,我的就是薛景求薛千万……这个人,典型的有才无德,我一想他就觉得恶心。”

    文根英头又摇摇头,俨然是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薛景求的私人生活……韩国演艺界对演员的要求很高,但大多局限于公众形象,对演员们的私生活还是很看得开的,这一跟idol根本不是一回事。不要薛景求这样离婚再去了,甚至有很多名演员无论男女,无论前后辈,无论年龄差,经常拍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就要打着宣传的旗号,用经济公司的名义半强迫式的要求演对手戏的人和自己来一段恋情,甚至可能还要**!

    这种东西虽然人人皱眉头,但毕竟男未婚女未嫁的感觉,谁也不好什么,媒体也只是当八卦侃一侃而已。

    所以,金钟铭乍一来,文根英既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却不好着整个演艺圈的风气赞同。

    “你不会接孝珠这部电影……对吗?”文根英突然而然的转移了话题,而且正中靶心。

    “没错。”金钟铭往后靠在了沙发后背上。“我听她了一半基本上就绝了这个念头……只是她苦等四个月等成望夫石的这种法也不能讲是装的,所以给她留了面子……”

    “还给她留了不少暗示,让她有失败的心理准备?”文根英插话道。“对不对?可为什么,是因为薛景求前辈还是因为电影本身是改编作品?又或者是钟铭你觉得那两个导演和new公司让你有些不放心?”

    “都不是……”躺在沙发靠背上的金钟铭卡了一下,然后才神情略显复杂的答道。“是因为孝珠,我是因为孝珠这番行为目的性太强,而有些不满。”

    文根英再度为之哑然。

    “你想想就知道了。”金钟铭挪了挪肩膀,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才解释了起来。“薛景求不行我可以请老师出来演这个角色,至于导演水和制作公司的事情也不算一回事,因为我既然去了,那电影怎么拍就是我了算了。到时候,new公司老老实实听我指挥就行,反正电影拍好了不耽误他们赚钱,金丙书摄影和赵一硕编剧安心听我话最后给他们个导演名头,不耽误他们出人头地……甚至如果对手戏不多,必要的时候薛景求我都能捏着鼻子认了。只是……孝珠……怎么呢?你看过《跟踪》的原版电影吗,任达华演的那个?”

    文根英摇了摇头。

    “那你知道,翻拍片最讲究什么吗?”金钟铭继续追问道。

    文根英依旧摇头。

    “翻拍片只讲究一,那就是去芜存菁!”金钟铭认真的解释道。“顾名思义嘛,原版作品之所以会吸引翻拍者,肯定会有它的特殊吸引力,但却肯定又有着明显的缺让喜欢它的人忍不住去完善它!根英你想想,如果一部电影本身达到了时代标杆的地步还有人想翻拍,那基本上就是智障才能作出的事情……我的就是宋承宪翻拍的《英雄本色》,吴宇森自己来监制都不行!你听过有人翻拍《教父》吗?”

    文根英终于笑了一下,这是她留下来以后难得的笑脸。

    “咱们回过头去《跟踪》。”金钟铭也咧嘴笑了一下。“这部电影非常不错,城市特色显著,故事视角新颖,但偏生活化了一,而且结局因果论太明显,不够有张力,确实适合移植到首尔,然后进行韩国电影特色的渲染,并开启一个商业模式的翻拍。不过,这不是我们今天要的,因为孝珠选择这部电影是有她自己想法和理由的,她不需要从整部电影的角度来看待这次翻拍,孝珠更在意的角色……”

    文根英兴致明显更高了一些,毕竟她是个演员,角色这种东西她懂得更多。

    “原版电影,角色特和演员的表现差距非常明显。”金钟铭若有所思的解释道。“如果非要一句极端一的话,那就是一群出色的演员拼尽全力却捧女主角这个角色和演员……但是很可惜,就是这个整部电影拼尽全力去捧的女演员,在电影里表现的却差强人意。”

    文根英面露恍然。

    “那部电影里我印象最深的是林雪……你不认识,一位金牌配角,满分十分,他的表现我给打12分!”金钟铭翻身盘腿坐在了沙发上,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一丝弧度。“然后是另外一位女配角,我打10分!接着是任达华前辈,他凭着这部电影入围了金像奖,不用多,我也不好给这位打分了,只能是不负众望。再然后是孝珠希望我去演的那个角色,是梁家辉前辈扮演的……咱们实话实,梁家辉前辈这部电影里发挥并不好,只能是及格……但是,这个及格是对梁家辉前辈的平均水平而言的,让我去演,讲实话,压力很大!而最后就是那个女主角,我也打及格分,但是那个女演员是港姐出身,第一次拍电影,所以,她虽然发挥的不错,但表现却是垫底的,是整部电影的最短板!”

