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11章云在青天水在瓶(下)(12k还账)

第311章云在青天水在瓶(下)(12k还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宋康昊和李在斌还没来得及驱车离开cube大楼,却突然又被金钟铭一个电话给请回了楼上,一同来到对方办公室里的还有崔振浩和一位朴姓的副部长。

    事情有些诡异和急促,但出乎意料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疑惑的主动开口问询,而是的静静的等着金钟铭来说明情况。

    “给大家看个东西。”眼看着人来齐了,金钟铭面无表情的将自己桌子上的电脑屏幕转了过去。

    四人立即上前,然后几乎是同时,四个身份、职业截然不同的中年男人齐齐的在心里咯噔了一下。无他,电脑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一条新闻,一条让人有些措手不及的简短新闻——电影《雪国列车》来袭。

    没有过多的点评,没有多余的立场文字,就好像是一个通稿一样,单纯的介绍了这么一个‘新闻’……本站获悉,由世界著名漫画改编、奉俊昊导演、朴赞郁监制、cj出品、宋康昊主演的一部大制作《雪国列车》,将于12月择期上映,敬请期待。

    “朴副部长没有等我回话,一回去就重启了电影的宣传活动?”金钟铭从办公桌上拿起了自己的黑框眼镜擦了一下,然后面色如常的戴了上去。

    “绝对没有!”负责这次电影联动宣传的朴副部长脑袋摇的简直像是拨浪鼓一样。“你说你会跟宋康昊先生谈谈的,我就没敢再动,一直都在等您的消息呢!”

    “那是制作方那边失误了?”金钟铭随意的抬手指了下李在斌,但脸上却已经稍微多了一丝疑惑。

    “绝对不是我们那边出的问题!”李在斌也赶紧表态。“昨天我才从奉俊昊导演那里知道电影大致完成了后期制作,今天才从宣传口得知了一些关于电影政治色彩的反馈,然后中午的实话我就立即停止了一切宣传活动,然后还主动联络了奉俊昊、朴赞郁……还有宋康昊老师,先行提出了延缓上映的方案。”

    “反正也不可能是我这边。”崔振浩也顺势摆了下手。“我知道这件事情只是碰巧而已……”

    “总不能是奉俊昊导演或者朴赞郁导演心情不爽,恶意捣乱吧?”宋康昊回过神来以后强笑道。“要么是我不满电影延期,刚刚出去以后偷偷放出了假消息?”

    “那八成就是之前接触的那家媒体哪里漏了风声了。”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回头有机会一定好好找他们算账!”

    四人心里再度齐刷刷的咯噔了一声。

    话说,那家媒体之所以拒绝帮忙宣传电影,本身就是察觉到了电影原定上映时间的不合适,而且人家还主动提醒了一下自己这边,又怎么会一转身就放出这种消息?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你要说是剧组那边谁听到延期的决定后心有不忿,偷偷对外放出了风声那倒是很有可能……不过,转念一想,这四位久经世事的聪明人也就恍然了,事情突发而至,其实已经无所谓是谁又是从哪里漏了风声,强行去追究这个责任也只会让人心大乱……现在的关键是,该如何应对这个明显带着恶意的新闻?

    “能赶紧删一下吗?”大饼叔试探性的问道。“钟铭你应该跟网络那边的人士普遍性关系不错吧?”

    “来不及了。”金钟铭又随手刷了一下网页。“这个信息虽然才出现了十几分钟而已,但是因为《雪国列车》这个阵容实在是太强大了,所以很快就吸引了大量的关注度,几乎所有的网站都即时的转载了过去,咱们看的这个新闻也不过是一家娱乐网站按部就班的转载而已……实际上我也不瞒你们,我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情是刚才naver那边有熟人主动打电话过来问的缘故,他问我这么一部大制作,网络上信息都满天飞了,怎么我们电影制作方和发行方却还没开始宣传?问我是不是电影信息被恶意泄露了?”

    “专业人士这么快就已经察觉到不妥了吗?”朴副部长焦急万分。“代表,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是,朴副部长问的一点没错,现在就是这个问题。”金钟铭目光炯炯的盯住了眼前四个人。“我们刚刚决定把电影延期,电影上映的消息就满天飞了,现在该怎么办?!”

