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18章好一个金钟铭!(下)

第318章好一个金钟铭!(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色撩人,月明星朗,还没什么风,温度意外的也不是很低,这个夜晚确实很漂亮,但这不是一群人在弘大某家小餐馆里犹犹豫豫前后顿足的理由。

    没错,就在朴大妈下定了决心那一刻,还有不少人却在左右为难。

    “这事太难了。”平日里似乎从未犯过难的崔大炮在吃了两大碗炸酱面以后还是忍不住连连摇头。“我想不出钟铭有什么理由放过刘亚仁!”

    “没错,道理、力量、人心、势头全都在自己这一边,金代表怎么可能对刘亚仁的事情轻易松口?”低头喝着热汤的李在斌也一本正经的跟上。

    “关键是还有情绪这种东西。”李秉宪也跟了一句。“刘亚仁怎么说都是那一批年龄段的演员,还演过《那些年》……在钟铭看来,难免有一种背叛的感觉。”

    李秉宪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不过怎么听都只是一些大家早就心知肚明的东西,所以更像是在敷衍其他人而已,实际上,他心里对这件破事也确实是半点想法都没有的。

    话说,李秉宪这厮也知道自己之前《双面君王》在大钟奖里太作了,所以刚刚投入了大量的金钱、人脉,运作了一个好莱坞商业电影的主演身份,正准备逃之夭夭到国外混个一年半载呢,哪里会有心情为什么刘亚仁发愁?

    只不过,看着这张桌子上的阵容,他是不得不发愁罢了!

    面色不渝的崔岷植、宋康昊、朴赞郁、奉俊昊,还有一个一边喝着热汤一边时不时插话的李在斌……考虑到林权泽和安圣基渐渐有招牌化的趋势,这几乎是韩国最‘实用’的两个大导演和大演员,外加一个最‘实用’的制片方ceo,当这五个人都在为刘亚仁发愁了,他李秉宪敢不跟着发愁吗?

    “秉宪说的对!而且多说一句啊。”正想着呢,李在斌又一本正经的插了句嘴。“你们想过没有,就算是这次把刘亚仁保下来了,那又如何呢?你们保的了他一时,保的了他一世?只要我那位老板心里面还有芥蒂,刘亚仁迟早要还债的!”

    “就是这个道理。”李秉宪闻言再度跟着附和了起来。“只要心里芥蒂不消,刘亚仁终究是前路不通的,诸位能保他三五年我信,能保二十年?看着局势,我是觉得钟铭能稳二十年!”

    “不能保也要保啊。”一直没开口的朴赞郁一声长叹,说了今天晚上第一句话。“而且别人都不保,我们这三个人也是要腆着脸去保的。”

    “没错,事情因《雪国列车》而起,我们三个是躲不掉的。”奉俊昊也毫不犹豫的表明了态度。

    “我就更没辙了。”大饼叔宋康昊的眉毛几乎拧成了一团。“刘亚仁的事情对我来说不仅是《雪国列车》一条缘故,更重要的是他之所以有这个明显的政治倾向性,很大程度上是受我影响,这一点我必须得担起双倍责任……”

    “这种事情怎么能推到你一个人身上?”崔岷植赶紧摇了下头。“虽然不是人人都像你有倾向性这么大的立场,可真正在这个圈子里混出来的人大多都有些进步意识,只不过是有多有少而已,他这也是耳濡目染……实际上,要不是他之前表现的这么坚决,我们这些人怎么可能会对他另眼相看?”

    “这倒是实话。”大饼叔略显释然的点了下头。“只能指望钟铭从这个角度稍微给点面子了。”

    听到这番话以后,李秉宪明智的低下头不再插嘴……讲实话,崔岷植这话说的并不全乎,因为韩国影坛这一亩三分地上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思想进步’的。想想也就知道,乱成一锅粥的韩国这破地方怎么可能会在一个行当里这么团结?说白了,不过是韩国电影人战斗力强一点,压得那些不‘进步’的人根本抬不起头罢了。

    总体思想进步,这点没错,毕竟是从1926年就开始搞抗日宣传,然后又和学界联动丰富,再加上每次改变影坛格局的大事件里都有街头运动的色彩,所以这些左翼人士自然而然的就会在这个行当里占优,而占优了以后他们就会在高层形成垄断和把持。

    等到了这一步,这些人还会有意识的提拔和使用有类似思想的年轻演员和导演,形成一种延续性和继承性,比如眼前几人对待刘亚仁就是如此。可除此之外,那些对这种思想不以为然的人怎么办?答案很简单,要么像金基德那样,一边乱说话,一边拍完一部电影后连个放映厅都找不到,要么就只能像李秉宪这样,闭上嘴巴不说话,假装自己是进步的,但凡这样的,人家还是允许你一心一意赚钱的。

    “总之。”李在斌突然有些不耐的插了句嘴。“现在几位的意思就是,无论如何都要试着捞一下这个刘亚仁吧?”

