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17章好一个金钟铭!(上)

第317章好一个金钟铭!(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电影结束了,而紧接着那一声前所未有的巨响之后,却是一个对比鲜明的片尾曲,很温柔的女声,曲调也很有小夜曲感觉。

    想来,金钟铭应该也是考虑到,绝大多数观众都被会最后那声巨响给震得心神失守,所以才会用这种稍显怪异的方式来让人平复心情。不过,这种贴心的安慰配合着刚才那双透过大银幕上坦然看着你的眼神,再加上此时终于出现的诸如什么领衔主演金钟铭之类的字迹,却也难免让一些敏感的人感觉到对方依然是在嘲讽着什么。

    想什么就来什么,就在某些人敏感至极的时候,些许微光之中,金钟铭忽然整理了一下自己西装,又推了一眼黑框眼镜,然后看都不看身边这些人一眼,就趁着黑暗一言不发的起身离开了,路过朴大妈和金淇春的眼前时都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就好像那里坐的根本就是什么路人一样。

    看着对方这么不礼貌的行径,饶是朴大妈喜怒不显于色此刻也忍不住深呼了一口气,而周围的人俨然也都察觉到了她身上某些情绪上的波动。

    但就在这时,身后突然有人靠过来轻声提醒了一句:“金钟铭这么做是好意,他其实是在照顾委员您和我们所有人的情绪……您想想,要是待会灯亮了他还在的话,其他观众说不定会现场鼓掌,到时候我们就真尴尬了。”

    听声音就知道,这是小眼睛肥下巴的安钟范,他是朴大妈庆熙大学智囊团的首脑人物之一,是负责制定这个政治集团经济政策的首席经济专家,当然也是大妈最信任的那几个人之一,属于心腹中的心腹。

    而果然,心腹出马效果卓著,况且安钟范这话确实很有道理,朴大妈稍微一想也反应了过来……只不过,有些心气终究难平,毕竟,今天的情绪可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的不辞而别,之前的电影才是真正的关键。

    “观众很多,也不知道混了多少记者和名人,委员您太显眼不好提前退场。”金武星突然也好像回过了神来。“要不让我先走一步,替您去跟他聊聊?”

    朴大妈犹豫了一下。

    “我去吧!”身后的安钟范再度压低声音开了口。“搞出这样的事,相互总是要给个交代的,现实里他总不能还用炸弹来交代吧?”

    “去吧!”朴大妈略显颓然的轻声吩咐道。

    一方面,自己的心腹去和对方说总比金武星去说让她放心。

    另一方面,大妈也从自己心腹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别样的味道……不是对方给自己一个交代,而是相互给个交代。而且刚才安钟范就强调了,金钟铭这时候离开是好意,把自己诳过来放了这么一部电影,为什么还要说他是好意?说白了,无外乎是这个时候在公开场合直面对方的话,吃亏竟然多半是自己!

    选战正酣,还有两周就要投票了,而为了选举,这位昔日为了父亲的遗愿而选择从政的女人如今连亲生父亲的历史定位问题都松了口,又怎么会为了一部电影的问题而违逆整个社会潮流呢?

    作为一个领袖人物,又来到了这份上,可不是什么东西都由着自己的,不然呢,宋康昊为啥没出车祸?

    就这样,小眼睛肥下巴的安钟范在黑暗和片尾曲的掩护下迅速的快步走出放映厅,而刚一推开门,他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金钟铭……对方似乎就是在等着自己一般。

    不过安钟范本人似乎也没有惊讶的意思,两人相互点了下头,马上就趁着电影院这最后的沉寂快步走开了。

    而刚等他们一起消失在了放映厅的拐角处,随着电影的正式结束和各个放映厅内灯光的亮起,整个影城就宛如刚刚放了学的中学校园一样,突然变得沸腾和鲜活了起来。

    演员们和媒体比较多的放映厅里,会有人带头鼓掌,这说不上是拍马屁,而是说这些本来就在这个行业里厮混的人懂得如何把某些东西仪式化;而同样的道理,普通观众比较多的放映厅里,人们更喜欢用大声议论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电影的观感和心情,这同样是一种称赞;当然,还有一些特殊的观众,他们的沉默本身就是一种认可了,比如说之前来到门口抗议的那些人,按照韩国人那种爱面子的传统,这个时候他们能讪讪的摸摸鼻子保持沉默真的就是一个超出意料的态度了;当然还有留在放映厅里的朴女士一行人,这些人能压住情绪,强做笑脸来应付媒体和普通观众,也很能够说明问题!

    “看看这个反应,说明金钟铭先生这部电影真的是大获成功啊!”影城三层的某个行政办公室里,站在百叶窗后的安钟范一脸感慨的看着楼下的热闹场景。“从今晚上到明天,那些见风使舵的媒体少不得要好好吹捧一下这段电影和它的主演了,还有12月份的票房,估计也是要被这部电影霸占了。”

    “其实已经无所谓了。”坐在对方身后的金钟铭随意的挥了下手,僵立一旁的办公室原主人立即会意的离开了这里。“有些电影的意义并不在于票房和观众的评分,更不在于媒体的吹捧和某些人的反应。这就好像之前的《熔炉》,它最大的意义其实是拍摄的过程,真的拍完了,反倒大局已定了。而这部电影,它的意义从刚才一刻以后其实也变得可有可无了起来。”

    “我懂得,我懂得。”安钟范连连点头,同时依旧认真的盯着窗外的情形。“其实刚才那一声巨响之后,你的所有想法都已经明确的表达了出来,所有的目的也都已经达到,甚至个人所有的情绪也都得到了释放。再往后,你就可以稳坐钓鱼台,看着我们这些被那声巨响震到的人该如何惊慌失措又或者心悦诚服了……”

    “那安教授是惊慌失措呢,还是心悦诚服?”

