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94章长岭逢雨(上)(2合一)

第294章长岭逢雨(上)(2合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昨天一章,今天一章,不欠账了!

    我是松了一口气的分割线

    从11年末期开始,帕尼就玩的有点过了头,这是周围人尽皆知的事情。

    原因自然是多种多样的,比如,相较于家人都在韩国的队友们而言,她身上天然少了一些管束;再比如,她本身美国式做派使得她对一些事情持有一种开放态度;还比如,因为家境的缘故,她比绝大多数少时内部成员都有资格更早的挥霍和享受生活;当然,11年少时本身的登顶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因为经历了这最后一跃之后,很多人心里积攒了近十来年的一股劲突然间就全都泄了出来。

    实际上,这一年来何止是帕尼?少时其他人也都开始了花样模拟人生。甚至,也何止是少时本身?就在那段时间里,就连少时的经纪人、助理,都开始对事业之外的事情产生了兴趣,有人想着退路,有人借着少时的内部矛盾玩职场内斗,还有人想着学宝儿的经纪人韩成洙那样跳出去自己当老板……

    种种乱象不一而足。

    这里再说句题外话,tara12年之所以给人一种貌似登顶成为韩国第一女团的假象,绝对不止是她们自己的咬牙狂飙,某种意义上而言,一直在她们头顶稳稳当当的少女时代突然变得明显有些不对劲,显得摇摇欲坠,这也是一个让外界产生错觉的重要原因。

    当然,最后内部崩裂的是tara,稳下来的反而是少时,这就是另一个关于公司掌控者的故事了。

    那么回到正题上,说句实话,帕尼也不过就是这些人中玩的最早的一个而已。可话又说回来,玩的最早的本身就意味着是玩的最疯最深的那个,这意味着总是能作出一些远超其他成员的离经叛道一般的事情。

    所以,这也就由不得少时其他四人一起保持沉默了。

    “太过分了!”看到众人的反应后,帕尼当即不忿的坐回到了椅子上。“少女时代tts成员自爆恋情,你们竟然无动于衷?!”

    “没有啊,其实还挺惊讶的。”侑莉敷衍着答应了一声。“说吧,谁啊?”

    “是啊,说说呗。”金钟铭一边翻书一边若无其事的加入了进来。“到底是谁呢?”

    “我又不想说了。”黄帕尼竟然又傲娇了起来。

    “要不我们猜猜?”金钟铭不以为然的问道。“反正2pm就6个人,还是很容易猜到的……”

    “只有一次机会。”帕尼的兴致倒是回来了。

    “玉泽演?”金钟铭几乎闭着眼睛就脱口而出。

    帕尼嗤之以鼻。

    “玉泽演除了门牙大一点哪里不好?”金钟铭竟然也有一丝不满。“帕尼你凭什么鄙视人家?”

    “不说帕尼欧尼了,说起玉泽演我就先有些不爽。”啃完一根鸡翅的允儿擦擦手站了起来,然后又从侑莉的餐盘里拈起了一块刚摆弄好烤牛肉。“那两年的绯闻炒作炒的我一个头两个大……”

    “可以了。”金钟铭不耐的打断了对方。“相互都是为了工作,人家玉泽演那么干那叫认真且敬业,不爽找你们李秀满老师去!”

    “是不是因为允儿你当时被占了便宜?”正在小口抿着烧酒的秀英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有这回事吧,时间太长我都忘了,你还记到现在?”

    “也不只是那件事情了……”允儿本能的的想要解释一下,但却欲言又止。

    “其实我觉得那件事情玉泽演也是很无辜的。”金钟铭再度插嘴道。“仔细想想,真要是有意占便宜也不会在舞台上对着这么多摄像机占吧?”