    “是。”宋康昊恳切的点了下头。“只是把握不大,所以在这儿停一停,希望能想到一点好主意……”

    “想到了吗?”

    “没有。”

    “那只有拉人头了。”李在斌若有所思的扭头看了眼窗外,从汉江南路的这家店看过去,不远处汝矣岛上的kbs本馆和别馆大楼依旧在夜色中很是显眼,这让他产生了某种认知上的错觉……这两栋楼不是塌了吗。“安圣基前辈几位能叫过来吗?”

    “能叫来刚才看完电影就直接叫来了。”崔岷植有些语气怪异的答道。“我感觉,那前辈好像早就知道一些事情,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不知道是不在乎还是懒得理会……”

    “无论哪一条都无所谓了。”李在斌连连摇头。“出道五十多年了,拿了那么多影帝,去年《断箭》也算是一个出色的结尾,又是影帝又是最佳影片的,之后就明显感觉到这位有些精力不济了……他不想来,我们难道还能强行去请?”

    “有个这么出挑的自己学生,换我我也随心所欲。”奉俊昊无奈的答道。“有精神出来演部电影或者参加个什么联合国的慈善行动,没精神了就在家眯着,多舒坦?”

    “韩孝珠呢?”话很少的朴赞郁今天第二次开了口。“不是跟俊昊你在一起的吗?”

    “电影一结束就很礼貌的告辞了,好像是说有什么事情。”奉俊昊略显尴尬的答道。“估计是看电影的时候被我啰嗦烦了……早知道喊一声就好了。”

    “也是。”宋康昊这才反应了过来。“叫上几个年轻演员说不定会有奇效!宋仲基、韩孝珠、文根英……”

    “来得及吗?”崔岷植指了指外面的夜色。“钟铭在什么地方我们都还不知道……那些媒体,鼻子比狗都灵验,等过了今晚,事情有了定论,说不定刘亚仁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确实拖不得了。”年纪最大的朴赞郁终结了这场电影后的草草聚餐。“也来不及再找别人了,我们这些人去就行了……无论如何,先豁出脸面拖一拖吧!”

    “也好。”

    “那就这样。”

    “我联络一下钟铭,问问他在哪儿……”崔岷植干脆掏出了手机,并很快得到了答复。“他竟然就在永登浦的一个餐厅里。”

    “那不就是在汉江对面?”

    “事不宜迟,一起去吧。”

    “又要过一次生命之桥了,咱们走过去吧!我估计三星明天就没脸留着那些广告牌了,听一次少一次的……”

    别看这些人之前愁眉苦脸的,但那只是觉得刘亚仁这件事情没法有一个长久而又靠谱的解决手段而已,可实际上,作为韩国电影界中最典型的几个大佬,如果大幅度降低标准,让金钟铭卖点面子,单纯的拖一拖这件事情的时间,再缓缓而行的话,那他们还是没有丝毫压力的。

    抛开打酱油的李秉宪和心思诡异的李在斌,交情和脸面这两个东西,这几个人在金钟铭那里是真的不缺。

    和之前六人在弘大聚餐的那家小店截然不同,金钟铭报出的这个餐厅实在是高档多了,别的不讲,进去以后报出房间号,那服务员领着众人七拐八抹曲径通幽的,很有一种**会馆的感觉,看来对方似乎在这里应该是在见什么人却又不想被外人看到。

    呃,这个猜测是对的,随着服务员帮忙敲开门,甫一进去众人就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大人物——kbs电视台现任台长李炳淳,正神色压抑的坐在金钟铭的对面。

    “我先告辞了。”李炳淳看到身后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当即颓丧的起身。

    而金钟铭也并未有任何挽留:“不送了,李台长好自为之吧!”