    “兼而有之吧!咱们私下里讲,那确实是一部出色到了极点的电影。”

    “安教授这倒是……”

    “换个称呼吧!”安钟范终于忍不住敏感的摇起了头。“千万别安教授了!安哲秀教授虽然已经暂时退出了游戏,但他的地位经过这一年的折腾却已经彻底确定了,所以,我们这些人的圈子里面就注定只能有一个安教授了,我现在安钟范还不配。”

    金钟铭哑然失笑。

    安钟范也跟着笑了下,然后终于放开了手里百叶窗的线绳,并板着脸坐回到了金钟铭斜对面的沙发上:“倾佩之情就不多讲了,过了今晚你一定会听腻的。金钟铭先生,咱们说说正事吧!”

    金钟铭一言不发的做了个请的姿势。

    “今天这部电影有点过了吧?”安钟范认真的质问道。“尤其是一些情节,那种枉顾人命的总统竟然是个女姓,而且那个青瓦台秘书长也姓金,最关键的是主角竟然是被这个女总统和她的金姓秘书长逼得当了恐怖分子,按下炸弹一了百了,这情节很容易让人误解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最近受了多大委屈一样……”

    “朴候选人作为韩国即将出现的第一位女总统是不会在乎这种细节的。”金钟铭略显戏谑的答道。“说不定她还会为视这个彩蛋为一个好兆头呢!”

    “我不信金钟铭先生没有察觉到她情绪得变化。”安钟范继续板着脸道。“不然你刚才为什么走这么早?这次朴候选人是真的生气了!”

    “安教……安钟范秘书。”金钟铭笑着摇了摇头。“朴候选人确实有些情绪,我就坐在她身边,这点感觉的很明显,但是我觉得她还不至于因为你刚才说的这些小把戏就动怒。为什么电影情节会这么类似现实发生的事情?这可是事情发生前早就完工的电影!说白了,这是因为艺术来源于现实、凝练于现实,好的文艺作品总是能够有共通性和代入感的……咱们的朴候选人要是连这个道理都不懂,那才是昏了头呢!”

    “或许吧!”安钟范无力反驳。“这部电影本身确实有着足够的……力量,这一点谁也无法否认。不过,咱们还是谈正事吧!”

    “既然你要说正事,那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在我看来这部电影真正给那位带来不适的其实只有三点,其余的都是枝叶,根本无所谓。”话到这里,金钟铭的笑意收敛了不少,又或者说是把笑意给凝固在了脸上。“又或者换个说法好了,如果说她老人家真的连这些细枝末节都要跟我斤斤计较的话,那么只能说明,咱们的大国家党前非常对策委员会委员长,现韩国大统领朴候选人已经下定决心,不惜一切要搞死我了!”

    “不至于!”安钟范立即毫不犹豫的否定了这种可能性,语气急促到肥肥的下巴掀起了一阵肉浪。“真要是那样我还来干吗?她还派我来干吗?”

    “既然如此,就就不说这些小细节了,我就直接说说我所认为的这三点主要问题好了。”说着,金钟铭重新舒缓了表情,看的对面的保守派经济专家一阵无语,这种刚刚已经看了近一个半小时的表情变幻对他而言简直出神入化,而他估计是一辈子都学不来的。“首先一个是电影的基调问题,不可否认,这是个左派电影,它不仅谴责社会阶级固化的问题,而且还揭露阶级之间人吃人的残酷……事实就摆在那里,谁也无法否认,而这个跟诸位立场相悖。”

    “这是大实话。”安钟范感叹的点了下头。“所以呢,为什么?以金钟铭先生你的社会地位,为什么会搞出这种作品来?”

    “因为这是我对韩国社会现状的真实感受。”金钟铭眯着眼睛答道。“自从身价暴增以后,我只花了两三年时间就从一个普通演员过度到现在的身份,这中间身份的不断变化,使我对这个社会中人与人,阶级与阶级之间的那种层层压迫,确实产生了很深刻的认识……当然,刚刚看完电影,我就不给安秘书你再科普什么电影背后的小故事了,我只能说作为一个拍电影的,既然有了认识和感触,那为什么不能拍出来?而且安秘书你告诉我,哪个资本主义国家的影坛,不是天然向左?这难道是偶然的吗?”

    安钟范初时一时语塞,但几乎马上就有些明悟了:“换句话说,金钟铭先生是要挑边站了,在韩国电影界和我们……”

    “和政府。”金钟铭轻声的更正道。

    “是。”安钟范也立即更正了自己的说法。“我知道了,你的意思这部电影并不是针对我们,而是针对身后天然左倾的韩国电影界,你是在给他们纳投名状!”

    “投名状是个很形象的词语……虽然对诸位有些不恭敬。”

    “展示出自己的立场,从而彻底确定自己的领袖地位!而经过了这么一次之后,想来金先生在韩国电影界的地位就真的是根深蒂固了,统治也会由形式慢慢的一直深入到内核了……”

    “思想这种东西没那么功利化,统治什么的也只是你们这些右翼分子的攻击性描述,这个行业有自己的逻辑和说法……但是不管怎么样了,其实我早就想过,咱们的朴女士上台也好,文顾问上台也罢,无论意识形态如何,坐到了那个位置上都要天然打压文艺界的,与其等到那个时候被逼的做选择,不如早做打算,一了百了!”

    “我知道了。”安钟范干笑了一声。“这个问题暂且不谈,因为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我回去以后自然会跟朴委员一个公允的解释……不过,这个问题捅出来似乎就引发了第二个问题,对不对?你要选边站我懂,你要借着政府这个假想敌的大牌子聚拢人心我也懂,可为什么不直接摆明车马呢?为什么当初还要用《雪国列车》的事情误导我们?搞成这个样子,真的不是在刻意羞辱我们吗?”

