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01章砸车(上)

第301章砸车(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会客室里,金钟铭坐在原处一动不动,而李在斌站在他对面张口结舌,俨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至于其余人,早就躲得远远的去了。 更新最快

    “李先生。”金钟铭嗤笑了一声。“我你身在曹营心在汉,这话没错吧?别告诉我这事情不是你那位好哥哥的授意……”

    “我以为您早知道。”李在斌终于开了口,但话明显心了不少。“当时《新世界》启动的时候,我是公开着来的,看到您没反应,才把人选定了下来,后来把李政宰安排到白昌洙的公司也没有瞒着谁……”

    “这么这件事是我题大做了?”

    “我也不是……一直到刚才,我真的以为您全都知道。”

    “可问题在于我不知道。”金钟铭不耐的打断了对方。“而且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更重要的是,你知道不知道?”

    “知道什么?”这次轮到李在斌一头雾水了。

    “前几天赵亮镐那老王八蛋找到我,是要代表谁谁谁跟我些话,其中一条,就是嫌我掺和你们李家的家事了!”金钟铭到这里,是一肚子无名火起。“我当时还以为他们指的是我在收购的时候收容了你们姐弟俩,还硬了回去!可今天才知道,这底下竟然还有这出戏?!”

    李在斌又一次张口结舌,不知道该什么好了。

    “你那个哥哥是不是已经穷途末路了?”金钟铭继续冷笑一声。“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他一开始就是在垂死挣扎。”话到这份上,身为李氏子弟的李在斌反而放开了,毕竟这种生意上的事情他见得太多了。“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受他委托私下办下来的。而我现在只是打工仔,您才是老板,之前觉得没给您惹麻烦倒也罢了,可既然给您添了麻烦,我也无话可……”

    “cj影业和cube这边的电影制作、投资产业合并吧!”金钟铭突兀的道。“还是要借用cj多少年的品牌形象,所以就当是cj影业吞并了这边好了。”

    李在斌咬紧牙关,他知道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

    “可金英硕代表和张恩赫代表之前一直表现的很出色,也必须要给予补偿。”金钟铭斜着眼睛盯住对方道。“前者我准备让他去院线当我的代表理事,后者我准备让他去cj影业那里当我的代表理事,你接着当你的ceo或者社长处理日常工作,两不耽误……怎么样,你没意见吧?”

    “没有。”

    李在斌情知对方这是派来一个内行的心腹过来当监军,但这个时候在这种气氛下,作为企业的社长和第二大股东,他却也不出什么话来……实际上,他也知道对方这么做已经是很讲情面的了。

    “没有意见就好。”金钟铭不冷不热的嘲讽了一句。“cj影业作为韩国电影长久以来的代表性出品方,早就得到了国内外市场的认可,买到手里以后我连名字都不好改,人也没敢安排一个,这次这么干指不定企业内部就会有闲话,外面不定也会有人我过河拆桥。”

    “不至于的。”李在斌有苦难言。

    “不至于就好,那我这次也就不做什么额外的调整了。”金钟铭霍然起身道。“好好干吧,李社长在cj影业几十年稳如泰山,而且企业在你手里发展的也一直很妥当,希望你以后也能好自为之!”

    “是!”李在斌苦涩的应了一声,然后发觉对方似乎是准备离开时,却又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事情怎么办?”

    “什么事情怎么办?”金钟铭又一次不明所以了起来。

    “一个是这次大钟奖公关的事情……”李在斌指了指电梯口。

    “这个你去做好了,但是一定要记住,我们是问心无愧的,架势摆足!”

    “还有一个……李政宰的事情该如何收尾?”李在斌满脸无奈的继续问道。

    “收什么尾?”金钟铭嗤笑一声。“我都把三星、lt、sk一起怼回去了,还怎么收尾?让李政宰好好拍戏,多从他身上榨取剩余价值再!”

