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24章各有各的路数

第324章各有各的路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典礼结束,金钟铭并未去参加后来的晚宴,媒体区的采访和拍照也显得很敷衍,这让和他搭档摄影的新科影后林秀晶颇有些忐忑……其实,金钟铭本来确实是想多和媒体几句话的,尤其是金基德的事情让他很有感触,但是考虑到这种话题一旦展开反而要长篇大论,所以他终究没有多言。 x更新最快

    实际上金钟铭稍微和林秀晶合了一张影就主动离开了世宗文化馆,而跑在他前面的赫然是金赛纶,她刚刚跟父母明了情况,今晚上不准备回去了,直接就要睡到krystal那里。

    看的出来的,丫头的兴致很高,根本不用人就直奔停车场而去,速度快的连身上大的不像话的外套竟然都飘了起来……这让跟在她身后的只穿着单衣金钟铭颇有些无奈。

    这幅情形在人来人往的世宗会馆停车场里当然引得很多人瞩目,路上遇到相熟的记者和艺人,还有人笑着问略显尴尬的金钟铭,这是不是当第三个妹妹养的?

    金钟铭倒也干脆,他告诉对方,这是当女儿养的,纯当为以后有孩子练手了。

    话自然是玩笑话,可自从金赛纶签了cube以后,她家里人似乎也确实就放任这丫头四处乱跑了,无论是跟着金钟铭去吃饭,还是在公司里面到处给人做指甲,又或者是往apink宿舍里钻,她家里人基本上不闻不问。

    尤其是这两个月,krystal结束了高考后有了新发现或者新玩具,那就是cube公司竟然有三个姓金的女童星。其中,两个大的十三岁,一个的金赛纶才十二岁,这似乎让这个当惯了忙内的她找到了成就感,于是天天带着这所谓的三金四处游荡,甚至发展到夜不归宿的地步,总之,颇有黑道大姐头的气势。可金赛纶这些人的家里人,却根本置若罔闻。

    当然了,金钟铭也不是不懂,如果不是因为krystal是这些熊孩子老板的妹妹,她们的家人肯定不会这么信得过郑二毛,而如果不是存了一些让自家孩子们日后在娱乐圈更好发展的心思,这些家长也不会这么放任自己的孩子。

    然而无所谓了,郑二毛想当大姐大就随她去吧,无论是考上了大学想瑟一下也罢,还是觉得自己成年了想要犯中二病,也都随她。更重要的是,从金钟铭的角度来,他也不讨厌这个一直叫着自己‘阿加西’的丫头和其他两个粉嫩嫩的姑娘在自己面前刷存在感。

    譬如眼前的金赛纶,当妹妹养有难,因为太麻烦,但是真当个侄女带一带总归还是没问题的,毕竟有那一层缘分和那么一份渊源。

    就这样,金钟铭拉开车门坐上了自己的新车,也算是彻底告别了今晚的青龙奖。

    然而,暂且不谈当天晚上回到加厚郑二毛和金赛纶还有贝克联合上演了一出大闹阳台的何等好戏,金钟铭并不知道的是,他自己都不是很在意的这次颁奖和这个影帝,很多人却依旧在远处保持了某种程度上的关注。

    “了不起啊!”s.m公司的休息室内,允儿盯着墙上的电视双目放光,她们是来为公放mv补镜头的。“什么时候我能代替林秀晶前辈站上去跟那位oppa合个影之类的就好了……我也姓林的!”

    “讲实话。”靠在一旁的西卡一边认真研究着自己脖子上那几串吓死人的大珍珠链子,一边也接上了茬。“我无聊的时候还真问过伍德这个问题……”

    “什么问题?”孝渊好奇的跟上。

    “当然就是允儿有没有可能拿个影后之类的……”西卡确定自己的珍珠链子就是塑料的以后立即没了兴趣。“你猜他怎么?”

    所有人都好奇了起来,唯独允儿自己好奇的同时却突然觉得牙疼,她本能的觉得自己要被开涮。

    “伍德当时……像允儿这样的女idol想要拿影后,要分三步走。”西卡放下链子后又开始研究起了自己的豹纹帽子。“第一步,要先拿一个百想视后;第二步,要再拿一个电影类的最佳女配;第三步,才是拿影后……”

    “了跟没似的。”sunny无语的接口道。“按照韩国演员那种排外的境界,每一步基本上就要等个十年的样子,我们允儿真要是那么熬下去估计都五十岁了……你就没问他有没有什么捷径可走?”