    “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就是个舞台失误。”侑莉略微感慨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允儿一直念念不忘的,提到人家还冷嘲热讽,也不知道图个啥……”

    允儿继续冷笑一声,看的出来态度依然坚定。

    “其实这件事我倒是从2pm那边听说了一种说法。”已经被众人遗忘的帕尼又一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听说是玉泽演隔了很久才道歉,惹了允儿心里不爽……”

    “为什么会隔了很久才道歉?”这下子sunny也皱了眉头。“这种事情不该到后台就说一声吗?也难怪允儿不爽。”

    “据说是玉泽演当时并不知情。”帕尼一脸淡定的描述道。“一直到我们的粉丝闹起来以后好像才知道自己摸到了允儿。”

    众人面色茫然的沉默了片刻,但是眼看着允儿气得满脸通红,金钟铭怔了一下后却忍不住仰头大笑了起来,众人也随即哄笑。

    不得不承认,场面一度很混乱。

    “回到正题上。”眼看着允儿要暴走,sunny赶紧插嘴转移了话题。“帕尼到底看上谁了?”

    “是啊,你们还没猜到呢!”黄帕尼这才想起来这群人原本到底在说什么。

    “还能有谁?”金钟铭终于也稍微收敛了一点。“当然是那位泰国王子了。”

    帕尼连连点头,看的出来她对尼坤还是蛮有感觉的。

    “我有点不太理解啊。”听到这个答案后秀英却微微摇了摇头。“不是说尼坤不好,而是oppa你怎么猜到这件事的?刚才那意思,你明显是早就知道吧?”

    “也是啊!”sunny也有点疑惑。“一口咬定的样子……”

    “去年年底吧。”金钟铭微微仰头回忆了起来。“有人跟我说过的,好像是日本演唱会之前你们放了七天假……”

    “没错。”

    “是有这事。”

    “难得的机会,我当时带家人海外旅行去了。”侑莉也想起来了那件事。

    “我也是。”秀英也坐下来吃东西了。

    “好像孝渊也是。”sunny也回忆起了一些事情。“不过我那次是老一套了,喝酒打游戏……”

    不知道怎么回事,听着这些无谓的对话帕尼的表情却有点僵硬的感觉。

    “当时有狗仔拍到了帕尼和尼坤。”金钟铭倒也没有卖关子。“照片送到我这儿来了,我又送给了你们的李秀满总监,他说时间不合适,让我帮忙掐了……”

    “那时候就开始了吗?”侑莉微微皱眉。“可是为什么现在还没确定关系?”

    “我当时只是……”帕尼突然有些口干舌燥。“我当时只是准备去教堂的,但是没想到在那儿才发现对方竟然跟我同一个教会,然后我们就多聊了几句,可当时大部分的话题都是围绕着信仰展开的。”

    “聊了整整七天的信仰?”金钟铭撇了撇嘴。“七天时间,都够你去梵蒂冈朝圣的了。”

    “看来那时候就暗生情愫了。”sunny淡定的给金钟铭递上了一个托盘,算是有意无意的终结了这个话题。“说起来,是不是就剩我和侑莉没向你金代表说什么真心话了?”

    “我有什么可说的?”侑莉继续低头吃着自己的烧烤,头都不带抬起来的。“我就在人家家对面,哪里有什么隐私可言?”

    “不住对面就有隐私可言了吗?”sunny微微冷笑了一下。“咱们的什么事情他不清楚?”

    其余四人各自无力的摇了下头。

    “要怪只能怪你们是少女时代。”金钟铭一点脸红的迹象都没有。“出入私生饭跟着不说,这年头韩国的狗仔也都越来越专业了,干这一行赚这一行的钱,就要有承受这一行特有难处的心理准备。”

    “这倒也是。”允儿难得赞同了一句。“我来的时候看了个新闻,kara的新闻……真的是生动的展示了艺人生存的难处。”

    “哦,什么新闻?”金钟铭保持了适当的兴趣。“这一个半月我基本上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就是她们在日本的一个节目里被主持人刁难,主持人当场问她们独岛是谁的?”允儿感慨的摇了下头。“然后她们只能一言不发……”

    “不然呢?”sunny也忍不住摇了下头。“除了一言不发还能怎么样?”

    “现在韩流在日本的活动都很困难。”秀英也无奈的摇了下头。“kara是因为最火被当成了靶子而已,tara、我们,甚至允浩oppa他们都停了日本的行程……”

    “不过说句实话。”帕尼突然又插嘴道。“要不是有这么一件事情,我们哪有空闲晚上出来吃烧烤?”