    李在斌和崔振浩四目相对,这两个直接对金钟铭负责的高级管理层不约而同的在对方目光中察觉到了相同的两个字——‘难办’!

    没错,现在回到电影本身上,无外乎就是两种措施而已,一个是顺坡下驴让《雪国列车》按原计划日期上映,另一个则是捏着鼻子告诉外界,这是个假消息,《雪国列车》还要再等等才能上映。

    然而,无论选择哪种都是在引火烧身,因为媒体和民众不是傻子,《雪国列车》是世界级著名漫画,1986年就蜚声世界了,它讲的什么故事蕴含着什么思想根本不用电影制作方去拿着剧本给他们科普,上网一查就知道。而现在消息既然已经传开,那么根本不用想,马上关于这部电影的讨论就会在网络上散开,拦都拦不住。

    到时候,选择上映的话危险就不用多说了,大选月你搞这种标准的左翼电影肯定要被卷入最后的选战,姓文的那边肯定会借机生事,而姓朴的这边也一定会大为光火。不然呢,之前金钟铭和李在斌为什么要决定延期上映?就连只是个中层管理人士的朴副部长经过媒体提醒以后都觉的这个时间点上映实在是不妥……

    而选择不上映呢?一回事!姓朴的是满意了,可姓文的那边,还有一众天然向左的韩国文艺界人士肯定会认为这部电影遭遇到了打压,会跳着脚骂金钟铭是个扼杀思想的大资本家!还会说姓朴的那边一定做了小动作!

    甚至可以想象,就连电影振兴委员会到时候要是敢说一句‘我们还没接到电影送审’这样的大实话,恐怕也会被人认定这是在搞迫害……反正你们保守派是执政派系,而且你们这些人又不是第一次搞迫害了,对不对?

    劣迹斑斑!

    没办法,这就是大选月,而且是左右分明的双阵营对垒之下的大选月,不要指望着那些人会看在金钟铭的脸上放过这部电影,他的脸还没那么大。想想列宁的话,除了政权一切都是幻影!而反过来说,为了夺取政权这些人肯定会不择手段!

    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或者说是战场?!

    别开玩笑了,韩国这种社会,真要是都讲文明懂礼貌的话,区区十家财阀怎么能垄断一个国家85%gdp的(2012年数据)?而为民请命的两派政治势力又怎么会沦为这个社会四大痼疾之一的?

    某种意义上而言,当这个消息出现在网络上的时候,说金钟铭也好,说他旗下的公司也好,就注定要为自己投资制作出的这部电影作出选择并付出代价!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金钟铭面色如常,看起来像是强做镇定;朴副部长心急如焚,坐立不安;李在斌和崔振浩面面相觑,表情严肃;而宋康昊,却已经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挣扎了。

    没错,这个时候分歧就已经出现了,办公室里只有区区五个人,可为此感到为难和无力的却最多只有四个人,宋康昊,还有迟早会得到消息却并不在现场的朴赞郁和奉俊昊,这三人的立场却注定是不一样的。

    毕竟,对于宋康昊三人来说,《雪国列车》这部电影就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劳动成果,只是说,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段和某一个特定环境下他们愿意容忍电影上映时间被推迟一点而已。而现在,推迟上映的决定已经被重新抹去,电影的讨论也很快就会公开化,他们三个作为电影主创肯定不能示弱了。

    果然,就在气氛渐渐凝固之时,宋康昊试探性的开口了:“钟铭,事到如今,不如……就把电影放出来吧?反正你现在总得……我是说,文艺作品终究是无辜的,如果现在宣布延期的话,电影本身的时效性肯定会大打折扣,这部电影其实还是适合冬天放映。”

    “我反对!”大概正是宋康昊的话引发了逆反心理,崔振浩终于下定决心表明了态度。“现在的问题是肯定有人恶意的泄露了这个消息,如果我们顺水推舟,岂不是在放任这种恶劣行径?”

    “没错,这种时候我们就更应该坚持原定方案!”李在斌也咬紧牙关阐述了意见。“这样才能阐释出自己的真正态度,免得一些人误判!”

    “这就是几位的意见了?”无视掉打酱油的朴副部长,金钟铭盯着眼前的三人扶了下自己的黑框眼镜。“公司管理层认为应该延期上映,而电影原创成员认为应该就势放出电影?”

