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07章apink news(上)

第307章apink news(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中午之前,全罗北道的runningman录制现场,看着从垃圾站里爬出来的焖烤苏格兰小绵羊,金钟铭笑的异常开心!说实话,这些天他的心情一直很不错,这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

    不过,就在同一时刻,远在首尔的某地,有人最近却一直有些心情不适。

    “初珑小姐紧张吗?”某个车来车往的场合附近,pd忍不住笑着提问道。

    初珑沉默以对。

    旁边的南珠和普美一起捂嘴偷笑,引得vj都忍不住跟着笑了出来。

    “总得表示一下决心吧?”pd强忍着笑提醒了一句。

    “我一定会拿下……驾照的。”初珑有些艰难的对着摄像机答道。“这是我很早就对观众作出的承诺,而这已经是apinknews最后一季的最后两次拍摄了,只有两次机会,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朴初珑,天下无敌!”

    “朴初珑,formylove!”

    话音刚落,旁边的南珠和普美突然高高举起了两个应援牌,然后立即就把摄像机镜头给吸引过去了。

    “很感谢你们俩,但是这次就算了!”满怀心事的初珑劈手把两个应援牌抢了过来。“这要是还拿不到驾照怎么办?”

    “1号考生,朴初珑!”就在三人打打闹闹时,旁边的驾校办公室却已经开始宣布这次路考的顺序了。“赶紧开始吧!”

    初珑当即如遭雷击,手里的两个应援牌滑落在地都没发现,她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要第一个上车,这对本来信心就不足的她简直是个巨大打击。

    然而,更糟糕的还在后面呢,apinknews第三季的vj和pd在征求了驾校的意见以后,竟然带着摄像机上了考试专用车……这下子,初珑更紧张了。

    讲真,不知道是不是摄像机的作用,这次路考的考官给人的态度感觉还是比较温和的,这跟旁边初珑几乎苍白的小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考官再温和也没用,57分,初珑干脆利索的丢掉了一次万分珍贵的路考机会……当然了,十天后的下周末她还可以再来一次补考,甚至下次补考没通过也没问题,反正日子长着呢!但实际上,因为很早就在apinknews中对观众和粉丝作出过承诺,下一次补考真要通不过,指不定就要丢大脸,甚至可能还要公开道歉……就是这么难堪!

    然而,闷闷不乐的带着两个妹妹回去,初珑却又不能就这么继续拉着脸,因为除去一周后的补考,这两天她还有大量的apinknews的拍摄任务要完成。就在今天,她们就要完成厨房体验的活动,健身减肥的活动,普美当导演的恐怖电影活动,当然还有刚刚失败的路考活动……实际上,如果不是这次路考没有通过的话,那这个从apink出道就开始的团综节目,很可能在数日内就要彻底结束了!

    说句心里话,整整三季,前后近40集,初珑真的很想给这个节目来一个比较完善的结局,而这种想法难免会让她对自己的路考失败更加患得患失起来。

    所以,大概就是抱着这种心情,初珑勉力提着精神参与了接下来一整天的拍摄。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健身活动是apink另外三人于上午时分在另一个场地里分组拍摄的,这个倒是很利索,实际上apink中的大部分人也都是那种对健身之类活动完全顺手的类型,甚至恩地这样的野孩子还颇有些沉迷于健身房的感觉,唯一不大适应的大概就是不大喜欢活动的娜恩了。

    然而甭管怎么样,中午时分,六人合体来到厨房,进行新一轮活动的拍摄,这次拍摄进行也很利索,反正韩国综艺牵扯到做饭,基本上是一群女孩带着对减肥的怨念打打闹闹的就过去了。不过勉强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次拍摄中,apink的门面娜恩又出了一点小插曲,她面对着厨房用具时显得异常磕磕绊绊,搞得没两分钟厨师就察觉到了她的生疏,直言小姑娘好像一辈子没下过厨房一样。

    实际上,厨师猜测的一点都没错,据说孙娜恩大小姐小时候在厨房玩烫了手,从那以后她妈妈就再也没让她进过厨房……所谓清潭洞富养的女儿大致如此。说者无心,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没在意,但听者有意,心思比较重的娜恩却又有了一些抑郁感。

    不过,这个就是小结了,因为暂时并没有影响到拍摄本身的进行,可是,等到下午时分,节目的拍摄终于出现了问题,具体而言是尹普美导演的恐怖电影这个环节上出了问题!

