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27章各有各的缘法和造化(中)

第327章各有各的缘法和造化(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新年快乐吗?”金钟铭脚步不停,却是微微朝雪中哈了一口气。 x更新最快“新年未必快乐吧?”

    “这话……是怎么呢?”哪怕是之前喝了一整杯奶茶,昭妍也依然觉得嗓子里有些干涩的样子。

    “似水流年啊。”金钟铭摇头叹道。“人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所以对于新年、阴历年、生日、圣诞节、中秋节、端午节……乃至于儿童节,都特别企盼,好像这种日子到来以后就能带来什么似的。”

    “这倒是实话。”

    “然后人就慢慢长大。”金钟铭继续道。“越长大就越觉得这个世界的时间过得有快,而当你来到某个临界上的时候,人就会产生和年少时相反的看法,总觉的时间过得特别快,特别讨厌什么什么节日又来了……”

    昭妍忍不住笑了出来:“钟铭的意思是,我们俩都已经老到了那个份上吗?为什么要这种老掉牙的话题?”

    “话题确实很老,而你我确实也未必老到那份上。”金钟铭连连摇头。“不过,这次我才发现,和krystal那种对生活的热情相比,我们这些人确实是有了一些很明显的变化,变得容易伤感起来,无谓的心思也变的多了起来。”

    “哦,krystal……触景生情吗?所以呢,你现在觉得时间是快还是慢?又或者钟铭你今天到底是觉得快乐呢还是不快乐?”

    “先不这个话题,昭妍姐,你想过没有,为什么人在成长中会对永恒不变的时间有这么明显的观感变化?”

    “那是因为……”向来语速利索的朴昭妍突然有些卡壳,但还是了出来。“因为人年少时心思浪漫天真快乐,所以自然觉得时间慢;而等到人年长时心思沉稳,经历的事情变多,所以负担的压力也大,那自然就觉得时间快。”顿了顿,昭妍又有些不自信的问道。“这应该是标准答案吧?”

    “大概如此吧。”金钟铭不置可否的应道,然后伸手拂掉了头发上的雪花。“可我也曾经在书本上看到过另一个解释。”

    “来听听。”

    “其实也很简单,这种法的意思是,时间是恒速的,既不快也不慢。而人年少时之所以觉得慢,是因为心智不成熟,在恒定的时间流动中只能关注到很少的地方,于是总觉的没有事情可做……”

    “然后长大了心智成熟了,关注到的地方多了事情也多了?这不是跟刚才我的法一回事吗?”

    “不是,那本书里是,等人长大了,才会意识到自己年少时有多少东西没来得及看清楚,又有多少人没来得及对视,又错过人生中多少种可能更美好的可能性……”

    朴昭妍继续面色如常的缓步走在巷子里的雪地上,但是攥在手里的狗绳却突然为之一紧,搞得在后面撒欢的贝克不得不加快两步跟上。

    “而且。”金钟铭继续道。“由于人的渺和时间的恒定,这种错失的东西会越积累越多,这种错失的感觉自然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变的越来越强烈,那么,人自然也就会因此越来越珍惜时间,并暗自渴望时间能够慢下来,从而尽可能的去看清身边的一切……怎么样,这种法还是有一番道理的吧,昭妍姐?”

    朴昭妍沉默着头。

    “但是,我却对此有保留意见,或者我对这个问题有着属于自己的一番见解。”金钟铭并没有去看身边这位姐姐的表情,而是自顾自的了下去。“我总觉得在这个问题里,人们总是刻意的在忽略时间本身的意义……人是三维的,时间是第四维度,人在时间里注定只能选择一条线性轨道……那么,总是盯着自己错失的可能性而忽略自己已有的轨迹,真的称得上是公平吗?搞得好像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就多么不值钱似的!”

    朴昭妍突然停下了脚步:“钟铭是不是想跟我些什么?”

    “是,也不是。”金钟铭回头笑了一下。“姐姐别停下,咱们还得买菜呢,我还是第一次来蚕室这边的晚世场,鬼知道去晚了市场会不会关门?”