    “我问了啊!”西卡一脸的理所当然。“我当时就问了这个问题……能不能有什么捷径?”

    “他怎么?”侑莉有些迫不及待了起来。

    “他其他女idol或许有捷径可走,但允儿没那个条件。”

    “什么意思?”侑莉有些茫然了起来。

    “伍德,其他女idol其实有一条捷径可以越过电视剧这层门槛直接进入电影这一层,这样就能省下来大把的力气……”

    “具体来呢?”侑莉继续追问道。

    “就是脱喽!”西卡面色古怪的将视线从侑莉胸口上滑过。“她身材好的女idol只要敢脱,马上就能算是为艺术献身,也算是交了投名状,摆脱了idol的什么只顾……”

    “桎梏。”秀英面不改色的更正道。

    “是,桎梏。”西卡头。“伍德只要昔日偶像包袱重的女idol敢脱,马上就能立即得到电影圈子的认可,摆脱之前的偶像桎梏,然后迅速上位……”

    “但是允儿为什么不行?”sunny看了看翻着白眼的侑莉,又戏谑的瞥了眼脸色早已发黑的允儿,适时的提醒了一句西卡……笑话可不能忘了主题。

    “他允儿那样的,脱了也没人看!”西卡毫不留情的把众人早就猜到的谜底了出来。“还没他光膀子有料呢!”

    “起这个……”sunny继续面色古怪的笑道。“前几天在一个非官方粉丝俱乐部里看到了一篇cp文……里面也讲到了允儿的身材,作者是个高丽大的博士,用了一个绝妙的形容词……”

    “欧尼你们够了……”允儿突然觉得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赶紧出言想阻止这场无聊的谈话。

    “什么什么?”一直玩手机的帕尼适的时出声,很有默契的压住了允儿的反抗。

    “板上钉钉!”

    言罢,也不管其他人有没有反应过来,sunny第一个憋不住大笑起来,而其他人开始都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但随着允儿不顾一起的面色铁青着上去去锤sunny,这群人却也有人跟着意识到了什么,然后全场爆笑不止!

    “真够热闹的……”就在此时,休息室外,金英敏略显诧异的看了这边的动静。

    “社长还不知道她们吗?”站在金英敏前方的泰妍尴尬的笑道。“随便一个事情都能闹起来。”话到这里,泰妍稍微顿了一下才继续解释道。“刚才我出来之前大家正在看今年的青龙奖直播,应该是在讨论金钟铭oppa拿到新影帝的事情……”

    “随便她们吧!”金英敏无奈得摇摇头。“这事有什么好讨论的?人家金钟铭如今哪还在乎一个青龙影帝?咱们接着咱们的……泰妍,我跟李秀满……李秀满会长讨论过了,这次回归跟以往不同。如今少女时代早就过了凭歌曲质量和舞蹈水平圈粉争一位的时候了,你们的粉丝数量和国民度都摆在那里,所以等后天元旦一到,把歌曲一发出去几乎就可以直接闭着眼睛收割了。但也不是一切都会高枕无忧,关键是不要出岔子,因为电视台和媒体的态度可能会有微妙的变化,台上台下的千万不要让人抓到什么把柄……泰妍?你想什么呢?”

    泰妍恍然若醒,连忙解释:“那个社长……我是听你金钟铭oppa如今早就不在乎影帝的事情,心里有感慨……”

    “有什么可感慨的?”金英敏嗤笑一声。“这个道理多简单?就好像你们,如今难得还会在乎一个一位吗?事情虽然不是一个档次的,但道理却是一样的……当然了,用个更贴切的比方,你,要是李秀满会长今天突然决定复出,你觉得他会在乎能不能拿到一个一位吗?身份差距既然有了,那看东西的态度也早就不一样了,你觉得特别贵重的,人家未必在意……”

    泰妍为之默然。

    金英敏看到泰妍这么快就安静了下来,心中反而有些忐忑。要知道,自从上次的事情以后,公司几个高层的心理就总觉的心里怪怪的,因为他们一直没搞懂那个事情里泰妍的思路。从头到尾,无论是中途显得莫名其妙而又坚定不已的反抗意识,还是最终的不了了之,都让他们不得不进一步审视这个长久以来被公司信任已久的组合队长。

    白了,他们是被泰妍那一次搞得有些吓到了,而又因为对方一直以来的配合态度,反而使他们产生了几分自省的意识……所以面对这个个子队长的时候竟然有了几分心的意味。

    “泰妍你也不要想太多。”金英敏完全是在捏着鼻子的状态下安慰起了对方。“安安心心唱你的歌,其实专心自己事业的人总是能得到大家尊重的,并不会因为这个就被层次高的人无视,其实公司高层一直都很尊重你,以少女时代如今的成绩,如果将来做的好了,和kangta一样有个更好的结果也不是什么难事……”

