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23章突然想笑(下)

第323章突然想笑(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说起来很怪异,同为韩国影坛代表性的人物,也隔空交流过几次,但是不管其他人信不信,这还真是金钟铭和金基德第一次相互看到对方的真人。

    而且讲实话,其实刚才当崔岷植走神而金钟铭回头看到了金基德一行人以后,他几乎是本能的想扭回头来假装没看到对方,但甫一动了这个心思,他又突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的感觉……至于吗?

    于是乎,被某种怪异心理推动着的金钟铭,竟然又拧回了身子,然后直接迎了上去:

    “前辈,初次见面,我是金钟铭。”

    话说,金钟铭此番上前自我介绍时,先是认认真真的鞠躬一礼,然后才伸出手来意图跟对方握个手,礼仪什么的不好讲,但态度上确实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金基德这人注定不是什么可以用常规思路来评判的人物,实际上,一个梳着道士一般的发髻,然后穿着粗布对襟大袍子来参加颁奖典礼的人也不可能是个正常人。所以,当金钟铭主动上前问好的时候,这位个头矮小却又装束古怪的大导演几乎是用一种极端警惕的目光打量起了眼前的人!

    “导演,这是金钟铭先生!”

    看到对方这个样子,金基德身后的《圣殇》剧组一行人里,马上就有一个女艺人无奈的提醒了一句。

    话说,这位开口的自然是这一拨人中地位最高的赵敏秀了,她出身kbs电视台,成名于mbc电视台,然后又早早的嫁给了富商还生了孩子,如今又凭着《圣殇》大钟影后加身,算是彻底修成了正果。总之,人情世故、身段眼色、地位辈分什么的这位一点都不缺,实际上这时候也只有她能站出来打个圆场了。

    “哎,金钟铭先生有什么事情吗?”金基德被赵敏秀给喊了一声,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措了,于是勉强开了腔。

    “并没有什么事情。”金钟铭也是有些无语,自己过来自我介绍,是要跟对方结识的,结果对方却问自己有什么事情,这种明显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也实在是让他无奈……不过一想到对方的种种传闻,他此时倒还真没有生气的感觉。

    “没有事情就算了。”回过神来的金基德终于认真的点了点头。“我就是一个穷拍电影的,跟金钟铭先生这种大老板没什么话可说,我先走一步……”

    言罢,这位韩国影坛的符号人物,直接迈开了自己那双小短腿,撩着粗布大袍子就走开了,他身后的一众《圣殇》剧组成员个个面色发苦,却也不得不低头行礼然后迅速跟上……

    金钟铭愣在当场,到了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自己过来打声招呼而已,怎么就这么干脆,这么利索的被打脸了?!

    “金钟铭先生请不要在意。”还是赵敏秀,这位也已经快五十岁的影后不得已留下来给《圣殇》剧组一行人断后。“金基德导演其实没有恶意……”

    “是吗?”金钟铭有些无语,这还叫没有恶意?

    “他这人……怎么说呢?”赵敏秀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坦诚一点。“首先虽然确实性格恶劣了点,但这么做也不是没有一些原因的,最近他确实也是因为一些媒体的挑拨之类的东西对你而有些误解……”

    “这么一说的话。”不知道怎么回事,金钟铭突然想笑。“我反倒是轻松了不少,总比无缘无故就‘先走一步’的好……”

    赵敏秀也尴尬的跟着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解释了一下:“其实还是奖项的问题,您可能不知道……”

    “前辈直接叫我名字好了。”被金基德玩了这么一出后陡然跟正常人交流起来,金钟铭竟然有些失了分寸,对方这么一喊他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无论是辈分还是年龄都是需要尊重的。

    “算了,我也不好直接叫你名字,省的待会金基德导演多想。”赵敏秀苦笑了一声。“他这人极度敏感……不然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略有耳闻。”金钟铭若有所思的想起了一些众人皆知的旧事。“不过前辈,这次到底怎么回事呢?你刚才说到奖项……有什么不好的传闻吗?”

    “其实主要的根子还是在上次的大钟奖上。”赵敏秀无奈的解释道。“金基德导演今年复出以后,还是很想改变自己之前作风的,你应该也知道前两年他为什么跑到山上隐居……所以这一次他又是上综艺节目又是接受采访的,本质上还是想做出一点努力和改变的,而大钟奖是他回国以后第一个国内的大奖,所以他看得也比较重……”

    “我懂了!”金钟铭当即再度失笑。“《双面君王》的黑锅被砸到我头上了,是不是?我听说当时金基德导演看到《双面君王》一个接一个的拿奖,然后没等最佳电影这个奖项出来就直接气鼓鼓的走人了……莫非他把这件事情算到我头上了?”

    “倒也不止如此。”赵敏秀指了指舞台上正在布置着的那个标志性的青龙柱子。“其实还是新仇加旧怨,来之前有媒体挑拨式的问金基德导演,大钟奖被《双面君王》阻击掉,这次又面对着呼声很高票房也很好的《恐怖直播》,如果再次失手是不是意味着韩国电影人依旧只愿意去认可商业电影,而不愿意接受他的电影?”

