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97章94line(上)

第297章94line(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拄着伞走下山来,金钟铭并未就此离去,而是在釜山盘桓了数日。一方面是为了釜山这边的生意,该做准备要做准备,另一方面却是在笑眼旁观本次釜山电影节的筹备工作。

    话说,后者已经举行了不知道多少届,更有政府全力协助,所以也不过就是按部就班了。实际上,这些天金钟铭听到最多的一个麻烦也不过就是大家都在担忧天公不作美,生怕这雨一直下到开幕的时候,到时候必然会让这个跟釜山旅游业息息相关的电影节受到影响。不过还好,这场秋雨终究没有夸张到一下十天,到了十月下旬本次釜山电影节正式开幕的时候,却已经是阳光普照,海风清新了。

    不过临到头来,眼看着安圣基以主持人的身份从首尔过来,金钟铭却又乐得放手,竟然只是参加了第一天白天的开幕典礼就直接返回首尔去了,这倒是让很多人失望了。

    呃,你说为什么会失望?那是因为就在釜山电影节开幕前两天,那期注定要引发热议的healingcamp按时上映了,而金钟铭喜欢晚上喝酒吃烧烤喜欢到不顾忌一切的传闻竟然也随之出现了。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及釜山电影节最大的一个特色了,那就是到了晚上的时候,无论身份、国籍、年龄、性别,几乎所有参加典礼的电影人都会放下架子然后跑去海滩大排档里喝烧酒、吃烧烤、尝海鲜……

    而这一次,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借机接触一下那个喜欢吃烧烤的人呢!

    当然,闲话少说,金钟铭返回首尔也是有特殊理由的,一个是要拍摄runningman,这个没理由再拖下去了;另外一个则是因为韩国高考在即,而二毛的生日偏偏又到了,他难免有点为自家妹妹操心。

    然而回到家中以后,金钟铭却发现自己明显有些多虑了,因为郑二毛本人倒还好,基本摆得正心态……呃,反倒是家里的其他人有些失控。

    “伍德,你可算回来了。”大门打开,krystal见到自家哥哥后跟见到救星一样,竟然直接扑了过去。

    “这是在干吗?”金钟铭看着自家客厅里跟出发前截然不同的景象,上来也有点茫茫然。

    “这都是偶妈她们搞出来的东西。”krystal无可奈何的解释道。“伍德你不知道,你不在这几天她们快把我折腾死了……”

    “你等下。”金钟铭扶着对方勉强换好鞋子,然后才朝里走了过去。“我放阳台上的小书桌呢,这么一大盆兰花又是怎么回事?”

    “书桌放回你卧室了。”krystal拖着拖鞋跟在后面答道。“兰花是前天金叔叔搬过来的,说是很吉利的东西,为了腾地方养兰花就把你书桌给挪走了……”

    “这个倒也罢了,养点植物什么的……不过这个香炉又是怎么回事?”听谁说自己父亲搞出来的事情,金钟铭满心无奈却又不好说什么,只能转手指向了客厅里又一处违和的地方。“这供奉的是哪路神仙?也没个画像什么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哪路神仙,不过反正据说是很灵验的,能保佑我高考那天神清目明。”话到这里,krystal欲言又止。“这是偶妈从……”

    “什么?”正端着小香炉蹙眉闻着香灰味道的金钟铭忍不住扭头追问了一句。“偶妈从哪儿搞来的?”

    “这个神仙是偶妈在教会里从一个相熟教友那里听过来的,那位阿姨家里的孩子去年高考,据说超常发挥,很是不错……”

    “希望上帝不要怪罪。”金钟铭也只能如此说了。“那客厅里家具新的摆设估计也是谁听了什么风水课搞出来的了?”

    “我爸爸亲自请了一个道士过来搞得,不止是客厅,我房间里也变了,江北那边也重新摆设了一遍……”

    “哦……厨房里炖的是什么?”

    “莲藕猪手汤,秋季养生的,偶妈走前让我看着的。”

    “偶妈她们人呢?”

