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29章看台上(17.5k)

第329章看台上(17.5k)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一个入场的……呃,自然是a组。 x更新最快

    a组是按照前几届比赛的成绩拼盘组成的种子队伍,而且还不止如此,他们还全都是有人气的种子选手,换句话他们注定是今天的绝对主角。

    而在这中间,shinee和狗日子全都赫然在列。

    于是乎,等到这波人迈入室内体育场的时候,dreamtea的老板李钟石不等主持人开口介绍就毫不避讳的站起身来,并朝着自己的几个学生兴奋的挥舞起了从粉丝那里临时借来的应援旗子,很是抢了一把镜头。狗日子四个女孩一开始都没注意到,还是被主持人全炫茂提醒以后才发现了头上的新大陆,而在初期的惊愕之后,她们马上就兴奋的边走边跳边笑边招手回应……话,狗日子这个组合的成员早在dreamtea公司开办前就大多是李钟石的学生,所以自然能够在老板面前放得开。

    不过,这就苦了旁边的李秀满和金英敏了,狗日子介绍完肯定要马上介绍shinee,所以这两人不得不捏着鼻子站起来鼓掌,好在李秀满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哪儿搞到了一个shinee的应援围巾披在肩膀上,倒还显得不是很突兀……而再往后自然也不用多,拜李钟石所赐,几乎所有的老板都无一例外的起身给自家艺人应援,搞得mbc不得不分出大量的镜头来照顾这群人。

    当然了,等到g组出场时,金钟铭和崔振浩却也同样起身欢迎,不过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金钟铭手腕上系着的赫然是印着apink头像的气球,而acube的代表崔振浩却是拽着kara的一个应援物在那里鼓掌。

    也确实……挺有趣的。

    然而,更有意思的似乎还在后面,g组出场之后的h组赫然是由ccm公司和ts公司组成的联军,tara和secret,还有她们各自的师弟团bap和speed……金钟铭还未坐下就用眼角余光瞥到了一堆熟人。

    很显然,这群人看到金钟铭时那些目光还是很惊异的,不过,当他们中的有些人看到了对方手腕上的气球,又发现等到自己这些人入场后对方反而直接坐了下去时,那表情就难免有些不自然了。于是,等到金光洙和金泰颂一起起身时,和后者收到了正常的热烈回应不同,前者却尴尬的发现,tara里竟然有人直接扭过了头去,看都没看自己一眼!

    这就有些尴尬了。

    然而不管是有趣还是尴尬,入场式这种东西向来都是热烈而急促的,所谓来的快去的也快,于是乎,随着最后一组艺人的快步入场,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就都重新回到了场内上百名idol身上。他们要宣誓,要比赛,要和粉丝互动,要抢镜头……而既然如此的话,紧挨着入口的那个看台上自然就变的和体育场格格不入了起来。

    句不好听的,真当他们是来应援的?

    “金社长,你们ts公司的bap最近势头不错啊,不定能挡住exo的这波冲击……”

    “想挡大公司主推男团的冲击,还得要大公司的男团,我们ts家业的……我更看好btob一。”

    “难!照理btob这个组合什么都不缺,本身人员配置也好,内部也没什么矛盾……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难出头!就好像是天生幸运度不足一样,这个是真没法子了。”

    “难道只能指望bigbang来当拦路虎?”

    “几位听过一个法没?”

    “什么?”

    “练习生里面有个流传了大半年的法,是exo本来大半年前就是要出道的,之所以拖到现在好像是因为s.m受了cube的压力。据……就是今天第一个来的那位为了给btob成长空间,所以直接找到了李秀满会长,强行要求他们现在才出道。可没成想,btob还是没起来……”

    “一群毛孩子的话你也信?”

    “当八卦瞎扯一下而已……”

    “不这个了,可看exo这架势,岂不是要势不可挡?”

    “也不好啊,指不定谁家的男团就会直接蹿起来呢……这个行业,公司的实力和资源固然是一个绕不开的东西,可真要是走了狗屎运,所谓搭上了时代的脉搏,又或者连着几首谁也看不明白的神曲,你看看谁能拦得住?”

    “也是,有btob这样运道差的,不定就有运道好的……”

    “aoa发展也挺好的,怎么落到最后的杂烩队伍里了,韩社长那边跟mbc闹崩了?”

    “没有的事情,主要是我们的blue被列入了前面的种子队伍,就一个aoa不好安排……”

    “其实还是韩社长特立独行,你看人家ccm和ts,两家一起组队不也挺合适的吗?多一个aoa挺好啊,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们不知道,韩社长是有想法的人……”

    身后聊得热火朝天,金英敏却一言不发的眯着眼睛靠在座位上,那副神情和旁边的李秀满一样一样的,反正看起来似乎真的是在认真关注着下面场地里的热闹比赛,可其实,这位s.m公司社长却也在侧耳倾听着看台上的谈话。

    当然了,满场的喧闹声中,有些话他能听得真真切切,有些话却显得模模糊糊,而再远一的或者是特意声讨论的话题干脆就直接被淹没在呐喊助威声里去了。除此之外,有些话题实在是无稽到了极,有些老板的见识也实在是磕碜……

    可即便如此,金英敏也是颇有所得,因为多年的锻炼已经让他学会了如何透过现象看本质。实际上,这些话题的具体内容他丝毫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这些话题以外的信息,那就是这些公司的当家人似乎都在趁着这个难得场合热切的表现着自己……可表现给谁看?

    是给金钟铭这个行业老大看,还是给其他人所有同行们看?或许都有,又或许都没有,甚至他们自己都可能知道自己的这些话有多么无稽和可笑,但他们就是想,就是想讨论,就是想表现自己。

    白了,他们这些人平日里在行业中根本就没有什么话语权,所以才会在这种场合中如此激动和热情。金英敏丝毫不怀疑,如果待会中午吃工作餐的时候金钟铭趁机挑事,什么大公司吃太多了之类的话,那这些人一定会群起相应把自己的那份盒饭给抢走分了。

    可金钟铭会不会这么做呢?他到底想干什么呢?金英敏一边担忧至极,一边却又无计可施……毕竟,今天来的实在是太仓促了。

    而跟金英敏一样,表面上笑意盎然,实际上忧心忡忡的人还有不少,朴振英、韩胜浩、金光洙……呃,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其实越是有些家底的人越是对未知事物感到担忧,谁都是仓促赶过来的,可谁也不知道金钟铭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问为什么一定要来?