    “帕尼,真的不要嫌我烦。”金钟铭明显不以为然:“暂且不说你这话背后的危险思想,暂且不说国家面前无偶像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总之不说这个了,咱们就事论事,你真想出来玩,现在s.m公司还真的能管住你吗?你们要去夜店,去烧烤,去聚会,然后让助理离开,他们现在敢吱声?”

    “我都24了。”帕尼不满的应道。“私人时间为什么不能自己支配?”

    “虽然说帕尼欧尼主要把私人时间用到了逛夜店上面。”允儿含着一块骨头答道。“但是这话的道理还是对的,我们都这个年纪了,出道也五年了,有点自由总是应该的……当然,就算是自由时间里也应该要收敛一些的,我们又不是逼gbang,夜店什么的还是不要去的好,真被拍到了,真得花大价钱公关。”

    “所以说,我现在隐约已经对当年选这一行感到不爽了,因为根本就不知道正常的同龄人都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sunny的神情突然有些萎靡。“就算是闲下来我又能如何,不过就是窝在宿舍喝酒玩游戏罢了,这算是一个正常24岁女孩该干的事情吗?”

    “拍这个电影之前,宋茜有去看二毛,当时我们一起吃饭,她也是这么说。”金钟铭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根本不知道正常同龄人的生活什么的……大概类似的话。”

    “然后你怎么说?”sunny略显好奇的盯住了对方。

    “我当时说你少人在福中不知福了。”金钟铭坦然答道。“等过两年年限到了,合约一改,你再回到中国,收入能达到允儿的三倍不止……”

    “钱这种东西……什么算个头啊?”sunny还是有着自己的看法。

    “那是因为你有钱。”金钟铭无奈的强调了一下。“钱这个东西可不止是漂亮衣服和吃不完的零食,也不止是车子房子,在这个资本主义社会里,它还代表着人的尊严和阶级……”

    “行了,到此为止吧!”sunny没好气的打断了对方。“什么都是阶级……”

    “说来说去不是又绕回来了吗?”秀英吃完了自己的那盘烧烤,然后自己动手又倒腾了一些东西。“入行是因为想赚钱;放纵是因为赚了钱;进取是为了以后能赚大钱;保守是为了想着后半辈子能一直赚钱;不想放纵也是因为有了钱;颓废还是因为有钱……最后,oppa你现在之所以能坐在那里,像个神父似的高高在上听我们忏悔,恰恰是因为你最有钱!”

    金钟铭耸耸肩,不置可否。

    “行了!”就在这时,侑莉忽的一下站了起来。“忏悔结束,真心话结束,现在有酒有肉,这种严肃的话题咱们就都再别说了,喝酒吧!”

    “干杯!”金钟铭不以为意的举起了自己那瓶一口都没尝的烧酒,跟着众人似模似样的的喊了一声,然后低头轻抿了一口。

    就这样,众人不再说这些让人心烦的事情,而是专心喝酒闲扯……但是怎么说呢?当酒劲上头以后,按照韩国人的酒场文化,有些事情却又主动转了回来。

    晚上九点,秀英去了路口的餐厅借厕所,而金钟铭接过了她的位置帮忙给众人继续烤牛肉,但就在此时,喝的不是最多,却醉的最严重的帕尼突然过来抱住了金钟铭的一只胳膊。

    “oppa!”咋一听,帕尼似乎想耍酒疯。

    “哎。”金钟铭依旧清醒,他一只手被拽着,另一只手还在用夹子翻转着烤牛肉。

    “咱们接着说真心话,我一定要再告诉你一件事情,一件很重要还很隐私的事情。”帕尼带着醉意的声音吸引了帐篷里的几乎所有人。“刚才就想说了,怕你不信……”

    “你讲就好。”

    “我还是处女你信不信?”虽然是醉话,但帕尼的这句申明还是让帐篷里其余三个少时成员面色古怪了起来。

    “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金钟铭的回复更是让其余三人面面相觑。

    “我是虔诚的教徒。”帕尼昂然答道。“我坚决拒绝婚前性行为!”