    泰妍只是头,却并未多言,而金英敏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虽然一个人的内心经过了激烈的起伏,但如果它终于在人心的层面上归于平淡,那就始终不能为她人所察觉。

    另一边,其实正如同某种现实中江湖地位的映照一样,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少时这样可以安安心心窝在自家练公司的附属休息室内看直播的,绝大多数idol这个时候都是在电视台里挨饿……临近年末,哪怕今天有青龙奖的直播让她们可以暂时喘口气,但她们也依然需要参与录制各种大量的年末其他节目。

    kbs电视台里,某一层公共待机室外的走廊里显得格外热闹,因为这里有一个巨大的挂壁电视机正在直播着kbs自己负责的青龙奖。

    当然了,这里句题外话,此处如此热闹不仅是因为直播的缘故,毕竟如今人人有手机,想看个直播哪里都能看……实际上,这群idol蜂拥至此的真正原因来非常有意思,话,这个电视机并不是kbs自己装的,而是《恐怖直播》剧组当初为了拍摄那群idol被碾成肉泥的镜头而临时装上去的。后来,随着电影的热映,再加上死在电影里这个电视机旁的idol们的高规格,渐渐地反而成为了一个kbs后台的圣地!

    很多idol们宁可在这个狭窄而又有些偏冷的地方看直播,然后和同行们瞎扯淡,也不愿意跑回待机室里就着暖气看手机。

    “金基德导演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出那样的话?”

    “了又怎么样?不还是掌声雷鸣吗?”

    “关键是金基德导演的江湖地位啊……没人敢不给面子的。”

    “其实挺羡慕这些拍电影的,想什么就什么,媒体也只会讨论这些话本身,而不会去攻击话的人失态。”

    “我倒是觉得……金基德导演这话不一定是针对一起竞争最佳影片的其余四个影片的。”

    “那是自然,应该还是只对《双面君王》不爽吧?上次大钟奖直接甩袖子走了。”

    “我其实觉得金基德导演这是对张勋导演的又一次声讨……”

    “也有道理啊,张
美女总裁老婆最新章节
勋导演现在被怼的厉害啊……据连家门都不敢出。”

    男idol们你一言我一语,趁着周围人多而自家的经纪团队不再身旁时肆意讨论着金基德的发言,而女idol们则大多把目光集中在典礼后被媒体大肆关照的新科影后林秀晶身上……也由不得这些人都对林秀晶关注多多,实在是因为对方是个刚刚过30岁的女演员,而且起家于模特,演员的历程也不过寥寥数年,这是一个让几乎所有女idol都羡慕不已却又暗自觉得可以复制的绝佳模板。

    然而,人群中也有保持沉默的纯粹看客,看着典礼后的金钟铭只拍了一次定格照就消失不见了以后,抱着怀还一脸不满的智妍撇了撇嘴,转身顺着走廊离开,然后在拐角处一拐,这才回到了门口贴着tara名字的专属待机室。

    “怎么样,那个圣地跟待机室里的直播有什么区别,智妍你看出什么花来没有?”话的是居丽,她正蹲在待机室的角落里,然后认认真真的啃着一张香蕉饼,那是她专门拜托经纪人买来的,然而关键不在于这里,关键在于她背对着待机室大门头也不回,却知道进来的是智妍。

    “没有。”智妍有些失望的应道。“那群男idol一直在比谁的嗓门大,女idol们也都抱成团各各的,还不如留在这里看呢……”

    “你这是被排挤了吧?”趴在化妆台上玩手机的孝敏无奈的摇摇头。“都了,暂时不要去那边,你年纪却又出道早,很难找到能上话的朋友……”

    “她这是被刺激到了。”宝蓝微微皱眉道。“昨天sbs的94line舞台效果很好……智妍难免有些羡慕。”

    “羡慕什么?”孝敏不解的放下了手机。“智妍不是94的啊,没理由被94line刺激到吧?”

    “触景生情而已……”居丽舔了下手指的香蕉酱。“她以前也有不少亲故的,还有不少年龄相差很大却相处不错的朋友,可是上半年那档子事不是很多人都被公司禁言了吗?所以后来再反转的时候,很多人再见面的时候就都显得很尴尬,原本关系不错的也变得生疏了不少……”

    “这倒是真的挺无奈的……”

    “其实……”智妍自己似乎想解释一下,但却愣是没想出什么能出来的话。

    “起来智妍,我们看到金钟铭拿了奖就没看了,你在外面看了这么久,后面还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居丽继续不以为意的问道。“他镜头多吗?”