    “怎么说?”门刚被带上,崔岷植就忍不住戏谑的开口问道。“莫非是嫌李璟荣把电影里的李台长塑造的太逼真了?”

    “怎么会呢?”金钟铭随意的嗤笑道。“他其实马上就要卸任了,电影里嘲讽的再逼真捏着鼻子也就过去了。他在意的其实是今天我用这部电影坑了朴候选人,而万一引来人家的迁怒,那他将来的仕途说不定就会出问题……不过大致目的是一样的,无外乎是希望我给点面子,在媒体上帮kbs和他说几句好话,就说电影里的kbs职场现状只是为了有代入感才如此设定的,跟现实毫无关系……”

    “现在看来是无功而返了。”奉俊昊若有所思的问道。

    “他哪来那么大面子?!”金钟铭一声冷笑。“就算是随口而为的事情,我不想给他这个脸,他又能如何?”

    几人当即为之默然,包间里原本还算和谐的气氛瞬间变得怪异了起来。

    “诸位一起找我有什么事吗?”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继续说道。“是《新世界》和《雪国列车》的档期安排?总不能是找我发表《恐怖直播》的观后感吧?”

    “哎!”李在斌比谁答应的都快。“档期这个事情确实需要问一下您的意思。”

    “没什么好说的。”金钟铭继续随意道。“只要确保《雪国列车》在二月份新总统宣誓就职以后再上映就行,其余的你们跟金英硕代表他们按照商业需求看着安排就行了。”

    “也是。”李在斌立即缩到角落里不说话了。

    “那个钟铭。”就在这时宋康昊突然心里一动,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你觉得今年的大选……胜负如何?”

    其余几人一起皱起了眉头,他们实在是不懂宋康昊出于什么目的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

    “文顾问看起来攻势如潮咄咄逼人,但实际上那是因为朴女士全线占优,所以文顾问不得不倾尽全力去博而已……结果嘛,在我看来不管是51%对49%还是60%对40%都是有可能的,但除非明天有人被刺杀了,否则大局已定。”

    “原来如此,那今天这件事情有些人会不会记仇?”宋康昊试探性的问道。“政权在手,总是有万般方法来给你捣乱的……”

    “前辈。”金钟铭
升官有道sodu
略带深意的瞥了对方一眼。“假设这次上台的是文顾问,那也会用万般手段给我捣乱的,你信不信?”

    宋康昊为之一滞。

    “政府对于民间意识形态总是要无条件打压的,这是他们的天性。而我们这些文艺工作者,无论台上站的人是什么意识形态,也都应该无条件寻找它的疏漏和错误,继而进行提醒和警告,这也是我们这个行业的职责。”金钟铭干脆挑开天窗说亮话了。“我不会因为和所谓的保守派政府对立就和什么进步的在野党合作的,真要是那么干了那才叫自寻死路!我们能做的,只有不卑不亢和遵从原则!”

    宋康昊彻底沉默了下去。

    “我觉得我有必要多说几句,省的诸位误判。”金钟铭竟然隐约有些借题发挥的感觉。“诸位,所谓保守派真的就一无是处了吗?韩国电影界能够繁荣,里面有多少是因为保守派政府当政时期的保护性政策和资金支持?每年院线那里的国产配额和几千亿的电影补助难道是假的?我们之所以经常和保守派政府起冲突,从来都不是因为什么你左我右,而是因为作为政府的监督者,文艺作品中难免出现和政府立场相左的思想,可这个难道就说明我们韩国电影人全都是左派了?卢武铉政府时期,因为缩减配额被我们抵制,然后天天骂我们是右派的,是哪个政府?!”

    这番话言辞激烈,而且隐约中似乎有针对宋康昊的意思,显得极为突兀而又不可理解……毕竟,刚刚的《恐怖直播》里,金钟铭的个人意识形态表露无遗,而且这一次他虽然所谓‘两边一起踩’,但由于今晚朴大妈那边是亲自过来,也就难免让人感觉他有一种更针对保守派阵营这一方的感觉。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是一些人一厢情愿了。

    “再问诸位一个问题。”就在奉俊昊准备出言缓和一下的时候,金钟铭突然又开口了。“假如说真的出现了电影里那样的情形,诸位前辈觉得,总统应不应该出来道歉?”