    呃,还是先介绍一下这部电影吧。

    首先是资金来源,钱怎么来的?答案是崔振浩给的,这厮看在apinknews之前两季不错的收视率上脑子一热一高兴,直接掏了点钱当节目里小游戏的奖励,然后apink的几个毛孩子做游戏搞来了三百万韩元,并马上嚷嚷着要拿这笔钱拍一部电影。

    其次是导演,导演是谁?答案是尹普美,二普这厮依旧是凭着做游戏抢来了导演的位置。

    然后是剧本,剧本怎么来的?答案是普美导演自己在宿舍里想出来的。

    最后是演员,这个就不用说了。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在apink团综内部诞生的‘电影’,是为了提高团综收视率和增加收视亮点而诞生的,所以它一开始就注定是一个儿戏一般的电影。甚至说白了,这其实就是几个熊孩子脑子一热,决定在apinknews节目组的帮助下去拍摄几个镜头玩玩而已……

    可既然都如此儿戏了,又怎么会出问题呢?

    答案很简单我们的大导演二普同学聪明三年糊涂一生的,竟然真以为这是要拍电影!她很认真的窝在宿舍里写了剧本,很有计划着分配角色,甚至很让人无语的去联络了一位正式的专职广告导演来掌镜!

    话说,再短的剧情,再粗制滥造的镜头,也不是你几百万韩元玩的转的。实际上,三百万韩元真不一定够一名行业内专业摄影师一周的工资,而之前如果不是apinknews节目组可以……可以兼职的话,那尹普美导演估计早就发现自己的三百万韩元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这个钱恐怕连拍摄设备都租不齐!

    “嗯,你们的话我可以考虑给个成本价。”当天下午,摄像机前,曾经为apink拍摄过mv的一名导演很认真的考虑了一番普美的热情邀请。“五百万韩元,我自带专业摄像机和两名助手,不过需要在一周内完成……不然我就要耽误正式工作,就要赔本了!”

    这位之前在交流中给apink等人留下不错印象的广告导演说的是大实话,且不提旁边还有cube工作人员看着呢,摄像机在旁,他又怎么可能明目张胆的去黑对方呢?

    五百万韩元雇佣他这个专业人士和两名助手去掌镜一周,真的是超级超级成本价!

    而就是这个超级成本价,一下子给大导演尹普美满腔的豪情壮志泼了一盆冷水,搞得她的心情宛如外面的时断时续的秋雨……呃,或许是冬雨,这个季节其实已经说不清楚是秋还是冬了。

    然而,情绪这种东西具有明显的带动和传播作用,告辞离开后的普美不仅情绪完全低落了起来,而且还是明白的挂在脸上的。所以,在保姆车中,念念不忘下周路考的初珑和因为表现不佳而抑郁的娜恩,终于也跟着一起将心底的情绪显露了出来。

    不过更糟糕的其实还在后面,行走的半路上,唯一一个还能掌控气氛的恩地也匆匆离开了……她突然接到公司通知,有一个音乐剧的试镜邀请。而随着看板娘的这么一走,整个apink组合似乎突然间就进入到了一种集体的情绪低潮中。

    这种情况下,见多识广的节目组pd几乎是马上反应了过来,仅靠着南珠和夏荣两个未成年的小毛孩子,节目恐怕是很难继续拍摄了。于是乎,就在保姆车里,pd和李正雅两人稍微商量了一下,然后当即决定放弃拍摄任务,转而让apink众人休息一下,希望她们能自我调节好,明天再继续。

    而此时,一方面是无事可做,一方面下班时间却还未到,稍微停顿了一下以后,李正雅还是决定先把剩下的apink五人带回公司大楼,然后再撒手。至于初珑她们,在稍微犹豫了一下,也没有直接回宿舍,而选择抱团去了公司大楼底层的健身房里。

    这也是她们很喜欢的一个地方了,在这里,有人可以选择流汗,有人可以选择喝着咖啡看别人流汗……总之,都是一种自我排遣的方式罢了。

    不过,这种排遣方式却因为遇到了一个最近总是在cube这里瞎晃荡的人而有所折扣。

    “这种时候需要找支援吧?”偶遇到apink等人的krystal一副兴致颇高的样子,其实这丫头自从高考以后兴致一直颇高。

    “什么支援?”趴在桌子上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的初珑略微疲惫的反问道。“难道你还能替我去路考?”

    “那倒不至于。”krystal连连摇头。“但是欧尼你可以找我突击培训啊?我开车的技术很好的,而且我也正准备下周去拿驾照呢!”

    “临场考试那种东西是能培训出来的吗?”初珑有些没好气的感觉。“那些东西我早就刻在脑子里了,就是一跟考官坐在一起就特别紧张而已……”

    krystal摇摇头,背着手来到了下一位面色不佳的人面前:
超级无敌特种兵帖吧
“需要支援吗?”

