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 第284章 年轻人太开放

第284章 年轻人太开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啊——”

    “流氓——”

    姜初柔惊叫一声,本能的想用腿踹吴敌,却忘记自己一只腿被吴敌抓着,另外一只手还在地面上,根本形不成半点伤害。

    相反,由于她想要踹人触动了脚,刚刚压下来的裙子,又张开了。

    瞬息那只粉色的哈喽kitty又展现出来,吴敌感觉自己体内像有桶汽油突然爆破,‘轰’的一下就燃烧起熊熊火焰,身体热得都快流鼻血了。

    尼玛——

    看一次都行了,这小罗莉还让他看第二次,这不是引人犯罪吗?

    “你……!”

    姜初柔也意识到自己高抬腿的瞬间走光,又被吴敌将风景尽收眼底,想要报复却因受伤叫被抓而无可奈何,乱动只会让自己走光。

    她顿时又气又羞,脸蛋红得都快滴出血液来了。

    “我咋了?”吴敌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开口问道。

    “流氓!”

    姜初柔骂嚷了一声,紧咬牙齿双腮鼓起,目光死死的瞪着吴敌,鼻孔发出‘呼呼呼’热气,显然是气得不轻。

    “喂,明明是你自己给我看的,又不是我故意去强迫你要看,怪我咯?”吴敌一脸无辜的说道。

    他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哪有给别人看了,又反过来责怪人流氓的?

    “妈蛋,你还说……”姜初柔怒了,猛地从地上扑了起来,就要冲过过去把吴敌掐了的那样子。

    哪有男孩子这样的?

    可是她的脚被吴敌抓着,猛扑到半空失去脚步力量支撑,又‘砰’的倒在沙发上,

    经过这么一动,第二次合上的裙子又张开,里面的风光又被吴敌尽收在原地。

    阿弥陀佛!

    吴敌真想说,他真不是有意要看的,谁叫两个人之间的角度那么合适。

    “你……你还看……真是气死我了!”姜初柔意识到又被吴敌给看了,气得都快哭了,漂亮的眸子中有水雾在打转。

    吴敌无语了,他站起身子就将姜初柔的腿放在沙发上,“那我不看,回去行了吧?”

    “你……”

    姜初柔一听吴敌这么说,就更加气了,连忙大吼道:“你这王八蛋,占了老娘的便宜,难不成还想一走了之?”

    吴敌回过身子,不解的询问道:“你还想怎么样?”

    “还想怎么样?”姜初柔愤愤的说道,“还不快过来给老娘揉脚,难不成真要瘸个两三天不成?”

    “我帮你揉也行,你可别再自己漏光,还说我占你便宜啊!”吴敌满是无奈的开口说道。

    “玛德,你个混蛋还说……”

    姜初柔真的生气了,可因为脚伤又对吴敌无可奈何。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像吴敌情商这么低的人。

    事情发生就算了,还有当着女孩子的面提她的丑事,真是活该单身一辈子了。

    苏轻眉能看上吴敌,他真应该回家多烧几炷香,感谢祖宗十八代们为他积的德。

    “我……”吴敌挠了挠脑袋,根本不知道自己又犯了什么错。

    “哼!”

    姜初柔冷哼了一声,不悦的愤愤道:“看在你情商低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不过你要是把刚才的事情给说出去,我一定不会轻饶你的。”

    说完,她还对吴敌装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大有威胁之意。

    “刚才什么事情啊?”吴敌挠了挠脑袋,没明白他们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无敌主神无弹窗


    “你……”

    姜初柔怒了,真想把吴敌这混蛋狠狠按在地上,然后爆踩一顿狠狠发泄心中的怨气。

    妈蛋!

    她身为一个女孩子,难道还和吴敌仔仔细细说,你刚才偷看了我裙里风光,不准对别人说出去?

    真是情商低得没救了!

    “揉脚!”

    姜初柔懒得在和吴敌计较什么了,指了指自己那个玲珑有致的小脚丫,对着吴敌命令说道。

    同时为了防止再次走光,她事先把裙子往下压,并用手死死摁着。

    吴敌走过去轻轻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托起小脚丫,一只手捏在红肿部位,道:“别乱动,我可要开始了。”

    “哼!”

    姜初柔只是翘起樱唇冷哼着,将脑袋扭过一旁,做出一副故意生气的那样子。

    吴敌同样懒得和这小罗莉计较什么,手开始朝红肿处揉捏按摩。

    “呃——”

    吴敌手只是轻轻一捏,姜初柔弯弯如月的柳眉不由皱起,显得很是痛苦的那样子低吟道:“轻点,可把老娘给痛死了。”

    “忍着点,很快就好了!”吴敌面无波澜的回应一声,有开始揉捏。

    “呃——”

    姜初柔又感觉到脚底的疼痛,闭眼发出痛苦的吟叫。

    这一次吴敌没有像上次一样疼了就停下来,继续揉捏所以疼痛是持续的,因为姜初柔忍几下,就疼得控制不住自己。

    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一般,一个劲的朝吴敌埋怨着:“啊啊啊……你这混蛋,都叫你轻点没听见吗?你想谋杀老娘啊?”

    “都说了,忍着点,很快就不痛了。”吴敌没有停下来,继续揉捏着。

    姜初柔快忍不住了,想要缩回自己的脚,可那能逃得过吴敌那犹如钳子般的大手呢?

    “啊啊啊——”

    “痛死我了,你轻点,别那么用力啊混蛋!”

    “啊啊……哦哦哦……”

    姜初柔面色潮红并没有退去,躺在沙发上痛苦吟叫,感觉像是被人给强女干了一般。

    客厅内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时间气氛更加尴尬了。

    而外边的保镖与下人听到里面的动静,原本想冲进来,但听着声音好像不太对劲,又守在大厅外边仔细聆听。

    他们确认小姐没有危险后,相互对视了一眼,目光停滞三秒钟,均害羞得面红耳赤退了回去。

    他们那眼神,仿佛在说:“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大胆开放,什么时间和地方都是战场!”

    ……

    另一边,某个依山傍水的木制小洋楼内。

    几个男人盘膝而坐在一张小桌子前喝酒,而且个个怀中都搂抱着一个穿着和服,美丽动人的女子。

    几个男人衣服均是异于现代人的武士袍,腰间均佩戴着一把长长的武士刀。

    有好好的凳子不坐,非要坐在地板上吃东西。

    他们如此怪异的服装和举动,都像极了亚洲岛国人。

    在他们就餐的厢房外边,还有一群黑色衣服武者在守护,想来身份地位很不一般。

    “庆年君,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中年人,对着身旁一个秃成地中海、剩余头发都有些雪白的老者询问道。

    这个地中海的老男人叫做马庆年,是东南亚当地一股黑恶势力的头目,几十年前曾闹得华夏腥风血雨,是当下所有习武之人都唾弃的叛徒。

    ps:求票!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