    智妍赶紧摇头:“oppa后面根本就没有几个镜头,还次次都带着那个金赛纶。”

    “所以你不过是妒忌人家94line,还妒忌那个毛孩子了?”居丽回过头来,戏谑的朝对方招了招手。“来来来,坐我怀里,让姐姐我****你……”

    话音未落,一直没开口的恩静却突然驾轻就熟的把智妍拽到了自己怀里,而后者也理所当然的倚在了恩静的怀里。

    “看不起我吗?”居丽恶狠狠的瞪了过去,可恩静却干脆的蒙住了智妍的眼睛,让居丽当即无语。

    “恩静做的对,居丽欧尼现在天天就知道蹲在墙角吃东西,手里不是油渍就是果酱,智妍真要是坐她那儿,用不了几次,迟早也会变成一个圆球,跟现在的……”孝敏没敢继续下去,因为在恩静和智妍身上讨了个没趣的居丽直接转过头来朝着她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胆怯如孝敏自然无话可。

    不过,痴迷于各种吃食的居丽不在意自己变胖子,有人却很在意,比如旁边的宝蓝此刻就忧心冲冲的照起了镜子……要知道,她可是深受过减肥之苦的,因为对于身体素质不怎么样的她来,胖起来很容易,可要再减下去那就是伤及到身体根本的大事了。

    “确实胖了不少。”观察了一会后,宝蓝艰难的得出了结论。“我觉得我又要减肥了。”

    “我们……闲太长时间了!”看着四下的动静,恩静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咱们都已经大半年了没活动了,就只是去演一些电视剧之类的,都快忘了我们的本职了……”

    “账不是这么算的。”居丽不以为意的反驳道。“恩静,你得有一层大局观,我们这种人气高的前辈一回归基本上就要让其他团队没饭吃,上次的事情还没让你吃够苦头?所以,总是想着自己如何,肯定会让别人不舒服的……你看看少时,她们比我们人还多,可人家也只是一年回归一次,所以真不要着急。”

    恩静当即老实了下来,有些事情即便是过去了,但是伤疤和曾经的恐惧却依然如影随形,上半年发生的那件事情简直如同一层梦魇,一两天之内,几乎身边的所有人都对她们亮出了敌视的态度,从上到下,从电视台到其他音乐经纪公司,从商业合作伙伴到音乐制作人,那种整个世界一下子翻过脸来的情况实在是让人感到恐惧。

    实际上,按照tara如今的地位,这种电视台年末活动她们已经可以像少时那样不用过来了,但不用来归不用来,考虑到还需要修补和电视台以及同行们的关系,所以她们依旧选择过来参与这种出力不讨好的年末汇演……而今天之所以一直耗在这里,不就是为了九以后的一个几分钟的舞台录制吗?

    “可是少女时代有分队啊。”恩静是老实了,但宝蓝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略显兴奋的放下了镜子。“其实我们也可以搞个分队适当的回归一下,现在这个样子太难熬了……少女时代一回来,我们要想再回来就得等到三四月份了。”

    “但是我们人太少,搞分队什么的容易让队伍出现层次感吧……你们懂我意思?六个人搞三个人的分队,那剩下三个人算什么?”居丽的话依旧很有道理的样子。

    “是啊。”恩静也有些不安的皱了下眉头,她是想到了很早之前金光洙跟自己提到的一件事情。“六个人的队伍再搞个分队确实有些困难……”

    其实,宝蓝倒也罢了,恩静和居丽心知肚明,如果再搞分队也轮不到只会只会卖萌的宝蓝,依照着金光洙的那种精致的利益考量,很可能是让原本就占尽了资源的三高来搞这个分队,然后让队内进一步的不平衡。而居丽的提醒,和恩静的回应,全都是依照着这种判定进行的,相比之下,宝蓝的话倒是有几分幼稚了。

    孝敏似乎也懂这个道理,所以她眼睛转了转之后却突然接着这个话题打起了岔:“其实分队之类的也未必一定是队内,就像94line那样,我们也可以试着搞一个跨组合的分队吧?现在应该很流行这个吧?昨天94line的舞台真的挺赞的,听都要出专辑了……”

    “嗯嗯!”半懂不懂的智妍闻言也连连头。“其实当年孝敏欧尼跟少女时代的sunny前辈也是一个跨组合的典范,虽然不是分队,但是效果很好……”

    孝敏连连摇头:“我不是我和sunny,我是……居丽欧尼、宝蓝欧尼你们俩可以和sunny,嗯,还有……还有徐贤,适当的组成了一个分队出道,所谓强强联合……”

    “什么意思?”居丽敏感的察觉到了孝敏话里的某种恶意。“是在嘲讽我们都是胖子吗?!”