    首先一个,自然是因为金钟铭了。人家手上有韩国最大的音源网站loen,有最大泛娱乐网站m,有最大的娱乐化有线电视台tvn,还有从loen以及sidushq那里搞来的最大的dvd(专辑)制作发行渠道……那自然谁都想过来拍个马屁。

    然而,来到现场以后,抛开金钟铭,很多人陡然发现这个场合本身也极具吸引力。

    这个也很简单,仔细想想就知道了。眼前的体育场里几乎汇集着上百idol,而且这还是被mbc给筛选过的,可mbc如何筛选呢?无非是看idol的人气和公司的人脉。而前者可以直接写成相应经纪公司的发展潜力,后者可以直接写成这些公司本来就有的实力。所以,根本不用多想,这个看台上的老板们心里基本上都有一本账,他们完全可以断定,这个行业里几乎所有上得了台面的掌门人,恐怕都来到了此处。

    除此之外,还有这个规模,一些明白人心里一清二楚,它比之前为了协调韩流在日本利益、为了协调idol参演电视剧而组建那个联盟还要有广泛性。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如果那个联盟的成员聚在一起时是韩流这个行业的所谓常务会议,那今天这次看台聚会干脆就是一次行业内的全面扩大会议了。而在这种场合下,出的话讨论出的事情,哪怕没有宣之于众,但只要没人反对,那恐怕也是有强大行业内约束力的,甚至还有可能因此影响到各大电视台和广告商的判断力!

    这种情况下,你不来是等着被别人坑吗?!

    再了,回到最开始的金钟铭身上,甭管一开始大家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可当所有人都来了以后,那一开始的隐性召集人金钟铭自然也就要因此水涨船高……这时候,别人都来了你不来,是想让金钟铭把你名字记本本上吗?!

    不然呢?这群人闲的蛋疼啊,一大早这么利索的跑到高阳这边来看什么田径比赛?

    “新来这人是谁?”话间,有人赫然发现这次看台聚会的规模还在进一步扩大。“怎么感觉官气十足?”

    “mbc新任社长金钟国,估计是刚得到消息过来作陪的。”有人立即解释了一句。

    “李浩杨怎么来了,这有他什么事?还是要讨论版权的问题?”又过了一会,又有人注意到了新沙洞老虎的到来。

    不过这也难不倒万能的韩流企业老板们,马上又有人揭开了谜底:“新沙洞老虎不是自己组了个女团运营吗?exid,今天也来了,他应该是因为exid那边跟来的员工缺乏组织度,所以得到消息的时间晚了。”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不过,眼看着金钟铭笑眯眯的和新沙洞老虎聊了几句,然后后者又如释重负的坐到了后面的一个空位上,而那个又黑又矮的mbc社长金钟国又迫不及待的继续拉住金钟铭着什么……金英敏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漏了什么东西。

    两分钟后,趁着shinee的珉豪一百一十米栏突破了预赛,李秀满热情鼓掌的当口,金英敏趁机把脑袋凑了过去:“会长,杨贤硕怎么还没来?!”

    李秀满戏谑的扭过头来,满脸笑意,似乎对珉豪表现非常满意:“是,没错,没来。然后呢,关我们什么事?”

    金英敏登时无语。

    话,这场运动会是要持续到下午的,不然这些经纪公司也就不会给自家艺人的粉丝们送午餐便当了,而随着比赛的持续进行和金钟铭全天候的将注意力放在比赛上,越来越多的人失去了开始的从容和淡定。

    终于,随着两个怎么想怎么不对路的人,也就是白昌洙和裴勇俊也来到现场……这下子,连李秀满都有些按捺不住的意思了。

    “这下麻烦了!”金英敏面色铁青,俨然是为白昌洙的到来所不忿。“他怎么来了?”

    “人家也是正儿八经的经纪公司代表,手下还签着李政宰这样的大牌演员,比咱们混的都好,凭什么不能来?”李秀满依旧面色如常,不过却也不再去看下面的精彩比赛了。“不过你的也对,他和裴勇俊这么一来也确实有麻烦了……”

    “是吧?”金英敏当即附和了一句。

    “不过也未必就是我们的麻烦,很有可能是杨贤硕的麻烦。”李秀满面无表情的看了眼那边已经退场的mbc新社长金钟国,却给出了另一种解释。“刚才杨贤硕不来,还可以推脱这边的各家负责人都是来助威的,因为大家旗下都有艺人在这里比赛,可现在白昌洙和裴勇都来了……我怀疑要不是李秉宪去了美国,不定也要来……你,这时候他还有什么理由推脱?”

    “金钟铭会趁机对杨贤硕发作吗?现在的局面不管杨贤硕是诚心还是无意,已经明显的影响到了金钟铭的权威,这么多同行,杀鸡儆猴是必然的吧?”

    “或许吧。”李秀满连连摇头。“但也有可能不是杨贤硕,因为那个笨蛋是自己跳出来无意中成靶子的……我的意思是现在瞎猜也没用,鬼知道金钟铭这次的目标到底是谁,不定人家就是来看比赛的呢!”

    “可白昌洙……真要是冲我们来的怎么办?”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见招拆招就是。”李秀满从容答道,不过稍微顿了一下后他还是安抚了一下自己的搭档。“稍安勿躁,等着吧,肯定有几个老子比我们更耐不住性子,让别人来当问路的石子好了。”

    金英敏果然再度按下浮动的心思坐了回来。

    不过,诚如李秀满预见的那样,白昌洙和裴勇俊这两个看似局内人实为局外人的到来彻底打破了之前的和谐气氛,压力之下,终于有人撑不住劲了。

    “金钟铭代表。”金光洙突然笑眯眯的从后排站起身来,然后亲热的拍了拍金钟铭的肩膀。“今天难得圈内朋友来的这么齐,你看中午要不要趁机聚一下,还是看完比赛等晚上再?”

    “还是要以运动会优先的。”金钟铭回过头来混不在意的答道。“这个时候怎么能去吃法呢?再了,杨贤硕社长不是还没来吗?”

    此言一出,周边早就竖着耳朵的人几乎全都在心里咯噔了一下,果然,不管是早就有意为之,还是临时觉得对方拂了自己面子,在这么多其他同行的都给脸的情况下,金钟铭于情于理都要杨贤硕的茬立威了。

    谁tm让你这么特立独行?!

