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26章各有各的缘法和造化(上)

第326章各有各的缘法和造化(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三人所提及的瑞士滑雪这件事情,其实是一次家庭旅行,而发起者嘛,自然是郑二毛了。

    其实这也不是不能理解,成年了嘛,上大学了嘛,所以特别有表现欲,之前这丫头收三金当小太妹打手大概也是这种心理。所以,当元旦前一天她忽然提出元旦这一波忙完以后全家一起瑞士滑雪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人反对……不然呢?她姐姐刚刚发了新专辑回归,难得忙得要死要活的,而如果郑秀妍不反对的话,那这个家里又有谁会反驳郑秀晶**的意见呢?

    多简单的逻辑?!

    于是乎,一家人说干就干。制定计划、订机票、订酒店这些就不多说了,接着,两位女士和郑秀晶就坐在沙发上各种挥斥方遒了起来,从护照到手套,从可以返现的银行卡到耳塞和眼罩,从手机翻译app到人身意外保险,每一种东西她们都能玩出花来!而且还不是自己干,是让家里三个男人按照她们的奇思妙想去忙活!

    说实话,那个时候金钟铭基本上就有点上火了,他当时很想玩一出霸道总裁买买买的套路,直接金钱开道,请点专业人士把事情打理好……但是很显然,郑秀晶本人的兴致似乎就在于此,而且非要自己出钱,再加上两位女士在旁纵容,他根本就没法插嘴。所以到最后,金钟铭也只能背后安排一些安保之类的事情,然后继续给这三位当小工。

    然而不管怎么样,元旦假期之后,一家人还是把贝克送到了初珑的宿舍,然后抛下西卡,并按时飞往了欧洲。

    不过,这一飞就出问题了……郑二毛玩嗨了!

    这丫头本来就是个运动健将,郑爸爸和郑妈妈也是如此,而金钟铭的父母自从回国以后好像也一直很紧绷的样子(这里面似乎还有他们儿子太虎的原因),总之,从瑞士的滑雪场开始,这五个人就有点上来就玩开的意思,而且是越玩越有些乐不思蜀的感觉。

    可与之相对应的,就是金钟铭的格格不入了。

    首先,这厮到了欧洲后他并未和家人一起去玩,而是先去和在德国疗养的洪胜成见了一面。

    然后,等金钟铭到瑞士和家人汇合后,不知道是不是长途旅行导致的疲惫,还是根本不喜欢滑雪,总之,他依旧还是没能参与进来!

    用郑妈妈的话说,伍德千般好,就是长大以后就不喜欢运动了,整天宅在屋子里发呆,也不怕变傻。可用金钟铭的话说,你们这些人都是老胳膊老腿了,整天风里来雪里去的,也不怕缺钙……

    反正到了那里以后,金钟铭立马就被孤立了。

    然而这毕竟是家庭旅行,金钟铭也不想闹得太糟,他的意思是,就算是整天当个衣物背包保管员之类的角色,也是能够捱到旅行结束的。可是眼看着原定的瑞士滑雪计划行将结束,krystal却马上有了新主意,她在原定的滑雪计划后面增添了采尔马特、琉森(垂死狮子像)、卡贝尔桥、琉森湖、伯尔尼、斯特拉斯堡、巴黎……是不是有点眼熟?!

    没错,你没看错!这熊孩子根本就是突然发现,自己所在滑雪场附近的一座城正是席卷了韩国的《花样爷爷》欧洲篇的终点,所以就起了一个逆着《花样爷爷》旅行线路走一圈的心思。

    而金钟铭斜眼观察,很快就读懂了自己妹妹的几个意思:

    一个,这丫头是想要在欧洲过年,全家都要过完阴历年再回来;另外一个,则是要让金钟铭充当‘儿子兼哥哥挑夫’的角色,要他愁眉苦脸的陪兴致盎然的这五个人走完小半个西欧!

    凭什么?!