    “我这么做其实是因为金淇春前辈。”金钟铭面色上略显古怪,但言语中却异常坚定。“朴候选人身边的金淇春秘书长虽然是我的大学直系前辈,可我要说,他为人确实有问题,非常的蛮横不讲理。尤其是在之前的《雪国列车》延期风波里,他对我的态度嚣张异常,不仅言语中多次人身侮辱于我,而且几乎是用命令般的语气要求我配合他,丝毫不顾及我会因此失去大量的金钱利益和社会声望,更没有在意过我个人的人格尊严……安秘书,我也是个有性格有脾气的年轻人,而且社会地位也不低,他这么呼来喝去的我能忍?请你务必向朴候选人说明这个情况!今晚上的事情,我只针对那位金淇春秘书长,诸位真的只是池鱼之祸,有机会我一定当面道歉……”

    “原来如此。”安钟范怔怔的应了一声。“其实金淇春秘书长的脾气我们也是知道的……”

    “那就更应该请安秘书你们这些人去跟朴候选人说清楚,金淇春秘书长才是导致如今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你刚才也说了,电影和现实总是莫名的相似,电影里,主角作为一个昔日的九点新闻主播,立场毋庸置疑,可一天之内却被逼成了一个炸掉kbs大楼、砸掉国会议事堂的超级恐怖分子,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存在着如金淇春那样嚣张的警察厅长和如金淇春那么肆无忌惮的青瓦台金秘书长……把局势搞坏,甚至把好人逼上梁山的,总是这些小人!”

    “我懂了。”安钟范第二次干笑了一声。“回去以后我自有说法,那第三个问题呢?”

    “第三个问题嘛。”金钟铭若有所思的应道。“其实并不能说是一个问题,只是从我的角度必须要说出来的一个解释……”

    “金钟铭先生的意思是指……这部电影对选战其实并不会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影响?”安钟范再度干笑道。“反正这一波文顾问那里也要丢一次大脸?还是说你觉得朴候选人这边优势明显?”

    “不是指这个。”金钟铭连连摇头。“这个东西虽然很重要,但并不需要我专门告知,在这个敏感时期,是人应该都会想到的。”

    “那你的意思是……”

    “请务必替我向朴候选人说明电影中的一个情节设定,以及我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金钟铭微微蹙眉,然后认真的讲道。“这个问题似乎很不值一提,但确实可能会引起误会。是我的立场,我绝不推脱,但不是我的想法,我却没有理由为此背上不属于自己的锅……其实说来简单,我个人认为,哪怕是电影中的总统,在恐怖分子被抓捕归案之前,都不应该也绝对没有理由去现身道歉的!这是个原则性问题……一旦总统真的道歉了,那才叫国不将国呢!”

    安钟范愣了一下,一来是因为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说这个,二来却是因为这个说法怎么听怎么感觉跟电影中的基调不符。

    不过,他马上又反应了过来,好像电影里确实只有一个失控的恐怖分子在不停的坚持要总统道歉。而其他人,大多都态度坚定,或者说最起码是没人主动表态要求总统过来道歉的,甚至就连主角自己都是在人身威胁和妻子成为人质的状态下才会如此的呼吁总统道歉,唯一的正名角色女记者也是看着桥都要塌了才对恐怖分子说了那些……这么一想的话,好像这里面还容易产生误会,但是两家都要分道扬镳甚至于翻脸了,现在说这个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

    “安秘书尽管去说,朴女士听了就会懂得。”金钟铭似乎是看出了对方的想法。“人跟人相处的层面不同,想法也是不一样的……有些东西,所有人都觉的毫无意义,但在特定的人看来却是意义非凡。”

    “我懂了。”安钟范点了下头。“那么金钟铭先生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好像……就没了。”金钟铭的眼皮耷拉了下来。

    “我知道了。”安钟范叹了口气,然后按住双膝就想站起身来,但刚要启动肥胖的身体却又忍不住停了下来。“金钟铭先生,还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但凡用这句话开头的,基本上都是很想讲出来的……请讲吧。”金钟铭随意的笑道。

    “那我就说了……你这部电影,太刺激人心了,也同意带动情绪了,免不了有些人会感情用事!”

    “事情有了回应,观众那边我就会适当疏导的……绝不会让一些人瞎想。”

    “不是这个意思。”安钟范连连摇头。“今天我其实就坐在朴委员身后的位置,电影放送期间,不仅注意到了朴委员的反应,也注意到了坐在一旁金淇春秘书长的反应。怎么说呢?一开始的时候,他明显被气得不轻,该有的反应都有,可是等电影进入到了更精彩后半段剧情,也就少情节变得彻底失控以后,这位的情绪反而被彻底压死了,甚至那段金姓青瓦台秘书长逼迫主角的情节他都没有任何反应。说实话,这位老先生脾气是蛮横了些,可他三十年政坛不倒翁的经历和七十多岁的城府毕竟也是有的,所以此番如果受到大挫折,将来未必就没有报复回来的可能……”

    “不用试探了。”金钟铭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你放心吧,金淇春我一定要撵下去,不然如何向外界证明我这次讨了大便宜?”

    安钟范老脸难得一红。

    “而且你要是不放心的话,还可以替我转告他一句话,快八十岁的人,要多为身后事打算!他敢记我的仇,我就他孙子的仇!”

    “也是。”安钟范再度讪讪一笑。

    “当然,安秘书的好意我也感觉到了。”金钟铭突然又把话转了回来。“我也提醒你一句吧……咱们要想撵走金淇春,最关键的是一个度!用力不足,朴候选人未必就会愿意动这个昔日挺朴派七大元老之一;可用力太猛了,说不定会让朴委员起疑心!”

    “所以呢?”安钟范眯着小眼睛试探性的继续问道。

    “所以,我之前帮你们联络了一个强力的推手。”金钟铭面不改色叙述道。“这样你们就可以适当的用力,该推推该拉拉,把力道给平衡好……”

    金武星这个王八蛋果然是心思**,什么事都要掺和一狗腿!

