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14章好一部电影!(下)

第314章好一部电影!(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叫总统过来道歉,这种要求合不合理暂且不说,可不可行也暂且不言。但是,对于主持人、台长以及整个电视台而言,这个要求最起码有些超出了预期的感觉,所以他们开始本能的拒绝,或者说拖延了下去。

    然而另一边,恐怖分子早就证明了自己并不是一个任人拿捏的软蛋,又或者从他开始就用炸断大桥这种极端方式来寻求话语权的时候,这个很明显的聪明人就已经陷入不可控的暴力思维中了。

    于是乎,剧情来到这里开始彻底的急转直下,并给观众带来了一种类似于崩塌式的特殊快感——完全失控,完全不可预测,完全一路跌到谷底。

    实际上,就在主持人尹英华第一次在言语中出现推脱之意以后,恐怖分子立即针对性的播放了之前的电话连线录音,录音中不但有主持人戏谑般的催促对方炸掉大桥给他看的玩笑话,还有不耐烦挂掉电话时的粗口。

    这些平日很普通的言语,在恐怖袭击发生后,在还有不知道多少人质依旧困在断桥上的状态下,在恐怖分子正在进行直播连线的情形下,是如此不可令人接受!几乎可以想象,事后的非议和指责会如何汹涌……

    于是电视台和台长立即做出了反应,正如很多洞悉职场规则的人猜度的那样,台长迅速而果断的抛弃了尹英华,并换上了一个新的女主播。

    男主角在台长和电视台面前毫无反抗之力,无论是发脾气还是恳求都不能动摇这个决定。

    然而,电视台似乎也低估了恐怖分子这个词汇的意义。

    要知道,一个平日里被压抑的极点的社会底层突然间爆发式的作出这种事情,那么紧张的态势中,除了他认定了的事情以外,其余的全都会觉得不可信。既然他已经认定了男主角,那就只能是男主角来当这个主持人。而既然电视台想要脱出掌控,那他也就毫不犹豫的对电视台出招了——新的女主播还没说几句话就遭遇到了一次新的爆炸,当着全国观众的面,她的话筒就在直播中当众炸开,虽然强度不大,却足以吓垮这个女主播和整个kbs电视台的神经。

    于是尹英华重新上马,并再次准备直播……

    很显然,在刚刚结束的第一回合交锋中,恐怖分子凭着不可预测的暴力手段完胜了整个kbs电视台,也完胜了所谓的媒体阵营。

    不过,就在媒体阵营屈服的同时,所有人都还没意识到,他们的轻易屈服使得这名尚未露面的恐怖分子尝到了这种用暴力掌控别人的快感,在眼前这个紧张而失控的局势中,他的自信心以及对暴力的依仗,已经被自作主张却又无能的媒体给人为豢养壮大了起来。

    果然,几乎是一环套着一环,就在尹英华直播前再度和恐怖分子进行私下沟通时,对方已经没有了那种理性,甚至反而直接告诉了男主角,正如那个女主播的话筒一样,他的耳机里同样藏了藏了炸弹,虽然威力不大,但是在耳朵里炸开却注定是要致命的!

    “从现在开始,你离开桌子一步就会爆炸,你告诉第三者也会爆炸,全国观众都会看到你脑袋开花!”恐怖分子依旧只是凭着声音出场,但是已经能感觉到他语气中的急促和那种微微颤抖的感觉了,很显然,他是觉得自己胜利在望,兴奋和紧张中俨然带着一种失控感。

    耳朵里塞了炸弹,生命受到威胁,面对着这次事件,男主角尹英华的情绪终于也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为,他现在早就没有了之前那种博收视率,然后回到新闻主播位置上的想法。

    实际上,他终于崩溃般的问出了那个问题:“这一切和我有什么关系?”

    答案很可笑,因为尹英华之前主播了足足五年的九点新闻,在申冤无门的底层出身的恐怖分子眼里,他是有社会话语权的,他说的话总统会听!

    而且,或许是为了进一步施压,或许只是因为刚才在对媒体阵营的胜利中品尝到了暴力的快感,又或许是纯粹的不耐烦,也有可能是媒体派去的直升机让他感觉到了威胁。总之,下一秒钟,为了催促直播开始,为了早点看到总统道歉,恐怖分子直接了当的在麻浦大桥上引发了第二次爆炸……这下子,原本只是两头被炸断的用以控制人质的大桥干脆的被中间开花,算上两个只剩桥墩的桥头,大桥被炸成了足足四段,人质也进一步摇摇欲坠。

    说白了,恐怖分子已经战胜了媒体阵营,所以这场爆炸本意是给接下来必将出面的政府阵营看的。但这个却无意中给了已经快崩溃的男主角一个继续下去的理由——他亲眼看见自己依然挚爱的前妻刚刚乘坐电视台的直升机来到大桥上,然后就在直播中被气浪掀翻,换言之,他的妻子也沦为了人质!