    金钟铭再度觉得好笑了起来:“至于吗?一个媒体的这种问题……他就能嫉恨上我?”

    “他这人都能因为一个意外事故和一次正常跳槽嫉恨自己三年,何况是别人呢?”赵敏秀继续有些……有些没好气的解释道。“所以刚才在路上他就跟我们说,要是这次《圣殇》再遇到那种用钱说话的电影和电影人,他就再也不会参加任何一次国内的颁奖典礼了,然后一进门就遇到你过来打招呼……”

    金钟铭当即无言以对。

    金基德这人……怎么说呢?无论他有多特立独行或者说奇葩,有两点是你必须要认的。

    第一点,他是一个天生的电影奇才。一个从没摸过摄像器材的人过来拍电影,上来就名闻天下,然后不管你愿不愿意认不认可,他还就这么一路成为了韩国电影的一面旗帜。

    其次,他确实是个有性格的人,或者更干脆一点,是个天真的人……讲到这里,就必须为之前金钟铭和赵敏秀的谈话做一些解释了,他们屡次谈到了什么‘旧事’、‘多事’,还说到了‘隐居’,还说什么金基德‘敏感’,其实说的都是一件事情。

    话说08年的时候,金基德遭遇了两件很正常的事情,最起码外人看起来很正常的事情……一个是他在拍摄《悲梦》这部电影的时候,片场出了一次意外,女主角在拍摄自杀这个桥段的时候因为他这个导演忘了喊停,然后直接昏厥掉了,不过事后证明也就是一场轻伤,还没送到医院就醒过来了;另一个则是他一手培养起的副导演张勋,在当年合约期满后并没有续约,而是选择接受了showbox的注资,建立了一个类似于外围工作室的小公司,而且还开始拍摄商业片,而且还大获成功,当年的《义兄弟》一部电影赚的钱顶他之前半辈子赚的,更别说后来还有更出彩的一年一部商业片!

    讲真,这算个什么事?有什么可计较的?

    片场着火都还算是大吉大利的事情呢,最关键的是那个女演员真的只是意外,而且当时就给救回来了。至于张勋的事情,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本就是这个社会的常态,更何况,人家等到期满才跳槽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吧?任何一个正常人都说不出话来的……可是,问题就在于金基德不是个正常人,他立马就抑郁了!先是哭,为自己忘了喊停痛哭流涕,然而哭着跟人解释,说自己和张勋没有任何恩怨!

    这还不算,这厮是越想越难受,最后竟然患上了很严重的社交恐惧症!

    为了应付这个病,这位大导演扔下手头的一切,哭着对记者留下一句‘人类太可怕了’,然后就一个人跑到山上住了下来,说是要隐居!而且据说他还进一步在自己屋子里搭了个帐篷,以图进一步和社会隔离!

    那么他这次隐居和隔离大概持续了多长时间呢?答案是小三年。这三年里,他每天就梳着一个道士发髻,穿个粗布衣裳,夏天是粗布裤衩和背心,冬天就是金钟铭刚刚看到的那个粗布对襟大袍子,估计里面罩着棉袄。

    反正是真隐居!

    韩国人一开始还没在意,觉得这厮又在乱折腾,又在任性,又在对着社会撒娇。然后小三年过去了,他还在那儿住着,那……那理会他的人反而就更少了,大家的意思就是说干脆你死在里面算了,你不来折腾别人,别人也不折腾你……这么说虽然有点夸张,可是那种意思却是没得跑的。

    不过金基德这人绝对不是你能猜度出来的人物,住了小三年后,大概是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样子,这位大导演虽然依旧还住在山上,但却突然开始往首尔市里跑了,据说是自己觉得自己的病好的差不多了,是时候重新尝试着融入社会了……这一次呢,他要认真拍电影,然后认真开媒体发布会,认真上几次综艺访谈,总之一定要努力的和社会沟通!

    话听起来很好,考虑到他隐居三年的那个气魄,所有人也都觉得这厮是真诚的,于是那段时间关于他的新闻满天飞,甚至当时还有人问金钟铭要不要跟他合作,不过被金钟铭给当场拒绝了而已。

    那么回到正题上,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这厮其实还不如继续留在山上呢,或者还不如继续学以往那样不和社会沟通呢!

    呃,首先他拍得电影当然是《圣殇》,这个没得黑,这部他自己磨炼了三年的电影一出场就惊艳了半个欧洲,威尼斯金狮到手更是打破了亚洲电影五年无国际大奖的魔咒……于是,全韩国到全世界再度关注起了这位特立独行的艺术导演。

    但这个时候,这位开始主动跟媒体和社会沟通的大导演老毛病又犯了……他开始主动算账,诉说自己的委屈:

    在欧洲,他跟欧美记者说自己被韩国社会所抛弃,所以被逼的隐居;

    在亚洲,他跟中日两国记者说自己被韩国电影界所敌视,所以被逼的隐居;

    在韩国,上综艺节目的时候他说自己以往的生活经历有多么可怜,韩国这个社会又多么压抑,所以被逼的隐居;

    在电影届内部的活动里,他天天跟人说韩国电影金钱压迫了艺术,艺术片被商业片欺负的没有出路,所以被逼的隐居……

    除此之外,他话里话外还总是提起当年的张勋……当然了,他只是不停的跟人解释‘自己和张勋毫无恩怨’。但就是随着这种面对着全世界的主动解释,人家张勋反而就在全世界背负了一个忘恩负义的名头!最后随着《圣殇》拿下金狮奖,几乎所有国外媒体都给张勋冠上了一个悖师小人的名号!