    “杨社长今天未必会来吧?”金光洙半是松了口气,半是落井下石的笑道。“这都快十一半了,比赛都开始两个半时了,从弘大那边到高阳可是比我们这些人近得多……想来早就来了。”

    “或许是因为这边没有yg公司的人,所以杨社长一时还不知道消息?”朴振英似乎是觉得自己有义务站出来打圆场,毕竟再无脑的人也能察觉到金光洙话里的恶意。

    “那振英哥就给他打个电话吧!”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就我最近手头有紧,想找他借现金……”

    这下子,终于没人再敢多嘴了。

    借现金?也亏得金钟铭能出口,那些平日里挤不到核心圈子的公司头目只当是对方在故意恶心杨贤硕。然而,真正知道内情的那些主要公司负责人却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个借钱背后是怎么一会事!

    莫忘了,半年前是谁大包大揽,宣称要为中公司日本市场差额掏钱,然后要求众人放弃环球唱片的合约转而跟他搞韩流经纪公司的?!不就是杨贤硕吗!

    结果呢?结果是电通社长去世,李明博登岛,然后杨菊花连着大家一起亏了个底朝天!按照约定,应该是他杨菊花掏钱给大家补上这份差额的,可这厮当时死咬了要到来年八月份一起算账,最后还是金钟铭掏出钱来,给那些因为日本市场萎靡而陷入经营困境的公司按照银行利率贷了款!

    所以,饶了一圈的话,其实是杨贤硕欠金钟铭一大笔钱!

    而现在,金钟铭重提这事,固然有几分气话的意思,但是却也能直白的明他是真的有生气了,因为这话里还有提醒其他人站稳立场的意思。

    一时间,众人纷纷若有所思。

    然而,等到朴振英被局势所迫,不尴不尬的站起身去过道里去打电话的时候,刚刚觉得可以松快下来的金英敏却忽然被李秀满拿胳膊了一下。

    “什么?”金英敏一开始还以为对方是无意间撞到了自己,但抬头看到对方的表情后才立即反应了过来。

    “话!”李秀满黑着脸应道。“再不就来不及了!”

    “什么?”金英敏大为不解。

    “去站起来问金钟铭,我们想签下姜虎东,问他行不行?行的话就再问问他我们想把张东健的经纪公司买下来,行不行?”

    “在这儿问这个?”金英敏目瞪口呆。“现在?为什么?”

    李秀满叹了口气,然后也懒得理会对方,想了一下后,他干脆亲自站起身来朝金钟铭这边走了过来。看到这位过来,一直默不作声的崔振浩立即主动让开了座位,转而坐到了金钟铭的另一边的空位上,那是金钟国离开时腾出的位子,而周围的人也都再度敏感的竖起了耳朵。

    “前辈想要签下姜虎东?”金钟铭眉毛当即挑了起来。

    “没错。”李秀满毫不犹豫的头重申一遍。“这两个月我跟他私下有了一些沟通,就等你头了,钟铭觉得如何?”

    这下子,周边的所有人也都不再假装看比赛了,而是毫不避讳的直接把目光对准了这边,毕竟,这个讯息太劲爆了。

    姜虎东刚刚复出半年不到,但由于他的复出节目,也就是tvn《拜托了冰箱》迅速站住脚的缘故,三大电视台里原本就是由这个胖子主打的节目也都纷纷重新朝他伸出了橄榄枝。要能回到昔日韩国综艺mc第一人的位置,那叫白日做梦,但是抛开刘在石,他依然是韩国最具代表性的综艺mc。

    而且句长远的话,姜虎东身体这么好,mc这种职业又比idol周期长的多,那他这种级别的艺人,操作的好甚至可以养活一整个公司几十年,更别提和s.m强强联合了。当然,话又得回来,想签姜虎东不是那么容易的……最起码姜虎东回来以后不知道多少人试图联络对方,却都铩羽而归。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话题在金钟铭和李秀满之间咋一出,却又让众人觉得格外敏感和刺耳。

    呵呵,圈内人的事情圈内人自然一清二楚,当初姜虎东隐退前原经纪公司突然倒台,而那家公司的倒台明显有着s.m的手笔,真当大家不清楚?

    再进一步,姜虎东当初的隐退到底是怎么回事,别人还有些模糊倒也罢了,可李秀满和金钟铭这两人难道不懂?

    实际上,回到话题前的这两人身上,咋一听来,金钟铭还以为对方是在恶意挑衅呢!

    可稍一思索,他竟然鬼使神差的了头:“只要前辈跟虎东哥之间能解开之前的误会,我本人当然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秀满稍微怔了一下,他想到过对方会立刻头,毕竟今非昔比了,当初的金钟铭需要搞掉姜虎东来继续爬,但如今的对方放姜虎东一片天地却能显得有足够人情味……只是,他也没想到对方答应的那么痛快罢了。

    不过,这俩人是干脆了,可周围的人却都个个面色不善了起来……因为李秀满上去了几句话,姜虎东就这么归s.m了,这让其他人怎么混?!

    “前辈还有事吗?”金钟铭没去管身后的骚动,而是继续礼貌的问了一句,因为他发现李秀满依旧若有所思的样子。

    “还有一件事情!”扯掉肩膀上shinee的应援围巾后,李秀满咬咬牙继续道。“钟铭你还记得吧,当初06/07年的时候,我们s.m公司曾经想一度进军影视业,而且还想自己投资制作电影……当然,结果就不用了,韩国电影的水太深,根本不是只有资金和偶像的s.m能玩的转的。”

    “当然记得,前辈有话直。”金钟铭敏感的皱起了眉头。“你不会是想再试试吧?”

    “我确实想再度尝试一下影视行业。”李秀满毫不避讳的答道。“这是我一直想尝试的多元战略,前几年我不是会长,不好独断专行,现在我又重新回到公司会长的位置,所以总是忍不住想再试一试……”

    场下的男子百米赛跑决赛开始了,响彻全场的欢呼声遮蔽了谈话,李秀满不得不暂停下来,而金钟铭也一直眉头紧锁。

    “当然,电影制作那种东西我不会再自不量力了,我主要是想发挥一下公司在艺人经营方面的特长。”看到对方态度**,等欢呼声一降下来,李秀满就开门见山了。“实际上我之前和张东健有过私人谈话,问他愿不愿意转手他的am公司……”

    “am公司。”金钟铭当即失笑。“张东健、金荷娜、玄彬、申敏儿……是这四位吧?”