    如果说这几位之前还有些糊涂的话,那此刻,几乎所有的大佬心头都有了一丝明悟。

    放在电影里,公众坐在安全的银幕前,自然会有代入感,然后自然会为被权贵抛弃,并‘死的像条狗’一样的朴鲁圭父子二人愤怒,继而同情,继而对总统的不作为不满。所以,作为观众,他们总是不明白,为什么总统就不能出来道个歉?

    但实际上呢?真要是有这种情形,最可怕的一件事情就会出现了,那就是那些之前同情电影里恐怖分子的观众肯定会摇身一变,转而认可总统的处置方式。

    开玩笑,你拿着一颗炸弹炸了大桥,还让总统去电视台道歉,道歉了之后呢?无外乎是两个结局,一个是恐怖分子继续提出更非分的要求,甚至仍然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总统的道歉毫无意义;另一个结局,则是恐怖分子真的只求一个公道,事情圆满解决,然后会有大量的新的恐怖分子出现,他们纷纷放弃正常的司法途径,三天两头的用炸弹来威胁这个社会的稳定和安全!

    所以,哪怕是说破大天,哪怕是造成了巨量死伤,政府都不能跟‘可能更正义’的恐怖分子进行妥协。

    这才是一个必须要遵从原则性的方案!而这个原则性的解决方案,在座的这些有思想有水平的影坛大佬们其实心里面一清二楚。再回头想想,电影里也根本就没有谁是在理性的状态下表明总统道歉是个正确的选项……这部电影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正义的一方,它所描述的是某些方面某些人失职以后导致的某种不可调和的社会矛盾!

    “诸位,政府的职责是社会安全、稳定和发展,他本身不需要正义。”金钟铭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几个业界大佬,气势如虹,丝毫没有给谁留面子的意思。“而正义这个东西是媒体和我们这些文艺工作者的职责,我们本身是不需要什么政治立场来站队的!如果我们放弃了中立的公平与正义,转而去追求什么立场,这跟电影里那些之前放弃了职责并导致了社会矛盾激化的无良媒体有什么区别?!从1926年的《阿里郎》开始,韩国电影的发展和崛起什么时候是靠政治站队了?!”

    李在斌、李秉宪两人两眼放光,而崔岷植、奉俊昊、朴赞郁等人也个个若有所思……最起码都没有反驳。

    宋康昊四下看了一眼,然后勉力站了起来,面颊绯红却又显得摇摇欲坠,宛如喝醉了酒一样:“那个,确实是我思虑不周,不该将个人的……”

    “没有那么多思虑不周。”金钟铭似笑非笑的答道。“前辈你坐下,我不是针对你,我真要是想搞你,何必当着这么几位的面?我只是想将自己长久以来藏在心里的个人观念表达出来而已……诸位得知道,以前这话说出来,可能会有不少人鼓掌,但未必有人真的听到心里去的。”

    “那钟铭你的意思呢?”宋康昊刚捂着脸坐下,崔岷植就忍不住出言询问道。“要适当的约束一下一些思想激进的电影吗?”

    “干吗要约束?”金钟铭又笑了。“而且哪部电影有我的《恐怖直播》激进?”

    “我们代表的意思是……”李在斌突然开口了。“云在青天水在瓶,大家各安其职就好。”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对准了满面泛光的李在斌。

    “李在斌社长说的没错。”金钟铭继续轻笑了一声。“个人有个人的立场,也有创作自己文艺作品的自由,左的右的大家都不用管。但是我们作为这个圈子的最上层,在面对一些圈子里争议性的问题,最起码要知道我们该用什么样的标准来作出评断!也最起码要让整个韩国社会都明白,我们韩国电影人的社会作用到底是什么!”

    总之,就是要用你金钟铭的标准来评断了!几乎所有人都在心里暗自回复了这句话,但却没有一个人说出口。

    不过这样的话……脑子灵活的李秉宪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个钟铭,其实今天我们过来是有个着急的事情的……刘亚仁你准备怎么处理?”

    几人这才赶紧把金钟铭之前的话暂时压在肚子里,准备回去以后再消化,刘亚仁的事情确实也不能再拖了,估计这个时候晚间场第二场都结束了,说不定有些心急的网络媒体已经开始批斗刘亚仁了。

    “亚仁的事情有什么可处理的?”金钟铭似笑非笑。“他做什么了?我不是说了吗,大家都有自己的立场,都有自己的自由……甚至按照我刚才说的,实际上他是出于社会正义的角度在维护韩国电影的良好发展氛围。讲实话,如果《恐怖直播》这部电影确实像当时某些媒体猜度的那个样子的话,那他骂的就没错!”