    朴昭妍朝着空中飞舞的雪花微微呼了一口气,然后快步跟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份经历,每个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而在每个故事里,每个人也都有自己那份特定的缘发和造化,谁也没必要羡慕谁,谁也没必要否定谁。”空荡荡的巷里,金钟铭继续侃侃而谈。“就好像……恩静。”

    朴昭妍忍不住眼神怪异的瞥了对方一眼。

    “恩静这个人就比较……走运。”金钟铭稍微斟酌了一下,用了一个怎么听怎么有些不对劲的词汇。“很坚决的就把我踢了,省的受如今初珑这份罪;很的时候就入了行,认识了像朴奎利这样的闺蜜;而且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是,她竟然跟金光洙这么投缘……讲实话,我一直不大懂金光洙为什么这么看重她,昭妍姐知道吗?”

    “很可能只是单纯的缘分吧?”朴昭妍苦笑道。“金光洙社长从m那边出来单干的时候,貌似恩静是他第一个单独发掘出来的人……”

    “有道理。”金钟铭了头。“人之深情……莫过于相识于微末,认识的越早有些事情就显得越是理直气壮。”

    “也不止是恩静了。”昭妍继续苦笑道。“孝敏、智妍都算是金光洙亲手发掘的,不过恩静确实是最早,而且因为是第一个又或者是性格之类的缘故更受他信任罢了。”

    “这么看来我们金光洙社长的眼光似乎还是不错的?可后来怎么就因为识人不明搞出来那档子事呢?”

    “钟铭……”

    “好。”金钟铭摇摇头。“咱们今天不提那个话题,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论是……什么叫做任人唯亲……如何?”

    昭妍有些发懵。

    “你觉得任人唯亲好吗?”

    “我不是很懂这个,但是韩国人普遍性都应该能接受这种东西吧?”

    “没错,虽然没人愿意承认自己是任人唯亲,但实际上这种现象是普遍性存在的,而且得到了全社会的普遍性认可……为什么?因为一个上级或者老板,没有理由去重用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哪怕是遇到拔尖的人才,那也需要这个人才主动靠拢成为自己的亲信才会重用。所以,实际上任人唯亲这个词汇不是贬义词,而是一个对用人规则的普遍性的总结,也只有那些不懂得如何去靠近老板的人,才会在吃了亏以后,偷偷背地里嘀咕几句什么老板用人唯亲,不是个好老板之类的话。”

    “钟铭是在我吗?”

    “怎么可能的是你?”金钟铭忍不住叹了口气。“我们继续金光洙……实话,恩静那三个人在idol里面算是出挑的吧?”

    “这是自然。”昭妍轻笑道。“她们三个要是不出挑,我们tara哪有今天这个地位?”

    “所以喽。”金钟铭嗤笑一声。“金光洙也是走了狗屎运,刚出来单干找人,就挑中了三个算是有本事的,所谓既是亲信又是骨干……从一个老板的角度来,你他走不走运?”

    “自然是走运的。”

    “是啊,一个老板创业初期拉拢的几个亲信都就很有本事,这种狗屎运程度简直就好像一个人少年时代就能认识一个漂亮姐姐一样……”

    “……”

    “总之,昭妍姐你,他有什么理由不信重这三个人?再具体一,考虑到智妍的智商和孝敏的性格,那么金光洙他有什么理由不去听信恩静的意见?咱们刚才这俩人的事情,其实白了就是一个缘法,李秀满那种性格的人不也照样会尊重宝儿前辈的意见吗?我们cube洪胜成社长和金泫雅之间也有类似的关系……本来就是亲信,偏偏在事业上用起来又那么得力,慢慢的就会有一种理所当然的信重感……虽然性质不同,但这和少年相识的朋友、青年相遇的知己一样,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是人这辈子一场特别的缘法和造化,是要懂得珍惜的!”

    “钟铭这是知道了什么?”昭妍略显无奈的笑道。“你不是刚从瑞士回来吗?”

    “回来一天多了。”金钟铭坦然笑道。“而且有些人的事情只是略有感觉,就总是免不了要多关心一下的……”

    昭妍再度默然。

    “恩静、孝敏、智妍要组建一个分队去日本先行回归……这个事情是恩静提出来的吧?”

