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 第242章 动机是啥?

第242章 动机是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总病了?!”

    吴敌一听,心猛地‘蹭’了一下,脸上浮现出担忧之色。

    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继续追问道:“究竟怎么回事,前几天我去公司看她的时候,不是生龙活虎的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白总身为一个公司的运转的脑袋,是常年配备有私人健康助理,每天上班前都有检查过身体状况,可最近一个月都很正常,没想到前两天夜里就突然发高烧了。”刘妍在电话那头回应说。

    “发高烧?”

    吴敌挑了挑眉,很是好奇地追问道:“这种小儿科的症状,随便一个医院都能解决了,怎么会拖到现在这个时候?”

    “只是出现发烧的症状,究竟是不是高烧现在也不确定了。这已经是江城最好的医院了,医生用尽了各种退烧药,可还是没把白总的体温给降下来。”刘妍回应着说。

    “该死的,都拖了两天时间,你怎么这个时候才给我打电话?”吴敌一听就生气了,很没好气的责问道。

    “我们一开始以为只是小毛病而已,且医生也仅仅说是发烧,就认为病情不大所以没高得那么麻烦。再说你这个大忙人成天跑来跑去,鬼影子都不见一个,谁知道你又跟哪个妹纸鬼混了。”刘妍在电话那头不满的责怪道。

    “呼——”

    吴敌气得鼻子喷出两道热气,交代一声就挂断电话,“等着,我立马就赶过去。”

    他千想万想也没料到前几天还打情骂俏的白凝霜会突然病了,而且还是连续发了两天的高烧,到现在都没退下来。

    ……

    “白总呢?”

    吴敌赶到病房门口,就看到刘妍站过道上等候着。

    在她的身边,还站在一个衣着鲜亮的贵妇人,以及一个小腹微隆,但精神却非常好的大叔。

    吴敌一眼就认出来了,他们就是白凝霜的父母、白承山和方桂英。

    他和白凝霜算得上青梅竹马,在他们小的时候两个家庭都还住在贫民区,正是当初的情谊才会结下娃娃亲。

    白父白母哪怕容貌变老了,仍旧和印象中的差不多。

    只是不曾想白家搬离后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改变了吴敌整个人生,也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

    谁能想到当初拼命区一个星期都不见几顿肉的家庭,一户成出了个万众瞩目的兵王,一户成为我掌管几万市民饭碗的大公司。

    “她在里面,医院方面从京城叫过来几位名医,正在对白总进行身体检查呢!”刘妍回应着。

    “那就好。”吴敌听到又有名医来帮忙,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而白凝霜的父母,一直上下打量着突然出现的吴敌。

    好半响以后,方桂英率先指了指吴敌,恍然大悟地开口说道:“你就是……你就是老吴的大儿子,吴敌吧?”

    “是啊方阿姨,许久不见您又变得更加漂亮了。”

    吴敌微笑着回应了一声,就把目光望向旁边的白承山,道:“白叔叔,您事业真是越做越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者的气息。”

    “哟哟,吴敌,这好长一段时间不见,嘴巴变甜了不少。”白承山咧嘴一笑,用手指了指吴敌,有种大人对小孩很满意的欣慰感。

    方桂英看见吴敌,用手在吴敌肩膀、
美女总裁俏房客无弹窗
胸膛上捏了捏,像是看到什么新奇的物品一般,连连感叹道:“这才多少年没见啊?当年那个在巷子里很瘦小的捣蛋鬼,转眼就变成结结实实的大男人了。”

    “阿姨说笑了,我以前那是年轻不懂事瞎闹着玩的,可没少让你们这些街坊邻居操碎了心。”吴敌不好意思的回应一句。

    他当年在拼命区可是孩子王,身后跟着一大群小屁孩,加上附近一片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平日里什么水果、肉、等都很少吃到。

    吴敌他们闲着的时候就下水摸鱼、跋山涉水长途一两个钟去别人果园偷果,嘴馋了就爬树掏鸟蛋、弹弓射鸟。

    一旦被别人抓住,或者那户人家对他们的行为指指点点,半夜拿石头去砸人家玻璃、折断果树、拔人菜苗等报复。

    穷人家的父母谁不希望自己子女放学了、放假了就能呆在家里好好看书,将来考上一所好大学出人头地。

    吴敌成天带着一群孩子去瞎闹,就是众多父母眼中的坏孩子。

    要不是他进了部队,恐怕这辈子就是个贫民区的小霸王,跟着混吃等死的小混混没什么区别。

    可能就是这个原因,白凝霜父母出于她的前途考虑,才迁离贫民区。

    谁知道一走,就和整个贫民区的人形成天地之隔。

    “吴敌,你服了八年的兵役,出来部队有什么安排吗?”白承山关心地开口询问道。

    吴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没有,是我主动离开部队的,所以上头并没有什么安排。承蒙凝霜的照顾,现在在霜叶集团当保安呢!”

    “你小子,进了趟部队变化不少,还学会对我撒谎了。凝霜什么都告诉我了,说你现在是辉煌电子的老板,是我们霜叶的合作伙伴呢!”白承山不满的看了吴敌一眼调侃道。

    他拍了拍吴敌的肩膀,很是满意的夸赞道:“你小子可以啊,才回来没多久,就收购莫家白般不肯卖的电子公司。”

    吴敌讪讪笑了笑,很是不好意思被夸赞的那样子。

    “对了吴敌,叔叔记得你小时候和凝霜订了娃娃亲,现在你们两个人都老大不小了,且郎才女貌非常有夫妻相,也是该找个时间让双方父母坐下来谈一谈,选一个良辰吉日结婚了。”白承山突然抛出一个婚姻大事的问题。

    老人家都这样,和年轻人人聊天,除了在哪工作、收入怎么样,剩下就是婚姻大事了。

    “没错,阿姨现在看你也挺满意的。且你们两个人也算门当户对,属于互补互助的合作关系,加上小时候订了娃娃亲,看来上天都注定你们会走到一起啊!”方桂英突然感叹道。

    吴敌愣了!

    好半响后他才反应过来,疑声询问道:“难道凝霜没告诉你们吗?”

    “告诉我们什么?”白承山和方桂英齐齐疑声问道。

    “凝霜已经和我退婚了。”

    吴敌看他们一脸茫然不像是说谎的那样子,于是主动将解除婚宴的事情说了出来。

    按理说,终身大事父母是最操心的了,白凝霜要退婚怎么能没经过他们同意?

    他们要是没同意白凝霜怎么敢主动退婚,若同意了白父白母此刻为什么一头雾水?

    那白凝霜瞒着父母去退婚,她的动机又是什么?

    ps:照例求票,各位老铁打发点!