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98章94line(下)

第298章94line(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所谓的94line其实有点不对劲,因为apink的娜恩和kara的智英全都是早月……韩国算法,在3月份入学时间之前出生的人一般算是前一年的,很少有直接亲故相称的。当然了,非要勉强凑合也没人说什么,实际上智英可能是因为在组合里是忙内的缘故,而且年龄跟其他人相差太多,所以跟这群94年出生的人关系确实很好,尤其是和雪莉。不过,娜恩这人却向来沉默寡言,或许因为初珑以及身在cube的缘故和krystal关系不错,跟智英以及权昭贤都能说得上话,可跟94年的雪莉以及秀智就有点生分了。

    但是总体来说,这个说法模模糊糊的倒也不能说有问题,最起码如果以krystal为中心,以姜智英为领头来看的话,这一串94年出生的idol倒也称得上是关系稳固。

    所以,这次krystal生日她们倒也都没有什么推辞的说法,一个个的倒是都过来了。不过,由于生日party是在家中举行,本来就没有多少尽情玩乐的余地,再加上其中四个人今年都要参加高考,那就更加克制了。

    “贝克真乖。”刚刚成年没两个月的权昭贤端着一杯果酒跑到了阳台的大兰花盆下,然后捋起了躺在这里贝克的长毛。“我一直都觉的贝克是我见过最乖的狗……”

    “越大的狗好像越乖。”秀智终究也不过是这个年纪,稍微熟稔一点后也忍不住朝这只温顺的大狗摸了过去。

    “其实也不是越大的狗越乖。”雪莉自从《请回答1997》被踢出局以后不知道怎么回事,跟秀智的关系一日千里,所以她马上就端着果酒靠在阳台门上煞有介事的加入了进来。“之前那只贝克性格就很跳……”

    “我知道我知道。”权昭贤忽的想起了大概是在哪里看到的什么说法。“那是因为之前那只贝克是公的,这只是母的……”

    “我觉得每只狗的性格都不一样吧?”娜恩也忍不住插了句嘴。“我们之前做节目养过狗,小狗也有温顺的。”

    “其实猫咪最温顺。”雪莉进一步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观点。

    “猫咪也有……特别难缠的。”娜恩大概是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突然有些古怪。“比四只狗加一块还难缠,我见过一只撵着四只狗到处跑的猫。”

    “骗人!”雪莉毫不客气的下了结语。

    “怎么可能会有那种猫?”秀智也完全不信。

    “除非长到跟贝克这么大……”身后的姜智英干脆笑出了声。

    娜恩无言以对,然而心里恨不能立刻就把煤炭从宿舍里带过来给这些人瞧瞧。

    “不管怎么说了,这只贝克是真的很老实,我也特别想养一条这么温顺的大狗。”眼看着秀智试探性的翻了下贝克的耳朵,却只是换来对方晃了一下脑袋,权昭贤忍不住大生爱心。“真的很有安全感……”

    “你们不知道。”那边刚洗完脸上的蛋糕回来的krystal听到这边的谈话后,终于忍不住发了句牢骚。“贝克明明这么老实,我妈妈她们也不是不知道,可是前一阵子她们不知道从哪儿看到的什么高考生注意事项,说是**物留在高考生身边容易导致分心,就硬是把贝克带到江北去了,前前后后一个多月,一直到昨天伍德从釜山回来才又把它从江北带了过来……”

    “这算什么呀?”旁边的姜智英苦笑了一声。“经历过高考的人都知道,父母越到跟前越敏感,我去年就是先在家,最后没辙了干脆逃到了宿舍。”

    “宿舍里复习功课没问题吗?”权昭贤好奇的回头问道。“我们宿舍天天放音乐,而且出入时间根本不定,我早就跟公司说好然后回家了。”

    “宿舍跟宿舍不一样吧?”娜恩倒是有不同意见。“我们宿舍就安静的多……基本上闹腾起来也是在客厅,我在房间里根本不会被打扰。”

    “有初珑欧尼管着呢!”krystal想都不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那几个根本不敢去惹你……”

    “也是。”娜恩信服的点了下头。“不过……”

    “不过什么?”krystal大为不解。

    “不过我其实也没太多时间复习功课。”娜恩有些纠结的答道。“所以偶尔拿起书本才会觉得没人打扰吧?”

    “为什么?”krystal还是有些不大明白。

    “二毛你这都快半年没露头了,有些事情不知道也正常。”雪莉撇撇嘴给出了答案。“娜恩现在是apink的主推,广告、通告、商演都是最多的,外面都说现在的apink是孙娜恩和郑恩地的apink,这个就好像……呃……”

    “就好像金泫雅和她的伴舞,没什么可遮掩的。”权昭贤听到这话后直接起身回到了客厅,连去逗贝克的兴致都没了。“外面不都这么说吗?”

