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20章有话说(下)

第320章有话说(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还有什么事?”金钟铭似笑非笑的跟着李秀满走出了舞蹈练习室。“二毛的事情不是刚说好了吗?”

    “krystal的事情确实无所谓。”李秀满一边往外走一边淡定的答道。“fx这个团本来就是个实验品,走到现在基本上也是凭着成员各自的人气。你家水晶能考上首尔大成为咱们的校友那确实是她的造化,是好事,我又怎么会添乱呢?就按照你说的,把回归阶段放在寒暑假,肯定没有问题的。”

    “其实……”对方说的那么痛快,跟在后面金钟铭反倒是又有了些感慨。“victoria和雪莉倒也罢了,前者总有一个天大的市场可以依靠,后者本来就是人气最高,可amber和luna恐怕就要有些想法了。”

    “这点轮不到你操心。”李秀满对此嗤之以鼻。“我们s.m公司的艺人总不会饿死的,只要不主动捣乱,结婚生子之前都可以安心续约,我们公司养她们到四十岁都行。”

    金钟铭不置可否:“所以叫我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就在走廊里,李秀满闻言稍微停顿了一下,还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练习室大门,但马上就重新往楼梯拐角处迈起步子来。

    “是往后要夹着尾巴做人那事?”看到对方如此严肃的态度,金钟铭忍不住戏谑的追问了一句。

    “是也不是。”李秀满摇摇头正色道。“主要想跟你说下少时往后两年的事情,或者说往后夹着尾巴做人的情况下,少时该如何自处的事情……”

    金钟铭闻言当即也收起了敷衍的态度,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僻静处走了过去——少时的这个练习室周边人来人往,确实不是谈事情的地方。

    转过楼梯拐角处,人流陡然变得稀疏起来,李秀满终于也再度眯起了眼睛:“看到没?现在公司上下全都在围着少时打转,就好像多年前的hot和几年前的东方神起一样,她们已经是公司台柱子了。”

    “s.m公司的台柱子只有前辈一个人。”对对方的说法金钟铭倒是不以为然。“hot砸了,东神拆了,s.m不还是公认的业内翘楚?”

    “这种话就不要多讲了。”继续踱步上前的李秀满连连摇头。“最起码现在谁也没法否认,用少时赚钱是最简单直接的。不用倾尽全力找一个好作品,随便弄首歌就行;也不用太多的宣传手段,打出少女时代的名号就好;更不用费心费力的在后面铺陈资源,外面的人会抢着跟她们合作……用最少的力气赚最多的钱,你说,这不叫台柱子,什么叫台柱子?”

    金钟铭为之默然。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有些事情还是要防备一下的。”

    说话间,李秀满终于在这栋破旧大楼的底层停了下来,然后随意的坐到了底层走廊里的一个长条椅上,从这里往左边看去,正对着地下练习室,往右边看去,却隐约能看到公司前台的位置。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挑这个地方停下来说话,但金钟铭依旧跟对方并肩坐了下来。

    “说几件事情。”坐下来的李秀满认真言道。“你知道西卡之前主动放弃了solo的机会吗?”

    “确实没在意。”金钟铭回答时面露恍然。

    这个回答是实话实说,金钟铭今年确实是太忙了,而且忙得事情都比较复杂。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西卡这丫头整个2012年都在蹉跎时光这件事情,他也仅仅就是‘没在意’,而并非一无所知。

    要知道,在当初tts小分队出现以后,这丫头其实专门找他聊过这个话题的,那时候她就明显有一种懒散的感觉……而solo这个选项其实正是自己提出的一个和稀泥意见。但是一转眼,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对方固然没有参加少时内部的这个音乐小分队,似乎也没有选择solo。

    然后呢?然后没辙,这丫头又不会演戏,现在又不去唱歌,实际上现在回头想想,对方下半年似乎就是唱了个什么电视剧的ost,然后演了个音乐剧,再一回头就是现在整个少时的正规4辑了。