    “哦,挺有理有据的。”

    “我演音乐剧亲
逍遥仙门最新章节
个嘴都是错位的……”

    “是吗?”

    “去夜店也不过是喝点酒跳个舞……”

    “哦。”

    “oppa!”

    “嗯?”

    “我一定要将贞洁给我的丈夫。”

    “值得鼓励。”

    “oppa!”

    “哎。”

    “我编不下去了。”

    “哦。”

    “oppa。”

    “说。”

    “你这种男人为什么不适当的享受一下生活呢?”

    “我现在很享受的!”

    “我是说物质上的。”帕尼强调了一下。

    “但是帕尼啊,精神上的一些东西远比物质上的一些东西让人享受的多……比如权力啊,名誉啊,成就感啊……都挺有意思的。”

    “你那是高层次的享受,我学不来的。”

    “帕尼。”金钟铭终于将几块牛肉烤好,然后收拾进了餐盘里。“其实吧……”

    “其实我想告诉你,请你放心。”帕尼拽着对方的胳膊强调道。“我是个沉迷于低级享受的女孩没错,但是我心里是明白的,所以,既然你这种大人物都开口了,我肯定不会带坏你的宝贝西卡的!”

    帐篷里的其余三人一时间莫名的安静,金钟铭也有些尴尬。

    说完这话,帕尼松开手,摇摇晃晃的又去开了一瓶酒,仔细一看,赫然是那瓶xo白兰地:“来oppa,你一杯我一杯,谢谢你在韩国一直照顾着我,我也保证不会给你添麻烦……”

    “叫我伍德好了。”金钟铭叹了口气,然后倒掉了自己纸杯里残余的烧酒,并任由对方倒进了满满一整杯的高度数xo。“咱们有过约定的。”

    “也是,伍德,干杯!”帕尼自己也满上酒以后和对方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就仰头一饮而尽。

    不过,不知道是酒的烈度激发了原本喝下的烧酒、啤酒的后劲,还是本来量就到了,黄帕尼这一杯酒下去以后,身体却也是干脆利索的软了下去。

    金钟铭单手挽住了对方的胳膊,强行喝完了自己杯中的酒,这才放下杯子扶住了对方。

    “怎么办?”sunny第一个起身询问道。“要送回去吗?”

    “送吧。”金钟铭淡定的答道。“我背着她……嗯,你在后面举着手机照看着,送到那边路口就好,我让我的人直接送她回你们宿舍……”

    “也好。”

    此时,帐篷外面依旧大雨如注,这是秋雨的惯例了,要不然也不会有所谓的秋汛这种说法。但更糟糕的是此时夜色深沉,堪称伸手不见五指,就连只有十几米远的汉江江面此时也只能凭借着流水声加以判定。

    然而为了方便走路,sunny和金钟铭都没打伞,只是各自穿上了一件一看就知道对外面大雨没什么作用的一次性透明雨衣,实际上,就连需要被照顾的帕尼也是简单的盖了一件雨衣罢了。

    外面的情况如此糟糕,但眼看着两人外加一个醉鬼径直走入到了雨中,坐回到原处的允儿和侑莉却意外的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是沉默着对视了起来。

    雨后的江堤格外湿滑,金钟铭和sunny都没说话,只是小心的走路,不过,当他们将不省人事的帕尼送到路口的餐厅交给了金钟铭的属下以后,两人却不约而同的停在了这家店的门口招牌下。

    “我真蠢。”眼看着眼前那辆suv朝着市区驶去,sunny一开口就有点祥林嫂的味道。

    “我没看出来你哪里蠢的。”金钟铭一边摇头一边换下了已经毫无意义的雨衣。

    “我一开始还跟秀英一样,以为你叫我们来只是纯粹的敲打我们一下,不要因为事业上没了进取心就放纵自己……”话到这里,sunny自嘲般的哼了一下。“毕竟你总是在我们出问题之后或者看起来要出问题的时候跑过来,就好像秀英说的那样,跟个神父似的听我们告解,也像是个兄长一样关心我们,而我们也都习惯了这种关心。”

    “可是确实也有这个意思吧?”金钟铭捋了捋刚才湿透的头发,竟然挤出了一把水来,而刚一松手,藏在头发里的雨水又从额头那里流了下来。

    “虽说有这么一点意思,但最主要还是为了西卡吧?”sunny神色黯淡的叹了口气。“要不是帕尼喝多了说了出来,我竟然就要一直自作多情了下去……我竟然比帕尼还蠢?!”