    娜恩放下手里的咖啡,抬头看了眼这个同龄亲故,先是很缓慢的摇了下头,然后又反问了一个问题:“看样子,水晶你考的还不错?”

    “还不错。”krystal坦然答道。“所以这两天玩的很野,娜恩你呢?”

    “反正东国大艺术特招没问题。”娜恩有些自我调侃式的答道,其实,她之所以会因为厨房里别人的一句调侃而郁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这些天心里一直都不大爽而已,一方面活动太多很累,另一方面无论是什么活动又或者是诸如高考这种事情却全都没有特别亮眼的表现,这让她难免有些内心积郁。

    krystal本来想说些什么的,但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晃了晃脑袋并绕过了这位亲故,转而来到了第三个将情绪挂在脸上的人身旁:“这位后辈欧尼,需要支援吗?”

    普美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后辈欧尼’是个什么鬼称呼,不过她却没有像其余两人那样把对方给支派开……话说,krystal这丫头跟人交往向来是冰火两重天,不熟悉的人和场景里她有时候会紧张或者说矜持到连笑脸都不会露,而真要是跟谁熟稔起来,反而会特别闹腾。而普美这人,某种程度上跟她倒是很类似,两人渐渐熟悉以后却也确实挺谈得来的。

    “所以没有钱、没有道具、没有……演员?”krystal茫然的将目光从正在跑步的夏荣那里收了回来。“为什么会没有演员?”

    “恩地也走了,我连演员都没了。”

    “那普美欧尼你到底有什么?”krystal看着对方的脸认真问道。

    “我有个好剧本!”普美同样一脸认真的答复道。

    krystal脸色瞬间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眉毛也不由自主的耷拉成了八字囧……说实话,此刻她觉得,相比较于眼前这位好说话的,初珑的担心和娜恩的抑郁倒还显得挺好理解。

    “我真有个好剧本!”普美自然看出了对方的某些心理活动,于是又勉力强调了一遍。

    krystal转了转眼珠,决定不跟钻牛角尖的人计较:“有个好剧本其实就可以了,我听伍德说过,如果真有个好剧本,那后面的投资、演员就什么都不缺了,缺投资可以去拉投资,实在是缺演员你也可以找你们公司其他idol帮忙嘛……不过,关键是剧本确实不错。”

    “我觉得确实是个很好的剧本!”普美第三次重申了一遍自己的‘好剧本’。

    krystal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决定把皮球踢出去:“我之所以过来,是因为伍德和我欧尼刚刚从全罗道回来了,要不让他看看你的剧本?”

    初珑和娜恩在旁边齐齐翻了个白眼,她们怎么可能没听出来郑二毛在踢球,但是普美的目光却本能闪动了一下……她动心了。

    讲真,如果金钟铭发句话,那这部短片说不定就真拍出来了,甚至还有可能上映!

    至于普美敢不敢去找对方的问题是不存在的,真心不存在的,这倒不是因为有郑二毛在这里当掮客的缘故,而是说每个公司都有每个公司的文化。

    举例而言,s.m公司那里就讲究一个规矩,公司内部无论是艺人的管理还是正常的商业运作流程都是很严格的,不仅很少见到公司高层和艺人的公开互动,就连内部工作人员之间也是层次分明,组织结构清晰明了;而yg那里呢则讲究一个外紧内松,外面看起来好像特别严厉,但实际上一切纪律全都靠老板那一张菊花脸维持而已,私底下不要说各种随意了,就连yg大楼楼顶有没有种怼草party用的大麻来自产自销都不好说;而jyp那里呢,讲究一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得老板宠的为所欲为,想要天上的月亮公司都能给摘下来,不得宠的还不如打入冷宫的那些人呢;还有ccm,那里也有自己文化,据说他们讲究一个老板想到哪儿就是哪儿,万事以老板的小聪明为先,决不搞深层次战略的文化……

    那么回到cube……cube公司发展到现在自然也有了色彩明显的公司文化,别的且不提,专说其中一个特征,那就是上下沟通流畅,公司高层很少摆架子讲资历,对艺人和底层讲究一个宽大和和气。

    这么做的优点和缺点暂且不分析,不过这种特征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发生明显的变动,因为导致这种特征出现的原因是多方多面的。

    首先,当然是因为这家公司历史底子太薄,建立时间太短,除了一开始的那几个元老以外,偌大的公司里面其实绝大多数成员都是新人,大家都是刚来不久的,而且大部分都是跳槽过来的……那凭什么谁是谁的前辈谁又是谁的后辈,怎么算?