    “小贤还是这么冲。”

    “一说起那位她就这样……”

    “其实金泫雅毕竟是前辈,你们队内这么长时间了,就没点改观吗?”krystal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听伍德说,金泫雅前辈未必是多么……不懂事,只是因为工作态度特别好,特别敬业,所以从练习生的时候就跟洪社长特别契合而已……”

    “这倒是实话。”权昭贤也没有反驳。“只是她也不想想,自己太努力就显得我们不够努力,跟社长投缘就显得我们跟社长不投缘,然后社长反过来对她另眼相看,就显得对我们看不上。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这种差距是洪社长本人造成的,我们这些人连个排解的渠道都没有……一来二去的,有些想法闷在心里时间太长,慢慢的,其他人也就不想跟她如何如何了。”

    “哪个组合都是这样。”姜智英试图安慰道。“总有人气高低和收入差距,谁也躲不掉的……”

    “关键是,大家都是一起出道,唱一样的歌,跳一样的舞,然后有人的人气却是你的十倍,粉丝也是你的十倍,收入均分合同一到连收入都是你的十倍……你又怎么可能会心服呢?”权昭贤还是满脸的不爽。

    事关洪胜成,姜智英没敢再劝。

    娜恩也没有继续开口,因为她心里其实很清楚,自己这段时间集中获得的资源是来自于崔振浩的偏心。毕竟自己是对方亲自选定的门面,代表着对方的眼光,但是出道以来这么长时间的主推,效果却远不如恩地胡闹般拿到的一个电视剧角色……自己心里不爽,崔振浩也不爽,这才是背后的真正逻辑。

    相较而言,反倒是包括恩地在内的apink其他人,在这段时间里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所以,这个话题她真的没法开口。

    一直很活泼的雪莉也没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她之前一直在跟krystal争夺资源,这半年虽然因为krystal的缘故没有出专辑,可是少了这个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她在fx里又是那个独一份的小公主了,s.m公司的人又开始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她……krystal的生日,再深入讨论这个话题岂不是自找没趣?

    留在阳台上的裴秀智也放下杯子,然后假装低头去给贝克挠下巴,权昭贤的这个话题她也实在是不好多嘴,因为正如什么金泫雅和她的伴舞一样,missa也是标准的裴秀智和她的伴舞……甚至这里面的深层原因都一样,就是都有一个倾向特别明显的社长。

    洪胜成和朴振英这对昔日的搭档,也不知道是谁跟谁学的。

    “说这个好没意思。”krystal目光扫过了几个沉默的亲故,然后忍不住托着腮抱怨了起来。“小贤再怎么不对劲也总比我强吧?别忘了,再过两周我很可能就会退出娱乐圈了……19岁隐退,还是因为高考,也没别人了。”

    “我一直没明白为什么你哥哥会那么狠心……”权昭贤听到这话后果然没再抱怨什么人气差距之类的东西。“真考不上成均馆,真的要离开娱乐圈吗?”

    “没错。”krystal肯定的答复道。“而且要通过正式高考再去面试……所以说,以后能不能见面都不好说了。”

    “那倒未必。”娜恩低头笑了出来。“真要是推出娱乐圈,说不定就要去当我们顶头上司了,到时候天天见……”

    “肯定要复读再考的。”krystal连连摇头。“伍德那意思再清楚不过,大学是一定要上的,退出娱乐圈就是为了安心复习考上好大学……”

    “我其实不大理解你哥哥的想法。”极善言辞的雪莉说起这个话题也有些吃力。“你明明有这样的哥哥,还需要上大学吗?上大学干吗?”

    krystal转了转眼珠,一言不发。

    “其实我也想准备试试成均馆。”就在这时,姜智英突然开口,引起了其他所有人的注意。

    “智英不准备上原来的大学吗?”孙娜恩倒是有些愣神,因为她这些日子实在太忙,根本不清楚姜智英又在准备高考,反倒是去年,她知道姜智英去年就已经参加了一次高考,而且已经被一所大学录取了,只不过没有选择立即去上学而已。

    不过,由于艺人休学是常见的事情,kara当时在rb又捞钱捞的特别利索,所以她一直没多想,但是现在听来对方似乎是对原来的大学不满意?

    “不上。”姜智英无奈的摇摇头。“那所大学档次太低,还是典型的艺人特招,说出去就会被人看不起……至于成均馆,我将来想要再发展很可能还是在rb,那边对学历也很看重,一个好大学总是有好处的。而且,正好这段时间rb那边冷清了一阵子,难得能让我静下心来复习功课,不去试试总觉的心里不甘。再说了,艺人去参加自主招生,终究还是要比高考轻松很多的……”

    “这倒也是。”娜恩连连点头。“我就没那么多想法,有的大学能上就不错了,看看东国大吧!”

