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 第244章 吴敌也没办法

第244章 吴敌也没办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进入病房,吴敌一眼就看到躺在病床上,闭目沉睡的白凝霜。

    她那原本白嫩细腻的脸颊,此刻红彤彤的一大片,像个熟透了的水蜜桃,让人看了就忍不住一亲芳泽。

    红!

    实在是太红了,好似血液都浮现在脸蛋上的那般,连皮肤都像被狂热的体温烧得有些细微干裂了。

    白凝霜这倾国倾城的大美女,此刻爆烧不醒,并没有影响她半点儿魅力,相反还多了一种我见犹怜的美感。

    “哎!”

    吴敌看到白凝霜这幅模样,心里就传来阵阵绞痛。

    他来到窗前微微坐了下来,并用手在白凝霜额头上抹了一下,就忍不住咧牙惊叹道:“这么烫。”

    “是啊,刚发现时我还吓了一大跳呢!”白承山轻声附和道。

    “呼——”

    吴敌深吸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他牵起了白凝霜的小手,用另外一只手在她手腕处号脉着,想要看看凭自己的毕生所学,能不能找出爆烧的原因。

    令吴敌遗憾的是,白凝霜脉象正常,并没有找到半点儿异样。

    吴敌不信邪,又让自己进入修炼该有的空灵状态,把四周围的杂音全过滤掉,一心一意为白凝霜号脉。

    很遗憾,结果还是一样。

    “怪了。”

    吴敌嘀咕了一声,开始用耳朵在白凝霜的胸膛听着,心率也十分的正常。

    他微微叹了口气,也感到束手无策了。

    吴敌身为一名修炼者,看过的古医学典籍数不胜数,也在部队里面学过一点医术,没想到还是找不出令白凝霜爆烧的原因。

    “吴敌,有检测出什么吗?”

    刘妍知道吴敌是有点医术的,当初刚来公司的时候,这货可是炫技了一把,拿一些治疗青春痘、便秘之类的小药方去哄得那些女职员们神魂颠倒。

    她看到吴敌停止检查,本能的开口询问。

    “没有。”吴敌摇了摇头,回应着:“我真的技穷了,也没看出白总有什么异样。她各项身体数据都和正常人差不多,偏偏就不知道怎么的就发起了高烧。”

    “那怎么办?”刘妍不知怎么了,竟对吴敌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感,着急的对他询问着。

    “不知道。”

    吴敌摇了摇头,答:“病因找不出来,不过我可以试试看能不能给她降降温。”

    “嗨!”

    吴敌暗喝了一声,一只手放在白凝霜额头,另外一只手抓住她柔软的小手,暗暗将自己的内力输送到她的体内。

    他身为一名筑基期武者,早就可以做到内力外放了。

    吴敌内力和一般人不一样,他们都通过药材或者天地灵气进行修炼,而他重伤后二次修炼,大部分都是吸收了刑场的阴煞之气,所以内力会有些冰凉。

    他在古典籍中有了解过,武者的内力是可以进入别人的身体的,甚至压制一些病情。

    “怪了,怎么温度还是一点都没有降下来呢?”吴敌徐徐朝白凝霜体内灌输了大概五六分钟的内力,可她的体温仍旧如开始般滚烫。

    “嗨——”

    吴敌不信邪,又加大了传输的力度,让内力沿着白凝霜的经脉流动。

    他不
狗皮道人最新章节
敢猛烈的输送,怕伤了白凝霜的经脉,毕竟她可不是修炼之人,经脉脆弱得恨。

    “呼——”

    五分钟后,吴敌长长出了一口气,又把释放出去的内力给回收。

    前前后后大概十来分钟了,白凝霜体温还是没有降下来哪怕一丁点。

    吴敌不敢再朝她体内加大力度的输送内力了,真怕把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个经脉碎裂,连行动都不能的废人。

    “对不起,我尽力了,可还是没把她体温降下来。”吴敌歉意的望向白凝霜父母,很是自责的说道。

    “哎!”

    白承山只是重重叹了一口气,说道:“连专科名医都拿她没办法,你也没什么好自责的。”

    方桂英也是劝慰道:“是啊吴敌,你能来看凝霜我们就很高兴了。至于其他的,交给医生们就好了。他们已经召集全国名医过来,相信很快就能找到解决的对策。”

    吴敌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眼睛上下打量着昏迷着的白凝霜,心里说不出的心疼。

    白凝霜脾气火爆了点,心地还是好善良的,不知道老天爷怎么舍得让她遭如此大罪。

    “呼——”

    吴敌又长长出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脑飞快的转动,拼命的回想小时候所看过的医学典籍,希望能从中找到相关病症。

    他想了很久很久,依旧没有找到相关的原因。

    即使有相似爆烧症状,可从来没有任何一起像白凝霜这样,发烧了还偏偏脉象、心率正常。

    “哎。”

    吴敌叹了一口气就从病床上站了起来,对着白承山夫妻说道:“看来,身体上没有找到任何异端,看来我们只能从外界入手了。”

    “外界?”白承山挑了挑眉满是不解。

    方桂英也是疑惑嘀咕道:“这物理降温、冰敷等都没办法解决,怎么从外界入手?”

    吴敌微微笑了笑,耐心解释道:“我说的外界是从凝霜日常生活方面去下手,我就不信一个好端端的人,在没有什么外界因素感染的情况下,会突然病倒了。”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白承山疑声询问。

    吴敌略微思索一会,答:“先把凝霜最近一个月,每一天的生活轨迹都给我想出来,她去了哪里,见过了谁,以及做了什么事情我都要了解得一清二楚。”

    “你是怀疑凝霜不是突然病了,而是受到外界因素感染,或者被人使了小手段?”白承山沉着脸问。

    吴敌点了点头,答:“没错,不可能好端端一个人就突然得此重病。加上我们和医院方面都没办法,只能从她得病的原因去入手,接着再对症下药。”

    “吴敌说得不错,我们不可能把希望都寄托给医生。”方桂英认同道。

    刘妍适时补充说:“白总每一天的行程都是我事先安排好的,见过什么人都是提前几天预约好,所以都有记录。你们等着,我这就回公司把白总最近一个月的活动轨迹,都给调取出来。”

    “还有凝霜这孩子也不贪玩,结束一天工作就回家睡觉,找出他一个月内的生活轨迹,应该不难。”方桂英说道。

    吴敌点了点头,紧紧握着白凝霜的小手,等待着刘妍把记录表拿过来了。

    ps:求票!各位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