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25章各有各的故事

第325章各有各的故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2013年1月,元旦假期伴随着新年如约而至,这一天,少女时代放出了自己的正规四辑。正如金英敏说的那样,这个时候的少女时代早就不是靠专辑质量吃饭了,也不是靠着什么运气了,甚至不是靠着强力的资源铺垫和科学的统筹安排,而是就靠着少女时代这四个字本身来吃饭!

    实际上,这个时候遍布半个亚洲的早已经不是昔日的仙后和妖精了,而是所谓的丸子……当然了,对于s.m公司而言一切都没有变,他们还是那个把所有骂名抗在自己身上的血汗工厂,也还是那个确实拿着最大头的可恶资本家,但同时你也不得不承认,他们依然还是那个能够源源不断制造出最强偶像的明星工厂。

    idol这种东西,没必要过度的抬高,也不需要刻意鄙视,它就是一个职业,而任何一个人兼着一个职业的时候身上都必然有着双重的属性,也就是个人属性和职业属性。而s.m公司无疑是那个最能给予旗下艺人出色职业属性的一家公司,也是最擅长发掘这些人个人属性的一家公司……后者尤其了不起,因为idol这个职业最有意思的一点就是,它很大一部分商业价值就是体现在个人属性上。

    抛开这些有些理论化的东西,回到眼前,2013年的少女时代确实已经来到了一个女团能够达到的顶峰,她们……呃,多余的废话不说了,举个以小见大的例子吧,1月10号这天,专辑发行刚刚10天的少女时代创造了一个历史,她们在mnet的《m! countdown》里面匪夷所思的拿下了这个节目开播以来的第一个满分!

    你没看错,一万分的打歌分数,满分!第一次,也当然是破纪录了。

    而这种数字的出现让所有的后辈、前辈、同辈瞠目结舌,却又觉得少女时代果然应当如此……而最后一个感觉才是最可怕的,因为这意味已经没有其他女团敢对这个团队产生什么抵抗念头了,又或者说就算是之前有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新团,这个时候也基本上也开始怀疑人生了。

    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

    理由当然很多,尤其是粉丝们,他们能够从偶像的日常表现中发掘出一万种奇葩的理由来解释,而且信誓旦旦,你不服就要撕你的嘴。黑粉们也有一万种内幕解释,你不服就要骂你祖宗十八代!

    但是业内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看法就是水到渠成……九个人,实力出众,又多年打磨,只要不出乱子,只要在顶峰的位置上维持下去,那么该有的自然会有。

    你是第一,那么国家名片和韩流文化输出的责任和好处,自然就会落在你头上;

    你是第一,那顶级广告来了,广告商第一反应自然会找你;

    你是第一,那么路人关注这个行业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还是你,所以粉丝增长速度最高的,以及所谓外围成绩粉最多的,也是你!

    你是第一,那么在这个普遍性呈金字塔形状的社会里,你自然可以拿走最多的一份!

    日积月累,其他人自然是步步落后,然后一直落后!

    实际上,13年1月份的时候,少时不是没有强力对手,cube公司旗下的beast成员梁耀燮之前11月底solo出道,有着12年beast本身的爆发做基础,再加上cube的强势铺垫,更有一首《咖啡因》先抑后扬,等到这个时候他已经先行在元旦假期里破了《m! countdown》的打歌分数记录……9795分!然而这个数字却反而成为了少女时代满分记录的刺激因素,《i got a boy》一出来直接把梁耀燮淹了,而且是淹的毫无脾气。

    至于其他女团,之前唯一看起来对少时有些竞争力的tara如今安静的异常,瓜粉们再也没人敢提什么超越少时了,就连金光洙都觉的去年这个时候喊着什么口号的自己像极了一个傻叉!不过,以他的性格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的,最起码不会无动于衷。而新晋女团里,势头最猛的apink也在老老实实的拍着自己那部像极了网红剧的恐怖片,这是她们第一次集体性的参与影视制作,所以也就根本就没有去和对方去对比的念头。