    三人都毫不犹豫的点了下头。

    “我明白了。”金钟铭也跟着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吧……”

    “这样是怎么样?”宋康昊忍不住试探性的问道。

    “我还没下定决心。”金钟铭平静的答复道。“反正网络上的讨论和扩散已经无法阻止了,我想看看外界的反应再作出相应决定……”

    几乎是一个激灵,宋康昊和李在斌这两个已然立场对立的人竟然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很显然,他们是想起了刚刚在楼下的长谈。

    倒是崔振浩此刻有些焦急了起来:“钟铭……代表,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不用多说了。”金钟铭摆了下手,反而是盯住了宋康昊。“前辈,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去和奉俊昊导演和朴赞郁导演主动聊一聊。首先,在我做出决定前还请几位尽量不要多说什么,其次,如果接下来我决定电影如期上映倒也罢了,可如果我决定依旧要延期的话,还请几位继续配合一下……行不行?”

    这个方案和加深很不符合宋康昊的想法,更别说还要他去劝说奉俊昊和朴赞郁这两位注定也会对此不满的韩国顶级大导演了……但是,鬼使神差一般的,大饼叔竟然诡异的点了点头。

    电话铃突兀的响了起来,金钟铭瞥了眼后直接拿手盖住了来电显示,四人立即反应了过来,然后一起告辞。

    就这样,接下来的半天里,事情的发展一如所料,简单直接而又理所当然……网民们开始饶有兴致的讨论起这部注定是大制作的电影,并顺势议论起了漫画中的剧情;媒体们自然而然的追随着奉俊昊和朴赞郁这两个韩国电影界极具震撼力的名字,对电影进行了展望;而两位正在热火朝天的人士,也就是某位大爷和某位大妈却同时被宋康昊以及左翼电影这两个词汇给刺激到了!

    这里必须要多说一句,宋康昊,宋大饼作为皿煮派在电影界的扛把子,真的是杀伤力巨大!

    对于朴大妈而言,当年大饼叔主演的那部《孝子洞理发师》真的是她心头最难拔掉的一根刺,在那部电影里,大饼叔非但把朴大妈亲爹给黑出翔,还直接在电影里影射和嘲讽剧情中尚未成年的朴大妈本人!

    你要问朴大妈这世上最恨谁真不好说,但是你要问韩国演员中她最恨谁,那根本没有第二个人选!

    与之恰恰相反的则是,在釜山养鸡二场文场长的眼里,大饼叔却真的是他最值得信任和依靠的韩国演员!

    要知道,文场长之所以能够成为在野阵营公认的领袖,并被推举出来和朴大妈打擂台,最重要的一个资本就是卢武铉的继承人身份!而就在去年他刚刚出山的时候,大饼叔也恰好带着一部《辩护人》跟《熔炉》、《断箭》一起出现在了韩国最高权力机构韩国国会的现场。这对于当时急需获得在野势力普遍性认可的文场长而言,简直就如同一场甘霖,虽然那部电影里面明显有些无视和矮化他本人的感觉,但是瑕不掩瑜,谁也无法否认《辩护人》从侧面让韩国民众乃至于一些政治势力进一步接受了他和卢武铉的所谓传承关系。

    两部电影,一个助攻一个背刺,让两位如今正在争夺这个千里方圆泥潭子老大的大人物,对宋康昊以及他的左翼电影产生了一种近乎于条件反射一般的反应。

    所以,相较于大选中绝大多数事物都是选举对策委员会先从社会中得到反馈,然后再挑挑拣拣的往上传递不同,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两个最高人物本人先被刺激的跳了起来,然后主动往下下达了干涉的命令。

    不过,即便是同样上心,事情也是有些区别的,朴候选人要求立即全力压制甚至把这部电影阻击下去,而另一个则要求尽量为这部电影推波助澜,或者说保驾护航!

    前者需要寻踪觅迹,寻找操作空间,而后者则更方便一些,因为文场长的人根本不需要去找到电影主创和发行制作方再如何如何,他们可以直接在媒体上隔空助威,理都不用理电影本身的。

    于是乎,一时间,有人声称对朴赞郁和奉俊昊的合作报以极大的期待,有人赞叹起了cj的大手笔投资,还有人旁敲侧击的分析起来2012年下半年韩国电影市场的超强爆发,自然也有人直接了当的讨论起了《雪国列车》漫画中的革命思想……

    总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而《雪国列车》这部电影,竟然在发行方制作方没有投入一韩元宣传费用,也没有任何一个主创主动现身宣传的状态下,就直接开始刷屏了!