    于是乎,从这一秒钟开始,男主角正式的脱离了原本事不关己的媒体阵营,并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特矛盾立场。现在的尹英华,既是夹在恐怖分子和政府之间的发声筒,又是生命被威胁的人质,同时还是人质的家属,当然,他还是那个kbs电视台的主持人。

    三个阵营,无辜的民众、冷漠自私的媒体、尚未出场却隐约透漏出残忍和冷酷的政府,再加上一个失控的恐怖分子,各方的矛盾终于汇集到了他一个人身上。

    金钟铭面色如常的看着大银幕上的自己,竟然有了一丝莫名的得意,因为坐在观众席上他才能看的出来,自己的表演张力确实是到了一定份上了。相比较于电影前三分之一时,主角那种纯粹的自私和狂妄,现如今,担忧、紧张、畏惧、无奈,种种情绪已经全都砸到了一张脸上,而周围却只是一个密闭的演播厅而已,自己是彻头彻尾的主角。

    而此刻,相比较于电影刚开始时,各个放映厅里也已经听不到任何窃窃私语了,没有人再试图借着黑暗和杂音进行沟通,只是偶然会响起一点咳嗽声罢了。无论是政客、媒体、演员、导演,乃至于普通观众,都已经被剧情带着紧张了起来,他们也都在从自己的立场出发跟着主角凝聚情绪,他们也都迫切的想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刚才的现场爆炸死人了吗?

    就在旁边国会地下室里躲着的总统会来道歉吗?

    警察到底在干吗?

    政府一方到底有什么打算?

    他的妻子还有其他这么多人质最后的下场会如何?

    男主角到底要如何继续这场看起来还没有直接问题但注定却要崩溃掉的直播?

    人都是有思维定势的,所有人在思考这些个问题的时候都会本能的给出答案,然而,金钟铭的这部《恐怖直播》似乎就是要用一种合情合理却又残酷无比的逻辑来击垮那些思维定势。

    直播继续,在恐怖分子朴鲁圭的直接生命威胁下和对大桥那边妻子的担忧中,男主角尹英华开始无奈呼吁总统出面道歉,他为此甚至连线了青瓦台。

    当然,空洞的
江湖博sodu
话语没有引来任何反应,只是来了一个漂亮温婉,由成宥利扮演,咋一看像是来演感情戏的女反恐专家,然后开始试图帮助主角用语言应对恐怖分子。

    不过这个时候还是有好消息传来的,那边大桥上迅速恢复了直播连线,原来刚才的爆炸似乎是经过了精密的观察和设计,只是将媒体的直升机给吓跑了,却并没有造成直接的人员伤亡。

    这很符合观众的预期,也让观众们松了一口气,没死人就好,要知道朴鲁圭终究是个想要讨回公道的社会底层,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和那些无辜民众都是一样的,所以他不想杀人。从绝大多数观众的立场而言,他们也不想看到一个想要讨公道的底层受害者变成杀人犯!

    然而,接下来的剧情开始正式的跟观众的思维做起了对抗游戏。

    为了催促总统出面,尹英华开始借着现场的情况发挥了起来,他直言大桥被炸成四段以后,人质集中的地方只有单独的桥墩支撑,情况不稳……希望总统为民众利益早作打算。

    话音刚落,眼前的直播连线里,媒体的直升机镜头就清晰的拍摄到了一辆车子,这辆车正好因为爆炸卡在了断桥边缘位置,而且摇摇欲坠。

    镜头拉近,车里不仅有做司机的父亲,后座上还有两个女孩……正是金所炫和金裕贞二人扮演的那两个角色。桥上的人质开始自发的手拉手结成人链进行营救,主持人尹英华紧张的观察着,恐怖分子也保持了沉默。

    两个孩子奇迹的般的被救了出来,前排的父亲也开始脱出,然而就在电影里和电影外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车子一滑,那个父亲被直接了当的带进了汉江里!

    所有观众都觉的不会死人的时候,开始出现无辜民众伤亡了!

    恐怖分子朴鲁圭保持了沉默,尹英华察觉到了什么,开始力劝对方自首。

    “我很抱歉。”一直没有直观形象的恐怖分子出乎意料的用道歉的方式树立起了自己的一个鲜活形象,但他依旧强硬。“但我依然坚持总统也过来道歉,只要他道歉给我公道我就去自首……不然的话,我会按照最开始说的那个时间依次引爆桥上的炸弹。”

    事情重新回到了原点。

    那么继续下一个问题,总统回来道歉吗?