    一时间,还真有些虎啸山林,百兽俯首的架势……不过,都是母老虎罢了。

    就这样,时间流逝如飞,娱乐市场的火爆似乎也影响到了新年的气候,使得这个冬天明显有暖冬的气势。然而,一月中旬一场不大的雨夹雪还是让这大家醒悟到,冬天毕竟来了。

    傍晚时分,雨雪霏霏,戴着白色口罩、围着白色围巾、穿着白色外套,还套着一双白色靴子……总之,根本就是一身白的朴昭妍赫然出现在蚕室和清潭洞交界处的一个巷口,她一手拎着一袋什么东西一手打伞,然后正略显诧异的打量着眼前的情形。

    话说,眼前的这幅景象确实让朴昭妍有些疑惑不解……很多套着一次性雨衣的人正在她此行目的地的楼下装卸着什么,那种热闹中透着一丝紧张气息的架势跟一路走来所感受到的安静气氛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稍微犹豫了一下,昭妍依旧缓步走了过去,并随即有了几分明悟。原来,走近之后她才发现,眼前装卸的东西还是很有几分既视感的,最起码她是见识过无数次的,摄像机、照明灯、打光板……总之,这些正在往apink宿舍所在小楼里运送的东西大多都是她所认识的拍摄设备,之所以说大多,是因为确实有不少设备昭妍是第一次见,而且眼前搬入小楼的设备数量也明显超出了一个综艺节目所需的样子。

    所以,这好像不是什么电视台来apink拍摄什么节目的意思,倒有点一整个剧组的规模。

    一念至此,昭妍若有所思,她先是抬头看了看此行目标的三层小楼,然后就用目光在眼前的人群里搜寻起了什么……你还别说,仅仅是数秒钟之后她就真的找到了预想中的目标,不过对方此时的情形却让她有些好气又心疼。

    “钟铭,你怎么躺在这儿?”昭妍拉开口罩,远远的就喊了一声。“这里这么湿,还下着雨……”

    “哎!”仰头躺在淋雨的金钟铭听到声音后明显怔了一下,然后立即从破败潮湿的绿化水泥台子上坐了起来,那上面只铺了一层一次性雨衣,而此刻也积了不少水。“昭妍姐怎么在这儿,来找我的吗?”

    “我来找初珑的。”昭妍一边快步走过去,一边努力将雨伞举高了一些。“之前元旦那阵子在电视台后台我们多聊了几句,约好今天过来玩的,没想到一来就看到了你……你这是刚从国外回来?然后一回来就拍电影?现在拍完了收拾东西?初珑之前怎么没告诉我今天下午你们还要拍戏?”

    金钟铭哑然失笑,他是被对方这种熟悉的碎嘴给逗乐了……能连着问这么多问题的人,他认识的人力也就只有一个朴昭妍了。

    “钟铭你笑什么?”昭妍不解的继续问道。“外面这么湿这么冷你怎么就躺在这里?跟初珑吵架了吗?”

    “没有的事情。”金钟铭连连摇头,顺便将雨伞接了过来,以他的身高举伞明显更方便一些。“不是和初珑吵架,是我单方面拉下脸训斥了整个apink,结果南珠几个小丫头根本禁不住训,直接就哭了出来,搞得我……不说了,反正心情不好,就让初珑先进去看着那几个小丫头,我在外面等着设备装好。”

    “到底怎么回事?”昭妍难免好奇了起来。“是在拍那个什么猫的恐怖电影吧?因为雨雪天难得吗,所以今天临时多拍了几个镜头,结果却不顺利?”

    “不止。”金钟铭忍不住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因为apink那几个人拍戏的事情而无奈,还是因为朴昭妍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而无奈。“我跟昭妍姐你说实话吧,是她们六个实在是不会演戏!这部电影是元旦期间启动的,但那段时间她们工作太多,各个电视台到处跑,所以大多拍了点外景场景之类的,也就没显出来这个问题。后来几天我又有事情出国了一趟,昨天才赶回来,有些事情也不知道。可刚一回来,看了之前拍摄的镜头以后,气得我干脆全都给删了,今天就在这个楼下拍一个场景拍了一整天,愣是一幕都没过……”

    “至于吗?”昭妍无奈的问道。

    “当然至于。”金钟铭无奈的瞥了瞥旁边的api
官方救世主txt下载
nk宿舍小楼。“我这么跟姐姐你说吧,apink这六个人,除了一个郑恩地以外,没一个会演戏的!甚至极端一点,恩地其实也不会演戏,只是她胆子大没有晕镜头那些毛病而已。至于其余五人,我跟你实话实说,光是听她们念台词都听的我要犯尴尬癌!”话到这里,可能是因为朴昭妍到来而心情稍微好转的金钟铭微微低头跟对方小声说了一句。“偷偷说句不尊重人的话,今天我试着自己掌镜拍摄的时候甚至都有点想念林允儿……呃,想念林演员的演技!”