    于是乎,在去了欧洲四天半以后,金钟铭和郑二毛发生了剧烈的冲突,他死活不干了!

    “不干就不干,不干你就滚回家喂狗去!”

    以上,是权珍**士的原话。换句话说,在郑二毛和金伍德的冲突里,全家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心肝宝贝郑二毛,并干脆利索的抛弃了伍德.金先生,把他给撵了回来了!

    说句实话,一想到导致自己被撵回来的罪恶源头竟然从婴儿时期就被他带着长大的郑秀晶,这怎么能不让金钟铭上火?!

    “所以钟铭你就把气撒到了初珑她们身上?”朴昭妍闻言当即失笑。“看来她们的演技也不是太糟,而是某人脾气太暴……”

    “还是别提这个了。”金钟铭略显烦躁的摆了下手。“一码归一码,我确实有些情绪,但是她们的演技也实在是太糟糕……”

    初珑趁着对方不注意略微嘟了下嘴。

    “那钟铭你有什么好主意吗?”瞅的真切的昭妍假装没看到初珑的表情,而是微微一笑继续问了起来。“电影的事情总不能就这么放着吧?”

    “主意肯定有。”金钟铭端起奶茶着急的喝了两口,这才微微挑了下眉毛。“电影嘛,演员的演技和她们的妆容一样,不过是整部电影里其中一环罢了。虽然说强行提高到什么水平是不可能的,但如果只是尽量来到一个看得过眼的份上,理论上还是有很多遮盖方法的。比如多加特效,比如换种剪辑方式,甚至还可以换种拍摄方式……只是我现在刚从欧洲回来,又遇到这样的事情,一时半会还真的不好讲……”

    初珑当即松了一口气。

    昭妍看着初珑,却是忍不住又笑了一下,这一次笑的很明显。

    “昭妍欧尼笑什么?”初珑有些尴尬外加小心的问道。

    “我当然是在笑你。”昭妍先是若无其事的瞥了眼依旧还有些火气的金钟铭,然后才回头对初珑继续说道。“两边为难的滋味很难受吧?一方面要先安慰团队里的几个小妹妹,回过头来对上他还要继续考虑到他的心情,尽量不让他上火……可实际上呢,我估计两头都有点隐约对你撒气、埋怨你的意思吧?而且听你们刚才的意思,今天白天你应该也当众挨了不少骂。还有之前刚刚撤走的那些你们公司的人,还有你们自己的助理,估计也都对你有所期待的样子,看的出来,初珑你确实很艰难的……”

    初珑尴尬不已,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话,金钟铭则面无表情,却又不停的大口大口喝着温热的奶茶。

    “也就是你这个温婉的性格。”昭妍笑眯眯的看着初珑继续讲道。“能把各方面的矛盾都在身前化开,也能把硬邦邦的钢刀裹上面糊……”

    “没有的事情。”初珑终于摇头阻止了这种夸奖。“今天这种事情只是个特例,平日里妹妹们都还是很听话的,普美今天这个状态只是哭岔气了而已,并不是情绪上的问题。oppa平日里……他,向来也很温柔的……”

    “温柔吗?”昭妍闻言再度失笑。

    “我不是那个意思……”初珑难免有些羞赧和脸红。

    “好了!”金钟铭终于也听不下去了。“多谢昭妍姐提醒,我尽量收收脾气,几个小毛孩子确实不值得发脾气,而且……我这人平素也确实很温柔很体贴!不知道多少前辈后辈都这么夸过我!”