    其次呢,就要说到这家公司的几个实际首脑人物了,其中,洪胜成的菩萨形象太过于明显,这位本身还在jyp公司时就非常善于跟底层工作人员沟通,而且经常还会和idol们甚至练习生们直接交流,不然当年他也拉不了这么多人过来。而金钟铭本身则非常年轻,电影类那边签约的艺人不多,可绝大多数却都是他的长辈、前辈之类的人物,他这方面其实做的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就连崔振浩这个冷脸怪的形象那也是相对而言的,真要是拿其他公司的什么代表社长之类的做个对比,你就会发现他本人还是很好说话的,这厮不止一次在apink的团综里露过面不说,其中一次他还任由恩地当面画过他本人夸张的漫画式肖像,并在完成以后对恩地的画工嗤之以鼻!

    据小道消息,夏荣私底下甚至还找崔振浩借过钱……理由是她玩游戏需要氪金却没带钱包!

    你让sunny找他叔叔借钱氪金试试?

    总之,以上行下效,在这么几个人的带领下,cube几乎整个公司都是如此,绝不会因为洪胜成离开了几个月就发生质的改变。

    于是乎,隔了一夜,普美终于决定去找金钟铭拉赞助了,最起码也要请对方用专业眼光评判一下自己的‘大作’。

    而一同前往的,还有略显无奈的apink其余几人以及饶有兴致的apinknews拍摄团队。

    “所以,人被这只猫咬了以后会发生古怪的事情?”放下了手里那几张a4纸,金钟铭一脸疑惑的朝站在自己办公桌前的普美问道。

    “哎。”普美认真的答复道。“这只猫我是从煤炭身上得到的灵感……”

    “看出来了。”金钟铭连连点头,制止了对方的叙述。“煤炭确实很古怪。但是先不说这个,你要告诉我,人被猫咬了以后到底会发生什么吧?难道就是单纯的得病住院,然后醒过来以后脖子上多一个被抓的痕迹?”

    “不够吗?”普美疑惑的问道。

    “听起来好像就是咬的比较严重而已。”金钟铭不解的发问道。“哪里古怪了?”

    普美忍不住抓了抓头:“我的意思是,被咬的人醒过来以后就会被猫妖的灵魂所占据……”

    “哪里体现出来了?”金钟铭继续无语的反问道。“没有严重后果的话凭什么说人被猫的灵魂占据了?脖子上多了个疤痕?那玩意跟脖子上多个刺青有区别?”

    “我没想这么多……”

    “而且煤炭为什么有资格引发这种后果也没有交代吧?它是个猫妖?还是说因为被人伤害过心存怨念?还有,这种灵魂占据的模式以什么方式扩张和传播下去,被猫占据灵魂的人会继续咬人吗?”

    “我其实真没想这么多……”普美已经想着赶紧离开这里了。

    “我说实话吧,普美。”当着apinknews摄像机的面,金钟铭极为配合的把对方的大作递了回去。“你的这几张纸,别说是剧本了,甚至都没讲出来一个有始有终的故事,而且里面的逻辑混乱……说实话,快餐恐怖片没有主题都行,但最起码要有故事吧?”

    初珑和娜恩,南珠和夏荣,全都是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

    看着周围人的表情,虽然内心早就放弃了,可普美还是忍不住继续辩解了一句:“我真的是很认真的去写了……”

    “就当如此。”金钟铭瞥了眼情绪低落根本就没怎么说话的初珑,略显蛮横的中止了这个话题。“但不管如何,这个‘剧本’咱们到此为止……”

    “是!”普美百般无奈的点头答应道,然后就准备告辞。“我们……”

    “可既然人都来了,也不能让你们空手回去。”金钟铭继续说道,同时又一次偷偷瞥了一眼初珑,后者迷迷糊糊的,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样吧,我来给你们写个剧本,咱们花个十来天,拍一个简单、快速的快餐式恐怖片!如何?”

    “伍德,我和贝克要友情加盟!”坐在办公室角落里的krystal一手牵着贝克,一手高高举起,俨然这丫头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可以的,你来当第一个受害者……”金钟铭从容答道。

    初珑一时恍然一时茫然。

    ps:抱歉,昨晚上不是有意拖延,白天挺忙的,回来趴在键盘上睡着了……这倒没啥,夜里起来码字就是了,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可能是因为空调直直的吹着肩膀,右侧肩窝子疼的受不了,打字都撑不住劲,脑子也是一团糟……经常有人说主角为什么会这么容易生病……很简单,因为我这个兼职码字狗心思不纯,自己难受的时候就想让主角跟着难受,这样阴暗的心理才能平衡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