    “也只能如此了。”

    “接李在的盘……李政宰这是想复兴家门想疯了!”金钟铭一边嘀咕着什么,一边竟然没有选择回办公室,而是直接越过李在斌朝着电梯走去……

    这时候出去是要干吗?李在斌满肚子疑惑。

    能去干吗?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了,话,金钟铭今天本来就有一个重要的会面,如果不是这件事情耽搁太长,应该早就去了。

    走下楼来,金钟铭拉开了自己惯例停在公司前门停车场最前排的那辆现代车,径直朝着汝矣岛驶去。他这次会面的对象其实是个老熟人sk会长崔泰源。

    汝矣岛上的sk总部就矗立在汉江边上,显得鹤立鸡群,如果不是周围一圈全都是sk集团自己的职工住宅区,那当初金钟铭那部还在搞特效的电影不定就要改成炸掉sk总部了。

    不过,这事现在多无益。

    现代车来到了sk总部大厦前,金钟铭习惯性的没有选择地下停车场,而稍一打量还真让他在大厦前的露天停车场里发现了一个靠前的空位,就径直停了过去。实话,大概是因为这辆现代车已经开了七年,所谓五成新的法都撑不住,这车跟周围的豪车、新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所以,sk大厦门前的几个安保见状立即就敏感的围拢了过来。

    不过,当他们看到从车里走下来的人以后,却又立即明智的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毕竟,韩国人很少有不认识那张脸的。

    前台也是如此,电梯姐也是如此,金钟铭干脆是一路刷脸刷到了崔泰源的办公室前,然后才遇到了第一个主动过来攀谈的人崔泰源的堂弟,sk总部副总裁崔昌源,而崔昌源态度热情异常。

    坦白的,金钟铭对这种热情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风水轮流转……现在这个时候,跟三四个月前却已经大不相同了。

    话,四个多月前facebook刚刚上市,却因为股东们大肆抛售套现导致股价停滞不前,完全低于市场预期。那种情况下,不要还把这家公司视为下一个谷歌了,市场甚至在这种预期的反差中反过来普遍性看衰,facebook市值一度还有走低的趋势。而同时,金钟铭为了强行收购cj和美嘉,从美国那边在短期内转移出来了大量的现金,为此,身为亚裔的他不得不掏出大笔的钱交税,也算是给美国政府交保护费了,这才勉强成行。

    可是,两两相加之下,虽然院线、电视台什么的收购是成功了,但金钟铭的身价却也直接缩水了五分之一……于是乎,那段时间看衰金钟铭的人也大有所在。句不好听的,就连杨贤硕的蠢蠢欲动,其实也未必不是从空气中嗅到了一什么,只不过这厮太高看自己了……金钟铭再不稳,那也是跟他有代差的,双方根本不是同一层面的人,所以落得个如此下场!

    回到正题上,总之当时大概是考虑到facebook前景不明,再加上金钟铭本人也有些陷入麻烦的感觉,当然还可能是因为当初在汉南洞那里两人有些置气的意思……sk的会长崔泰源干脆的停下了之前的换股约定,转而摆出了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然而,隔了四个月而已,如今的金钟铭在躲过去拍了一部电视剧一部电影以后,却又真真切切的起势了!

    首先是facebook,在度过了一开始的股市波动后,人们随即发现这家公司甭管股市表现如何,但旗下网站依旧坐稳了自己全球第三大网站的宝座,而且业务拓展迅速,人们的访问热情丝毫不减,而夏季的财务报表出来以后,市场信心虽然称不上迅速回暖,但起码稳定了……话,对于互联网企业来,市场信心这种东西只要回来了,那一切都好,而facebook的市值最近也确实慢慢重新稳定在了一千亿美元左右。

    其次,金钟铭的收购已经被证明不是一场毫无经济效益的投资。

    话,韩国院线这种东西可不是看什么投资者的信心,而是要看更直接的一些东西……哪个院线那家电影院每卖出一张什么样的票,都会实时的出现在电影振兴委员会的网络上,连财务报表都能省了!