    这次,朴昭妍和初珑倒是一起忍不住笑了出来。

    就这样,三人暂且放下了电影的症结和欧洲那边郑二毛的野蛮,又稍微说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比如说因为电影需要猫来当主演,所以宿舍里养了五六只长相类似的猫,再加上煤炭那个灾星,结果天天打架,弄的整栋楼民不聊生,但是贝克来到这里以后却自觉当起了猫司令,整天负责睡在猫窝旁,一下子就把所有的猫给弄老实了,连煤炭都不敢往擅自往客厅里钻。

    再比如说,s.m公司新男
大师吧
团exo还未出道就已经先火了起来,只是公布了几个人的信息而已就已经粉丝如潮了……当然,这也是s.m公司男团的专属了,女高中生的钱最容易赚,而一个粉丝从高中生开始培养才具有忠诚度,这本来就是李秀满得以起家的几个最基本认识。

    当然了,这次exo的人数也很吸引人的眼球。不过,据说这一回李秀满又一次不无得意的在公司里当众说出了那句名言——‘我就不信没有一个你喜欢的’!也就是总有一款适合你的意思了……看来未来idol行业的趋势就是要往多人团的方向发展了。

    还要少女时代,这个也是一个回避不了的话题……

    然而,无论是客厅里的猫咪和大狗也好,还是行业内这些天最火热的exo和少女时代也好,说来说去也没什么太多意思。朴昭妍终究是应初珑的邀请过来宿舍做客的,却没成想遇到了几个哭哭啼啼的小丫头和一个不期而至的金钟铭,总归是有些失礼的。

    于是乎,三人说来说去,却渐渐开始感觉少了点什么的样子,而随着时间慢慢过去,作为主人的初珑终于硬着头皮主动提出了晚饭的建议。

    “吃晚饭是必须的,可是怎么个吃法?”金钟铭朝对面的房门努了下嘴。“咱们三个倒好办,可要是出去的话是叫上她们还是不叫上她们?”

    初珑看了看还在紧闭的房门,也犯起了难。

    “就在这儿吃吧。”昭妍回头打量了一下客厅角落里的一堆猫猫狗狗,又看了眼窗外渐渐变大的雪花,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就有一丝想留在这里冲动。“咱们自己做饭吃,也就省的担心屋里那几个孩子了……”

    “确实。”最后一个理由很是充分,金钟铭稍一沉吟就点头表示了认可。

    “就怕欧尼吃不惯。”初珑也跟着笑了。“我做饭的水平其实不是很高,也就是会一点家常的蒸煮……”

    “不要紧,咱们一起做。”昭妍迫不及待的答道,语速之快让初珑一时咂舌。“八个人呢,可能还要给楼下的助理们送一点,咱们尽量多做一些,粥是要有的,但应该放到最后,菜也要,不过要做的快些,这个天气虽然屋里有暖气但还是冷的快,还要有汤。不过粥是不是可以做肉粥?放点姜片最好……”

    “可以的。”金钟铭心里明白,不能任由对方继续说下去了,不然就没完了,所以他立即替初珑应了下来。“咱们就在这里做饭吃好了!”

    “可是我们这里虽然有厨房、有锅具、有调料,也有米面,却没有什么青菜和肉蛋之类的东西……公司怕我们吃多了,不好控制。”初珑有些茫然又有些无奈的阐述了一个事实。“很多东西恐怕要临时买。”

    “我和昭妍姐去吧!”朴昭妍本欲要多说些什么,但不知道金钟铭是不想让她再絮叨呢还是想到了什么,总之他率先开了口。“咱们一起商量个单子,然后我和初珑姐去蚕室那边的市场里买东西,初珑你正好可以劝劝屋子里那几个……就当请她们给我一个台阶好,别再折腾了!”

    初珑怔了一下,却又马上点了下头:“好!”

    就这样,一刻钟后,金钟铭和朴昭妍重新穿上鞋,然后将那张购物清单用绳子串在了主动跑过来的贝克脖子上,随即两人一狗也不拿伞,就直接一起离开了温暖的客厅。一时间,只留下初珑一个人稍微有些发愣的托腮坐在茶几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就在金钟铭和朴昭妍二人离开不到一分钟的样子,两间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恩地五人一个不拉的涌了出来,而普美、南珠那几个虽然眼睛还有些红肿,但干净的脸蛋显然说明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不再哭了……甚至很有可能已经偷听了很久了。

    “欧尼!”忙内夏荣迫不及待飞奔了过去,俨然一副狗腿的模样……是真的狗腿,她直接扑倒在地紧紧地抱住了初珑因为斜坐而伸出来的一条腿。“欧尼,你怎么能让那两个人单独出去呢?”