    昭妍当即失笑,她当然知道金钟铭眼里林允儿就是劣质演技的代名词,这种偏见都快成一种特定的歧视了!

    “我觉得还是你要求太高了。”笑完之后,朴昭妍还是摇摇头劝了一句。“其实绝大多数idol第一次演戏都很尴尬,我也是这样,换我来指不定比她们还要差,倒是允儿,感觉她的演技越来越纯熟了……”

    “或许吧。”金钟铭不以为意的撇撇嘴,复又把雨伞递了回去。“姐姐想去就去吧,几个小丫头片子应该还在哭,初珑在安慰她们,崔振浩社长刚才上去也被憋得直接走人了,你也去看看吧……”

    “你呢?”昭妍并未接过雨伞,反而是继续仰头道。“还要在下面呆多久?待会也上来吗?”

    “等一阵子吧。”金钟铭看了看周围的情形,微微皱起了眉头。“先等大家把设备送进楼再说,下着雨夹雪,设备被淋到就不好了……”

    “也好。”朴昭妍点点头,顺便再次拒绝了对方递来的雨伞。“我这就上楼,伞就钟铭你拿着吧,待会一起过来……”

    金钟铭有些不耐,还是想把雨伞再推过去,然而就在此时一条大白狗从小楼的玄关处跑了出来,然后冒着雨钻进了雨伞下,并绕着他和朴昭妍摇起了尾巴……毫无意问,当然是贝克。

    “它这是什么意思?”昭妍拿掉一只手套,俯身揉了揉贝克的脑袋。“是叫我们上去吗?”

    “应该是。”金钟铭略显无奈的答道。“可能是初珑安慰好了几个小丫头片子,所以让它出来叫我,也有可能是听人说你来了,可她还得照顾南珠她们,就只能让它出来接你……”

    “不管怎么样,都是叫我们上去……走吧!”说着,昭妍还伸手拽了一下的黑色羽绒袄。

    金钟铭犹豫了一下,但随着一名副导演会意的朝他点了下头,他终于还是和朴昭妍一起带着贝克走入了大楼。

    话说,这是一个新宿舍,投入使用并未太久,其中apink的具体住处是在三层,而一层和二层和地下则被cube公司用来充当员工宿舍和临时仓库。换句话说,整栋小楼都是cube公司所属,所以,金钟铭一路走来都是面色微笑,因为他连续遇到了好几个人,而这些人自然都会对他打招呼,他本人当然也不好继续板着脸。

    不过,当两人一狗来到三层一个门前的时候,金钟铭瞬间又板起了脸……他可不想在工作问题上惯着几个小丫头!

    果然,推开门来,初珑还在宿舍客厅里安慰着几个妹妹,而普美、南珠、夏荣这三个人也确实如金钟铭所言,正哭的稀里哗啦,除此之外,周边还有几个apink助理之类的人,却全都无可奈克的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当然了,金钟铭这么黑着脸一进来,这幅画面当即瓦解!先是几个助理立即鞠躬肃容,然后几个哭的没哭的apink成员也都老老实实的站了起来……看来今天的事情和今天的金钟铭确实给她们带来了一种冲击感!

    金钟铭本来还想安慰几句,但看着几个人,尤其是普美,眼泪那叫一个止不住的留下来,也不知道泪腺为什么这么发达,总之,他当即就没了心情。

    “想哭进房间哭,没人拦着你们!”金钟铭没好气的朝其中不知道谁的房间门方向挥了下手。“演不好归演不好,我就不理解为什么要哭?!”