    “俩人一起带着欧尼一起下楼去超市买什么食材去了……”

    “哦,她们也是一片苦心,你忍忍就好。”

    “伍德。”krystal突然拽住了自家哥哥的胳膊。

    “什么?”金钟铭不明所以。

    “伍德,其实这些都没什么。”krystal无奈的解释道。“一点小事情我假装配合就可以了,但最可怕的是偶妈她们一天一个新花样,我根本就跟不上去。”

    “这倒是个麻烦事。”金钟铭点了下头。“我试着跟偶妈她们慢慢说……”

    “不是慢慢说的问题。”krystal脸上发愁的表情更加明显了。“昨天她们搞来一张不知道哪里传出来的模拟练习题让我加紧做完,然后今天不知道听谁说了什么,又让我不要再看书,什么都不管的玩玩就行,我怀疑等她们回来又要变卦……”

    “这个确实过分了。”金钟铭无力的揽住了对方的肩膀。“最后半个月了,不用特别用功,但也不能丢下书本,主要是调整状态,适当的出去透透气,跟朋友交流一下……偶妈她们回来我会跟她们讲的。”

    “所以说伍德。”krystal仰头跌坐到了沙发上。“幸亏你回来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们也是一片苦心。”金钟铭微微笑着也坐了下来,只是沙发的新方位让他有点不适应。“只是失了计较,反而让你难做了……”

    “压力这东西大多数是因为别人的期待带来的。”krystal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大额头。“其实我本人倒还看的挺开……”

    “最大的压力不是我给你的吗?”金钟铭忍不住晒笑了一声。“退出娱乐圈的准备做好了没有?”

    “那个其实反倒是没有太大压力。”krystal稍微转了下眼珠。

    “这是怎么说的?”金钟铭倒是来了点兴趣。

    “因为我知道伍德那话不是跟我说的。”krystal淡定的答道。“对不对?”

    金钟铭哑然失笑,却不得不承认,自己个妹妹确实很聪明。

    话说,二毛比大毛小得多,可塑性也强,他有意让对方接触一点东西以后再学着接手一些事情,这根本不难猜。而这,也是希望对方能够上一个好大学的根本原因所在。

    至于说为什么接手一些事情就要上一个好大学?说起来也简单,其实,这就和大部分并不需要学历的富二代、官二代铁了心的要进入某些名校一样,金钟铭看重的也不是什么知识和教育,而是希望这丫头能够凭借着一个好大学在自己身上打上一个精英标签。有了这个标签,她就以此为准入证进入一些圈子了。

    据说,美国一位著名房地产大亨特朗普先生就曾经亲口说过,自己进入常春藤联盟商学院啥也没学到,但是毕业以后他却非常尊重自己的学历,因为他在做生意的过程中发现很多分量比他重的人都会尊重他的这个学历。

    伊顿公学培养出来的卡梅伦先生上大学后也很喜欢猪头,单凭这个实在是让人看不出来伊顿独立编纂的教材和严格的管理究竟起到了什么效果,但
大主宰txt下载
是如果没有伊顿公学的背景,信不信他连猪头都没资格搞?!

    而在韩国,由于受到日本殖民时代的影响,这种精英教育标签化的现象却是以更奇葩的学阀为概念而普遍性存在的。而且由于这个国家太小,所以相较于日本可以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藏在经济体量和1.2亿人口下面,韩国的学阀却几乎是和政党、财阀、宗教一样,是浮在水面上的,是肉眼可见的。

    举例而言,李牛肉上台以后,他提拔的官员思路基本上是按照三一原则来的,即同一个教会、同一个地域、同一个大学高丽大;而朴大妈目前身边的幕僚分为两派,斗得特别嗨,一派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首尔大出身的老金淇春秘书长,另一派则有一堆人,却全都是庆熙大学的教授;安教授本人就更不用说了,前一段时间他还没退出选举的时候,首尔大的教授经常上着课就突然接到他的电话,然后就扔下一堆学生去给他出谋划策了;就连在釜山养了两年鸡的文顾问,那也是有着自己的教授团为他摇旗呐喊的……

    这里多说一句,如果金钟铭不是首尔大的学生,当初李海珍未必就会随口提点他,金淇春则肯定不会对他另眼相看,然后轻轻放过,甚至,如李庸观那种中央大学电影学院院长之类的典型学阀人物,这一波也未必就会认可他。

    所以说有些东西,有了未必能发挥立竿见影的作用,但是时间一长你就会发现,这种东西少了还真不行!而韩国名校的文凭,大致如此。

    那么回到正题上来,正如二毛所说的那样,金钟铭那天板着脸放出的狠话,还真不是在给自家妹妹添乱,而是说给那四家大学负责招生的人听得……他就不信了,黄金渔场里放出来,网民们一番议论,粉丝们大呼小叫,再加上四个大学都点了名……谁还敢装作没听见。

    “但是你也不要因此就太放松。”两人聊了一会,金钟铭又笑着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大额头。“那番话最多让保证后面的面试,高考还是要认真对付的……”

    “放心吧伍德。”krystal往额头上吹了一口气,金钟铭随即配合着把手拿开,这种小游戏他们已经很久没做了。“高考过线我自问还是没问题的……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自主招生会招人议论,我的日常成绩都已经够参加成均馆的自主招生了……”