    而来也奇怪,金钟铭收购前韩国电影市场一直处于一种半死不活的状态,他收购完了,之前那场从08年开始的电影市场大崩盘也彻底结束了,转而迎来了整个韩国电影新一轮的兴盛期。

    美嘉和cj这两个院线本来就是独立的上市自公司,自从收购后金钟铭碰都没碰,连名字都没改,然而随着《盗贼联盟》和《双面君王》的热映,这俩家院线的市值非但在收购后没跌下去,反而刷刷的往上涨……真要是再保持这个状态两三个月,眼看着就能把金钟铭之前砸在美国税务局的钱给涨回来了!

    这才是金钟铭当时对着赵亮镐开嘲的底气所在!也是他今天主动来找崔泰源‘拿东西’的底气所在!

    “你要找我拿东西,拿什么东西?”

    怪不得刚才崔昌源堵了过去,原来崔泰源之前并不在办公室,他刚从什么地方赶了回来,然而刚一回来外套还没放下就有发懵。

    “口误。”金钟铭赶紧摇了下头。“我其实是来送东西的……”

    “那又是送什么东西?”崔泰源满脸警惕的坐了下来,同时示意对方随意。“我以为你是要跟我谈生意,所以才中止了会议赶紧赶过来见你的……不是换股的事情吗?那件事情其实还是可以好好谈谈的,市价一千亿美元的公司,确实值得一试……”

    “我是来谈生意,但不是换,而是来送。”金钟铭随意的跟之前相谈甚欢的崔昌源一起坐了下去。“因为这笔生意对你们而言简直如同白送的一样……”

    崔泰源干笑了一声,明显对此嗤之以鼻:“钟铭,作为生意场上的前辈我教你一件事情,那就是天上绝不会白白掉馅饼!最起码,我做了15年的sk会长,干了30年的生意,却还从来没遇到过如同白送一般的生意
神级高手在校园无弹窗
!”

    金钟铭轻轻一笑,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可是前辈,从05年算起,我虽然大概只做了7年的生意,然而遇到的宛如白送一般的生意却多之又多,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我有天命吗?”

    崔泰源和他的堂弟副手一起怔了一下,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事到如今,随着一个一千亿美元市价的公司崛起,金钟铭和facebook结缘的过程也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他手上恰好有和facebook重合的域名,然后一笔本来只该是几十万美元的生意却因为一个越洋电话以及两个年轻人的相谈投机,而变成了一次倾其所有的投资。

    最后,这厮获得了一个价值几十亿美元的回报!

    所以,甭管这里面有什么道道,在如此高的回报率下,金钟铭那一次是天上掉馅饼砸到了他也确实是让人无话可。

    “崔会长。”眼看着对方怔住,金钟铭却突然又收起了笑意。“其实天上随时都在掉馅饼,关键是要摆好位置,确保自己站在这个馅饼的下面,这样才能够把握住白送的生意……”

    “这么解释的话……倒还是得通的。”崔泰源这才信服的了头。“毕竟这个需要敏锐的观察力,还需要一些决断力,也算是某种程度上努力过了……当时,你也努力过吗?”

    “当然!”金钟铭认真的了下头。“《社交网络》那部电影虽然有些偏颇,但是里面的一些情节却是真实可信的……一来,当时facebook在内乱,马克的首要目标是撵走合伙人;二来,他希望在公司内部获得至高无上的话语权;三来,他确实需要投资来调整股权结构。诸多因素相加之下,我一个对他毫无威胁的亚裔,上来告诉他我不要投票权,却愿意倾自己所有资产陪他赌一把,他为什么不接受我的投资?难道非要去找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风险基金?”