    “小贤呢?”姜智英突然扭头看向了权昭贤。“你也在准备高考,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吗?”

    “我虽然在准备着……但其实没多大把握。”权
夺取基因笔趣阁
昭贤倒也坦诚。“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是童星,十岁就开始拍戏,功课从小就耽误下来了,现在看课本简直像是看天书……”

    “那不如咬咬牙不考算了。”雪莉突然插了句嘴。“公司的人已经跟我说了,下周肯定会有记者询问高三应届生的情况,二毛暂且不说,我也肯定要被问到,到时候公司就会宣布我放弃高考的事情……”

    “我也是。”秀智也转回身来插了句嘴。“下周就主动公布,听说iu也是……”

    “我很难做那样的决定!”全昭妍当即的摇了下头,然后还敏感的看了krystal一眼。“cube的艺人终究是要讲一个态度的……”

    “其实……我觉得伍德那话只是对我说的而已。”krystal被看了一眼后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思。“并没有对cube的艺人有什么要求吧?你看初珑欧尼和我欧尼不都没考吗?sunny欧尼跟伍德关系那么好,也没听说因为学历就被他歧视……”

    “话是这么说了。”权昭贤也有些无奈。“可压力还是存在的,二毛你不处在我们这个位置根本不懂上面的那种压力……再说了,我也想有个大学文凭的。”

    “不过还好,小贤年龄还是没问题的。”智英赶紧安慰了一句。“实在不行你还可以试着学下我,再考第二年……”

    “话是这么说了,可我还是担心今天去会丢脸。”权昭贤明显信心不足。“我今年实在是没有信心,真的什么都不懂……现在高考都不带以前的那种纯机器答题卡了,在上面画个飞机就能蒙过线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出现,真要是什么都考不上,传出去的话本来不多的人气又要散掉不少。”

    “那今年就干脆不去了,明年再去……”秀智也出了个主意。

    “要么……”雪莉稍微一想,却是给出了一个合二为一的主意。“今年实在不行就不考了,明年从一开始就认真复习,然后朝着东国大的艺人自主招生去。反正不是有人说了吗,只要有艺人的身份,哪怕是只蛞蝓……”

    话说到一半,雪莉就尴尬的停了下来,她刚反应过来,旁边的孙娜恩貌似就是这么一只蛞蝓。

    “没什么。”娜恩坦然自若。“自从《请回答》那一集放出来以后,我们公司的东国大艺人见面都自称蛞蝓……习惯了。”

    “确实习惯了!”权昭贤歪歪头跟着应了一声。

    “确实。”姜智英也点了下头。

    环顾四周,krystal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这天清早,krystal先是在一家人一遍又一遍的叮嘱中收拾好了考场用的东西,然后稍微垫了下肚子,就带着郑妈妈准备好的便当直接跟着自己哥哥姐姐出了门……韩国一年一度的高考,终究还是要来了。

    按照历来的传统,这一天高考生的相关人等自有自的去处。

    其中由于是一天考五门,午饭都要在考场吃,见不到自家孩子们的家长一般是去求神拜佛,甚至有的学校还会按照信仰的不同把家长们组织起来,由老师带领着一起去集中祈祷。而这一天,高考生的父母也一般都能轻易的请到假。

    至于考场附近,实际上是低年级学弟学妹们负责的应援区域,他们比较闹腾一些,喊口号算是最低级的,打鼓的,敲锣的,cosplay的屡见不鲜。

    但是无论如何,当铃声一响,所有人就都会跟远处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家长一样,选择跪地祈祷。

    没人觉得夸张,也没人觉得不对劲,因为多少年就是这么过来的。实际上,这一天,股市会延迟,交通会管制,飞机会在听力考试前后一个小时内停飞,只用一个白天就结束的高考结束以后,晚上的时候你还可以用一张报废了的准考证在几乎任何娱乐场所里享受打折优惠……当然,前一天晚上自杀的高考应届生也会不少。

    “事先说好。”金钟铭一边开车一边面色如常的叮嘱道。“不许玩跪地祈祷,小心着凉……”

    “哎。”krystal看了看自己难得换上的校服,利索的答应了。

    “我也不会给你应援。”金钟铭继续说道。“太羞耻了!”

    “明白了。”

    “我会的。”

    前面是郑二毛的声音,后面是郑大毛的声音。

    “毛毛你也不许发疯。”金钟铭毫不客气的回头瞪了后者一眼。“没有用的事情不要做!”

    “你到时候也管不到我的。”西卡毫不犹豫的反驳道。“我给自己妹妹应援怎么了?”