    安钟范心中暗骂,但却并未多言,因为此时此刻,甭管金钟铭如何惹的朴女士不爽,又如何让自己在内的一大批保守派人士面上无光,也不甭管金武星作为朴女士的选举对策委员会委员长又如何有自己的小算盘,但是所有这些立场不同的人却都有一个一致的目的——那就是一定要把老不死又膈应的金淇春撵出局!

    金淇春在这里,压的一帮庆熙大学的秘书们苦不堪言,而且就像金钟铭说的那样,这老头为人实在蛮横霸道,他们这些人个个都是五六十岁的大学教授了,可在金淇春面前连人格尊严都不能保证!

    同样苦不堪言的其实还有金武星,作为堂堂执政党三号实权人物,釜山派系的老大,照理说除了朴大妈和李牛肉这俩人以外他谁都不用鸟,可尼玛面对着一个快八十的老头,人家就算是压不住你也可以恶心死你啊?此番选战,党内初选早就尘埃落定,作为保守阵营内部派来辅佐大妈的金武星,直接担任了选举对策委员会的委员长,照理说应该是选战中直接总指挥,可那老头天天黑着脸,张口这个策略不对,闭口那个方案不行,还天天嫌这些人太软弱!

    而且更要命的是,眼看着此番选战胜负将定,等到朴女士成了新的韩国大统领……以金淇春的资历,以及他跟朴大妈的那层关系(曾任朴大妈父亲的秘书),再算上这一波‘从龙之功’,将来新政府里这位的话语权肯定会再上一层!到时候,金武星这些同阵营的藩镇势力也好,秘书室的亲信也罢,岂不是要被这厮再欺负五年不得翻身?!

    真要是那样,大家在政坛上辛辛苦苦混了这么年到底图个啥?就图个有一位天王老子天天像训学生一样把你叫到办公室里训话?!

    实际上,安钟范不知道的是,在执政党最高层内部分赃会议上已经出大问题了——金淇春这厮竟然一口气朝朴大妈推荐了七个总理候选人,个个有资历有实力有名号,而且个个都是他的各种直系后辈!

    到时候他当内廷总理也就是所谓总统秘书室秘书长,然后外廷总理还是他举荐的,还是他的后辈,一过来先朝他鞠躬……还要其他人活吗?!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当之前朴女士的高级助理们一番番过来找金钟铭递话的时候,却都一个个的‘无功而返’,而且是三番五次的‘无功而返’;也正因为如此,金武星这次才屁颠屁颠的跟了过来,而且一上来就嫌弃金钟铭的首映礼‘软塌塌’的;还是因为如此,安钟范才主动请缨来跟金钟铭交涉。

    无他,这群人虽然不知道金钟铭的电影会这么有狠劲……但却因为金淇春这招人嫌的三个字七拐八抹的构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统一战线!

    按照原定说法,金钟铭这个外人下套,让金淇春前所未有的丢个大脸,跌一个大跟头,然后内部的人再狠狠的推他一把……不指望让这个元老就此玩完,但是借着选战最酣的时期让朴女士下定决心压一压这位,错过马上到来的真正分赃盛宴就行。

    当然,这实在是一个因人成事的松散联盟,大家也不过是各取所需。

    秘书党们是为了掀翻头顶一座大山,是为了生存;而他们今天才知道加入了联盟的金武星则是对总理的提名人选极度愤怒,他坚决要求出现一位釜山背景的总理,为此不惜一切代价;而金钟铭似乎是要借机摊牌加立威,又或者还有什么别的想法……但是不管了,真的是来不及管这个了,现在的情形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况且秘书室里的一群庆熙大学教授们也都实在是忍不住了,在这些人看来,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所以哪怕是与虎谋皮,也在所不惜!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往往皆为利往,政治团体本来就是有着类似利益诉求的人一起组建而成的,这其中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个人诉求的……上位者若不能调理阴阳,将这种诉求尽量朝着一个方向疏离好,那也怪不得下面的人冒着一点风险自求出路了。

    再说了,大家只是想赶走金淇春,没人对大局有什么不安分的想法,那么也就由不得一些人愈发的理直气壮了!

    “他是这么说的?”晚上九点钟不到,听完安钟范细致的叙述后,已经回到汝矣岛大国家党办公室的朴大妈表情略显怪异的复述了一下。“一个是坦诚要当韩国电影头子,所以跟我们立场相左了;一个是把事情本身的诱发原因推给了金淇春秘书长;还有一个是告诉我……总统确实不应该去道歉?”

    “是。”安钟范突然有些紧张了起来,话说,他跟随自己这位恩主多年,照理说性格上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但此刻……对方的反应他还真有点看不大懂了。

    “你有什么看法?”朴大妈理所当然的朝自己的智囊继续问道。

    “我……”安钟范本来存了一肚子的心思和说法,比如把所有火气都引到金淇春身上去,比如关键时刻把金钟铭和金淇春这两件事分割开来,反正他只求金淇春滚蛋,没有理由对金钟铭负责。

    但是,就在话到嘴边时,这位经济专家却突然心中一动,把这种心思藏了起来,并转而换了一种说法:“委员,我是经济秘书,这次只是去替您问问金钟铭然后把话带来,所以有些东西不该置喙的。”

    委员,这是秘书们对朴大妈的称呼。

    其实,朴大妈在正式登记选举人前的正式职务里,权力最大的是执政党非常对策委员会委员长,而名分最大的则是执政党国会最高委员。可如今成,正式为了候选人后这些职务纷纷自动消失,再加上还有一个金武星这个选举对策委员会委员长,所以她的称呼就难免乱了起来。

    不过,对于安钟范这些人而言,委员也好,委员长也好,都是没什么意义的,因为对方是他们的恩主,他们是对方的私人,要不是时代所限,按照《三国演义》来一句主公都是当得起的。

    “说说也无妨碍。”同样喜欢《三国演义》的朴大妈不以为意的催促道。“你们是我的秘书,放在古时候里面就是我的智囊谋士,遇到事情就指望你们给我分析谋划呢,怎么叫不该置喙呢?”

