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19章有话说(上)

第319章有话说(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抱歉,昨天推书却打错字了,是《碎暖时光里》不是《岁暖时光里》……这么说着,我又搞不清哪个是对的了,这书名……

    刘亚仁是金钟铭的托,对于这一点,怎么说呢?

    最起码,大家在看到前者那篇‘心悦诚服’的影评外加道歉书以后,估计依然没有往这个方向想的意思,因为这个认怂加道歉来的是如此理所当然,是如此合乎情理。而当大家知道金钟铭原谅了对方,还和对方一起在弘大吃宵夜的消息以后,绝大多数人也依然没往那里想,因为或许他们觉得,金钟铭这个身份的人就该有这个肚量。

    然而,甭管是猜测还是认真遵循着线索思考得来的结果,总归还是有人能明白过来的。于是乎,大晚上的,韩孝珠依然很快的出现在了弘大这边,并加入了这场宵夜。

    这个似乎也没什么可吐槽的,谁都知道韩孝珠就住在汉南洞,离弘大几乎是一步之遥,她想过来五分钟就能过来。

    “走了?”晚上十二点又或者说是凌晨左右,韩孝珠一个人坐在弘大的某个猪肘子店的长条桌上,等了很久才等回了刘亚仁。

    “走了。”刘亚仁如释重负的坐了下去。“他安保公司的人过来接的他。”

    韩孝珠点点头,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

    “想问就问吧!”刘亚仁有些不耐的说道。“对门那几个等着拍照的粉丝估计也没窃听的本事,我家离得远,还要尽快回去睡觉呢。”

    “其实也没什么。”韩孝珠略显不安的应道。“就是想问下,你是什么时候跟他商量好的?”

    “更正一下。”听到这个问题以后刘亚仁敏感的皱了下眉头。“不是商量,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商量可言,就是单纯的命令和遵从罢了,所以说什么时间是没有意义的。”

    “那换个问题,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遵从’意识的?”韩孝珠有些紧追不舍的感觉。

    “我也忘了。”刘亚仁低头啜了一口热茶,然后摇了摇头。“反正事情也不是什么一蹴而就的,非要说什么标志**件,大概是之前听说了他跟朴候选人关系密切,所以在某一次颁奖典礼上稍微没留面子,然后得到了警告……”

    “谁警告,他警告你?”

    “那倒不是,是崔岷植前辈和宋仲基。”刘亚仁略显感慨的做了一下回想。“崔岷植前辈当时注意到了我的反应,所以专门在事后过来提点我,让我好自为之。然后,然后我就去找仲基聊了一下,希望他能给我点建议,但他对我说了一番很有意思的话……”

    韩孝珠适时的歪了下头,表达了一定的关注。

    “仲基对我说,不管我们自己怎么想,在事实上,我们其实都得到了金钟铭影响力的看顾,而在外人看来,我们这些人也都是他金钟铭的人……所以我们自己是什么想法,某种程度上来讲毫无意义。”

    韩孝珠低下头,依旧没说话。

    “就这么简单的道理,我说完了。”刘亚仁明显心情还是有些不好。“没事我就先走了,我家离得远……”

    “还是有点事的。”韩孝珠忽然又抬起了头。“我其实特别想问你一句,你心甘吗?”

    “什么意思?”刘亚仁难得皱起了眉头。

    “大家都是一个年纪的人对不对?”韩孝珠抿着嘴唇问道。“他就这么呼风唤雨的,就这么连个什么仪式也没有,约束的身份也没有,就成了我们的……‘上司’?你不觉得憋屈吗?”

    “我要是觉得不憋屈就不会留下来跟你说这么多话了。”刘亚仁终于忍不住冷笑了一声。“但是憋屈又如何呢,你莫非是觉得他行事太霸道,然后我这么做完全是违心的?”

    “这个除了你自己谁又知道呢?”