    不然呢,不这样写谁看呢?

    这里多说一句,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张勋后来几乎是彻底息影!金基德回来前他一年一部叫好又叫座的商业电影,回来后他五年未碰一次电影!

    回到正题上,不管怎么说了,赵敏秀其实已经把金基德意思说的清清楚楚,因为某种被害妄想吧,再加上之前《双面君王》的事情似乎彻底伤了这位大导演的自尊心,所以他从骨子里认为他的《圣殇》这次青龙奖又会被商业片所阻拦,而这次阻拦他的正是韩国影坛里的金钱势力大头子金钟铭,以及他的《恐怖直播》!

    所以金钟铭真真是无言以对。

    “被抽回来了?”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崔岷植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真是个奇葩。”金钟铭无奈的笑着摇头道。“第一次见面,就把矛头对准了我……”

    “这种人没见过你的面都能把矛头对准你。”说话的是脾气向来很好的大饼叔,他今天过来是刷脸的,是纯粹为了《雪国列车》的上映而预热,然而虽然事不关己他却依旧主动加入了吐槽。“当初就因为跟张勋导演合作拍摄了《义兄弟》,结果就被他念叨了好几年,我都没跟他见过面。不过,他这人最关键的还不是动辄会让你难堪这件事情本身……”

    金钟铭和崔岷植一起好奇的看向了宋康昊。

    “最关键的两点是……”宋康昊叹了口气。“他这种让你难以接受的难堪背后真的没有什么恶意,而与此同时,他又总觉的别人的正常举动是带着恶意的……”

    “这么一说的话,跟个小孩子似的。”金钟铭摇头笑道。“一方面心底纯真,却总是在无意中伤害着别人,另一方面却又总觉的别人都在辜负和无视他,所以屡屡作出向整个社会赌气撒娇的举动……”

    “也不知道是我们太成熟了,还是他太幼稚?”崔岷植若有所思的接了一句。

    “不管如何,总不能因为他一个人的想法而让其他所有人都做出改变吧?”金钟铭倒是懒得去想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他有生活在他自己生活方式里的自由,我们也有相互沟通结成一个更大环境的权利……顺其自然即刻。”

    “这倒也是。”

    “说的没错。”

    就这样,三人又闲谈了几句,突然间崔岷植却朝金钟铭身后怒了努嘴。

    “什么?”金钟铭回过头来超远处瞥了一眼,却没发现什么异常的样子。

    “找你的吧?”宋康昊也努了下嘴。

    金钟铭再次诧异的回头,这一次却终于发现身后确实是站着一个熟人了,或许说是一个熟悉的毛孩子,实际上,刚才正是因为对方站在自己身后朝两个前辈弯腰鞠躬,然后小小的个子直接消失在了身后的座椅后面,这才没有注意到对方的……是金赛纶。

    “你怎么在这儿?”朝两个大佬点了下头,金钟铭回头揽着金赛纶走开了。

    “阿加西是问我为什么来青龙奖,还是问我为什么来找你?”金赛纶倒是一如既往的小大人形象,这跟刚才的金基德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都有吧。”金钟铭笑道。“一个个说吧,你怎么来青龙奖呢?又找我来干吗?”

    “我来当mc!”金赛纶撇撇嘴。“专门负责中间文艺表演的报幕。然后这么冷的天,按照他们的要求我穿着一个连衣裙就来了,可后台连个毯子都不给我,我只好跑前面暖气足的这边取暖……”

    “为什么不给你毯子?”金钟铭有些茫然,在他的印象里,无论什么地方的后台,女孩子总是有一个毯子的。

    “因为所有人都没有毯子。”金赛纶无奈的解释道。“今天一个idol都没来,女演员们又都不怕冻,唯一一个过来唱歌的女嘉宾还是仁顺伊前辈,她怎么会怕冷?!”