    “是。”和之前的姜虎东不同,李秀满这一次心头也没有了底气,再加上周围同行们的眼神越来越不善,所以他干脆的把一切都挑明了。“我准备把这几位和姜虎东放在一起,搞个宽松的演艺经纪子公司……钟铭,咱们明人不暗话,全韩国都知道电影的事情要听你的,而且张东健这几年的毫无建树,多少跟当初他不知天高地厚和安圣基前辈对立有些关碍,所以我今天明白的问你一句,你同不同意?同意了我就去做,不同意这事情到此为止,也省的我徒费心力!”

    金钟铭略显戏谑的看了一眼对方,又回头扫视了一眼身后死死盯着这里的一众韩流娱乐公司老板,竟然再度干脆的了头:

    “前辈和张东健前辈办事,我是放心的……随意吧!”

    李秀满立即毫不避讳的长呼了一口气。

    “多一句吧!”大概是感觉到身后那群人蠢蠢欲动,金钟铭继续笑着开了口。“大家如何做生意是大家的自由,只要不犯法不违背行业道德,又跟我没关系,那就尽管去做好了……我早就了,我不会再继续扩张,但别搞得我好像要当什么坐地虎一样,什么都要来我这里报个备交份税!”

    此言一出,身后原本想要挤过来的一众人又纷纷坐了回去,而得了便宜的李秀满也不再多言,转而扭头继续看向了下方的比赛,就好像刚才出言谈定了两个大生意的人不是他一样。

    一时间,没人再讨论什么业内的逸闻,也没人再试图去谈正经的合作,所有人都看向下面的比赛,但却又没一个人再肆意欢呼。mbc的镜头几次扫过,却又几次无奈的放弃,最后干脆在自家新任台长金钟国的干涉下不再去照顾那个看台了。

    就这样,场面略显古怪的变得安静了下来……一直到中午12半,也就是午休的前一刻,杨贤硕姗姗来迟,终于出现在了看台上。

    坦诚的讲,杨菊花是真觉得挺委屈的,因为正像朴振英为他辩解的那样,yg公司又没有idol在这里,他一开始就没有得到通知。而等到9以后,他从一些其他途径了解到了这里的情况,却又发现到场的这些老板都是来应援的,最起码明面上是来应援的……既然如此的话,他也没有理由去吧?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又如李秀满猜度的那样,当白昌洙和裴勇俊这二人出现在这里以后,杨贤硕立马就变的彻底被动了起来……实际上,关注着现场消息的他立马就从公司大楼出发,直奔这里过来了。

    但是,还没等杨贤硕把车开出自家公司大楼的停车场呢,那边他就接到了朴振英的催促电话,对方明白的告诉他,金钟铭对他怒了……要他赶紧过来还钱!

    其实还钱不还钱什么的倒也罢了,甚至很有可能只是在恶心自己的,但杨贤硕一路惊惶到此,脑子浑浑噩噩的,似乎依然还是没搞明白,为什么金钟铭要这么对他?!

    大过年的,杨菊花戴着自己最常戴的那棒球帽,一身臭汗的在看台边缘不尴不尬的干站了足足半分钟,却一直按看不到任何人有站起身招呼他的迹象。这下子,他只能强压着慌乱主动朝金钟铭走去。

    “杨社长来了?”金钟铭倒没学其他人把对方强行晾在那里,而是不等对方开口就主动起身迎了上去,这让杨菊花立即好受了不少。“怎么这么长时间,刚才金光洙社长一起吃饭,结果数了一圈就差你一位……”

    “钟铭,真是抱歉。”杨贤硕赶紧把心里那里乱七八糟的心思按下了去,转而集中精神应付眼前的年轻人。“你也知道我们yg公司的艺人一般都是走神秘路线的,所以我很少让他们参加综艺,这次也就没做准备……”

    “这倒是显得我们这些人孟浪了。”坐在后排的金光洙突然似笑非笑的插了句嘴。“本来就不该打扰杨社长的……”

    “不是这样。”杨贤硕顾不得理会金光洙笑面虎的行径,而是继续跟金钟铭解释。“大家都来了,就我没到,确实很不礼貌。不过后来我从网上知道消息后立即就开车过来了……而且我保证,以后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

    话到这里,已然有了几分恳求的味道了。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吧!”金钟铭摇头笑道。“今天你可是来晚了,你看,第一排连个座位都没了……”

    “我到后面就行。”杨贤硕松口气之余赶紧摇头。

    “那怎么行呢?”金钟铭伸手拽住了对方胳膊。“坐我的位子好了,我到后面去!”

    这句看似是在客气的话刚一出口,看台上,几十束目光就齐刷刷的扫了过来,压得杨贤硕简直喘不过气来。

    然而,似乎是真的要给对方一个终身难忘的难堪,金钟铭话一完,就直接不管不顾的绕过对方朝后面走了过去。不过,他也没有直接坐到后面的座位上,而是留了半分余地走到后排的时候他装模做养的朝李钟石问了下厕所的位置,然后径直下了看台。

    台下的比赛已经进入到上午最精彩的部分女子团队射箭的决赛,观众们随着一箭又一箭的射出或是惊呼或是哄笑。而每次声音响起时,杨贤硕的脸就会一阵青一阵白的变幻,就好像那箭是射在自己脸上,那笑声是针对自己而来的一样。

    可是,面对着眼前的座位,这位身价三千多亿韩元的韩流行业大佬,是既不敢坐下去,也不敢咬着牙转身离去,最后,竟然只能干站在那里受辱。

    就在空座旁坐着的李秀满内心里无奈的摇了摇头,以他的阅历怎么可能没看出来……杨菊花到现在为止都没搞懂自己为什么会受辱,他还真以为是他今天来晚了的缘故?照理,看在这几年越来越缓和的关系和金钟铭如今的过度强势上,他应该提一下对方的。但是眼前这个状态,他自己都起不了身,又何谈去帮助对方呢?

    所以,犹豫了一会,李秀满终于还是眯起了眼睛。

    同样被那个座位锁牢的还有满看台的其他人,在杨
帝后之庶女无敌吧
贤硕作出决定前,在金钟铭回来之前,这群人既不好开口,也不好起身……只能陪着对方‘连坐’!

    至于出言相助,拉对方一把?