    初珑和昭妍一起欲言又止,然后一起归于沉默,这个时候以各自的立场,无论是谁都不适合多话。而令人无奈的是,三个哭的女孩,除了夏荣强忍住了眼泪之外,南珠和普美干脆哭的更厉害了。

    “听到没有?昭妍姐过来看你们……能止住眼泪的就留下来,止不住的就回宿舍,抱着被子使劲哭,哭死了都没人管你们!”金钟铭无语至极,话里面难免带了点火气,不过几分是真几分又是装出来的那就不知道了。

    你还别说,南珠和普美真的各自回了房间,然后夏荣和娜恩各自跟着一个也进去了,恩地本来想留下,但终于还是进了普美和夏荣的那个屋子。几名apink的助理面面相觑,也只好各自告辞离开。

    apink宿舍的大客厅里很快就只剩下了三个人……当然,还有自觉跑到客厅角落里躺下的贝克,以及贝克前面一排五六只长相相似的白猫,它们被各自关在了笼子里,然后排成了一排放在了那个角落里,至于贝克俨然是自觉的当了猫司令。

    “欧尼,本来叫你过来是来玩的,结果却让你看笑话了。”作为主人,初珑一边给昭妍冲了一杯热奶茶,一边略显尴尬的招呼了一句。

    “这有什么?”席地而坐在茶几前的昭妍连连摇头。“夏荣和南珠她们才多大,95、96年的,都还是小孩子,被钟铭训了几句哭出来多正常……而且你也知道,我在宿舍里也挺气闷的,出来找你本来就是我的主意。”

    同样直接盘腿坐在地毯上的金钟铭坦然接过了初珑递来的奶茶,但却微微眯了下眼睛。

    “说实话,南珠和夏荣倒也罢了。”初珑无奈的看了眼普美所在的那个房间门,然后颓丧的坐回到了地上。“普美是真的……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这人平时倒还好,可一旦哭起来跟开了闸似的,谁也拉不在……”

    平日里话最多的昭妍也无话可说了,她刚才就刻意的没去提普美,因为刚才普美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而且她明明已经成年了……也难怪金钟铭会有火气,会被逼着板着脸装严肃,也难怪初珑这么为难。

    “这样不行的。”金钟铭啜了一口奶茶后也显得再度烦躁了起来。“就这种演技水准和态度,电影根本拍不下去!一个剧组,虽然只是一个四十分钟的短剧情,也没什么大场面,可它毕竟是一部正式的电影剧组,从成立那天开始,所谓花钱如流水,而且还有这么多工作人员要陪着一起耗……”

    “普美估计就是因为这个才有些崩溃的。”初珑有些无奈的解释道。“一整部电影的责任压到头上,谁都会受不了,更何况她还是剧本的提出者,也是去找oppa你的人,所以压力更大一些……”

    “但这不能成为敷衍的理由。”金钟铭申明了自己的态度。“首先我看过了,演技确实不行,台词、动作、表情完全生硬,这种电影拍出来我也会扔进垃圾桶,因为它只能坏了cube招牌!其次,就像你说的,花了这么多钱,剧组都已经成立了十天,再加上这个立项早已经传出去了,所以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要拿出一个成品出来……总之,就是必须要想办法!”

    初珑表情明显有些黯然,虽然因为和金钟铭关系让她不至于像其他几个妹妹那样充满负担感,但是之前演技不行的那个锅,自己明显也有一份责任。这一点,无论如何都是逃不过去的。

    更何况,一方面是所谓的要‘想办法’,一方面还要安慰情绪失控的普美和年纪尚幼的南珠、夏荣,还有一方面是她人不喜欢说出来却总喜欢替别人多想的性格使然……种种忧虑,也就难怪她愁上眉梢了。

    昭妍虽然嘴碎,但却不是个傻子,相反,在金钟铭一直以来的印象里这位都是一个知心**姐的形象。实际上,稍微感受了一下眼前气氛后,她马上就决定转移话题了:

    “先别说这个了……说起来,钟铭你怎么突然从瑞士回来了?不是说跟家人一起去滑雪了吗?怎么回事啊?”

    这个问题果然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初珑当即有些哭笑不得,而当事人金钟铭的脸却变得更加黑了起来。

    稍微顿了一下,他才自嘲般的笑了一声:“能怎么回事,还不是被郑二毛给撵回来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