    “你究竟是在纠结哪一点?”金钟铭一边说一边就要帮对方把雨衣给拽下来。

    “我自己来。”sunny忽的一把推开了对方的胳膊。“我哪一点都纠结,哪一点都感觉受到了羞辱……”

    “想太多了。”金钟铭忍不住笑了出来,顺便趁着对方脱雨衣的档口抓住了对方的小辫子,然后狠狠的一捋,就帮着对方把头发里的雨水给挤了出来,不过挤完雨水以后,他却并没有松手,而是居高临下的继续揪住了对方的辫子。

    “松手。”sunny没好气的呵斥道。

    “先听我说完,不然我就不松手。”当着身后餐厅里干坐着的一群下属的面,甚至其中还有女安保,金钟铭竟然耍起了无赖。

    “这算什么,跟小孩子一样?”sunny又气又急,却又无可奈何。“行吧,你先说……”

    “我今天真的只是心血来潮。”金钟铭认真的解释道。“拍电影之前,偶妈就跟我说西卡这几个月玩的很疯,让我管管那丫头。但是当时我的状态你也知道,一心扑在电影里,也就暂时放下了……今天做节目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话题就又说到了西卡,然后还说到了她给我添的麻烦,接着又说到了你们,还搞出了电话连线……不要这么看我,这期节目下周就会播放,你到时候一看就知道我又没有说谎……”

    “所以,你只是被牵动了心事顺势而为了?”sunny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

    说到底,此时她对金钟铭的怨气里更多的只是一丝妒忌和不满而已……大晚上的,下着雨,又是汉江边上那么偏僻的地方,对方把自己叫过来,竟然是为了让自己这些人不要带坏他妹妹?当然,这个说法对帕尼而言可能更准确一点,对自己而言是没什么意义的。但是同处一个阵营,这种羞辱感和妒忌心还是自然而然的。想来,允儿和侑莉此时的反应也是出于同样的心态。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对方只是顺手而为,那就要两说了,因为着最起码说明对方没有主观的轻视自己。

    “而且。”金钟铭看到对方顺了一丝气,就主动的松开了手。“sunny你知道吗,我其实也不是不想趁机说教一番,劝劝你们不要那么放松……”

    “然后呢?”

    “然后我才发现你们早就过了被说教的年龄。”

    unny心中微微一动,心里忍不住再度软了下去。

    “你也好、秀英也好、允儿也好,甚至帕尼也好……总之,所有人都好。”金钟铭面色平静的盯着广告牌滴下的雨线说道。“都已经是真正的大人了,或许你们的想法千奇百怪,或许你们的想法不符合积极的价值观,甚至你们的这些想法还有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但是从一个尊重你们的朋友角度来说,我却无法轻易否定它们。所以,秀英反驳我,你反驳我之后,我就熄灭了从语言到行动说服你们的想法,当时甚至也熄灭了请帕尼不要带着西卡如何的……那次意思,因为我也要尊重帕尼的生活方式和西卡的生活方式。当然,后来她喝醉了,心里有气,直接跟我点了出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unny微微点了下头,然后又摇了下头:“这时候放任自流确实从心态上来说对谁都好,可真要是出了什么让她们后悔莫及的问题又如何?”

    “别人我不知道,首先,西卡是我妹妹,我不会让她出问题;其次,如果其他人面临着问题,甚至出了问题,可以再来找我,我保证,一只手就能抹平问题!”

    unny欲言又止。

    “侑莉和允儿那里也不必解释,该懂得她们迟早会懂得,秀英那里也不必特意说明,顺其自然即可。”金钟铭依然坦然说道。“sunny,电影拍完那一刻我就想明白了,我走到这一步,大到千里韩国,小到心里的一丝曲折,到底还有什么可怕的?又有什么人什么事不能应对?”