    “嗯
大明超级奶爸sodu
。”

    “她没考虑过你们其余三个人的想法吗?”

    “或许考虑过,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们也不是不能理解她。”昭妍抿着嘴答道。“队伍已经足足个月没动静了,少时这么一回归,我们还要再拖两个月,以她的性格忍耐不住也是情有可原……”

    “依然是争强好胜,总是被一些无谓的事情激发出一些无谓的感情。”金钟铭语气中似乎略显不满,但是他马上就转换了语调。“不过话又回来,这样的恩静才是一个你我都熟悉的恩静……对不对?一些人是有一些特定资本的,可以是钱可以是名,也可以是一种深藏于心和某些人的重要羁绊……是吧?”

    朴昭妍默不作声,而是用手遮住了眼睛……原来,话间两人赫然已经来到了正路上,而和刚才空无一人的巷子相比,转过巷子口到达的正街俨然是两个世界。短短半条街上,聚集了大量的餐厅、副食店、零食店、理发店、菜市场等等商店,各种广告牌和照明设施散发出极度刺眼的光线,配合着已经有了积雪的地面,俨然让两人有些不大适应。

    看着这个场景,也难怪朴大妈提名的新任韩国环境保护部部长还没上任嚷嚷着要制定《光污染防治法》了。

    总之,两人只能顿步不前。

    “昭妍姐是怎么想的?”稍微适应了一下之后,金钟铭紧追不舍。

    昭妍抿了抿嘴唇,感觉到有些扎心……她还能怎么想?

    实际上她这次来找初珑本来就是来散心的,队伍里那三个人又一次在金光洙的特殊看待下得到了新的机会。毕竟嘛,就像金钟铭得到讯息那样,既然总体回归不合适,而恩静和金光洙又总觉得这么干坐着难以接受,那么分队在日本出道从而变相回归总是可以的过去的。虽然这个分队的人选让她难以接受,但从队伍整体这个角度来,她又有什么理由反对?又或者她怎么能够反对呢?

    没错,抛开居丽或许因为家庭背景或者之类的心态还能对这件事情继续保持无视,但是自己和宝蓝却始终难以放下……宝蓝是什么都不会却一直很努力,所以遇到这种状况难免有一种被抛弃的紧迫感,而自己是因为作为组合实际的舞台核心却被弃置,所以有一种不公平的感觉。

    但是那又如何呢?

    很早就过的,去年春夏之交的那件事情对tara而言无异于一场动摇根基的风暴,那件事情使整个队伍乃至于ccm公司都发生了根本性质上的变化。别的什么暂且不,无论如何tara是不允许有在团结问题上出问题了,而这也自然就意味着任何成员在任何状态下都不能在这个领域上有任何怨言了!

    继续找金钟铭求助,请他来对金光洙施压?

    还是那句话,‘很早就过的’!之前金光洙只给三高安排电视剧资源而弃置其余三人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找了一次金钟铭了,对方也和金光洙谈了,事后金光洙还给自己安排了一部电视剧的配角……难道非要自己一次次的遇到事业上不顺心的事情就来找金钟铭撑场面吗?这样的话,金钟铭会怎么看自己?

    实际上,这一次昭妍自问,自己这次过来就只是郁闷之下来初珑这里散散心的……金钟铭真的只是偶遇。

    但自己是什么目的已经没用了,关键是金钟铭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他刚刚了那么一番话,话里面一层层的意思也是如此明显:

    所谓人不能总是盯着自己错失的可能性,而忽略自己已有的轨迹,这是要自己知足吧?

    所谓恩静和金光洙之间缘法……那是提醒自己金光洙的决定是合乎情理的吧?

    所谓恩静的性格本该如此,是想表达他对恩静的欣赏吧?

    而最最重要的一个意思是,对方这么,是想从侧面提醒自己,在他心目中,那个早已经分手而且还有些膈应的恩静还是要比自己更重要吧?是想让自己主动在这个问题上转**度,省的两人面子上难堪吧?

    对方每一个论调都让本来就心情不好的昭妍觉得难受,但唯独最后一个让她有些扎心……这么长时间了,她早就放弃了心底那一丝奢望,不然怎么会和初珑变的如此和气起来?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哪怕是抛开那层感觉,从一个朋友的角度,自己都会被恩静打压的如此不堪!