    “是。”安钟范转了转自己的小眼珠子,然后略一思索,就给出了一个新鲜的答复。“不
未来宠物店无弹窗
过委员,这件事情牵扯太多,而我只是经济秘书,所以就从经济的角度给您分析一下好了……”

    朴大妈果然露出了一丝意外外加感兴趣的表情。

    “首先,金钟铭这件事情……无论如何,做的都不地道。”安钟范叹了口气。“不是说他要摊牌,要跟我们分道扬镳,而是说他嘴上明明答应了要把一部左翼电影给延期,又把您和大家伙一起叫了过去,这就给我们造成了一种错觉,可到了以后却又放了这么一部电影……这叫什么?这叫欺人太甚。那部《雪国列车》如何我不知道,反正这部《恐怖直播》肯定会让我们丢大脸!”

    “这是废话!”朴大妈忍不住插了句嘴。“你去找金钟铭了,根本不知道当时的情况,电影一结束就有一位比我还大几岁的女性观众拦住我,说最后国会被砸了,女总统说不定也要被砸死了,问我是如何感想?”

    安钟范张了张嘴,他几乎可以想象那种尴尬和无奈。

    “我能怎么感想?”朴大妈冷笑一声。“这么多观众,这么多记者,还是个比我大的观众,我只能笑着跟她说如果真有那么用心险恶不顾细民众生死的总统,哪怕是女总统也活该被砸死……你看着吧,明天这个新闻肯定要和这部电影一起上头条!养鸡的那个跟我一样丢了大脸估计不会多嘴,可正义党的沈相奵就像个疯狗一样天天盯着我乱咬,明天不知道又会借机生出什么事来!”

    “其实您的这个回应真的已经很有水平和度量了,选民们眼光还是明亮的,不像沈相奵天天乱咬,估计大家早就烦了。”安钟范赶紧安慰起了对方。

    “说你的‘经济角度’吧!”朴大妈不耐的摆了下手。“我是真的难得失态了……”

    “是。”安钟范这才继续了下去。“说到经济,就要说我的经济观念了,我本科毕业于成均馆大学经济学专业,然后一路到威斯康辛大学读经济学博士,又回来到庆熙大学当经济学教授,现在又跟着您辅助制定经济政策……可从头到尾,我的思路一直很统一,那就是一定要走一体化经济的路线!而这个一体化在如今这个时代里又分两种,一种是区域一体化,这个今天就不多讲了;另外一个,则是利用新技术,统一调配,让多种经济形式一体化,你比如说跨境电商,移动支付……”

    “然后呢?”随着安钟范的长篇大论,朴大妈听得云里雾里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坦诚的说吧,我认为金钟铭如今已经成为了韩国经济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了。”安钟范眯着小眼睛答道。“且不谈整个泛娱乐行业都成了他的禁脔,更重要的一点是,虽然他当时放掉您去找李总统的行径就很不地道了,但他确实成功的在韩国的电子商务和移动支付这些领域上占了先机,而且还趁机跟三星、sk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一种经济同盟……”

    “你直接说他成了一个新财阀就是了。”今天情绪有些不对劲的朴大妈不耐的打断了对方。“难道我会因为他有这些就怕了他?上去我就要拿几个财阀开刀立威,也算是给选民一个交代……”

    “是是的。”安钟范连连点头。“没人说您会怕了这些人,但是从经济的角度来说,他已经打不死了……作为一个以执政为目标的竞选团体,我们固然需要打压财阀给民众一个社会公平方面的交代,可我们同时还要给民众一个经济发展上的交代。而有意思的是,如果经济发展好了,那社会公平也就变得可有可无了。但让人无奈的是,负责给我们这个交代的就是这些所谓的财阀了!”

    大妈眯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再说了,以金钟铭的年龄,拿下他给他一点教训又有什么意义呢?而且这么干从经济成本上来说又值不值得呢?别的财阀都是第二代第三代,甚至马上第四代,里面的把柄龌龊一摸一大把,咱们可以放心的名正言顺的摆弄。可金钟铭却是实打实的第一代,想让他受教训不是不行,但确实会很困难!就好像是前一阵风传的崔泰源和金钟铭的谈判……都说金钟铭是拿着一辆旧车换了两个公司,传言信不信不好说,但是里面有些道理却没的跑的。谈判的时候,崔泰源身后是几十口子姓崔的一起催他,他可以做主是没错,但实际上却要受制于家族太多,而金钟铭却是一个人,对面根本不敢逼急了他,只能捏着鼻子让步……这就是这个人,而且是一个私德极佳的个人他的优势所在了。”

    朴大妈摆了下手:“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总之,你的态度就是希望我不要和他翻脸对不对?”

    “并非如此,如果您确实心里郁气难解,我们一定会尽力而为,但是作为经济秘书,我有义务告诉您,这么做不划算,仅此而已。”安钟范赶紧表了忠心。

    “那我知道了。”朴大妈敷衍的点了下头。“辛苦一晚上了,你去休息吧,顺便去一楼帮我把郑虎成秘书叫来,我有事情问他……”

    “是。”安钟范自然不敢多言。

    “多问一句。”眼看着对方就要出门,朴大妈突然而然的又开了口。“你怎么看金钟铭对金淇春秘书长的指责?”

    拉着门把手安钟范当即回头苦笑了一声:“委员,所有人都知道金淇春秘书长当众训斥过我,瓜田李下的,这个话题我接不了……”

    “知道了。”朴大妈依旧面色如常。“去叫郑秘书来吧?”

    安钟范顶着一身冷汗走出朴大妈的办公室,但还没下楼,只是走完了走廊,刚一拐弯就迎面撞上他要正去找的郑虎成,对方的出现吓了他一大跳。

    “你怎么说的?”郑虎成一脸焦急。“说金淇春的事情了吗?”