    “我有什么理由不让那两个人单独出去?”初珑不解的扭头问道。“说的好像我有什么理由可以禁止oppa和昭妍欧尼不说话一样……”

    “那不一样!”夏荣理直气壮的回复道。“刚才oppa那个意思,很明显是想和朴昭妍前辈私下谈一些事情,这是有意为之!”

    “没错!”普美也不计较什么白天被骂的事情了,她现在也趴在茶几一侧摆出了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还有南珠,虽然没说话,却也同样挤到了普美的背上。

    也就是娜恩和恩地稍微安静了一点,前者是性格如此,后者则是若有所思。

    “谈事情怎么了?”初珑无奈的伸手按了按夏荣的脑袋,对方年纪是够小,可是身形却是队内最大的,俨然一副‘巨婴’的感觉,一时间初珑竟然没有按下去。“难道不许他们谈事情?”

    “不是!”夏荣继续理直气壮。“谈事情也没什么,可为什么要瞒着欧尼你呢?在厨房谈不行吗?”

    “说不定是一些牵扯到其他人的工作话题呢?也有可能是oppa觉得昭妍欧尼不大想开口,所以想私下问问呢?”初珑眯着眼睛教训道。“所以夏荣,你才多大一点,就在这里教育我如何如何?你要是稍微真懂点事,今天至于当着这么多人面哭成那样吗?”

    夏荣登时闭嘴。

    “夏荣你不许回房间玩游戏了!”初珑继续呵斥道。“普美你们也不许闲着了,待会要做饭,普美你去刷锅洗碗,夏荣你就负责整理案板和餐桌!”

    普美和夏荣登时脸色发苦,却又不敢反驳。

    “还有,恩地你去淘米!晚上可能要煮粥,既然煮粥没理由不给楼下经纪人oppa他们送过去,所以量要大!”

    “欧尼眼里,釜山的野丫头就这么适合冬天淘米吗?”恩地嘴里嘀咕着什么,但却第一个起身往厨房去了。

    “南珠准备热饮。”初珑接着吩咐道。“娜恩……嗯,娜恩负责看住那堆猫好了,贝克也跟着出去了,你看着它们别让它们跑出来,还要防止煤炭趁机捣乱!”

    南珠倒还好,娜恩发现自己承担了贝克的工作后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厨房那边她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去了也帮不了什么忙,所以只好捏着鼻子尴尴尬尬的去当新一任猫司令了。

    总之,且不谈初珑一番指点江山压服了apink几个毛丫头的胡思乱想,另一边的两人一狗却也离开了大楼,步入到了晚间的雪地之中。

    其中,金钟铭戴着黑框眼镜穿着黑色风衣,一身黑的他还拉着一个借来装菜的单手行礼小拖车,小拖车上面的油漆早就磨的干干净净,赫然也全是黑色。而旁边的朴昭妍跟来时相比唯独没戴口罩罢了,所以依旧全身洁白,同时,她还单手拽着一个狗绳,狗绳的另一头则一身雪白的贝克……就这样,两人一黑一白对比明显,既不打伞也不开车,只是并肩走在漫天飞舞的雪花里。

    看这番意境,倒还真有几分朝着夏荣她们所担心的方向滑行的趋势。

    “说起来……还没来得及跟钟铭你,说句新年快乐呢。”盯着头顶的雪花边看边走了几步后,依然是嘴碎的朴昭妍率先开了口。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嘴上说着新年快乐,她的眼神里却明显带着一丝落寞。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