    “那我直说吧,我这么做是有赚头的,本来我立场鲜明的反对朴候选人,就是存了一个塑造不畏强权形象的意思,这下子……这种形象其实不是更成功了吗?而且还知错就改,不是无脑乱黑。”话到这里,刘亚仁自嘲般的笑了一下。“仰仗他鼻息的人太多了,他能用的人也太多了,我只不过恰好很合适罢了,所以双方才一拍即合。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我沾光了。”

    “可要这么说,这种……你跟我都有的窒息感又是从何而来呢?”

    “是因为距离吧?”刘亚仁渐渐的语气平和了下来。

    “你是觉得他拦住了我们这些人的上升渠道?”

    “恰恰相反,如果前两年我们和他还有这么一点竞争意识的话,现在嘛,他和我们之间的问题恐怕是相互的预留空间实在是太大了。”

    韩孝珠为之默然。

    话到这里,刘亚仁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我说的这个预留空间或者说距离,并不是指身份、权势、财力那些东西……今天的电影孝珠你看了吗?那才是真正让人绝望的一种距离。我之前一直很好奇,他到底准备用一种什么手段来作为底牌?我想过是权势的交易,想过是利益的输送,甚至想过会是一些我不懂的,但却更高层更龌龊的什么东西……那些东西我不是不能接受,实际上我已经做好了接受的心理准备。但是万万没想到,他最后的底牌竟然是一部让人头皮发麻心脏失控的电影!这玩意,本来应该是我们这些人在他面前保持最后一丝自立感,或者说是支撑我们站在他面前的最后一个依仗,但却愣被他给挖成了一个新的天堑!这种情况下,我能不感到憋屈吗?你今天这个样子……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吧?”

    韩孝珠忍不住深呼了一口气:“差不多吧,我也是觉得你应该有同感,所以才会问这种无聊的问题。说白了,这种窒息感,不是因为被人居高临下的利用或者命令,而是一种全方位的失落,和一种根本看不到追赶希望下的困惑……再怎么说,也是同龄人吧?”

    “我家远,回去睡觉了。”刘亚仁再次重申了一遍自己的理由,然后径直起身。

    而这一次,韩孝珠终于没有再多说什么。

    第二日,《恐怖直播》这部电影果然掀起了一场舆论热潮。

    不停反转而又最终升华的剧情、对吃人社会阶级的揭露、犀利的政治讽刺,而且还牵扯到了现实中的政治八卦和对垒,还有突兀反转的舆论氛围以及名演员之间的决裂与复合……种种情势确实推高了这部电影的关注度。

    当然,媒体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在跟风,他们也总结出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

    比如说,电影全盘集中在一个面积有限的密闭直播厅里,却讲述探讨了政府和人民对立这种大主题,堪称是典型的小舞台大格局;再比如说电影竟然是用一天时间内一个空间里讲述了一个完整的主题故事,而主角也只有一个金钟铭,这简直是一次经典的古典戏剧回归;还比如说,电影其实是用话剧的表演形式描述了一个电视的故事,堪称把媒介二字分层次讨论的淋漓尽致。

    不过回到观众身上,这种高大上的评论再多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真正吸引他们的,说到底,还是因为这部电影有着足够的‘劲道’。

    当一名观众被吸引进电影院再出来以后,可以说镜头有点晃;可以说cg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壮观;也可以说情节太紧没看明白;但除了少数刻意标新立异博眼球的人以外,很难有人说出《恐怖直播》这部电影没意思的话来。

    想想也是,就算是有人看的稀里糊涂的也罢,可当最后主角毅然决然的按下炸弹按钮,然后和现实中一模一样的kbs别馆、主馆一起倒塌砸向国会议事堂的时候,那也会瞬间被那一声巨响惊出一身冷汗。

    而就在这种冷汗里,韩国人提倡的‘兴尽’般的宣泄,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超出预期的效果。

    于是乎,一如所想,《恐怖直播》在12月里开始了口碑和票房的双碾压。所谓的……几无一合之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而这其中,首当其冲却也是最无奈的就是薛景求和孙艺珍联手的《摩天楼》了!

    同为某种意义上的灾难片,同为讽刺突发状态下的社会高层丑态……真要是没有《恐怖直播》,少不了也是口碑票房双丰收。然而,所谓不怕人比人就怕
最强末世三国系统全文阅读
货比货,当《恐怖直播》同期上映以后,这部同样在12月初上映,然后有着同样题材和内涵的大制作的灾难电影直接开始了跳水!