    对此,金钟铭和他旗下的公司乃至于电影主创方全都保持了诡异的沉默,既没有宣布出《雪国列车》这部电影的进一步计划,也没有按照某些来人的要求直接截断这部电影的后续计划……实际上,这段时间里他们做的唯一一件正事反而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竟然在《双面君王》的票房来到1200万观影人次之后,直接将其下画,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不过这种对比明显,一动一静的表现,却更加刺激到了朴大妈,最终,在她的直接催促下,她选举对策委员会中的一位重量级人物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这位重量级人物先是当众呵斥了那些办事不力,连续多日没有劝动金钟铭的高级助理们,然后拍着胸脯,直接单刀直入般的在某个驾校的路考现场截住了金钟铭本人。

    “他们在电话里说金淇春秘书要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小金淇春秘书呢,真没想到会是前辈您亲自过来。”时值中午,金钟铭言笑晏晏,执礼恭敬,俨然很给来人面子。

    其实,也由不得他不给面子,因为这次朴大妈那边派来的是当年她父亲朴正熙的法务秘书,韩国皿煮时代的首任法务处长和现执政党首任中央秘书长,朴大妈背后挺朴派七大元老之一,今年已经七十多岁的老金淇春秘书长。

    当然,他也是金钟铭认识的首尔大学直系前辈中辈分最高恐怕也是最年长的那位,所以一定要给他十足的面子。

    “考驾照的谁?”老金淇春七十多岁了,背倒是依旧挺得很直。

    “两个人。”金钟铭从容答道。“我小点的那个妹妹,还有我女朋友……”

    “为什么会有摄像机跟着?”

    “女朋友和妹妹都是艺人,尤其是女友,正在拍一档团队综艺节目。”

    “讲句经验之谈。”老金淇春在驾校角落里停下了脚步。“艺人这种职业对社会而言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用一些毫无意义的东西哗众取**,却又能拿到比一般人多太多的收入,完全不公平嘛!”

    金钟铭眼皮跳了一下,却没搭话。

    “就连那些所谓的名演员、名导演,看起来社会地位很高很受尊重的样子,其实也不过就是一些通过大放厥词试图博眼球的人。”很长一段时间不见,老金淇春依旧是那个中气十足的样子。“就连你,我直说吧,等到30岁就退隐吧,要么认真搞企业,要么去从政,有我们首尔大的人脉再加上有足够多的金钱做后盾,选个国会议员不要太简单吧?只要不出问题,40岁就说不定你就能成实权的大人物,50岁……总之,何必盯着这点破玩意?”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面对如此老气横秋的语调,金钟铭心里依旧忍不住暗叹一声。

    “是不是我觉得我有些啰嗦了?”老金淇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哪里的话?”金钟铭苦笑着摇摇头。“无论如何,我也不敢在您面前存什么小心思的……”

    “既然如此,那我直接问你好了。”金淇春似乎就在等这句话。“为什么之前朴女士那里三番五次的派出高级助理来找你,你却始终敷衍?”

    “我并不是敷衍。”金钟铭也赶紧收起了笑意。“我跟几位秘书、助理说的都是实话,这件事情我是被人算计了,一开始我就发现这部电影有些不妥,于是赶紧叫停,但这边刚做出了决定,那边就……”

    “这话就不要跟我多说了。”老金淇春不耐烦的打断了对方,话里话外那种中气根本不像是一个七十多岁老头子该有的样子。“事情的过程我已经听得耳朵都出茧子了,你跟我说实话,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叫停这部电影?”

    “我现在也是骑虎难下……”金钟铭叹了口气。“舆论导向这种东西根本不受控制,一旦我宣布推迟电影,注定要被打上一些不堪的烙印。”

    “确实如此。”老金淇春点了点头。“那这个什么《雪国列车》本身呢?这部电影真有对面那些人说的那么邪乎吗?”