    文根英几乎已经明白了过来了,她忍不住攥了下手里的背包带:“钟铭你是……孝珠是希望借你和薛景求前辈来把自己抬上去?”

    “是啊。”金钟铭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对方。“翻拍肯定会有对比……我和薛景求前辈演的再好,也只能被人一句跟原版没得差,可稍一疏忽就会被人批评远不如原版,就会落得满头包……但孝珠那个角色却完全反过来,以她的实力,很容易就能起到和我们相反的反差效果!原版的女主角,我和薛景求,任达华前辈和梁家辉前辈,一群注定要被原版甩一条街的配角,都会是她的衬托……”

    “你嫌她骗你?”文根英想到了当时韩孝珠介绍这部电影时对方突然露出古怪表情。

    “我嫌她不跟我实话而已……”金钟铭神色黯然了下来。“真要是话,认认真真对我她想混个影后,让我帮帮忙,多年交情,一个有些压力的角色而已,我又怎么会不答应呢?可她没提这个,只是想让我去演……实话,那一瞬间不管是她刻意想糊弄我,还是觉得如今身份诧异,不敢跟我交心,我确实都挺生气的。”

    “和我一样。”文根英抿了抿嘴唇。“我不也对孝珠生气了。”

    “没错,和你一样……所以我把你留下来,然后把我之前的想法原原本本的告诉你,因为我怕你会因为我不和你讲实话而又生我的气……大过年的,不太值得……再了,其实跟你完以后,我现在对孝珠也没什么气可生了。所以,你也不要对孝珠生气,我想好了,这部电影就算是为了表示态度不去演,可也会尽量照应她的。”

    文根英继续抿了抿嘴……但是没话。

    “怎么了?”金钟铭不解的问道。“放不下吗?”

    “不是,不是这件事情。”文根英摇摇头,然后目光慢慢的从对方的身上移到了对方的眼睛上,两人迅速而又不突兀的对视了起来。“钟铭,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突然要来看你吗?”

    “我哪知道?”金钟铭突然有些想躲闪对方目光的冲动。“不是拜年吗?”

    “上次我来这里是为了给你送礼物,而之所以想送礼物是因为之前在安圣基前辈办公室里的时候,觉得你站出来对着一群像张东健前辈那样的人发脾气的样子特别有气势,特别帅气。”

    “现在也挺帅的……”金钟铭勉力干笑道,同时终于趁机躲开了对方的视线。“我刚才了,大家都没怎么变。”

    “没错,我年前在首映礼上看《恐怖直播》的时候就是这个感觉,觉得你还是没有变,还是那么有气势,还是那么帅气,所以最近一个多月一直在看你的各种新闻、信息,无论什么时候总是喜欢拿手机刷一刷你的新闻和图片,不然今天也不会知道你在家做饭了,更不会拉着孝珠过来蹭饭。”

    金钟铭更尴尬了,他觉得自己又惹祸了。

    “不过今天,你让我感觉到了一种不同以往,但又确实一直存在于你身上,没怎么改变的东西……挺可爱的,也挺帅气的。”文根英看着对方的样子突然又笑了一下。“你也不用这么躲着我,放心吧,我可不会学那个含恩静,急匆匆来急匆匆走,又急匆匆的甩不掉,最后只能像个怨妇一样往你嘴里塞包子。”

    金钟铭还是只能干笑。

    “我该回去了,最后问你个问题。”文根英突然站起身来把包背在了身上。“罗英石pd的注意挺有趣的,你应该会接吧?”

    “确实动心了。”金钟铭干笑道。

    “那就去试试呗,有机会我去那边找你,看你怎么做饭给我吃。”着话,文根英已经走到了门前开始换鞋。

    “一定。”金钟铭长呼了一口气,然后赶紧站起身来相送。

    “新年快乐!”拉开门,这个眉毛和六七年前一样粗的女孩站在门框里回身鞠了一躬。“感谢你的饺子……味道不错,就是没吃饱。”

    “新年快乐。”金钟铭赶紧答道,但话音未落对方就已经带上门跑开了,只留下一个门板对着他。

    然而,没由来的,恢复了独自在家过年状态的这个男人突然觉得心情轻松了不少。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