    “这倒也是。”崔泰源略显烦躁的再度了下头,很显然是对这种励志故事没有多少兴趣。“刚才算我多嘴,你有什么生意要谈,咱们可以继续……”

    “其实,我的眼光还不只限于这笔投资。”金钟铭把头一扭,却又看向了身边作陪的崔昌源,看那样子,根本就没有和崔泰源谈生意的意思,反而似乎完全沉浸在了自吹自擂中。“崔会长和崔副社长知道我的电商是怎么起来的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崔泰源有些没好气了起来。

    “这个我倒是略有耳闻。”崔昌源不解的瞥了一眼情绪有些不对的堂兄,却是主动附和起了金钟铭。“听是在瞅准了韩国电商的空白,然后利用拍戏时结识的李连杰这条人脉,搭上了中国的马首富……”

    “哪有这么简单?”金钟铭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然后连连摇头。“当时看起来是空手套白狼,但实际上却是在鸡蛋上跳舞……一个不心就会万劫不复的。”

    “你这么一,我倒是想起来了。”崔泰源冷笑一声,算是也压住了甫一见到对方冒起来的无名火。“句实话,你的电商当时没被三星lt给分了,简直是匪夷所思!这里面莫非还有什么道道可言?”

    “当然有!”金钟铭坦然答道。“我当时其实是利用了两类电商巨头之间的试探和对峙,这才勉强活下来的……崔会长知不知道目前世界前五的电商分别在什么地方?”

    看到对方如此正经,崔泰源也跟着认真了起来,他稍一思索就给出了答案:“中国两家、美国两家、日本一家……具体怎么排名我就不大清楚了。”

    “是。”金钟铭肯定的了下头。“而且这个局面是经济体量和政治实体共同决定的……不是偶然的。”

    “没错。”崔昌源也肯定的了下头。“这个道理是没得跑的。”

    “当时对峙的双方是谁?”崔泰源继续追问道。

    “当然是美中双方。”金钟铭晒笑了一声。“不过,当时的局面细细起来很有意思,明明是美中两家对阵,但战场却是从韩国和日本开始。发起进攻的是当时发展势头极猛的美国电商,具体来是亚马逊去日本,而ebay来韩国。当时直接受到冲击的毫无意问是日本资本,换到韩国了具体来就是乐天了……”

    “还真是……”崔泰源揉着眼睛回忆起了当时的一些情形。“就是06年,亚马逊全线进入日本市场,而ebay在韩国大张旗鼓的宣布了自己要开启亚洲战略,分工明确……或者分赃明确。”

    “不管如何了。”金钟铭继续笑道。“当时理应在韩国迎战ebay的乐天因为两头被打,只要集中精力在日本国内,韩国这边却不敢直接跟ebay开战。所以,这个时候我就找到了虽然正在闹分家,但确实还有日本资本身影的阿里巴巴,当着孙正义和马首富的面告诉他们,我这个韩国人可以用淘宝的加盟模式,去在韩国开一家韩国自己电商平台……这是甘为马前卒的意思。”

    “然后,日本那边亚马逊赢了?这边是中日联盟赢了?”崔昌源试探性的问道。

    金钟铭了头,又摇了摇头;“日本那边亚马逊赢了是不错,但是韩国这边赢得却不是阿里巴巴或者孙正义,更不是乐天,而是韩国的民族主义……韩国的民族主义把ebay打得落花流水,狼狈而归。”

    崔氏兄弟恍然大悟,却又忍不住齐齐失笑。

    “咱们韩国人,还真是有意思!”崔泰源连连笑着摇头。“民族主义是个好东西……”

    “是啊。”金钟铭也戏谑的挑了挑眉毛。“所以我我在鸡蛋上跳舞,就是这个意思了,我用中国的模式和美国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把架子搭起来以后,眼看着发展的不错,然后其实所有人都想吃掉我。可ebay那边还没碰我呢,就被韩国的民族抵触情绪搞得施展不开;阿里巴巴那边碍于互联网隔绝和政治格局也吃不了我;三星和韩进可以不在乎什么民族主义,可就算是想一口吃下我,却又碍于中美两边的虎视眈眈不好下口;至于乐天,那是各方面的顾虑都有一些……最后,我硬生生的就在这种奇葩的对峙中生存和发展了起来。当然,等到ebay彻底在韩国市场失败以后,我就立即给三星、乐天、韩进分润了一些,又一直撑到了这两年facebook的体量成长起来了,才算是真正摆脱了生存危机,站住了韩国电商这份地盘,甚至还趁着日本那边乱糟糟的伸了手。”