    “没有的事情!”孝敏吓了一大跳,打死她都没想到居丽会这么聪明,自己的梗还没出来呢,就被对方给张口道破了。

    不过,索性居丽还在认真的对付着自己的香蕉饼,吃起东西的她满满都是幸福,也就懒得去跟一些人计较了,这让孝敏松了一大口气。

    “话昭妍欧尼去哪儿了?”原本很有兴趣的话题被终结,躺在恩静怀里的智妍忍不住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有些疑惑的开了口。“之前我出去的时候不还在这儿吗?”

    “她刚才出去找你了,结果你回来她反而没人影了。”恩静放下了手里的手机,也有些疑惑了起来。“遇上熟人了?”

    “我去找找。”智妍按着恩静的大腿站了起来。

    “不管有没有找不找到,五分钟内都一定回来。”恩静像是妈妈对待孩子一样无奈的叮嘱了一句。“别等电视台的人待会过来却叫不到人!那功夫就白费了!”

    智妍非常听话,实际上三分钟不到她就一个人回来了。

    “怎么了?”

    “昭妍欧尼其实就在隔壁跟人话。”智妍干脆的答道。“apink的那位队长,两人在聊天……”

    屋子里面突然安静了两秒钟,显得有些不大自然,但马上居丽就将最后一香蕉饼一口咽了下去:“听到她们了什么吗?”

    “好像是在什么电影的事情。”丝毫没有察觉到情况的智妍迫不及待的解释了起来。“我刚开始以为是在大钟奖,后来才知道她们是在一个新电影,据是一个什么什么猫咪有关的恐怖片,是apink的普美自己想出来的主意,然后那位oppa给完善了剧本,然后刚刚昭妍姐打完招呼准备回来的时候那位又打电话过来,是往后一直到过年都没事了,然后问她们有没有时间,有时间明天就可以开拍,然后昭妍姐就很有兴致的继续聊了下去……”

    智妍一句一个然后的,听得旁边的孝敏等人只想笑,但是恩静却难免有些意兴阑珊:

    新电影吗?总归是轮到给别人拍电影了。

    没错,伴随着这个消息,恩静难免又想到了某人之前的两部电影,两人之间的一切用一部电影步入,却又用另一部电影结束了一切,咋一听来,当然心有感触……

    其实照理,恩静应该早就放开了,毕竟当初一直用强硬态度面对一切的正是自己这一方,可是人心这种东西根本不是一句放开就能解释的,正所谓‘心有所属,则人心淡定自如;心无所属,则人心动荡不安’。那么对于心里某些地方还有些空荡的恩静而言,偶尔听到这样的话题,产生一丝触动和停滞也就显得合情合理了。

    不过,如果仅仅是这样倒也罢了,可能恩静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是,在她内心有所触动和停滞之后,总是有一种韩国人特有的倔强情绪伴随着某种或痴或仇的情愫在她的沉默中趁机泛起。

    不大,但是效果显著。

    没错,有些逻辑看起来很让人难以理解,但却又是真实存在的,听到金钟铭的新闻,心中某个部分尚无所属的恩静会有一丝沉默,但又很快会随着理性恢复正常,然而就在这短短的沉瞬间里,她就会产生一种反弹的意识。然而在另一方面,恩静的内心并不完全的所谓心无所属,毕竟在工作和生活的层面上,tara几乎占据了她的一切。而如无意外的话,她整个二十代的生活都会围绕着这个主题展开。

    于是乎,这种在其他区间引发的反弹意识,终将会在内心的千回百转下,作用在tara这个工作区间里。

    总之,一个晚上,随着一个人传来的些许信息涟漪,恩静就突然就有了一个新的决断……或许,队伍里组成一个分队出来活动未必是坏事,只要能够获得其他成员的谅解不就行了?

    然而,一厢情愿之下的恩静并未明白,有些事情,当事人未必有着恶意,但却难免让他人感觉一丝不公平的对待……而如果这个人还很理解她的话,那就只能逼得他人坐困愁城了。

    ‘吱哟’一声,大门打开,昭妍回来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