    果然,既然口口声声说什么不要讲立场,只讲社会正义……那金钟铭就没有理由去搞刘亚仁了。

    “既然如此的话。”宋康昊硬着头皮道。“能不能请钟铭你适当的……在网络上维护一下他?我担心有些媒体会见风使舵,反过来让他难堪……当然,我们会让他过来亲自跟你致歉的。”

    “不用。”金钟铭继续笑道。“不用道歉,也不用再多解释……没必要的,事情本来就没什么问题,何必呢?”

    几人心中一突,这就是所谓的嘴上一套手上一套?又或者说还是年轻人心态,记仇?还是说就像李秉宪说的那样,他之前将这群年轻演员当做自己夹带里的人,此番事情让他有了一种被人背叛的感觉?

    但无论如何,刘亚仁都是要捞得,这是来之前所有人的共识,更何况其中三人还有不得不捞的理由。

    “诸位误会了。”眼看着奉俊昊和朴赞郁也要开口,金钟铭突然摆手制止了对方。“我说的‘没必要’是真没必要的意思……怎么说呢?诸位见一个人就明白了,我来这里其实是跟一个人在商量事情。”

    “你来这儿不是约见李炳淳的吗?”崔岷植疑惑的问道。

    “不是,他是非要见我,我就让他来这儿了……所以跟诸位一样,他是撞上来的。”金钟铭干笑了一声。“然后真正的客人正好有些东西要写,而我跟李炳淳之间的话未免有些露骨,所以我就请他带着电脑去隔壁房间里忙了,如果不是诸位接着来了,他应该早就回来吃东西了。”

    说着,金钟铭按开了桌边的服务台通话器,让门口的服务员去叫人。

    不过十几秒钟,门就被打开了,众人回过头来,却是目瞪口呆。

    “几位前辈好!”来人也是被包间内的场景吓了一大跳,差点连手里的笔记本电脑都砸了。“前辈们怎么来了?”

    “没什么……”大饼叔抿了抿嘴唇,神色复杂的忍住了这波冲击。“电影很精彩,寓意很深刻,所以过来找钟铭聊聊。”

    “原来如此。”来人也明显回国了神来,所以神情中略微带了一丝尴尬。“我,我其实……”

    “诸位前辈。”金钟铭笑眯眯的伸手指向了这人。“外面都说我们是87/88俱乐部,但实际上我在这里要说句公允的话,虽然都是同龄人,可这个俱乐部里面,张根硕太过于轻佻,文根英太过于幼稚,宋仲基和韩孝珠又都太过于明哲保身……而真正能让我托付正事,并且将来能成大器的,说来说去只有亚仁一个人!还请诸位,以后多多提点!”

    刘亚仁闻言赶紧再度鞠了一躬。

    众人或是沉默以对,或者笑脸相迎。

    “那个影评文章发出去了吗?”金钟铭不以为意的朝刘亚仁接着问道。

    “半个小时前发出去了。”刘亚仁赶紧答道。“我可是看的首映,没理由太晚写影评,钟铭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复?”

    “回复什么?”金钟铭一边起身一边失笑道。“正好李炳淳那厮搅和的饭菜都凉了,咱们现在就一起去弘大吃顿宵夜,效果比什么文字声明都强!”

    “这倒也是。”刘亚仁立即从包间里角落里拎起一个背包,让后将电脑塞了进去。

    接下来,两个年轻演员也不再多耽搁,而是直接朝几位前辈告辞,竟然就是朝着之前这些人来的江北弘大地区去了。

    “咳!咳!咳!”不知道过了多久,崔大炮突然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算是打破了包间里持续了许久的沉寂。

    “后生可畏啊!”李在斌黑着脸开口道。

    李秉宪无语看了一眼对方,这个后生指的是谁不言而喻,毕竟现在李在斌对金钟铭畏服到了骨子里,不可能用这种词汇形容自己的老板。

    “我知道当时泄露电影延期消息的是谁了。”宋康昊颓丧至极。

    “好一个金钟铭!”沉默寡言的朴赞郁忍不住开口说了今天的最后一句话。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