    稍微有些逻辑性的人心里都知道,总统不大可能来道歉,这不仅仅是因为所谓理性……实际上只要回到电影里稍微思考一下就懂了,这部电影,总统虽然也没出场,但改造大桥致使工人淹死的事情他也脱不了责任,形象这个东西一开始就是负面的。真要是总统下一秒过来道歉了,那岂不是打整部电影的脸?

    真要是那样,金钟铭这部电影就真的是在彻头彻尾的拍某个人的马屁,骂他是便宜了他!

    果然,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对方要求的时间渐渐逼近,可总统始终杳无音信。终于,随着最后一分钟的到来,恐怖分子的情绪彻底激动了起来,并不停的陈述着自己作为社会底层的无奈:

    “法律这种东西有用吗?对于像尹英华先生你这样有文凭有地位的社会精英或许能靠这些手段讨回公道,可是对于一个工地做工的弱势群体而言毫无意义!我真的想了很多,才做出了这个决定,如果时间到了总统不来,我将会直接引爆炸弹让所有人去死,然后我也跟着自杀算了!”

    事情看起来无法挽回,然而就在下一秒钟,电影中的直播现场,主持人尹英华前方的电子屏幕上清晰的显示,就在两分钟前kbs下面的停车场进入了一辆黑色防弹车!

    这让男主角大喜过望,他连忙打断了朴鲁圭的宣告,然后向对方和全国观众表示,总统亲自过来了,这场恐怖袭击将会以总统的让步和道歉完美终结!

    金钟铭本能的瞥了一眼身边的朴大妈,如他所料,这位大妈已经面色铁青了,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而愤怒。至于隔着朴大妈的金淇春,虽然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但是想来下一秒会更加精彩。

    剧情继续,万众期待中,来人终于进入到了演播厅……但却不是总统,而是警察厅长!

    而且这位一进来就老气横秋,气焰嚣张,坐到直播台上的他非但没有道歉,反而态度强硬,不但要求朴鲁圭立即无条件投降。

    不过,这么做似乎是有目的的,因为那位看似温婉的反恐组长无意中显示出了一个信息……只要五分钟,他们就能找到恐怖分子的下落。

    这是要找到对方,然后进入现场对决吗?

    果然,可能是为了进一步拖时间,警察厅长立即公开掏出了朴鲁圭所有的资料,甚至还有他家人的资料,并声称如果对方不主动投降,就要让全国观众都知道他孩子的情况,让他的孩子一辈子活在杀人魔之子的阴影下。

    “砰!”

    就在观众为这位厅长的嚣张而本能的反感时,随着一声巨响,警察厅长的耳机现场爆炸,他被当着全国观众的面爆了头!

    演播厅里,瞬间只留下一个因为一侧身子被撒了不少血浆和脑浆而崩溃的男主角,和他那个并未起到任何作用的‘耳机有炸弹’的纸条提醒。

    全场鸦雀无声。

    观众们以为不会死人,结果立即死了一位无辜的父亲;

    观众们以为总统不会过来,结果立即出现了防弹车;

    观众以为来的是总统,结果马上是警察厅长现身;

    观众以为警察会拖够时间然后和恐怖分子正面对决,结果却是警察厅长因为太过嚣张而现场爆头!

    电影已经来到了三分之二处,那接下来呢?剧情到底会往哪里走?这部电影对某些社会现象的批判是够了,但是内涵呢?金钟铭到底是想表达什么?而且,他把朴大妈和她的一众高官名流支持者带到现场又是什么目的?

    当然,还有因为剧情发展而产生的最直观的那两个问题,妻子和男主角会得救吗?政府的打算是什么?

    种种疑问开始在很多人的脑海中再度盘旋起来……他们不是没有过一些猜测,但是现在却都不敢再猜了!

    似乎是感觉到周围有很多道无声的目光投到了自己身上,一直面色如常认真观影的金钟铭终于有了一点动作,引得所有人死死盯住了他。

    不过再次出乎这些目光的预料,金钟铭竟然只是从怀里掏出了一盒口香糖,他自己嚼了一粒,然后右边金武星一粒,再然后又给左边朴大妈一粒。

    “谢谢!”金武星淡定的接过来嚼了起来。

    “不用了。”朴大妈则面无表情的拒绝了。

    ps:咦,竟然码了一章出来,自己都觉的惊叹!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