    “虽然有些吹捧过度,但是总体意思是没得跑的。”金钟铭坦诚的答道。“这部就是要号召人民打破固化阶级,从底层开始掀翻现有制度,这是1986年就出了名的世界著名左翼思想漫画,意思谁都知道,到时候一旦放出来恐怕确实会对选战斗产生一定影响……您可以适当的参考一下《辩护人》、《熔炉》……”
大唐东游记全文阅读


    “所以说!”老金淇春突然情绪激动了起来。“所以说,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这些文人、演员……总之所有的所谓文艺工作者,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就只会煽动人心!而且搞得好像谁是对的谁是错的都由他们说了算一样!简直岂有此理!我告诉你,等到朴女士成为韩国大统领,我一定要让她对韩国文艺界进行彻底的清理和管教,让所有的左翼文艺人士都要老实起来,别想着吃我们的饭还砸****,到时候一韩元的国家补助这些人都拿不到!”

    “是。”金钟铭等着对方情绪稳定了不少以后才勉力点了点头。“我现在就是被他们用所谓的文艺自由进行道德绑架着,这才不敢轻举妄动……当然,那些庆熙大学出身的秘书们我确实也看不大起,所以才次次回绝了过去,希望您能够理解……”

    “所以现在我来了!”老金淇春死死的盯住了自己的这个大学后辈,他身高突出,一把年纪也不弯腰驼背,头发染得乌亮,更兼身份贵重,一时间竟然几分颇有气势压制的意思。“你就不要三心二意了!怎么样,名誉这种东西不要在意,反正将来可以用权力再进行遮掩,现在你得给我做出个决断吧?!”

    “呼!”金钟铭仰头避开了对方的目光,同时长呼了一口气。“前辈真是让我为难……”

    “快点!”金淇春眯起眼睛催促了一句。

    “既然您来了,我不能不给面子。”催促之下,金钟铭努力的咬了咬牙。“我保证,这部电影在新的大统领上任前绝不会上映。而且我还向您保证,电影的三个最大牌主创,宋康昊、奉俊昊、朴赞郁三个人谁也不会多嘴,如何?!”

    “你保证?”金淇春老气横秋的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保证!”金钟铭斩钉截铁的回复道。“真要是下定决心,这点能耐我自问还是有的。”

    “这就好。”老金淇春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继续迈动了步子,金钟铭也赶紧跟上。“我也听说了一些你的事情,在韩国娱乐圈地位影响力都还是有的,不要被那些人吓住……至于那些被皿煮派洗了脑子的人,任他们张狂一段时间好了,等你得势的时候,可以轻易搞死他们!”

    金钟铭自然不会接这种话,他倒是趁势说起了一件别的事情:“不过不管怎么样,我这个决定做下来以后短期内一定会被那些人不停的泼脏水……希望前辈到时候能够拉我一把!”

    “理所当然的事情。”金淇春满不在乎的应承了下来。

    “实际上。”金钟铭突然不动声色的挑了下眉毛。“我还有一个想法,还请您务必帮下忙……”

    “你说。”

    “既然《雪国列车》不再上映,那我希望用另外一部电影在下个月代替它填补空缺……”

    “这种事情你自己做就是了!”老头不以为意的答道。“跟我说干吗……”

    不过,话刚说到一半,老金淇春似乎就已经有所醒悟,所以再度停下脚步扭头看了眼身边的年轻人,而作为回应,金钟铭也停下来耸了耸肩。

    “你是希望我帮你站下台?”

    金钟铭摇摇头。

    “你是想让我劝朴女士去给你站下台?”

    金钟铭点了点头:“我希望朴女士、您、选举对策委员会的金武星对策委员长、各位秘书室的高级幕僚、选举对策委员会的各位执政党精英,全都能去捧场……”

    “大选决战月,大家都很忙的。”老金淇春稍微皱了下眉头。“不然,今天这件事情,朴女士说不定早就腾出时间把你叫过去面谈了……”

    金钟铭摇摇头:“前辈,跟您我没有隐瞒的必要。其实,就算是朴女士有时间,也未必愿意叫我过去面谈的……前一阵子我跟三星、sk谈妥了一大笔生意,但却是走的现任李大统领的路子,花了好几个月的功夫,耗了很大心力才请动他颁布了新的移动支付平台营业执照……朴女士嘴上不说,心里却说不定对此略有介怀。”

    “原来如此。”金淇春恍然大悟。“那个什么移动支付我也不懂,但是从舆论和其他人的反应也能看得出来确实是一笔动摇格局的大生意,你不等她上台再去搞,反而费尽心力从姓李的这边入手,也难怪她心有疑惑……”