    金钟铭再度失笑,仁顺伊大妈确实不像是怕冷的样子,不过笑归笑,他还是把外套脱下来给小家伙披了上去……这不是作秀,而是在变相的提醒kbs那帮人,赶紧给小丫头弄个毛毯,不然金钟铭就只好穿着衬衫在台下坐两个小时了。

    “今天只来了三组嘉宾。”披上外套以后,金赛纶继续说道。“仁顺伊前辈是压轴的,她要在最佳影片这个奖出来之前开唱;然后有一个我不认识的混声组合,是唱中场的;不过最有意思的是张基河和他的面孔们这个组合,他们要在最佳男女配角奖项之前唱《听到传闻》……”

    金钟铭有些懵逼,他一时间没想明白小丫头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个。

    “阿加西。”金赛纶直接把嘴贴到了对方的耳边。“《听到传闻》是《坏家伙们的全盛时代》的ost……最佳男女配角以后就是影帝这个奖了。”

    金钟铭恍然大悟,顺便哑然失笑……小丫头感情是作为mc拿到了节目单,然后跑过来给自己传递内幕消息来了。

    诚然,谁都知道,这次青龙奖里面,《最佳影片》这个奖项上自己最大的竞争者当然是《圣殇》和《盗贼联盟》,可青龙影帝这个奖项上,自己唯一靠谱的竞争者俨然就只有那个一看到自己就心慌慌的崔大炮了……

    “阿加西笑什么?”金赛纶一边裹紧了外套一边问道。“你这是胸有成竹?”

    “那倒未必。”金钟铭倒也没有没有瞒着对方,他一边推着小丫头往后台走一边解释道。“今天的两个主要奖项我其实并没有太大把握,而且无论是影帝给了崔岷植前辈还是最佳电影给了那两个我也都没话说……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是心情蛮轻松的,有点看开了的意思……或许是被金基德导演给逗的心情愉悦?”

    金赛纶顺着对方随手一指看了眼远处的金基德,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金基德导演为什么要穿成那样?”

    “暖和!”金钟铭从容答道。

    这下子,金赛纶也跟着笑了出来,两颗门牙在灯光下格外显眼。

    就这样,果不其然,当金赛纶披着金钟铭的外套跑回后台以后不久,kbs的一名现场负责人马上就又尴尬的带着外套跑了出来,不过他一时间竟然没找到金钟铭,最后在一群演艺明星们的怪异目光下绕着前几排座位尴尬的问询了好久,这才在演艺人员区域中一个偏后靠边的位置找到了对方。而此时,金钟铭却正在和他的87/88俱乐部相谈甚欢……不仅是刘亚仁、韩孝珠、宋仲基、文根英、张根硕,还有高雅拉、金秀贤,也都纷纷聚在此地。而他们聊得话题也是五花八门,从谁刚才在外面淋了冻雨,到谁今天穿的衣服挺有款式,甚至还有最近流行的电子游戏,总之,完全没有参加三大电影奖还入围了不少奖项的感觉,倒是有几分一群大学生相约来看音乐剧的那种意思。

    而此时,看到kbs电视台的人过来送衣服,金钟铭却也没在意,只是点了下头,就从那个有些印象的kbs高层手里把衣服接了过来……在他看来,这只是提醒一下后台给小丫头整个取暖的毛毯,并无他意,而对方也应该尽快回去继续他们的筹备工作。

    要知道,再过二十分钟就应该要开始切入室内直播了。

    然而,在将外套递过来以后,这个印象中好像是负责广告之类工作的kbs高层却立在一旁欲言又止,迟迟不愿离开,明显是有话要说。

    重新披上衣服的金钟铭略微不解,只好直勾勾的盯住了对方,等着对方先来解释。

    不过,有意思的事情却发生了,这位kbs高层也是一脸为难,既不开口也不走人,只是尴尬的站在那里……

    “到底有什么事情?”金钟铭看的蛋疼。

    “是这样的。”此人为难的答道。“后台有位……有人想见一见金钟铭先生您。”

    “谁?”金钟铭依旧不解。

    对方没有答话。

    “不见!”金钟铭几乎是本能的摇了头。“藏头露尾的人有什么可见的?”

    大冬天的,虽然观众席这里暖气很足,但马上就急的脸上冒了汗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很显然,那位在后台的人地位很高,而且有了交代,所以这人才会两边为难。

    但是另一边,金钟铭却也丝毫没有看在他为难的份上松口的意思,而是干脆的扭过头去跟几个年轻演员继续说笑。

    没奈何之下,这位只好先行退却,但是让金钟铭和其他所有年轻演员感到惊讶的是,仅仅隔了两分钟,对方居然又回来了……看的出来,那位在后台的人还真的挺想见一见金钟铭的。

    “是……李富真女士。”这次来人解释的很利索。“李富真女士是跟着晚上准备颁奖的三星生命社长一起过来的,她希望能当面和您聊聊,但是这边人太多了点……”

    金钟铭几乎是本能的想到了之前李健熙因为《恐怖直播》剧情发火的‘传闻’,也几乎是马上又想到了刚才金赛纶跑过来给自己爆料的内容。再加上大钟奖上《双面君王》的嚣张,以及刚刚金基德的‘愤慨’,所以,他几乎是马上有所明悟,看来这一波青龙奖确实是要有些针对自己的意思了。

    而李富真过来,应该是想要当面解释一下,也算是适当的安抚一下自己的情绪……希望自己不要有太大的意见,毕竟嘛,这次青龙奖自己和《恐怖直播》真的谁也不虚!而为什么是李富真?大概是因为两人以前就在青龙奖上有过交流,用熟人来好说话。