    实话,这种感觉比金光洙的偏袒更让昭妍无力,因为面对金光洙的偏袒时,她最起码可以凭着自己的舞台实力理直气壮的在内心感到愤怒她才是tara的舞台核心,这种音乐分队的设立简直是一种裸的不公平!

    但金钟铭的这种偏袒,昭妍内心千回百转,却是根本想不到任何可以让她愤怒的逻辑根据。

    对方更看重另一个人,你有什么可生气的?

    “我……”昭妍费了好大力气才努力张开了嘴,咋一看,简直像极了一个暴露在空气和冬雪里的鱼,这让她对面的人感到很诧异。“就像钟铭你的那样,金光洙社长对恩静的信重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恩静有这种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我……”

    “所以姐姐。”扭头盯着对方的金钟铭突然深呼了一口气,略显无奈和失望的打断了对方。“你真的有让我失望,因为你根本没有理解我这一番话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不是绕的太多,让你产生了一些可笑的误解?”

    昭妍戛然而止,并随即变得面色苍白了起来,她当然没有愤怒的意思,不可能有的!但是,这无碍于她感觉到另一种清晰地情绪委屈!昭妍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委屈感涌入到了心头,这一种因为最亲近的人不理解或者干脆误解自己而导致的情绪,她就像个回到了自己童年的女孩一样,突然间遭遇了最亲近长辈的指责;就好像更的时候,无端挨了奶奶的打,一边想跑,但第一选择却依旧是奶奶的怀抱……

    事情就是那么让人无奈,雪花漫漫的冬日,昭妍有一种想跑掉的冲动,但第一反应却是抬头去看眼前的这个人,她不能回家,可整个首尔最能给她安全感的依然是眼前这个呵斥了她的人。

    雪花落到朴昭妍的睫毛上,被热气化掉,来不及抹去就落入了眼睛里,半是刺激半是委屈,朴昭妍竟然当众掉了眼泪。

    晚市的街上热闹非凡,光线明亮清晰,所以虽然空中还在飘舞着雪花,但也不碍着行人注意到这两个熟悉的明星……再了,那只因为不解而绕着两人打圈的贝克也有一种广告牌的作用,所以老早就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形,甚至还有好事的人掏出手机在拍照或者偷偷录像。

    “昭妍姐,你是真笨。”金钟铭长叹了一口气,看的出他是无奈到了极,但这种感慨只是让对方的眼泪有更加放纵的趋势……

    这下子,金钟铭再度摇摇头,并扔下了手里的拖车,然后丝毫不顾及周围人的存在伸出双手来,帮着对方用两根拇指抹去了眼泪。

    朴昭妍不知所措。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姐姐你这次来根本不是为了那件事情?我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姐姐你因为恩静,因为我在刻意隐忍?我有那么蠢吗?我刚才从头到尾绕来绕去的意思只有一个……你听好了!”金钟铭放下双手,盯着对方通红的眼睛认真申明道。“那就是,既然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就如同恩静是金光洙的一番缘法一样,昭妍姐,你也是我金钟铭这辈子的一个缘法……一个造化!以前没有那个本事和地位倒也罢了,如今我怎么可能让你再受金光洙那个老王八蛋一丝一毫的委屈?”

    昭妍红着眼睛怔在了那里。

    “先去买菜吧!”金钟铭重新捡起了那个破破烂烂的拖车。“不然今天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饭!”

    ps:呃,我……昨天中午起**,叫了外卖……叫多了,吃撑了,然后刚睡醒又睡着了,一直睡到晚上才醒,群里人应该有印象……接着晚上码字,也挺顺利的,但是中间查一个资料时无意间开了知乎,就开始刷知乎,几乎把水浒传相关的知乎给刷完了……呃,然后一眨眼已经是周日上午十了,继续倒头就睡,晚上五起来叫外卖、码字,外卖来了,一边吃一边修改,发表……就是这个过程……挺尴尬的。

    顺便推本很有意思的书,《超级蛋蛋》……

    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