    呵呵,所谓商人……更何况他们还是娱乐圈厮混的商人。

    数分钟后,以一种尴尬姿势站在第一排空位前的杨贤硕就已经觉得自己脚在发麻了,而周围看台上也已经有一些联想力丰富的粉丝在拍照了,这是因为上午的比赛已经结束,运动会开始进入午休时间了……当然,这其实没什么,因为粉丝们以联想力疯狂著名,所以久而久之也就没人信她们了,她们拍的这些照什么都明不了。可是,金钟铭迟迟不回来发落自己,这就格外让他感到崩溃了……再这么下去,他在同行面前的威信都要耗得一干二净了!

    实际上,杨菊花毫不怀疑,如果再过两分钟对方还不来的话,那他就只好不顾一切的离开这里了!因为这种受辱的滋味着实难受!

    而就在胡思乱想之际,还真就有人来了……众人抬眼看去,可惜,来人并不是金钟铭,而是mbc电视台新任社长,那个黑矮版本的金钟国,他神采飞扬,身后还跟着另外不大熟悉的人,但以大家多年的江湖经验,还是一眼就看出来,那俩人身上官气十足,俨然是官面上的人物。

    “高阳本地的官员吧?来叫大家去吃饭?”有人声猜度道。

    “这下子要丢大脸了!”有人心中暗暗嘲笑杨贤硕。

    不过,等到那三人走上看台,很多人看的真切的时候,这里面的不少人却都忽的为之色变。

    其中,不少人面色郑重了起来,也有不少人不顾一切的上前笑脸相应,而李秀满则是面色难堪,但杨贤硕却是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无他,跟在金钟国后面的那两个人,前者眼睛肥下巴,后者年轻帅气,形象截然不同,但却都是最近在报纸和电视上频频露脸的人。

    前者是刚刚被任命为青瓦台首席经济秘书的安钟范,后者是青瓦台秘书室发言人金淇春。

    李秀满和杨贤硕政治靠山迥异,此刻看到青瓦台的人自然一冷一热,当然,前者只是在适当的表明态度和立场而已,而后者的热情则更多的是在期待对方能给自己解围。

    “杨社长也在这里?”

    果然,政治就是一个站队的过程,面对着蜂拥而上一群演艺圈老板,安钟范首先还是招呼了自家人的杨贤硕。而金淇春也捧着一个什么盒子留在了后排和李钟石话……呵呵,狗日子的《女总统》唱的不要太漂亮。

    “李秀满会长?”江湖上混是要讲资历的,饶是安钟范如今春风得意,却也得捏着鼻子给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的李秀满打声招呼。

    “哎,安教授也来看比赛?”李秀满随意的瞥了对方一眼,也不等对方回应,就干脆的扭过头去了。

    安钟范也不在意,对方真要是刻意奉承自己那才让他毛骨悚然呢。

    就这样,稍微客套了几句,安钟范一边四下打量着什么,一边和金钟国就势坐了下去,但有意思的是,挨的最近的崔振浩和杨贤硕却都站在旁边,根本没有落座的意思……其余人见状各自心头一凛,前两排的人也都赶紧坐了回去,将两人凸显了起来。

    安钟范眯着眼睛四下打量了一下,已然察觉到了现场的不对劲。

    “来吧,崔社长。”李秀满恶意的瞥了一眼安钟范,然后起身招呼了一下崔振浩。“这位子本来就是你的,我回原座眯着去……待会吃饭别忘了叫我!”

    崔振浩依旧是那副死人脸,他头道了谢,然后干脆的坐了过去。

    安钟范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一幕,然后干笑了一声,直接盯住了站在眼前的杨贤硕:“看台这么大,这么多娱乐业的同僚,竟然没有杨社长的一席之地吗?”

    “刚才确实来晚了。”杨贤硕苦笑了一声。“座位都已经满了。”

    “杨社长这就话就显得过分了,搞得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后排的角落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众人循声望去,赫然是裴勇俊,果然瞎子一般都很毒。“大家都过来看比赛,只有你一个人拖到中午才过来,来到之后没座位是没错,可人家金钟铭代表不是把位置让给你了吗?还有什么不满的?!”

    杨贤硕没去理会对方,而是希冀的看向了坐在自己眼前的安钟范。

    “这是金钟铭代表的座位?”安钟范诧异的摸了摸手下的座椅扶手。

    “是。”杨贤硕忙不迭的答道。

    “他去哪儿了?”安钟范很不礼貌四处张望了一下。

    “去厕所吧?”有人嗤笑了一声。

    “哦。”安钟范了下头,然后扶着自己的肥胖下巴稍微思索了一下。

    杨贤硕依旧希冀万分的看着对方,姿态很谦恭……

    其实,安钟范也不过是个大学教授,所谓青瓦台秘书室经济秘书的工作也不会比这群老板谁挣得多,而就算是他退下去以后也不过就是落一个党内推介的国会议员一般的职务,然后养老混日子。

    实话,国会议员也罢,大学教授也好,照理讲,在韩国,他的常规社会地位并不比杨贤硕这个身价几千亿韩元的人强多少。

    君不见,旁边的李秀满照样不鸟安钟范吗?也没听到裴勇俊浑不在意的在安钟范话时插嘴捣乱吗?刚才站起来迎接他安钟范的人不少,不也有很多只是面上一笑就坐回去的人吗?

    但那是别人,不是杨贤硕……白了,这是一个体制问题。

    体制那里都有,只是存在形式不同罢了,在yg公司里,杨贤硕就是一个体制的建立者和维护者,公司的一切都要服从于他,bigbang就算是八千万粉丝都得站着听他训斥;而在这个娱乐圈里,金钟铭也在努力建立一个体制,所以裴勇俊和崔振浩才会在他不在场的情况下依旧这么卖力;而在整个社会中,还有更大的体制概念,比如政治阵营,比如经济联盟,比如社会阶级……

    你不在某个体制里,自然可以对一些人无动于衷;你是同类型体制对面立场的人,那只要讲阶级,不漏破绽就可以;但如果你就是这个阵营的一份子,那么你和这个阵营的其他人打交道,那就必须按照这个阵营的内部体制规则来和对方相处!