    “关键是sk。”金钟铭也很无奈的样子。“这笔生意我、sk、三星一个都不能少,三星倒也罢了,可是sk的崔泰源会长一个堂姐嫁给了昔日的一位中央情报局长的儿子,据说很是让朴女士心存警惕……”

    “何止是警惕?”金淇春冷笑一声。“你看着吧,这次上去以后崔泰源肯定会再进监狱!不过,你也确实挺为难的……”

    “谁说不是呢?”金钟铭干笑道。“所以才想请您老帮帮忙从中转圜一下,毕竟您的面子大,谁都要认的,而且到时候公开站到一切,也算是正式的表明立场了……”

    “从道理来讲,没理由认真做了事情的人却不被认可。”被捧得很舒服的老金淇春微微笑着点了点头。“我今天一来找你你就答应的这么利索,从私人角度来说也没理由不帮你问下。不过,如果你能带着一堆知名演艺人士去迎候的话,事情成功的概率才会更大一些,因为我们这边在演艺圈里确实也缺少支持。选战嘛,总得有选战的样子,搞一个成规模文艺活动的话,我那边把握也就更大一些……”

    “请您放心,就算是宋康昊我都能给您拉过去。”金钟铭毫不犹豫的答复道。“他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没还呢!到时候……”

    “宋康昊这人去不去都无所谓了。”金淇春听到这名字就有些眼皮乱跳。“反正我们也不会接受他,别人也不会因为他去跟朴女士见了一面就觉得他改变了立场……不过其余的同档次的人可以多叫一点,宋康昊想去就让他去就是了,没必要太刻意。”

    “是!”金钟铭想了一下。“那就……下个月5号?我到时候一定举行一个盛大的首映礼,来回报前辈您的关心和爱护……”

    “主要是向朴女士展示态度。”老金淇春更正道,但眉梢的的得意还是很明显的,年纪越大他就越在乎这种被所有人捧着的感觉……眼前的这个首尔大小学弟,终究是比办公室里那群平日里只会阳奉阴违的庆熙大学教授们顺眼的多。

    “是,当然也是向朴女士展示态度。”金钟铭附和了一声,终于算是放下了一件事情。

    话说到这份上,两人已经各取所需,就没有再深谈,也没有继续往驾校深处走,而是慢慢悠悠的回过头来沿着原路返回。

    话说,十一月下旬的驾校里,一开始两人谈话时正在中午,可能是因为正在饭点的缘故,当时驾校里还显得挺冷清,但是随着这边他们谈话结束,那边很多人也都结束了午餐重新活动开来,准备路考的,来报名的,驾校的老师和工作人员,一时间驾校竟然变得颇为热闹。而就在这么一个气氛中,金钟铭和老金淇春这么瞩目的搭配自然也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像这么一趟走完,等你宣布电影延期上映的时候,咱们俩肯定少不了一个什么什么勾结的罪名。”金淇春看着周围拿出手机拍照的路人,丝毫不以为意。“不过,那些东西注定都是如同浮尘一般的东西,你不需要放在心上!”

    “您说的是!”金钟铭认真的附和道。“这世间确实有不少东西,看起来很重要,但实际上不过是人生中偶尔蹭到的一点浮尘罢了,没必要太在意……”

    “这话倒是有几分哲学思辨的味道了。”老金淇春微微笑道。“这让我想起了当年在首尔大冠岳山下读书的那段时光,那个时候学法律的我最喜欢的就是得理不饶人,走哪儿都喜欢跟身边同学辩论出个高低……当然,那年头也没有个什么娱乐活动,没有手机,没有电脑,电视也看不到,电影也要靠学校一个月组织一次放映,不去看书学习,就只能跟同学聊天。不过,那种生活特别充实,哪像现在这群年轻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着……”

    金钟铭微微一怔,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

    “在笑什么?”老头敏感的质问道。

    “没什么。”金钟铭摇头笑道。“您说这个,我倒是想起了最近一件很火的事情,2012年世界末日您听过吗?”