    当然,也有可能是李健熙发了话李家兄妹不好不从,但又觉得这么做太小家子气,于是只好背
上神碧落最新章节
着李健熙偷偷过来解释一下,而李富真的目标更小一点。

    三星李虽然有很多成员,但说到核心成员,所有人都只会想到李健熙和他的一子一女,然后最多再加上如今疯狂至极的李在贤。所以,当周围的几个年轻演员听到这个名字后,不管是心性稳重还是轻浮,竟然全都愣在了那里,最起码,没人再敢说话了。

    但是……

    “不见!”稍微想了一下,金钟铭立即摇了头。

    来人明显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再度变得慌张了起来……在他看来,金钟铭要是个一无所有的小年轻,反倒说不定会来一出这么傲视权贵的戏码,但如今两方都是大人物,邀请明明也只是正常的邀请,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

    他想问,却又不敢开口。

    “你去告诉李女士……如果见面只是为了单纯的说明情况就没必要见面。”金钟铭随口道。“而且我今天心情其实不错,说一些有的没的事情反而徒增烦恼,事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我不在乎!”

    来人总算是得到了一个说法,这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然后告辞离开。

    就这样,典礼开始前虽然是一番波折,室外也是冬雨断断续续,搞得所有来宾和观众又湿又冷,但随着众人的就坐和稍带歇息,世宗文化馆的大礼堂里转眼间却又变得秩序井然且又热烈了起来。

    第33届韩国青龙奖如约而至。

    mc当然还是铁打不动的金惠秀,这次跟她搭档的则是演员刘俊尚,穿插着几个文艺演出,所有一共十五个奖项,开始在两个半小时内挨个放出。

    而这一次,正如所有人猜度的那样,青龙奖十几个专家讨论的模式成功避免了之前《大钟奖》一家独大的尴尬局面,但却也不免反过来陷入到了分蛋糕的均匀陷阱中去……除了《双面君王》敷衍式的拿走了单独一个最佳美术外,其余的次量级奖项几乎全部由一些非主力影片所瓜分,《银娇》、《铁线虫入侵》、《摩天楼》,这些之前根本没人注意的电影名字频频出现,《恐怖直播》甚至连最佳编剧都没能握入手中……看的金钟铭直摇头。

    然而,等到了最后时刻,这些陪跑的影片却又普遍性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那几部耳熟能详的主力电影,《圣殇》、《坏家伙们的全盛时代》、《盗贼联盟》、《我妻子的一切》、《恐怖直播》……实际上,在《双面君王》退出竞争以后,几乎每个像样的奖项都只能在这几部电影里作出选择了。

    如同金赛纶说的那样,主力奖项是伴随着《坏家伙们的全盛时代》的ost开始的,张基河和他的面孔们在台上演唱了那首《听到传闻》,似乎是给颁奖典礼的下半场定了基调……可以想象,崔大炮的表情应该会很精彩,他应该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最佳男配角的竞争非常激烈,《盗贼联盟》中吴达洙,《坏家伙们的全盛时代》中的郭道元,再加上《我妻子的一切》里的柳承龙,《恐怖直播》里的李璟荣,还有一个无奈陪跑的《双面君王》中的张光,确实让人猜不透也不敢猜……而最后,是柳承龙从容拿走了这个奖项,却也让人没话说。

    实际上,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韩国电影市场重新复苏和爆发,几乎集中了多部出色电影,这种情况下,除非出现《双面君王》那种通吃一切的场景,否则任何一个奖项都很难有让人不服气的感觉。但是,这也反过来可以说明,大钟奖那档子破事是有多招业内不满!

    同样的道理,接下来的最佳女配依旧显得很有说服力,因为《盗贼联盟》里的老戏骨金海淑再度杀出,将这个奖项从容取回。

    那么接下来就是今年的青龙影帝了,第一个出来的宣传片就是崔岷植的。

    由于刚才的那首ost指向性太明显,时机也太明显,以至于金钟铭身边的一群年轻演员都不看大屏幕上的宣传短片,也不好跟他交流,最后只好一个个的正襟危坐一动不动,同时却又都忍不住拿眼睛瞄着金钟铭,看着他的反应。

    金钟铭面带微笑,无欲无求……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次来到青龙奖,他总是没有太大的欲念。

    一开始跟崔岷植闲聊时,他就明显带着一种跟对方截然相反的玩笑心态来看待两人之间的竞争。

    然后去跟金基德打招呼又被对方当众甩了脸色的时候,他也真的没生气……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没生气就是没生气,他真心气不起来,甚至隐约中还对金基德有着这么一丝同情和理解。

    还有金赛纶这个小丫头跑出来给自己通风报信的事情。讲实话,那件事情看你怎么解读了,一方面完全可以认定kbs和《朝鲜体育》早有暗箱操作,而且双方早有默契,影帝早就给了崔岷植;另一方面,豁达点想,说不定这个节目单就是一个纯粹的节目单,是很早就定下来的一个东西,跟奖项归属无关。

    毕竟嘛。他们曾经想在十一月底就举行这次青龙奖,而那个时候自己的《恐怖直播》都还没有影子呢!