    杨贤硕很早就投奔了某位大妈,这根本不用多,基本上算是业内众人皆知的事情。实际上,自从cj崩了以后,那个车恩泽天天就靠yg公司捞钱,这谁不清楚?而且,yg公司这些年发展的顺风顺水,周边的人从不搞他,官面的便宜也没少占……凭什么?不就是因为谁都知道杨贤硕是这位大妈的体制一份子,所以他因此而受益。

    那么回到眼前,既然这个体制是以大妈为核心建立起来的……他杨贤硕再有钱,在大妈的亲信面前又算什么呢?别安钟范了,你让后面那个跟班似的金淇春过来,你看他客不客气?

    回到眼前,其实以安钟范的角度来,他有一万种方法来给杨贤硕解围……举个最简单直接的例子,他现在就可以站起来,杨贤硕站着他也不坐,然后站着和杨菊花等金钟铭回来。而这种最清晰无误的袒护意图一旦表达出来,那如果金钟铭不想和青瓦台闹崩,等他回来后也就只好捏着鼻子忍了这件事情。

    什么叫忍?这可不仅仅是多腾开几个座位,然后大家一团和气的坐下的事情,真要是这么干了,估计直到大妈倒台那天,那么以后杨贤硕如何行事他就都不好再过问了。

    白了,一个行业的人都在这里,而座位的事情又太过敏感……谁都骑虎难下!

    实际上,脑子转过几圈后的杨贤硕此刻也反应了过来……自己今天确实有些大意了,一开始他只想着一个运动会无足轻重,却忽视了真正重要的是人本身,你就算是有一万个理由,也不能在这种当少数派的。

    哪怕你确实是少数派,也要装作是个多数派啊?!

    不过,现在想这些已经晚了,更重要的是如何脱局,杨贤硕不指望眼前的安钟范会直接起来陪自己一起站……那样太激烈!

    但是,能不能稍微用些温婉的方式呢?比如让旁边的金钟国开口,以主人的身份请大家一起去吃顿工作餐,然后让自己和他安钟范留下来等金钟铭回来,私底下几句好话,陪个不是……事情到此为止。

    这也行啊!

    果然,安钟范思索了一下后,真的看了一眼旁边的mbc社长金钟国……但下一秒,他竟然直接站起了身!

    周围的人或是心里冷笑,或者心里暗骂,还有人铁青着脸掏出了手机……而杨贤硕则是又惊又喜。

    喜,当然是因为对方竟然这么挺自己,也不枉自己一次次的送钱,一次次的打,一次次的展示态度。

    惊,当然也是为对方如此强硬而感到震动,也为后来很有可能爆发的冲突而担心,到时候他和yg位于交锋上势必也要受到震荡……

    不过马上,安钟范就不用让杨贤硕这么受惊了,只见他站起身后并未着急和杨贤硕话,反而是朝身旁的金钟国招了招手:“金社长,你让一下。”

    金钟国怔了一下,但还是干脆利索的站起来身来。

    下一秒,安钟范竟然坐到了原来金钟国的位子上……这下子,周围一圈人目瞪口呆,而眼前的金钟国和杨贤硕干脆可以称得上是呆若木鸡了。

    “是这样的。”安钟范坐下后不以为意的抬头解释道,看似像是给杨贤硕和金钟国听,却也是给所有人听。“诸位娱乐圈的贤达们都在,规矩还是要讲的,无论如何我都不能侵占金钟铭代表的座位,他为韩国娱乐产业所做出的贡献,从电影到韩流,全都是有目共睹的,也是得到了人民、行业内部,还有历届政府认可的……我就不要多事了!”

    杨贤硕如遭雷击,很多人沉默以对,还有人……比如在之前安钟范到来以后脸色一直很差的金光洙,他就干脆直接笑出了声。

    “安教授这次来有什么事情吗?”些许的骚动之后,大家不再管杨贤硕,而是重新围着安钟范心情轻松的扯了起来。

    “哎,叫我安秘书就好。”安钟范认真的更正道。“其实这次来主要是来找金钟铭代表送请柬的……过完年放完假不就是朴大统领的就任典礼吗?其实我们之前已经把大部分请柬送出去了,但是金钟铭代表之前去了国外,回来后联系他他又一直在拍电影,昨天秘书室又打电话,是今天有时间,让我们趁着中午把请柬送过来。”

    这话的,这姿态摆的,李秀满也忍不住眯着眼睛看了过来:“安秘书至于吗?”

    “至于的!”安钟范摇摇头道。“这里的诸位多是业内的佼佼者,但恕我直言,你们的眼界应该还是要更开阔一些的……有些人被别人尊重,是因为他作为朋友时提供了很有价值的帮助;而有些人被别人尊重,在因为作为对手时他展示了自己的能力和水准;而另外一些人,不仅证明自己在当朋友时可以提供有价值的帮助,还在成为对手时展示了极高的手腕和水平……这种人,一般而言就可以超脱出立场的问题,而被所有人所重视了。”话到这里,安钟范稍微顿了下,然后才继续道。“我知道诸位在元旦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闻,是什么金钟铭代表和我们这些人发生了冲突,金淇春秘书长甚至因此离职……我明白的吧,这是大实话!可这又如何呢?文顾问之前跟我们这么针锋相对,难道我们这些人就可以不尊重他了吗?”

    “拿文顾问比实在是有些……”李秀满继续突然嗤笑了一下。“有些不成比例吧?”

    “或许吧。”安钟范突然认真了起来。“不成比例是事实,但绝不是不伦不类,按照金钟铭代表现在这个状态,他需要的仅仅是时间罢了……而且再了,不成比例那也只是对文顾问而言的,对我们来,不都是庞然大物吗?”

    李秀满怔了怔,没有再跟对方针锋相对,场面一时间变得热闹而又不是很嘈杂,毕竟,安钟范都这样了,那杨贤硕肯定没翻盘的可能了,于是众人都在低声攀谈议论,同时静静的等金钟铭回来,看他如何发落杨贤硕。

    而在安钟范身前,杨贤硕本人也已然是满脸绝望……他感觉,这半年来自己真的是在金钟铭身上栽的够深了,而导致他栽跤的原因却是一样的,那就是他始终太自以为是了!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金英敏看着杨贤硕的模样忍不住低声叹了口气。“我觉得,可能是因为金钟铭还不够成熟的时候在yg待过,所以杨贤硕一直没像我们还有朴振英这些人那样见识过对方的攻击性……日积月累的,虽然他也明白金钟铭越坐越大,但在对方面前时还是会越来越迟钝。”

    “问你个事情。”李秀满微微蹙眉,很显然是对金英敏的话不太满意。“我怎么觉得你话里话外把金钟铭的‘攻击性’当成了什么理所当然的东西?”