    “哼!”老金淇春一声冷笑。“这种无稽的流言传播到这种程度,本身就说明了现在年轻人生活的虚无……”

    “没错。”金钟铭点点头。“其实那些人也明白,所谓的世界末日纯属扯淡,但是如果能给自己增添一个社交话题,能给自己一个**享受的理由,他们却依旧甘之如饴……您知道吗?我从建立起cube公司成为老板以后,每时每刻都能收到一些女艺人的暗示,而最近最火的借口正是2012年末日将到,劝我及时行乐……”

    这个半荤半素的段子一说出来,饶是老头七十多岁的人了,也忍不住被立即逗的笑了出来:“真要是那样,我们这些社会精英还帮着朴女士选什么大统领?反正投票前两天那个世界末日就到了,不如及时行乐……哼!人啊,还是得往前看!”

    气氛一时间竟然变得非常不错。

    而就在这时,金钟铭突然注意到,远处的krystal正朝着自己兴奋的挥动双臂,手心里还攥着一个手机,于是心中不禁一动。

    “怎么了,这是考过了吗?”老金淇春也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形。

    “应该是考过了。”金钟铭微微笑道。“今天高考成绩也该出来了……”

    老金淇春微微一怔:“高考?这是你妹妹?”

    “是。”

    “平日成绩如何?高考发挥的怎么样?有理想的学校吗?”

    “发挥好的话,有希望去首尔大。”金钟铭平静的答复道。“当然,那些不到390分就不能上的好专业肯定不能想太多,她也没那个水平,但是选择一些比较偏门的什么诸如服装设计之类的,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一个女孩子,还是个现役的艺人,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听到这话后,金淇春完全换了另外一副语调。“而且看她的样子,好像确实‘发挥的挺好’……”

    话音未落,金钟铭怀里的手机却已经响了起来,果然郑二毛已经兴奋到等不及自己哥哥走过去再说这件事了。

    “怎么样?”态度大变的金淇春也适当的保持了一定的关注。

    “不是太理想,三百五十多分。”金钟铭按住手机通话端轻笑道。“我只好去求一下学校里的熟人可,恐怕也只能让她上个什么设计类的专业了,这种专业终究面试分的比重大一些……”

    “很不错了!”金淇春再度肯定道。“这件事情以你的能耐就应该没问题,我就不掺和了,把孩子叫过来,认认我这个前辈好了……”

    金钟铭自然从善如流。

    而就在此时,金淇春突然又加了一句:“让她一个人来好了,那几个idol就不要跟过来了!”

    金钟铭眼睛微微咪了一下,却并未反驳。

    甭管怎么样了,抛开这些插曲,老金淇春秘书的拜访依旧显得立竿见影,他中午过来跟金钟铭公开的面谈了一阵,照片也不过就是刚刚通过kakao和sns之类的渠道传出去而已,下午时分,cj影业就公开的对外宣布,之前网络上盛传的《雪国列车》将于12月上映的消息根本就是谣传,是某些竞争对手的恶意竞争手段。实际上,这部电影连送审都还没完成呢,而真正原定上映时间其实是明年的某个时候……

    而且,他们还很快又接着宣布,12月份的时候,cj确实有另外一部重磅电影将要上映,这是cube影业合并进来之前主导拍摄的,是金钟铭主演的一部电影,讲述的是汝矣岛某地遭受恐怖袭击的故事,希望大家届时关注,云云。

    仅此而已。

    不过此言一出,立即引发了轩然大波。

    首先,真的没人是傻子,之前电影炒的那么热闹也没见你们出来更正,可金淇春和金钟铭这么一次明显的会面以后,当天下午就宣布电影延期,有些事情由不得人们做出猜测。

    其次,什么东西一旦牵扯到立场问题,那就注定掰扯不开的。

    所以,几乎是当机立断的,很多进步媒体当天就站出来言辞激烈的指责金钟铭和cj影业屈从于政治压力,打压文艺创作的自由。话说,这番攻势汹涌澎湃,将很多娱乐圈之外的东西都压了下去,什么krystal高考成绩不错,将会前往首尔大进行进一步的入学考试这种新闻,见都没见到一个影,而初珑在节目中通过路考拿到驾照,然后顺势接受了公司奖励的一辆电动跑车之类的事情就更没人提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接下来的日子里,由于金钟铭和他旗下的cj影业,以及《雪国列车》几个当事主创人全都采取了沉默战术,这就更让舆论感到愤慨和不满了。很多人都直言金钟铭这是采用了一种傲慢的态度,就连偏向保守派系的媒体也都有些不满的认为金钟铭这种不合作态度无疑是在火上浇油……慢慢的,甚至就连金钟铭的大本营,韩国电影界都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言论,一些前辈演员纷纷站出来表达了不满,认为一部电影的创作和上映不应该被政治压力所影响甚至左右,而金钟铭此时的表现和去年年中《熔炉》、《断箭》、《辩护人》三箭齐发时的那种不卑不亢实在是相差甚远,乃至于判若两人。