    但是,随即出现的李富真和她想打招呼的意图却似乎从某个不好的角度验证了之前的猜想……这一波青龙奖,自己好像确实是要吃亏的节奏,因为这位阿姨的出现算是给之前的种种预兆做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或者说给所有的思路展示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原始推动力。

    毕竟嘛,《恐怖直播》把人家三星**裸的放出来黑,然后媒体还跟着生命之桥扯了一段犊子,搞得三星又是辟谣又是拆桥的……没错,那个生命之桥被爆出来自杀率激增以后如今已经开始拆了,金钟铭还专门带着krystal去找广告牌合影留念呢!

    总之,电影放出来的时候金钟铭就想过三星会跳脚,但是一来嘛,双方生意上的利益结合很稳固了,跳脚也只会从表面上跳,不会从大局上出乱子;二来嘛,当时正值选举期间,李健熙再生气也得捏着鼻子。

    当然了,现在选举期已经结束,大选尘埃落定,这老头压着一口气要立马就喷回来你也无话可说。

    但是,所以说但是,金钟铭就是气不起来……他自己都觉的很奇怪,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来大钟奖他总有一种莫名的优越心态和自信心态,总觉的一切都不在乎。

    而如今事到临头,看着大屏幕里自己和崔岷植的剪辑影像,金钟铭却终于对这种心态有所醒悟了——此番来到青龙奖,和崔岷植截然不同,他一开始就对这些奖项无所求!

    话说,崔岷植为什么会这么渴求此次的影帝?

    不是他在乎名利,他当年可是当众将李明博的授勋扔回给政府的人;也不是他差这么一个影帝,当年《老男孩》一部影片让他直接扫荡了当年韩国境内所有的影帝头衔。

    说白了,是他遭遇到了职业危机!

    其实,从李明博执政后期开始,也就是两年前的样子,崔大炮就已经开始正常的参与电影制作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很辛苦很认真的在拍摄,但这两年他始终没有一个足够说服力的作品出现。而如今眼看着昔日的老朋友安圣基、宋康昊稳稳当当坐在前方,然后继续加固着自己的江湖地位;再看着黄政民、金允石一群昔日后辈昂首从自己身边走过;甚至还有金钟铭这样的人带着一群年轻人迅速的从后方逼近,他是真的着急了!

    什么釜日电影节,什么亚洲电影大奖之类的影帝根本不足以说明问题,他需要一个真正有分量的奖项来提醒一下所有人,自己依然是韩国影坛的一个中坚力量。

    换言之,他需要展示自己的存在感!

    而这一次,则是他这两年最出色作品,《坏家伙们的全盛时代》的最后一次机会,他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

    就这样,想通了大屏幕中崔岷植的心态,当自己的宣称短片到来的那一刻,金钟铭却也在一瞬间也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态。

    话说,虽然自己也很早在《healing camp》里表态过,说自己这次的表演和付出应该拿影帝,但那只是在电影刚刚拍摄完成后迫切寻求一种认可感的正常表现而已。

    而一个月前,当自己用那部电影将所有人玩弄在鼓掌之中,却又几乎让所有人都不得不避其锋芒时,那种成就感和认可感已然达到了一个顶峰……所以,道理意外的很简单,如今的他既不需要用揽下多少奖项来证明这部电影,也不需要用一个青龙影帝来刷新自己在韩国电影届的存在感。因为那部电影本来就很出色,而自己本来就很强大!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一念至此,金钟铭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和在摄像机下依然显得格外紧张和严肃的崔岷植截然不同。而当他看到台上大屏幕上出现了自己的影像后,金钟铭还面带笑意的鼓起了掌,并且在他的带动下,周围一圈诸如刘亚仁等人也都纷纷鼓掌致意,然后又通过大屏幕带动了身后观众区的大量掌声。

    镜头再次扫过崔岷植,这位大佬似乎也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尴尬的笑了笑并也跟着鼓起了掌,现场的气氛一时间变得轻松了不少。

    这一次跟金钟铭还有崔岷植陪跑的,首当其冲的当然是李秉宪,然而这厮根本就没敢来;然后是《盗贼联盟》中的金允石,讲实话,金允石表现不错,但是他戏份太少,与其说是主角不如说是个配角,真要是换成任达华过来指不定还会有戏;最后一个是河正宇,河正宇……怎么说呢,作为《坏家伙们的全盛时代》的双主演之一,他全程都被崔岷植压着,所以他获奖基本上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坏家伙们》搞个双黄蛋,两人一起拿,不过那也要算到崔岷植的头上,他本人真心陪跑。

    五个人的名单一闪而过,干脆而又利索,在场的所有观众和嘉宾都知道该把目光投向谁……然而,下一秒钟台上出现的人却又彻底动摇了他们的想法。

    “有请我们的颁奖嘉宾,《朝鲜体育报》副社长河元先生和……三星爱宝乐园总裁李富真女士!”随着金惠秀自己都带着一丝惊愕的声音,一个韩国人眼中的另一个长公主却是出现在了舞台上。