    “觉得有点不对劲,没敢太主动。”安钟范也赶紧解释了一下。“到底怎么一会事?”

    “那就好。”郑虎成当即松了一口气,然后顿了顿才压低声音继续说道。“我其实怕你刚回来不知道情况乱说话,想打电话发短信又怕你已经回来了,然后当着委员的面弄巧成拙。所以就想着过来直接拦你,结果还是晚了一步。那老东西比我们想的要鬼,不知道是察觉到问题了还是一种自我保护,刚一回来就私下和朴委员面谈了许久,估计是先给我们上了眼药,刚才你要是咬着牙把谈话主题放到老东西身上,以现在咱们委员那个心情,说不定会适得其反,反而会让朴委员怀疑我们内外勾连……”

    “金武星呢?”安钟范怔了一下,几乎是本能的想起了金钟铭的提醒。“金武星掺和了没?”

    郑虎成闻言诧异的看了安钟范一眼,但依旧点了下头:“金武星确实掺和了,他看到老东西跟委员去谈话后当时就变了脸,而等两人刚一谈完出来,他就直接进去朝委员撂下了一句话就走了!”

    “什么话?”

    “不知道。”郑虎成无奈的答复道。“关上门说的,但反正不是什么好话,因为他只进去了半分钟不到,就直接出来扬长而去了……所以我才担心你弄巧成拙的,咱们怎么搞那个老东西都无妨,但是千万不能让委员认为我们和金武星、金钟铭这些人沆瀣一气……对吧?”

    安钟范面色轻松的点了点头:“无所谓了,反正我没犯大错,只是努力告诉委员,跟金钟铭翻脸不划算而已,而只要委员被我们拉住不对金钟铭动手,老东西也根本就没脸再继续在这个办公室里呆下去了……”

    “这就是金钟铭的目的!”郑虎成恨恨的跟了一句。“老东西滚了,他也就彻底安全了!”

    “所以说我们才会一拍即合啊?”安钟范毫不在意的答道。“他有目的关我们什么事?算计到了那是他本身,只要我们目的达到了就行。对不对?”

    郑虎成无言以对。

    “委员叫你去呢,记住我的话,你是政治秘书,有些事情你说起来比我更合适……”安钟范趁机眯着小眼睛交代道。

    郑虎成叹了口气,却又咬咬牙错过身子步入了走廊。

    “我让安钟范教授叫虎成你来,是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朴大妈一见面既没有说金淇春的事情,也没谈刚才安钟范的话,而是批头开启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话题。“你说,自从皿煮化以后,为什么韩国就没有了一个真正说了算的东西呢?今天你得势明天我得势,个人、家族、阵营、阶级,闹来闹去却从来没有一家真正坐稳了的,固然说破坏力天然大于建设力,可一个国家乱成这样……你说到底是为什么呢?”

    郑虎成虽然猝不及防,但作为真正而专业的‘政治智囊’,又是少有的跟了朴大妈足足二十年的那种心腹,所以稍一思索,他还是立即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委员是想问,为什么有些人明明看起来没什么力量,却又让人感觉无可奈何?”

    “是!”朴大妈倒也坦诚。“我今天被摆了一道,心里总归是不舒服的……说实话,一次两次的总是在电影上面吃亏,可无论是之前厌恶到那份上的宋康昊也罢,还是如今这么年轻的金钟铭也好,真要是想动手的时候却总有一些千奇百怪的东西阻止着我,这个不划算,那个很困难。一开始觉得是对方在各种取巧,可坐在这里想了一下,总觉的还是这个国家在根本权力划分上有问题,不要说什么财阀、军队之类的大势力,就说一群拍电影的,几个办报社的,我似乎都没有斩草除根的能力。而且,而且就算是名正言顺的成为了总统,我估计都很难搞掂他们……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很简单。”郑虎成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给出了一个很有意思,也很新颖的回答。“如果把韩国比作一个公司,这家公司没有任何一个控股到一定比例的股东,所以哪怕是做了会长也不一定就能当家做主。”

    朴大妈立即来了兴趣。

    “我想举两个不是很复杂却对比强烈的例子,都是亚洲的。”郑虎成一边思索一边解释道。“首先是中国,为什么说这个国家?因为这个国家是单一股东,就是那个执政党。说句不好听的,什么教阀学阀电影界?人家一个宗教的事务局就能搞定几十个宗教,一个广电总局就能让所有演电影的老实下来!为什么?因为这个国家一开始就是执政党一刀一枪打出来的,然后建国后又是这个执政党主动进行了全社会性质的土改,后来改革开放还是这个政党领导着这个国家发展经济富裕了起来,所以说这个政党就是这个国家的唯一股东!所以这个政党也在这个国家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威和执政合法性……”

    朴大妈当即叹了口气,这个对比还真是明显……而且太明显了。

    “然后再说一个泰国,这个国家政局很乱的样子,咋一看跟韩国很像,政坛上动辄两派政治势力你死我活,什么红衫军黄衫军,什么阶级对立的,水下面也是宗教势力强大,外加地方势力对立明显,新兴的知识分子也在冒头……但实际上这些都没用,因为只要国王和军队能够达成协议,那么这个国家再大再离奇的变动都会迅速完成,民选总理和民选政府说滚蛋就滚蛋,声势浩大的人民示威运动说散就散……为什么?因为这个国家在二战世界秩序重塑时采用的是日本军国主义那一套,说白了,这个国家从一开始就是王室带着一群军阀头子控制整个国家,泰国国王是个没战败的日本天皇,泰**队是一群没战败的长州军阀。所以,只要不发生革命从而换个股东,那这个国家就是这两边说了算。”

    “还真是。”朴大妈稍一思索就再度跟着点了点头。

    “还有缅甸,那是多民族集体反抗殖民统治,所以是以民族矛盾为……算了,这种例子太多了,多说也无益处。”郑虎成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咱们就说回韩国吧,韩国是第五共和国,秩序有着多重性。就拿现在政坛上的两股势力来讲,皿煮派势力之所以能够稳定存在,靠的是光州事件前后那些人反抗并推翻了军事独裁,所以新的民选政府中他们是有着建立功勋的……”