    完全的没有了上进心。

    金钟铭就这么应了一声以后就安静的等着李秀满继续,但是李秀满却又突然闭口不言了。前者怔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等自己表态。

    “讲实话。”金钟铭稍微犹豫了一下,却还是说了实话。“她这么干有些让我失望,但只要我还能兜得住,也就由她去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李秀满点了下头,神色中明显有些无奈。“从私人角度,sunny其实也很典型,而且更甚一层,她是整个人都没了工作上的上进心。可只要能听话不惹事,我也就由她去了。而从公司的角度来说,她们这个组合怎么说都是出道五六年的组合,而且又那么成功,也不能像之前呵斥来呵斥去了,所以只要能保证公司的利益,我们也不愿意多嘴。”

    “想法都是好的。”金钟铭摇摇头。“都是只要如何如何。可根据我的经验,人一多时间一长,事情肯定有不受控的因素出现,只是出在谁身上,又是什么类型的问题罢了。”

    “没错。”李秀满再度点了下头。“现在其实我就很是有些头疼了,9个人,隐患太多了!”

    金钟铭再度为之默然。

    即将步入2013年,少女时代作为最顶级的女团,再加上有足足9个人,当然有着足够多的隐忧。哪怕是金钟铭这一年并未对她们有过多的关注,可有些东西却是闭上眼睛就能想得到。

    队内关系是一层,如今这个队内关系不仅是个人和个人之间,以及小团体和小团体之间,甚至公共资源和私人利益之间也开始有了端倪。

    而且这是一个永恒的矛盾,九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注定不能调和,而且注定会越来越麻烦。同时对于这一点,外人和有心的成员们永远只能暂时的压制,而不可能有什么彻底的解决之道。

    然后,随着年纪的增长,几乎可以确定,少时中的所有人都有了自己的个人想法,可能是事业上的,可能是私人生活上的……这其中,尤以个人事业和恋爱这两个问题最棘手,因为一方面这两者的出现从个人角度而言天经地义,公司和团队必须容忍和退让;可另一方面却又必然要触动少时的公
冥界夜灵帖吧
共资源,给其他人和公司带来麻烦。

    实际上,这应该已经是一个燃眉之急的大问题了,也应该就是李秀满此番做派的直接诱因。

    除此之外,李秀满刚才在楼上强调的大环境也不能忽视。虽然之前金钟铭和s.m公司携手将少时推到了一个高度,并为她们搞了一些护身符一般的东西,但是肯定不能指望朴大妈上台后还会对文顾问的这个钱袋子有什么善意的想法。这种情况下,也就自然不能指望外面的官方媒介会对少时有一个多么友善的态度。

    然而,说一千道一万,这些关我金钟铭什么事?

    又或者说,你李秀满不先趟几次雷,弄个外焦里嫩,我凭什么就要出手?

    说白了,你李秀满为什么对少时这么上心,不还是因为她们能给公司赚钱吗?刚才luna和amber的话题,是谁手一挥就懒得提的?

    一念至此,金钟铭当即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所以呢?”

    “什么所以呢?”李秀满蹙眉问道。

    “我的意思是说,这么多麻烦和隐忧是不错,可前辈说给我听又有什么意义?真要是毛毛惹出了祸,我自然会担待起来,其他人搞出了不可收拾的局面,找到我跟我说一下,力所能及的我也会伸下手……可隐忧这种东西,不就意味着事情还没发展到那一步吗?”

    李秀满眯起眼睛看了眼金钟铭,然后摇了下头:“可要是这个隐忧就是你家毛毛搞出来的呢?”

    金钟铭怔了一下,不过却依然没有对方想象中的失态,反而是再度笑了出来:“那就说来听听吧,说一千道一万,郑秀妍惹出来的事我总不能不管的……”

    李秀满呼了一口气,却又忍不住心里发酸了起来,说白了,金钟铭如今这份气度,还是因为他有足够的底气……两个总统候选人都一起怼了,还尼玛没招来半点报复,又怎么会在意几个小idol之间的问题呢?