    金英敏登时为之哑然。

    “我再教你一条。”李秀满继续认真的道。“金钟铭有很多强横的东西,比如他的财力、人力,比如他的手腕和技巧,比如他的脑壳和见识,比如他对这个社会本质的把握程度……这些我们都无可!但是他的所谓攻击性,我们绝对不能轻易认同,真要是认可了这个,那就真的予取予求了!而且不仅是什么金钟铭,你给我记住了,包括那些政客乃至于政府都是如此,我们尽管不如他们,尽管毫无抵抗能力,却也依旧要讲一个有来有往,讲一个闪转腾挪……这才是我们这种企业在这种社会里生存下去的基石!你要不懂这个道理,将来我怎么敢把这个公司交给你?”

    金英敏心中凛然,而稍作思索后,他又忍不住出言问了一下:“之前会长突然去跟他什么姜虎东还有张东健am公司的事情,是因为这个吗?”

    “差不多吧。”李秀满蹙眉道。“我当时就觉得金钟铭今天会立威,而等他真的把气场凝聚起来以后,有些事情短期内就难办了,所以才咬着牙先把这两件事情敲下来……当然,我还是没想到他没自己出手,反而是找了别人以为的他的对头来帮自己立这个威……这王八蛋,不仅越来越来有钱,越来越有势力,而且还越来越难缠了!”

    金英敏无言以对。

    就这样,十来分钟后,金钟铭姗姗来迟……不过,他那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去上厕所的感觉,而是去大吃了一顿的意思。没错,他似乎是噎着了还是怎么样,正在拿着一瓶水不停的漱口下咽……

    “金钟铭代表这是怎么了,上厕所还噎着了?”还是有人有这个胆量开玩笑的,安钟范就毫不避讳的回头笑了出来。

    “哎,上厕所没噎着,吃包子噎着了。”金钟铭倒也不避讳什么,一边站在垃圾桶旁喝水一边高声解释了起来。“厕所在下面休息室里,我上完厕所出来正好遇到idol们午休,一群人捧着便当问我吃不吃,摄像机在那里,我就留下来吃了一……结果呢,吃着吃着遇到了一个特别热情的熟人,tara含恩静你们知道吗?她买了十几个包子,拉着我问我吃不吃?我刚了一个吃,她就当着摄像机的面往我嘴里塞,塞了足足七八个包子还不停,委屈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我一定好好管教她!”金光洙边笑边尴尬的接了一句。

    “不用了,她没有这么多任性机会的。”金钟铭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将空水瓶子塞进乐垃圾桶,然后才走了过来。“安秘书辛苦了,没成想我刚走你就来了,请柬给我吧!”

    安钟范招了下手,坐在后面的金淇春秘书立即捧着一个硕大的信封过来了。

    金钟铭毫不犹豫的当众撕开了信封,露出了上面的请柬,翻开来随便看了一眼就交给了身旁的崔振浩,然后又从信封里掏出了一张简单至极的折叠a4纸。

    “这是什么?”金钟铭一边扶了下眼镜,一边好奇的打开了纸张。

    “大统领就职典礼邀请的艺人名单和相应节目。”安钟范认真解释道。“我们秘书室之前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个单子还是务必让您过下目为好……”

    “这算什么?”金钟铭当即失笑。“且不我有什么资格看这个,现在名单都列好了,我要是再删删改改岂不是平白得罪人?”

    “怎么会呢?”安钟范继续一脸认真的答道。“所谓术业有专攻,这方面的事情还是要听听您这专家意见的,不然民众岂不是要觉得我们新一届政府不善于听取民间生意?所以,名单这个东西,麻烦您稍微看一眼。”

    两人起话来虚假到了极,谁都知道安钟范不会带一个让金钟铭恼怒的节目单来,而金钟铭也不会真的会指着那一个谁这个人不行,可满看台的人却都屏声息气,静听看戏。

    “那我看一眼好了。”金钟铭终于随意的瞥了眼那张纸,而刚看了一眼,他就满意的头,然后将纸张插进了裤兜里。“不错,jyj打头很不错,他们是韩流文化先锋……就这么定了!”

    李秀满当即被这两个装模做养的人给气笑了,这尼玛是当着和尚夸秃子吗?怪不得白昌洙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人也跑了过来。

    “既然都没有什么问题,那我和金淇春秘书就先走一步了。”安钟范满意的头,也不管身后的杨贤硕,竟然就要这么走了。

    “不送。”

    随着金钟铭也不以为意的了头,那位金钟国先生也忙不迭跟着两位青瓦台新贵离开了看台,而等一人走,看台上很多人当即露出一脸怪异的笑容,所有人都想知道金钟铭会如何折腾杨贤硕……而回过头来,金钟铭也果然笑眯眯的盯住了杨菊花。

    句大实话,对方这一波跳出来着实让他有些猝不及防,但是既出头了,那就得做表示,不然岂不是让人瞧了他去……怎么呢?辛亏金钟铭这次来是有背的念头的,不然一时间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让杨贤硕肉疼。至于那什么韩流日本保险费,他也好,杨贤硕也好,估计没一个人会真看上眼的。

    “杨社长。”金钟铭客气的喊了一声。“随便坐吧!”

    杨贤硕这一波倒也没客气,实际上眼前还真空出了一个座位,当然,这种洒脱背后有多少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就不好了。

    “听杨社长财务遇到困难了?”金钟铭甫一坐下就一脸认真的问道。

    “钟铭你什么就是什么吧!”杨贤硕抿了抿嘴,同时终于摘掉了头上的帽子。

    “恕我直言,这个时候千万不能使用公司的钱垫付。”金钟铭头,一脸担忧的道。“那种事情是落人以柄,将来你挪用公款一抓一个准……”

    “你是想让我卖股票?”杨贤硕似乎抓到了什么。“这个有过分了,yg的股权我坚决不能让!”

    话虽如此了,所有人都能听得懂对方话里的那种心虚……真要是你不让就不让,韩国的财阀是怎么拿下全国八成gdp的?没了靠山,你不就是人金钟铭眼前一盘菜?!