    “我不否认。”

    “而另一个阵营的合法性和强大性,就必须要提到朴委员您的父亲了,是您的父亲领导了这个国家的经济腾飞并夺取了民族尊严,这也是很多人从您刚刚踏入政坛就无条件追随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整个保守阵营的通知合法性基本上是从您父亲身上继承来的……当然,财阀们之所以堂而皇之的存在,也是因为他们恬不知耻的偷走了一部分您父亲创造的统治合法性。”

    “很多人未必记得了。”朴大妈一声冷笑。“你接着说,这跟电影什么的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郑虎成苦笑一声。“因为我刚才说了,这个国家都是第五共和国了,也就是经历足足五次股东扩大会议了……不过再往前,追根溯源,这个国家毕竟是从二战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所以跟很多国家类似,我们一开始其实就有一个以反法西斯为理念而组建的原始股东会议。”话到这里,郑虎成稍微严肃了一些。“没人可以否定,我们确实有一个坚持了很多年,得到了全世界普遍认可,且被国内所有势力尊崇和承认的抗日流亡政府。不过相比较于其他国家,比如说同样流亡海外的戴高乐,委员您告诉我,我们的抗日领袖兼国父金九先生去哪儿了?他应该是有着最高统治合法性的人吧?”

    “死了。”朴大妈冷笑一声。“被我们实际上的第一任总统李承晚给杀了。”

    “是,可笑不可笑?所以稍微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是李承晚自己毁掉了战后第一届政府的合法性,哪怕后来因为朝鲜战争美国人不得不捏着鼻子认可了他,但那也只是续命而已,在他本人的统治时期,就没人服过他,甚至还因此让韩国人普遍性的鄙视青瓦台的合法性。”

    “是!”朴大妈无奈的点了下头。“我们一开始的战后政府就没有了抗日大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李承晚背叛了国父……”

    “那抗日大义又落在了谁手里呢?或者说日据时期,除去正式的抗日流亡政府外,当时反抗过日本统治,然后一直在韩国延续下去的都有谁呢?”

    大妈沉默了很久才开了口:“我懂你的意思了,抛开军人不说,你指的应该是三一运动中的宗教团体和报社、诗社这些知识分子团体,他们也是日后教阀和学阀的雏形。这些人一开始就是这个国家的股东,所以哪怕一开始占比小的可怜,哪怕往后每次扩大会议都不是主角,但却依旧能够凭借着这个国家初始股东的身份一路做大,然后一直到今天。而我们这些后来新加入的股东,就算是当上了这家公司的会长,可以试着打压他们,可以暗中下手搞他们一下,但却根本没有那个抹除他们的合法性……你是想说这个吗?”

    “没错,其实如果没有金九先生的死,我们的政府也是有可能有着极高权威度的,但是一个国家建立初期发生的事情注定会对这个国家后来的一切都影响深远。金九先生被李承晚杀死只是那个时代混乱世界的一个缩影,但对韩国而言,整个国家政权的合法性就从政府手里分散到了多方手里,有美国人,有军方,有宗教团体,有搞报社的知识分子……这就是这个国家的难处,这也是外面人看韩国时忍不住露出嘲讽笑意的根本原因。我们的宗教团体一边在放高利贷一边在办大学,我们的媒体有人亲美有人亲中,有人偏左有人偏右,但却根本没法管。可是,这也是我们选择您的根本原因,因为甭管怎么样,从个人层面而言,没有人有着比您更多的国家股权了!只要您当上这个国家的会长,慢慢的,总是有希望待从头收拾旧山河的……一些肺腑之言,请您原谅在下的失态。”

    “哪里会怪你呢,倒是难得听到这样清楚而又有感情的剖析……咱们刚才说韩国电影人嚣张。”朴大妈笑着摇了下头。“我也算是知道原因了,韩国电影1926年才出现了第一部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作品,所以之前三一运动没有他们,不过作为最新式的文艺形式,之后的反日据也好,反独裁也好,政府皿煮化也好,他们终究是沾了一点边的,所以勉强算是个编外股东……没有一个真正的威权,就使得这些乱七八糟的东邪也能堂而皇之了,这个国家还真是乱成一锅粥。”

    “确实如此,不过现在值得一提的是,金钟铭已经把这份很小的股权统一的握在手里了。”郑虎成突然又正襟危坐了起来。“而委员您任重道远,眼前有选战不说,上台后还有更多需要收拾整理的大股东……何必盯着一个想除名难上加难,收拾了也没多大油水的小股东呢?去找窃取了您父亲东西的财阀,去找那些肆意诋毁国政的学阀……总是有更好选择。”

    “我明白了。”朴大妈笑着点了点头。“多谢虎成为我解惑……”

    “不敢当。”

    “再问你一件事情。”大妈继续笑着说道。“金钟铭让安钟范秘书传话,说今天他这么耍了我一通是被金淇春秘书逼得……你怎么看?”

    “半真半假吧!”郑虎成苦笑道。“从刚才的分析来看,这很可能是金钟铭想进一步握住韩国电影这个国家小股份的步骤,韩国这个国家几个大股东中,他本身就学阀色彩浓厚,跟他们天然亲近,又跟教阀交过手,如今又被财阀们所捏着鼻子承认,那就只差两个对垒的政坛阵营了……所以甭管金淇春秘书长态度如何,金钟铭真要是能经过这一次却全身而退,那也变相的可以认为他的这份股份被这个国家的理事会所有人都认可了。”

    “那不应该是处心积虑吗?”朴大妈继续似笑非笑的问道。“怎么说是半真半假呢?”