    金钟铭第一反应是李在贤在劫难逃了,不然李富真哪有这个闲心思能在后台捱上两个多小时来等待这次颁奖?不是有没有这个时间的问题,而是说有没有这个心情。

    李富真上来以后没有多话,而是老老实实的站到了一边跟个礼仪**似的,主要还是河元负责讲话和拆信封……这个《朝鲜体育》的副社长名声很是不好,尤其是在女色上面几次传出丑闻,甚至因此从社长变成了副社长……不过金钟铭却对他评价很高,因为这厮几次丑闻全都是着急(呃……)!人家一个这么大的人物,不去潜规则女明星,不去****,有需求就去嫖,已经很了不起了!不过,闲话少说,这位据说很龙精虎猛的糟老头子社长已经开始拆信封了:

    “获得本届青龙电影节最佳男主角的是……金钟铭先生!”

    台上没有任何拖拉,没有任何卖关子的意思,观众也没有惊愕的意思,崔岷植甚至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金钟铭自己也波澜不惊……不来就不来,但来了也就来了。

    就这样,金钟铭起身上台,斩获了自己的又一个影帝……话说,每当上台领奖时金钟铭都会很自然的想起自己和老师的那个赌约,但是每次的心态却都截然不同。

    从靠着老师出道五十周年的双黄彩蛋拿下第一个影帝的心虚和故作镇定,再到09-10年那段时期拿下百想大赏的锐不可挡,然后《大叔》时期的舍我其谁,再后是《熔炉》时期的借势而为看破本质,再到如今的波澜不惊。

    讲实话,如今的金钟铭已经毫不怀疑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拿下比自己老师还要多的影帝奖杯了,只是这个时候他反而没有豪言壮语来给自己壮胆的必要了。又或者说,若非如此有底气,他又哪来的这种平静?

    没和李富真有什么多余的交流,接过奖杯,平平静静的说了几句感谢家人的话,顺便还祝福了krystal能通过来年的入学面试……然后金钟铭就从容退下了,就连影帝奖杯被李光洙一脸幽怨的拿走抚摸都没在意。

    两分钟后,《我妻子的一切》林秀晶拿下了影后。

    五分钟后,随着《坏家伙们的全盛时代》拿下了最佳导演。

    这下子,少有的几个为崔岷植打抱不平的人也都无话可说了,所谓公平合理气氛和谐,呃,或者说分蛋糕分的特别匀乎,指的就是今天了。

    不过,这个时候现场唯一不忿的大概就是一直还没有开张的《圣殇》剧组了,具体来说就是金基德导演了……当仁顺伊大妈出场唱压轴歌舞的时候,金钟铭则起身去接从舞台上跑下来的金赛纶,从他所在的位置远远望去,正好能看到穿着粗布袍子的金基德,此时这位大导演正抓耳挠腮坐立不安,不知道是他想学大钟奖提前退场,还是因为这里太热而他穿的又太厚,又或者纯粹是对仁顺伊大妈的歌舞风格难以接受……

    “阿加西,你刚才是怎么知道影帝是你的?”金赛纶刚过来还没坐下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不知道啊。”弯着腰去接对方的金钟铭很自然的摊了摊手。

    “我不信!”金赛纶微微往后一躺,很舒服的加塞到了金钟铭的座位里。“任谁知道影帝出来前唱那首歌都应该有猜测吧?可你当时怎么那么镇定?结果后来影帝还是你的……”

    “随你怎么想吧。”摊开手揽住对方的金钟铭随意的笑了笑。“不过我那真不是没猜测,而只是不在乎罢了……”

    金赛纶微微翻了个白眼,就直接躺倒在对方肩窝里不再说话,她刚才为了报幕站在后台的夹道里都快冻死了……这个问题也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

    不过,刘亚仁和韩孝珠等人闻言倒是忍不住相互对视了几眼,就连摸着奖杯不撒手的李光洙一时间竟然也没了兴致,而是把奖杯塞给了金赛纶,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就这样,台上的仁顺伊大妈一番劲歌热舞,好似冬天里的一把火,温暖了所有人的胸膛,等到最后时刻三星生命的社长朴根熙上来宣布最后的最佳影片时现场已经有些躁动了……身后能容纳三千人的观众席上,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收拾雨伞之类的东西,就等着听完结果就回家了。

    这一波青龙奖实在是太波澜不惊了!

    朴根熙也是见惯了场面的人,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打岔,所以接过信封就直接撕开并念出了结果——《圣殇》!

    金基德一跃而起,哪怕只看一个背影也能察觉到他此时的亢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嘉宾席和观众席上的掌声竟然有些稀落……但金基德浑不在意,他上台后并没有去接朴根熙手里面几次想递过去的奖杯,而是回头去拉赵敏秀的手,非让赵敏秀站到最中间……呃,这个大概是为赵敏秀刚才没拿影后而张目吧?总之,逼得那边金惠秀不得不一次次打圆场说闲话。

    而好不容易在赵敏秀的劝说下去接了奖杯,这位大导演开口第一句话就让舞台上下的所有人都尴尬不已:“谢谢,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给我留了一个小小的以人为本的地方,真希望大家不要什么都‘向钱’看!”