    “这么一的话,我算是彻底服气了。”崔昌源也再度附和了起来。“到底,外面看起来是天上掉馅饼的样子,实际上却需要极好的切入时机,还要努力的维持住一些特定条件……”

    “但是崔副社长有没有反过来思考过,如果你能维持住一些特定条件,又找准了时机的话,那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还是可以遇到的。”金钟铭突然抓住对方的话柄,却是图穷匕见了。“现在我就有一个由我的电商引申出的天大好机会,而特定条件的话,只需要sk和三星也愿意和我合作,那天大的馅饼就自然而然的出炉了!”

    “什么意思?”坐在办公桌后的崔泰源沉声问道。

    “崔会长听过移动支付和第三方支付平台吗?”金钟铭没有做任何遮掩。

    崔泰源心中一动,然后忍不住张了张嘴,想什么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起:怪不得对方跟自己了半天他的电商发家史,怪不得对方这么有恃无恐,怪不得要来找自己,怪不得之前朝鲜日报天天在鼓吹电子商务新方向,怪不得……

    “崔会长,我开门见山好了。”金钟铭双手一摊,却是图穷匕见了。“第一,这个生意做好了潜力有多大,你应该明白,真要是成了,我们宛如手里多了一个自己的银行!第二,这件事情只能由韩国人来做,或者只能由我这个韩国最大电商、你这个韩国最大通信运营商,还有三星那个韩国最大手机商一起来做!少一个不行,多一个凭什么?!你来不来?”

    崔泰源张了张嘴,还是没话。

    “二哥!”崔昌源忍不住催促了一声。

    “这件事情还需要政府的保驾护航!”崔泰源终于想到了自己想的那句话了。

    “这件事情我已经做好了。”金钟铭从容答道。

    “你跟朴女士那边打好招呼了?”崔泰源诧异的问道,但随即他马上就主动摇了下头。“现在文顾问追的很紧,下个月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赌错了怎么办?!”

    “我没找朴女士。”金钟铭干脆的答道。“我找的是现任韩国大统领李牛肉先生,这几天一直在忙这件事情,不瞒崔会长您,我已经获得了政府的批准和授权,只是明天才会对外公布而已……”

    崔泰源再度不知道该什么好了,因为他脑子又乱了起来。

    “崔会长不要嫌我多事。”金钟铭再度催促道。“我知道,崔会长因为夫人的缘故被皿煮党派当成眼中钉,而你的伯父又因为跟情报局长联姻,导致你们崔家又被朴女士那边的保守势力极端厌恶。我也知道,三星在闹内乱,根本无暇去做这些。所以我已经把这件事情做好了,这才来找你的。你现在要做的,其实仅仅是下头,然后再去拜访一下你的好友李在副会长,就一切都没问题了。再然后,你就可以坐在这里,等着天大的馅饼掉下来把自己噎死了。”

    “二哥!”崔昌源再度着急的催促了一句。

    “钟铭你先请回去!”出乎意料的是,崔泰源却狠狠的摆了下手。“我还需要考虑一下,有了结果再联系你……”

    金钟铭倒也不着急也不生气,而是真的起身离开了,崔昌源无语至极却又不得不赶紧跟上,在电梯口勉强来住了对方:“钟铭不要想太多,其实我二哥他已经认可了你的方案,只是需要时间理清思路而已……”

    “我知道。”金钟铭了下头。“不过,他应该还是记恨着我在汉南洞那次没给他留脸,所以面子上也有些过不去,崔副社长多去劝劝……”

    崔昌源头,目送着对方上了电梯,然后又心急火燎的跑了回来,试图再去劝劝自己二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