    票房跳水这是必然的了,同题材同内涵的电影在票房上杀伤力最大!然而更可悲的是,这部明明不错的电影就连口碑都硬生生的被压低了三成,而演员的评价则几乎称得上是可怜了!

    其实,这部大制作里,除了薛景求和孙艺珍表现不赖外,还有诸如金相庆、都枝寒这样的实力派演员的加盟,然而此刻却都被无良的媒体直接拿过来垫脚:

    他们说薛景求还不如金钟铭的头发,因为金钟铭的头发都会演戏,竟然能时刻跟着主角的情绪在变化;然后孙艺珍也不如李真的一个眼神,因为李真隔着三层玻璃的那个对视简直能把观众的心给烫化了;最后金相庆和都枝寒加一块也不如一个李璟荣的冷笑……

    当然了,其实大家都明白,这真不是《摩天楼》差劲,而是媒体真无良!不然呢,金钟铭为什么在电影里那么放肆的嘲讽他们?而他们被嘲讽的愈胜,反而愈发无底线的吹捧起《恐怖直播》来……这种心态也是真有意思。

    不过不管怎么样,金钟铭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他心里很清楚,就算是口碑逆天,就算是因为政治漩涡而被无限的高抬,但这部电影只有九十来分钟。而且,由于确实是临时起意拿出来播放,所以后期的cg制作也真的没有达标,甚至因为策略的缘故,这部电影都没来得及投入常规的宣传手段。

    最后说白了,这就是一个纯粹凭着剧情取胜的小制作而已。

    而一个以剧情取胜的小制作电影,注定是不可能有太长热度期的,因为一旦剧情内容被广泛传播,那么电影就立即失去观影上的吸引力。

    于是乎,在得知电影每日新增票房平均高达30万人次以后,金钟铭稍一估算,就干脆的直接对外宣布:

    由于电影的主题是探讨政府和人民的关系,所以,为了让这部电影具有更现实的意义,《恐怖直播》将会在12月底大选投票开始前一天正式下画,以此来号召更多的人去关注和参与此次大选。

    此言一出,从选举公平委员会到三位主要候选人(还有正义党的沈相奵,这位此时看似无谓的坚持后来被证明是个出色的决定,当然这就是后话了),纷纷大肆赞扬金钟铭的高度社会责任感!尤其是正在风口浪尖上的那两位,那真诚的笑容,好像前两天因为这部电影被民众和媒体大肆嘲笑的不是他们一样。

    不过不管如何了,这部电影终究是有了属于自己的既定命运。

    正如之前安钟范在首映之后说的那样,这部电影在那一声巨响之后,它的实际价值就已经彻底体现了出来,再后来什么票房口碑的,只能说是锦上添花了。

    “所以,金淇春要滚蛋了?”李秀满惊愕的问道。“就因为一部电影?”

    “是因为他本来就树敌太多,然后又突然间陷入了一次政治信誉危机,所以才会被排挤出局。”说着,金钟铭把目光从场内九个女孩身上收了回来,扭头跟李秀满稍微解释了一下。“反倒是我的电影有些利用了他不佳处境的感觉……总之,没有哪件事情是独立存在的,只能说双方相互作用吧。”

    “走了也好。”李秀满稍一思索还是肯定的点了下头。“这人是典型的守旧死硬派,而且资格老人脉广,他要是成了‘内相’,我们这些人的日子肯定更不好过!”

    “更?”金钟铭当然察觉到了对方话里的隐含之义。

    “还有几天功夫,眼看着民调起起落落的,可文顾问基本上没希望了。”李秀满略显颓丧的答道。“我们这些人又不是你,有那种稳坐钓鱼台的底气……估计从现在开始,真的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谁叫你们s.m是行业内代表企业呢?”金钟铭不以为意的嗤笑了一声。“真要是个小企业那就好办了,咱俩联手,把国家养老基金那份股权买回来,你一半我一半……”

    李秀满当即冷笑一声!开什么玩笑?s.m公司第二大股东是国家养老基金,或者说是政府,这固然是政府控制和影响企业的一个方式,但对于他们这种非财阀企业而言却也是一种认可外加一个护身符!真要是把这个股东撵出去,然后让金钟铭插手进来,那才叫死无葬身之地呢!