    很简短的一句获奖致辞,却把所有人都摆到了对立面……也是了不起的技能。

    台下嘉宾席上都还好,大家基本上还是有涵养的,金基德也是大前辈,捏着鼻子认了也就算了,尤其是那些被嘲讽到的,其实本身都是获奖和提名的,也不愿意因为一句话就坏了一晚上的好心情,所以前面的嘉宾席上变得安静异常。但与此同时,身后观众席上的粉丝们却没这个顾虑,很多今天获奖艺人们的粉丝当即不满了起来,甚至有人直接了当的嘘了出来……更有意思的是,当金基德话说完以后还有不少人根本就没注意他说了什么,反而出于本能和敷衍的鼓起了掌。

    一时间,嘘声和掌声四起,现场杂乱不堪。

    主持人金惠秀见状赶紧准备出言转移话题,而另一边,在话筒前的赵敏秀自然也反应迅速,她扶着话筒也准备借发表感言的机会把自家导演不合时宜的话给盖过去……但同出于好意的两人竟然撞声了,然后场面变得更加混乱,嘘声和嘈杂声更大了!

    整个过程,金钟铭在台下看的很清楚,尤其是刚才金基德说话的时候眼睛应该是从自己身上瞄了一下的……毕竟嘛,李秉宪不敢露面,那自己自然就是迫害艺术电影并不愿意给艺术电影生存空间的商业电影代表人物了,而既然《圣殇》能够在最后的大奖上压着自己的《恐怖直播》获胜,那这位小孩心性的大导演自然要用这种话来示威了。

    不过,被示了威的金钟铭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恰恰相反,看着台上混乱的场景和抿着嘴一脸倔强的金基德,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心中竟然莫名感慨了起来。讲实话,金钟铭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到底是觉得对方可怜还是可敬,但唯一肯定的一点是,他总觉的这个满脑子不合时宜的人不应该落到这种份上——一身才华,但却被媒体利用,被同行漠视,现在竟然又被观众所敌视。

    想到这里,还揽着金赛纶看热闹的金钟铭突然微微一笑,肩膀顶了一下小丫头,然后借机轻轻鼓起了掌来。

    最开始反应过来的当然是金赛纶,她虽然不明所以,却也立即学着鼓起了掌,还露出了这个年纪小孩子标志性的笑容和她的大门牙;然后是坐在金钟铭身旁的韩孝珠和身后的刘亚仁,两人对视了一眼,旋即心有默契的一起带着鼓起了掌;再往后是反应过来的一圈年轻演员,今天有所提名和有所参与的年轻演员们都聚集在此处,此刻纷纷反应了过来,也跟着迅速的鼓掌致意;最后,掌声迅速扩散,在这些年轻演员的周边和他们在观众区的粉丝们那里同时形成了两个旋涡一般的东西,将整个世宗文化会馆大礼堂给卷了进来!

    很多人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知道这个时候不跟着鼓掌不跟着面带笑意就是不合时宜,所以反而加大力气鼓起了掌。掌声和笑意带来的波浪从台下卷到到台上,从观众卷到艺人,从两侧的媒体区卷到了舞台侧后方的工作区,最后直接汇集到了舞台上!

    站在金基德两旁的正是赵敏秀和那个三星生命的社长朴根熙,他们也同样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却因为身在舞台所以更加身不由己,不得已和不知情之下,反而得更热烈的随着现场气氛鼓起掌来……因为这正在全国直播呢!

    发生了什么?不知道。

    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

    谁带头鼓得掌?不知道。

    反正大家都在鼓掌,你也鼓掌好了。

    于是乎,全场上下,似乎只有一个金基德依旧束着双手立在那里,他好像还没有搞明白这波掌声到底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所以有些茫然,但是嘴角的倔强却又警惕的没有放下。

    看着这些人的表现和反应,坐在台下的金钟铭突然间很想笑,然后果然就笑出了声,而且随着掌声的愈发热烈越笑越大声,到最后,已然是开怀大笑不能自已!

    为什么笑?因为相比较于这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鼓掌的人而言,甚至相较于那个不知道别人为什么鼓掌的金基德而言,金钟铭陡然发现,自己最起码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笑!

    在这种社会里,这真的是一种了不起的技能!

    所以,金钟铭自然想笑,而且还要大声的笑。

    ps:想了下,咱们还是不要说章节数量了,还是说一下每个月的字数吧!所以真的不要催更,我其实每个月的更新字数真不虚的,不比正常的全勤党差,只是我并非全职,而且时间越发不稳定,所以经常出现失控的情形。

    最后,关于主角最后这两年的规划,或者说除了感情主线以外,下一步是要演几部电影还是要搞个综艺,又或者混着来,我一直有些举棋不定,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来群里讨论下,我受够那些瓜们整体刷屏催更了,要么就是艹哭,还要么就是电爱,反正就没人想过给我集资个黄金盟压压惊之类的……所以来点新鲜燃料吧!

    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