    “你倒是……”sunny张着嘴停在了那里,思索了一下才用了一个不知道正不正确的词语。“信心十足。”

    “你看外面的雨。”金钟铭突然话锋一转,却说到了一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侑莉帮我带的书里有一段跟雨有关的情节,很短,却感触很深……我刚才专门翻开书又看了眼。”

    “什么书?”面对着眼前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sunny却莫名的有些虚。

    “射雕英雄传。”金钟铭微微笑道。“中文书你应该不知道,不过不要紧,我只说里面的那个段落……说是男女主人公在长岭之上遇到了大雨,男主人公建议快走,女主人公却说,‘长岭之上,前面也是大雨,跑过去也是要淋透的’,男主人公当时就点头称是。然后,两人就在大雨之中缓缓行去。”

    “挺有意境的。”sunny有些茫然,所以只能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其实,这段文字的关键我还没说出来。”金钟铭笑了一下。“女主人公说完那句话以后,却是想到了男主人公的性格和两人的第三者,然后内心感慨了一句‘前途既已注定了是忧患伤心,不论怎生走法,终究避不了、躲不开,便如长岭遇雨一般。’知道吗?女主人公聪明绝顶,她从男主人公的性格上就知道,如果和对方一路走下去肯定会像长岭遇雨一般,一些伤心忧患的事情肯定是躲不开的,但是决定已定,却也可以坦然和对方一起雨中并行……后来,这段文字,被认为是女主人公真正对男主人公定情的一段文字……sunny!”

    “哎!”

    “我举这个例子不是想说什么爱情,也不想煽情,只是被这段话的感情内涵确实很符合我此时的心境。”金钟铭面色平淡的继续讲道。“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的人生路上,都注定是要遇到困难场景的。所以,如果你要和一个人一辈子相处,甭管维系你们之间关系的是爱情,是亲情,还是友情,只要你珍惜对方,那就意味着你一定要学会跟女主人公一样去接受对方注定要遇到的困哪,这就好像忍受‘长岭遇雨,二人并行’这种情形一样……所以我得谢谢你们,因为在之前一个半月里,也就是我最煎熬的时候,你们九个人再不情愿却还是终究过来被我给砸死;而今天直播连线叫你们过来,真正花力气叫的其实也全都来跟我一起淋雨了……所以,我今天是真的很感激也很很高兴你们能来,什么多余的想法到了后来就已经烟消云散了,甚至觉得不值一提了……”

    unny被雨水打湿的神情有些恍惚,眼中有些发涩,心里还有些莫名发软。

    “总之了,今天的事情算是我多次对不住你们,不仅都淋了雨遭了罪,还把大家的心情搞的不爽。这样吧,我也来一次黑夜长街遇雨,不带雨具,步行走回家,就算做赔罪好了。你留在这里,记得安排一下后面的人把她们几个全都安全送回去。”

    说完,金钟铭抬头看了看依旧没有减弱的雨势,拉了一下早就被淋透了的衣服领口,竟然步行走了进去。而雨夜暮色,一转眼,他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sunny甚至都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

    “刚才是咱们那位金神父?”就在这时,秀英的声音突然从sunny身后传来。

    “哎!”sunny吓了一大跳,这才回身迎上对方,她刚想到,对方是来这里借厕所的,所以碰到了也没什么。“他刚才说自己今天把大家的心情搞得不好,还淋了雨,所以要淋雨回去作为自我惩罚……”

    “哪来的奇怪想法?”秀英面色轻松的笑道。“就不怕回去就躺床上起不来了,他腰还伤着呢……”

    “秀英。”

    “什么,欧尼有什么悄悄话要在这里跟我说吗?”

    “你想哪儿去了。”sunny抹了抹额头的雨水,微微一笑。“我的意思是,帕尼刚才醉倒已经送走了,他也走了,咱们几个也就没必要待下去了,叫上那俩人,咱们回去吧!”

    “好!”秀英回答的非常干脆。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