    “没这么严重。”金钟铭连连摇头。“股权不光是钱的问题,它还代表着钱权力和社会地位,很多人奋斗半辈子的东西都在那股票上面,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卖股票!再了,你没来之前我就讲过,绝对不会再肆意扩张,一定要给大家留够吃饭的地方……”

    杨贤硕有茫然了,周围的人也都屏声息气。

    “这样吧,我有个两全其美的主意。”金钟铭低头‘思索了’片刻,然后继续道。“你把yg大楼卖给我,如何?”

    杨贤硕既是惊愕又是悲愤的张大了嘴:“大楼卖给你,yg公司去哪儿?”

    “还留在大楼里啊!”金钟铭摊摊手。“我把大楼买下来,再继续租给yg公司,租金是上市公司yg公司出,钱是你拿走……多合算?!”

    杨贤硕一时间觉得自己脑子有晕,因为……事情好像真是跟对方的一样。

    要知道,yg公司是上市公司,理论上自己只是个占比较高的持股人罢了,而yg公司的支出其实是所有股东一起买单,但公司大楼卖出去却是自己拿钱……更重要的是,现在大楼在自己手里是不收租金的!真要是收了,股东和股民能骂死自己!

    所以这样一想的话,好像对方这个方案还真是两全其美!

    当然,杨贤硕也明白,公司大楼是谁的本身就是一种宣告手段,它能表明一个人对自己公司的掌控力……但话又回来,经历了这么一遭无妄之灾,他注定是要掏什么出来的,不然金钟铭都不好跟身后这么多看客交代!

    既然如此的话,认了这一遭又如何?!毕竟,这已经比自己预想的手段要好的多了。

    “杨社长给个准话吧!”金钟铭忽的一下扶着膝盖站了起来。

    “没问题!”杨贤硕思索再三,终于是认命般的了头。“那就这么办吧!”

    金钟铭有些意兴阑珊的头,似乎就准备要走。

    “金钟铭代表不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吗?”一直竖耳倾听的金光洙敏感的站起身问道。

    “不去了……被含恩静姐给塞包子塞饱了。”金钟铭连连摇头,引得周边不少人附和着假笑。“而且下午只剩男子射箭和接力赛了,我今天来应援的apink已经没戏了,不如回家休息……”

    “我一定会好好教育恩静……”金光洙尴尬不已,同时第二次做了保证。

    “不用了。”金钟铭脚步不停,却出了一番让金光洙心惊肉跳的话。“我早就想过了……把ccm公司交给金社长你不是不行,但是你的管理能力一直显得欠佳,tara一次次的老是出事……这样吧,你把轮岘洞的那栋楼随便卖给谁吧,然后把公司整体搬到cube现在的办公楼里来,也好让崔副社长和洪胜成社长帮你管管tara,算是帮你节约成本了!”

    完,金钟铭不等对方回复,直接背着手踱步走下了看台。

    讲句大实话,这件事情才是金钟铭今天真正的首要目的……但是,经过了杨贤硕的事情以后他才发现,自己有些高估了这些吸idol血为生的人,和电影圈子不同,他对这些人不需要布局就已经能够予求予取了,一句话就可以的事情没必要多什么……

    当然,还是这些人水准差,而且老是露破绽,还老是用三脚猫的手段时不时挠自己一下……你瞧瞧人家那边的李秀满,他和s.m公司不就能在自己面前站稳脚跟吗?真要是都能有那种眼光和定力,自己又能如何呢?

    总而言之,回到眼前,句虚伪的话吧,这种在韩国很常见,甚至可以是典型的韩国财阀式的掠夺,还真有让金钟铭于心不忍,不然他也就不会如此毫无兴致可言了。

    金光洙面色苍白,然后一直追到了栏杆处,似乎是想什么,但眼睁睁的看着金钟铭领着崔振浩、裴勇俊一行人走下去,却愣是一个字都没敢出口……此情此景,看的周围的人一阵凛然。

    “这就是我之前担心的。”李秀满回头轻声朝金英敏道。“今天从这个看台下去,这个圈子里就没人再敢跟金钟铭装象了……可又没办法,人家连电影圈子都收服了,财阀、政阀都掰过腕子,何况是我们?白了,是这个行业根基太浅,以至于让金钟铭这么轻松就能捏扁揉圆……exo出道、姜虎东、am公司,这番事情做好以后,往后两年咱们还是老实吧!”

    金英敏一言不发,但俨然也是心有戚戚的样子。

    另一边,对这个行业极度失望的金钟铭意兴阑珊的领着几个人走出了体育场,却不料,还真就有人敢追了出来,并在停车场那边拦住了他。

    “振英哥有什么见教?”金钟铭饶有兴致的问道。

    “停了刚才钟铭你和杨社长、金社长的话,突然有个想法!”朴振英满头大汗,欲言又止。

    “尽管!”

    “我最近个人财务出了问题。”朴振英犹豫了片刻,终于勉强挤出了几个字。

    “要多少?”金钟铭心下失望的同时却也没驳了对方的面子。

    “不是这意思。”朴振英看了眼站在一样的崔振浩、裴勇俊等人,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把想法了出来。“钟铭……觉得我们jyp公司的大楼如何?”

    金钟铭愣在当场,却随即哑然失笑。

    如果,年前的青龙奖,让他觉得那些财阀也不过就是‘黔之驴,技止此耳’,那么面对着今天的这群人,他心头就只有一句‘烂泥扶不上墙’了!

    不过,这不更好吗?

    “没问题,把价格报给我,和yg大楼一起,我一并买了就是。”金钟铭面带笑容,爽朗的回复道。

    ps:这章之所以拖到现在不是因为没时间,而是改了好多遍都不合心意,始终写不出来自己想要的那种效果……不是我矫情,而是上一章那天两个书友让我很残酷,一个是给了第十四盟的stanleyco,另一个是群里写的最爱短身蓝圭软……前者不用了,很多盟主出来我连个加更都做不到;而后者告诉我,影帝这本书他刷了不下四十遍,金钟铭这个人物已经在他心里立体化了,所以写的时候才这么像我的手笔……简直是羞愧难当。

    所以嘛,文青嘛,就纠结了……从前天晚上那章开始,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写的好烂……而且现在也是,但是不能不发了……因为再拖下去,我怀疑自己真的会因为这种纠结心理太监。

    向两位致谢致歉,向所有书友致谢致歉……努力写下去,把故事讲完。

    不过重打精神之前,容我先去洗个澡,再来两局农药回回血,再去吃晚饭,诸位好梦。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