    “泰妍最近有点恋爱的征兆和趋势……”暂时压下那点子乱糟糟的心思,李秀满略显认真的介绍起了这次的事情。

    “征兆和趋势?”

    “没错,只能说是征兆和趋势,因为刚一露头就引起了几乎所有人的不满,然后就暂时的中断了……”

    “暂时?”金钟铭越听越觉得有意思。

    “暂时……因为泰妍估计是不大心服的。”李秀满摇摇头。“她这人的性格很有意思,软弱的时候一塌糊涂,可正因为如此,真要是难得不服气什么,我们也不好逼迫过甚……”

    “所以就是旧情未了,只是因为你们的阻力停止了发展的趋势?”

    “没错。”

    “所以是跟谁?为什么会引起所有人的不满?然后又怎么跟毛毛扯上去的?”金钟铭的好奇心完全上来了。

    “跟马上要出道的exo里的一个核心成员。”说着,李秀满指了指左侧的地下练习室的出入口,而金钟铭也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坐在这儿说话了。“讲实话,那个成员素质不错,所以就和当年的雪莉一样吗,公司难免娇惯了一些,也就给了两人一些机会。可无论如何,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当然不希望刚出道且抱有莫大期待的新组合上来就谈恋爱,从少时那边来说,且不谈恋爱这种事情能遮掩还是要遮掩的,估计她们的粉丝也很难接受泰妍和一个刚出道的男团成员谈恋爱,成员们就更难接受……”

    “所以毛毛多管闲事了?”金钟铭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干涉队友恋爱?她闲的?!”

    “可能确实是闲的。”李秀满蹙眉答道。“但她确实去跟泰妍聊过这个问题,而且效果还挺显著,比我们说的都显著……当然,最后泰妍愿意暂时听话,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施了压。”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金钟铭有些无语。“教训一下西卡,还是……”

    金钟铭没有把话说完,但却朝着地下练习室的入口处努了下嘴。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李秀满叹了口气。“泰妍一直很老实,但这次却很有些不对劲,所以我们实在是不想从她那边再施压,省的把事情搞的不可收拾,可要是公司直接朝exo这边说话,在泰妍看来,估计还是会觉得这是一回事……”

    “所以你们就让我来?”金钟铭终于嗤笑了一声。“反正我有前科,exo早就恨我入骨,对不对?而且我家那个无知的毛毛早就把事情给扯到了自己身上,泰妍那边估计也对她有了一些想法,对不对?既然如此,不如就让我把恶人做到底,反正我不在乎,他们也不敢有意见,是这意思?”

    “应该是吧!”李秀满毫不在意的应道。“但这么做最起码对西卡是有好处的,泰妍真要是念念不忘然后旧情复燃之类的,估计到时候始终会把西卡之前做的事情当做一个解不开的疙瘩的。可要是就此彻底断了,那也就断了,日子一长也就忘了……是个韩国本地的成员,你黑着脸说一句,效果肯定很好。”

    金钟铭不置可否。

    然而,就在这时,随着头顶中午12点的钟声响起,地下练习室那里却直接有了一些骚动……练习生嘛,还是一群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还马上就要出道,下课以后当然会动静大一些。

    金钟铭无语的瞥了眼李秀满,这厮不但算计好了地点,连时间都算的好好的。不过,也来不及想这些了,随着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十几个年轻小伙子带头,估计后面还有更多的其他档次的练习生,几乎是一起涌到了眼前,然后就是死寂一般的鸦雀无声。

    “老师好,前辈好!”回过神来以后,日后的炮王带头上前问好。

    “都去吃饭吧。”李秀满一脸慈祥的轻声笑道。“下午还要去练习舞蹈对不对?伯贤留一下,金钟铭代表有话要跟你说。”

    边伯贤瞬间面色苍白,而金钟铭也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而另一边刚一出门,exo的其他成员几乎是同时掏出了手机,然后给正在楼上的某个前辈发出了短信……呃,他们不敢打电话。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