    实际上,金钟铭这厮的意思确实也很清楚,不想担惊受怕也行,别当行业老大了,当我的小弟不就行了?

    当然,这话开玩笑的意思居多,李秀满当然不会因为后台的失败就吓得要放手……他当年被撵到美国都没放弃这份基业,何况是现在?

    “不过,你们这个热火朝天的,似乎也不像是夹着尾巴做人的样子吧?”玩笑开完,金钟铭又笑着朝场内努了下嘴,原来两人一直站在某个舞蹈练习室内旁观少时练习舞蹈呢。

    “恰恰相反。”李秀满收起了冷笑,也认真的解释了一下。“这次回归才是真的小心翼翼……为了保护她们,既不敢在大选期间回归,怕被利用;也不敢在那位女士上台后回归,怕碍眼。所以,留给我们公司的空窗期其实就是从下周投票结果出来以后,到明年2月份正式上任之前罢了。这个空窗期里,我们公司不仅要安排她们的回归,还要让exo趁机出道!总之,麻烦的狠!”

    “比yg强多了。”金钟铭笑道。“yg现在到处是机会,杨贤硕也天天答应着粉丝说哪个团哪个团要回归,可实际上却一拖再拖。不像前辈你,说了就一定能做,不打包票也从不食言。”

    “我倒是宁愿相信杨贤硕是被你吓残废了。”李秀满再度一声冷笑。“自从今年夏天那一次以后,他是握着一手好牌也不敢打了,整天盘算着如何把账先给你清了,你却偏偏说不到时间先不着急给钱……”

    “还是他性格不对路。”金钟铭赶紧摆手。“换成前辈你怎么会顾及这个,说不定还会因为这个赚钱赚得更快了!”

    “那你们cube呢?”李秀满突然又问道。“我单指歌谣这块,这一年是怎么回事?上半年呼风唤雨的,下半年却又那个样子?洪胜成好好的跑出去干吗了?崔振浩怎么又上位了?”

    “老洪身体不好。”金钟铭闻言叹了口气。“没什么可瞒你的,他接下来还要继续治疗,能不能回来工作都不好说,反正目前来讲,到明年年中都没有回来接手的意思……”

    “身体这种东西。”听到这话后,李秀满倒是沉默了一阵。“对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有时候比性格更让人无奈……反正他现在不比往日了,有的是钱,有钱艾滋病都能活得好好的,多疗养一阵子呗!”

    金钟铭并未做声,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做太多纠缠,而是突然饶有兴致的盯住了场内少时中某人的身影。

    “怎么回事?”李秀满不解的循着对方的目光看了过去,却并未发现不妥。

    “帽子。”金钟铭随手朝场内一指。“前辈你不是口口声声要夹着尾巴做人吗?怎么还让sunny她们戴这种帽子?”

    李秀满眯着眼睛看向了场内少时九人,数秒钟后突然面色大变,并直接喊停了舞蹈,再然后就是一阵鸡飞狗跳。

    原来,场内sunny和徐贤各自戴着一个韩国潮牌vagx的棒球帽,而上面印的干脆就是**裸的脏话……而这一次少时的正规四辑《i got a boy》里,主打歌的风格实在是有些奇葩,讲述的主题就是女孩们的叽叽喳喳,再配合着她们千奇百怪的装束,要不真的认真去观察恐怕还挺难察觉的到。

    风波来的快去的也快,号称要夹着尾巴做人的李秀满马上制定好了策略——拿胶带沾上脏词,而已经制作完毕的mv也要重新审查剪辑,绝不给人把柄云云。

    而迅速解决完这个事件以后,李秀满终于也没有在满是音乐和舞蹈的现场谈事情的心情了:

    “来吧钟铭,咱们去门口,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一下。”

    金钟铭坦然应诺。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