    “我不在,自主招生你其实反而没多大忌讳,但是有我在,无论你本身多么出色,总是要被人议论的,拿下高考,堵死所有人的嘴,反而会让你更上一层楼。”说到这里,金钟铭又忍不住笑了一下。“成绩好是你的优点,毕竟娱乐圈更能显出学历的优势,只要你能拿下一个真正的好大学,哪怕是将来什么都不干,学金泰熙那样当花瓶也饿不死你!”

    krystal轻笑了一下,然后似乎是准备再跟自己哥哥瞎扯点什么,但就在此时门外却传来了人声,于是她当即收起这个心思:

    “伍德,偶妈和欧尼她们回来了。”

    “我知道,我会跟她们说的。”金钟铭也会意的点了下头,两人随即起身朝门口迎了过去。

    不得不承认,家里人对于金钟铭还是一万个信任的,他说让二毛悠着点来就行,长辈们立即就同意了,表示最后一周不会管束太强。不过,什么教会那里听来的神仙之类的……玩意,金钟铭根本提都没提,就当是点熏香了,也当是给长辈们找点事情做,省的她们白白心急。

    “我有个问题。”被人忽视掉的西卡突然举起了手。

    “说。”李静淑女士面无表情的盯住了自己的大女儿。

    “明天是二毛的生日。”西卡略显兴奋的解释道。“伍德不是说可以让二毛适当的放松一下吗,我们要不要开生日party?”

    “伍德是让二毛保持状态放轻松,不是让她放纵去玩!”旁边的权珍淑女士倒是先开了口,

    “你这才安生了几天,就又想着玩了?”李静淑女士更是朝自己大女儿黑了脸。

    “确实过犹不及。”金钟铭连连摇头算是帮西卡解了围。“当然,适当的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家宴或者小规模的party……可即便如此,西卡你也没必要参加,我担心你会添乱……”

    “切!”西卡不屑一顾,却又惹得自己亲妈的一阵凝视,只好悻悻的从冰箱拿了一瓶什么饮料,然后躺倒沙发上去了。

    “二毛自己有想法吗?”权珍淑女士倒是一如既往的表现出了对这个小女儿的宠爱。

    “我……”krystal若有所思。“其实还真有几个适合在这个时候聚会的朋友。”

    “这个时候?”金钟铭也有些不解了起来。“谁?”

    “同龄人啊!”krystal坦然答道。“我也是有亲故的人,而且早月的娜恩、智英,同年的昭贤……这三个都是今年要高考的,叫过来一起玩玩应该不会有问题。”

    “也可以啊。”权珍淑女士倒是觉得可以接受。“三个人而已,还都是高三生,适当的一起吃顿饭,放松一下也不错。”

    “这样不对。”沙发上的西卡突然煞有介事的摇摇头。“而且也不行。”

    “什么都有你。”李静淑女士再度眯起了眼睛,也不知道西卡这一阵子到底怎么惹到她了。“哪里不行?”

    “我又不是故意顶嘴。”西卡瘫在沙发上,连坐起来的意思都没有。“二毛说的这些一听就是idol里94line的人,而且都是要高考的,但是idol里94line又不只是这几个人,还有没参加高考的呢,传出去其他几个人怎么想?”

    “你是说雪莉?”其实不止是开口的李静淑女士,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本能的想到了崔雪莉。

    “是啊,还有秀智。”西卡继续说道。“这俩人都不准备上大学了……难道二毛这还没上大学呢,就要搞学历歧视?”

    “这倒也是。”金钟铭也点了下头。“没有理由请了那三个人却不让雪莉过来,而叫了雪莉独独不叫秀智也很糟糕……再说了,二毛说的那三个要准备高考入学的94line全都是cube的,说不定还会让s.m公司的人乱想……怎么一群熊孩子过生日开个party也有这么多讲究?”

    “那就一起叫了呗。”权珍淑女士倒是痛快。“多俩人而已,一共六个人没错吧?叫到家里来完全能应付,我们准备好就离开,然后伍德到时候再掐准时间回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太大影响的……这就没问题了。”

    “这就没问题了。”金钟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你问谁呢?”被禁止参加party的西卡愤愤的扭过了头去。

    ps:本来想晚上一起发个大章的,想了下还是趁着下午有空偷偷开了后台修改了一下发了出来……昨天晚上不但睡着了还做了噩梦……梦见自己高考了……我不知道是因为补牙把稿费补没了产生的焦虑所致还是因为写到了高考……反正那阵梦做的很难受……醒了精神反而更加不堪,这才没来得及发。

    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