    “打个商量。”金钟铭似乎早有准备。“你现在下车,考试结束后我把二毛交给你,让你带着她疯一晚上,否则考试一结束我就把她带回家……”

    “可以!”西卡从善如流,而且随着金钟铭将自己的现代车停到路边,她很利索的选择了下车,不过下车前却抱住krystal狠狠的亲了一口。

    “真恶心!”金钟铭再次启动车子的时候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欧尼也是为我好。”krystal倒是浑不在意。

    金钟铭忍不住瞥了自己妹妹一眼。

    “怎么了,伍德?”krystal一边掏出镜子整理被自己姐姐弄乱头发,一边略显好奇的开口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今天冷静的有点超出常理。”金钟铭从容答道。“跟别的考生完全不一样……”

    “你在担心我心理状态不对?”

    “那倒不是,我看的出来,你这个状态是正面的……有点像是我当年参加高考的架势。”

    “具体来说呢?”

    “自信、稳定,还有一丝……势在必得。”

    “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几天想通透了?”

    “算是吧。”大概是为了防止头发耷拉下来影响整理,krystal将一个发夹夹在了额头上面的那个部位……呃,这显得她的脑门更大了。“经历了一个有意思的生日party,有了一点感悟……”

    “一群毛孩子也能有感悟?”

    “伍德。”krystal丝毫不以为意。“我想了下,高考这种东西还是要保持一种尊重的态度为好,因为对于一个刚刚成年的小毛孩子而言,这是掌握自己命运的第一步……”

    金钟铭诧异的瞥了身边的小丫头一眼。

    “别这么看我。”krystal坦然答道。“我那天跟那群亲故们聊了很多,高考的、团队里的、公司里的,说来说去我才发现,那群人无论是谁,当然也包括我,其实无论什么事情都是没有自主选择权的。家长、老师、社长、经纪人、前辈、团队……要服从,要听命的实在是太多了。”

    “然后这关高考什么事情?”

    “伍德你别拿话套我……高考制度再怎么改,再怎么乱,再怎么动摇,却始终能关乎一个人的命运。400分满分,假如家里有权势,你考380可能和340没什么区别,都可以挑着学校上。但是你只考280,再去上首尔大,被爆出那就是毫无疑问的作弊,就被撵出去。如果你只考180,恐怕连东国大都不敢收你……同样的道理,而对于一个家庭没有权势的学生而言,如果你考350,可能会被340的权势子弟用自主招生什么的挤下去,但如果你能考380,谁也挤不下你,谁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走进sky联盟,然后凭着自己的努力去决定自己日后找什么样的工作,拿什么样的收入,跟什么样的人结婚……这个社会终究是给人留下了一种渠道。”

    “所以呢,这关你什么事?”金钟铭轻声笑道。“你考250和340,将来的生活轨迹未必有所不同。”

    “但是伍德,我想试一试,试一试第一次离开你的庇佑我究竟能做到什么份上!”krystal终于重新整理好了头发。“就算是改变不了最终的结果,我觉得努力一下,也能改变自己的内心。”

    “那就试试吧!”金钟铭再度轻声笑道。“考个330,我就送你进首尔大!”

    考场说话间就到,校门外应援的不止是krystal在汉阳大学附属中学的学弟学妹,还有大量的fx的粉丝,横幅、锣鼓、cosplay……金钟铭能想象到的羞耻玩意一样不少,当然也少不了记者。所以,稍微想了一下,他放任二毛一个人走了下去,自己却根本没有下车,而是直接将车子驶向了附近的送考专用停车场。

    由于大部分家长们都去求神拜佛了,周围又交通管制,熊孩子们又都在考场门口,所以这里竟然只有寥寥几个男性家长在此处盘桓,看的出来,这是几个还需要上班的家长,他们在等待着考场铃声的响起,然后才准备离开……总之,这里确实算是一个意外的好去处。

    金钟铭推开车门,选择和那几个人坐到了一起……没人因为他是金钟铭而有所特殊对待,甚至没人开口说话,只是有人随意的递过了一根烟。金钟铭难得没有推辞,直接就着火点燃了香烟,然后跟其他人一样愣愣的坐在那里,听着不远处的应援声发呆。

    而终于,随着旁边考场的一声预备铃响,万籁俱寂,少数留在这里的人也终于狠狠的将烟头掐灭,各自头也不回的开车离开了。

    金钟铭干坐在远处,一动不动的盯着这些人,心头却又想起了刚才二毛那份壮志雄心……其实,他刚才一直想告诉对方,高考的意义并不是什么掌握自己的命运,因为命运一直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所谓高考只是人生中关于责任的一个分水岭,高三学生的你可以不负责任的去做一切,所有人都会把责任和目标转移到你的家长、老师这些人身上,但是一旦过了这个坎,你就需要为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到底了。

    就是这么简单。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