    “因为我相信金钟铭确实年轻气盛,而金淇春秘书长也确实能作出那样的事情。”郑虎成继续苦笑道。“当然,这么说难免有些借机报复的感觉……您也知道,我被金淇春秘书长当众责骂过。”

    “我知道了。”朴大妈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你去吧……我叫了顺实过来,应该早就在楼下等着呢,你替我喊一声。”

    郑虎成不再多言,心知有异的他也赶紧仿效之前的安钟范那里快速起身离开。

    而随着办公室大门被带上,朴大妈盯着眼前空荡荡的办公室却不禁失神了起来,话说,几个小时前从这里出发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看电影的时候,她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本来,她以为自己迎来的是金钟铭的奉承,然后自己还会阶级对电影界这个之前弱势的区域作出某种宣告。但是一部电影之后,随着那最后一声巨响,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金钟铭不是在示弱,更像是诱敌深入;

    自己不是去享受胜利,而是被人当众奚落。

    甚至,这种改变很快还以一种猝不及防的速度深入到了自己身旁的领域:

    辅政的元老气愤难平,直言自己被人做局,请求报复;

    最大政治盟友突然撂了狠话,直接摊牌坚决要求一个更符合他要求的总理人选;

    自己的心腹智囊团们一个个的直言金钟铭的强悍,劝自己放弃报复。

    当然,朴大妈自己心里面明白,后面这三者其实是在闹内讧,主要就是一群人针对金淇春一个老头子:

    金淇春主动诉委屈其实是察觉到了什么;

    金武星的突然摊牌是防止金淇春搞出什么翻盘的机会;

    而自己智囊们的打算其实更绕弯一点——不去报复今天跟自己摊牌甚至于奚落了自己的金钟铭,那么之前负责这件事情的金淇春本身就没脸再留下去了,自己为了这位老头子好也要保护性的把他送走。

    但是话又说回来,金淇春终究是自己支持者中的元老,总是要照顾颜面的;而金武星终究是目前党内自己之外第二大的实力派,而且还在公开的为自己鞍前马后,总是要分润一点的;至于秘书们,虽然他们有些私心,可那些道理却都是没问题的。

    所以说,做上位者的,真的是难!

    而且还有金钟铭那边。

    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是拍了一部一场精彩的电影,然后放了一个真正的大炮仗,时机、质量都没的说,把自己差点没震聋……照理说,自己应该审时度势就此算了,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自己早就对身边人说过,这个年轻人会比自己当上总统还有更快的整合完韩国电影这个圈子,虽然理性上也确实有着不少理由让自己放下这种边角小事,去投身到整个韩国的国家蓝图上去。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次次的在这个年轻人身上,因为某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而失去相机,总是让自己疑神疑鬼,心思不定……当年的军舰突然沉没,之后的李在贤莫名发狂,现在自己的幕僚们竟然又正好在内斗,有些人真的是有天命吗?!还是说纯粹的巧合?

    就在大妈暗自神伤时,门却被不经允许的直接推开了,看都不用看,这是自己私人最信任的那个闺蜜来了,也只有她能这么随意。

    “有个事情想让你给我参详下。”大妈单手遮住脸,眼睛都没有睁开就开了口。“事情是这样的……”

    事情刚一细致的说完,闺蜜的声音就立即响了起来,一如她平日里的做派一样:“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参详的?委员你反过来想就是了,真要是翻脸,你就做好准备了吗?”

    朴大妈微微一怔,却忍不住直接失笑,某种意义上而言,对方还真的一语道破了自己的可笑心结……自己为放过金钟铭而心存疑虑,可是反过来说,自己真的能下定决心把金钟铭扔进监狱里反省个两年吗?那么做,且不谈这里面的成本和纠结,单就说金淇春这老头就没有任何理由再赶走了吧?可留下金淇春却又意味着要跟金武星翻脸,和心腹智囊们离心。

    这个代价,自己真的能承受?所以,当断且断!

    当然了,虽然心里八成拿定了主意,面上也恢复了一丝笑意,可大妈心头依旧有一丝很有意思的阴霾,这是因为人的心思一旦钻了牛角尖,就总是想从某个特殊的角度解释问题。就好像金钟铭,她现在就不知道则么回事,突然又觉得这是对方算计好的了……对方早就看到了金淇春在自己幕僚团队中的不合时宜,所以强行把他的事情喝这件事情锁在了一起,逼得自己不得不放过他!

    “还没吃饭吧?”崔闺蜜随口说了一句以后马上就不再多言,而是关心起了大妈的饮食。“我知道你总是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吃东西……让小金淇春秘书送点糕点和咖啡过来好了。”

    不知道藏在秘书室里多久的小金淇春秘书马上如同随叫随到的机器人一般适时的出现了,然后很快就按照吩咐送来了温度适宜咖啡和大妈蛮喜欢的几种糕点。

    “小金。”看着眼前正在摆放物件的生活秘书,朴大妈突然心中一动。“刚才关于跟你重名的那位金淇春秘书长的话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一点。”小金淇春秘书老老实实的答道。“您知道的,我得尽量注意您办公室里的动静……”

    “我不是这个意思。”朴大妈摆了下手。“我就是想问你,你觉得金淇春秘书长真的是引发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吗?”

    小金淇春秘书顾左右而不答。

    “怎么了?”崔闺蜜戏谑的插嘴道。“问你话呢!”

    “有些事情我不好多说的。”小金淇春秘书略显尴尬的答道。“您应该知道,当初因为和秘书长重名的事情,我差点被撵出去,有些东西说出来会让人觉得我在落井下石……”

    朴大妈微微一笑,然后低头呷了一口咖啡,心中的最后一丝疑虑彻底打消……老金淇春搞得自己整个幕僚系统天怒人怨,连自己的生活秘书都被他无故欺负到这份上,所以有些东西真的是没法选择,只能请他一个人委屈下了,至于金钟铭趁机得利那也没辙了。

    ps:暑假,今天休息……早上熬到10点多就码好了……太困了,保存好忘了发……一睡到现在。好尴尬。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