    本来这个事情就是韩国人最关注的偏娱乐侧的新闻,又牵扯到了最要命和最复杂的大选旋涡,所以接下来舆论彻底发酵也在预料之中了。

    话说,随着事情的发酵,以及金钟铭怪异的不抵抗政策,有些东西已经变得脱离了现实层次,完全就是按照人的立场和想法在脑补。

    在这期间,虽然有媒体从电影振兴委员会那里获悉《雪国列车》确实尚未送审,但是依旧被网络上的舆论指责为遮盖性的谎言,而那部什么反恐的电影在11月底才被送审,而且是少数几个和cj关系密切的振兴委员会成员匆匆过审的信息,却被当做了某些流言的辅助性证言。

    至于宋康昊、奉俊昊、朴赞郁三人按照约定保持的沉默,也被认为是为了电影的保全而委曲求全,而金钟铭和cj的沉默,却被认定为是对上面某些人的谄媚,以及对民众和韩国电影同仁的傲慢。

    而终于有一天,就在时间刚刚来到2012年12月份的时候,圈内公认的金钟铭好友,所谓87/88俱乐部的成员刘亚仁,竟然也公开在sns上指责起了金钟铭。他直言不讳的讲道,金钟铭这种打压《雪国列车》的行径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昔日韩国电影人对他报了以极大期待,却不料在今天迎来了金钟铭的背叛!

    而且,他还声称,当金钟铭垄断了韩国的院线并拿下了韩国最大的电影制作公司以后,这种背叛迟早要来,他并不为此感到惊讶。

    言辞激烈,立场鲜明,正如此人一周前在sns上表现的一样。当时这个年轻演员就公开宣称,朴候选人代表着财阀的利益和独裁阴影,‘选这个人成为韩国新一任大统领,无异于自掘坟墓’!并号召影迷‘去支持应该支持的人’!

    不过,那个时候满屏幕都是站队的人,从idol到演员全都跟两个候选人牵扯不断,所以没人在意一个年轻演员的这种东西。

    而这一次,由于刘亚仁和金钟铭曾经的私交,这番言论却显得更加惹人注目,也对韩国电影届乃至于整个娱乐圈的艺人产生了极大的冲击……

    事情来到这个地步,说句实话,就连金钟铭旗下各个公司内部的一些高层都有些动摇,金钟铭一再对他们宣称云在青天水在瓶,各安其分就好,可此刻眼前的情形怎么看怎么像是一种彻底失控的局面。

    不过,金钟铭依旧保持沉默着,根本没有对此作出任何多余的回应,也没有什么收拢人心的举措。实际上,12月以后,他所做的唯一像样的事情,就只是按部就班的让cj‘傲慢’的宣布了一件事情,也就是那部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新电影首映礼事项:

    时间是12月5日晚上六点,地点是金钟铭自己旗下的美嘉院线位于往汝矣岛地区的豪华影城。

    届时,电影主创方将广邀各路媒体以及各位韩国电影同仁前往观礼。

    值得一提的是,cj影业毫不掩饰的标注道,到时候,朴姓候选人也会前往此处与观众互动,然后与观众一起观看这部名为《恐怖直播》的电影。

    《恐怖直播》……这部电影媒体已经到处去打听了,可打听来打听去也就是那一期《healing camp》中的只言片语,什么入戏很深啊,什么情感积蓄的很多了,什么砸死刘在石和少女时代了,可除此之外呢?他们到处打听都打听不到这部电影的具体剧情和内涵!

    不过,常规来想,既然讲恐怖袭击的故事,那无论怎么样都应该是所谓正能量爆棚的电影吧?总不能恐怖分子胜利吧?所以,不少媒体和网民哀叹,看来金钟铭真的是如刘亚仁所言,有钱了,地位上去了,人心就自然跟着**了。

    可惜啊!

    ps:这个月不欠账了!,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